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9章 一贯的作风
    我问:“什么叫我吃里扒外了?我哪里吃里扒外了?”

    黑珍珠说道:“我说给二十万,你要两百万,帮你的贺芷灵从我这里弄两百万,这不是吃里扒外吗。”

    我说道:“妈的,我吃里扒外?二十万你也不想想看人家贺芷灵什么身份,二十万我都瞧不起,更别说她了!”

    黑珍珠说道:“三十万。”

    我说道:“不可能。”

    黑珍珠说道:“四十万。”

    我说道:“她不可能帮的,那不如这样子,我去和她谈谈,看她要多少钱,然后,到时候我再和你说,我尽量压价下来。”

    黑珍珠说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吃里扒外,我整死你。”

    我说道:“来,求整死,求搞死。”

    一会儿后,我问:“还有个问题,就是我们家人的安全问题。”

    黑珍珠说道:“先把这件事落实了,你再和我谈下一件事!”

    我说道:“好吧。”

    黑珍珠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说道:“困,睡觉。”

    她匆匆的离开,我从后面跟了出去,问:“你不带保镖,一个人独来独往,不怕死啊。”

    只见外面七八个高大的人,也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过来挤开了我,然后他们一阵风一样的离去了。

    我说道:“好个黑珍珠啊。”

    黑珍珠只是给了我40万,就想让我去搞定贺芷灵。这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贺芷灵本身就是和她有仇。这两个家伙也真是的,相爱相杀。

    可是任务就算不安排下来,我也是要找贺芷灵让贺芷灵帮忙,否则酒店被整垮了,那我的利益也完蛋了。

    但我到底怎么和贺芷灵开口呢。

    第二天晚上,我就邀请了贺芷灵吃饭。

    这家伙出来倒是爽快,都没问我什么事就出来了。

    地点是她选的。

    吃东西还是要贵的。

    在一家很贵的饭店里面,我们坐在了一起。

    她还是那样,点的东西都是最贵的……

    不过我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有的是钱。黑珍珠给我的钱。

    吃了一会儿。

    贺芷灵问我找她有什么事?

    我说找你确实有事。

    然后,直接跟她讲清楚了我找她的什么事。

    一直等到我说完,她也没有打断我的话,好神奇。

    我说完了以后,看着她。她静静的也在看着我。我问她到底是愿不愿意帮我们?

    贺芷灵说可以。

    我惊讶了,因为我没有想到她回答的那么干脆,也没有羞辱我,没有质问我。

    没有质问我为什么要去帮黑珍珠,而是那么干脆那么直接。

    也没有说要加价。

    我奇怪的问,“怎么这一次。那么爽快呢?”

    贺芷灵说道:“你想我加价是吧。”

    我说道:“当然不愿意啦。”

    贺芷灵说:“不要废话了,给钱吧。”

    我问她是不是很缺钱花。

    她说道,“这世界上谁不缺钱呢?”

    我说:“也对。好吧,谢谢你的帮助。”

    她说:“举手之劳就能有40万,何乐而不为。”

    我说:“那好吧,就给你钱。”

    贺芷灵说道:“黑珍珠回来了。”

    我说是啊。

    贺芷灵说:“真好,又有她的陪伴了。”

    我说:“你说的好像我们是一对了一样。”

    贺芷灵静静的看着我:“你跟她是一对的,刚好是天作之合。天造地设的一双。”

    我说:“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贺芷灵说:“难道不是吗?你那么喜欢玩,她也喜欢玩,你们刚好在一起就不用去祸害别人。”

    我说:“原来我在你心里是个渣男。她在你心里也不是个好女人。”

    贺芷灵说:“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沉默了。

    好吧,反正我在她心里面,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无所谓她怎么说我吧。

    本来应该无所谓才是,可是想到了王普跟我说的,要给贺芷灵留下的好印象。否则以后就没有什么可能的进展了。

    但是我给她的印象已经很差了,很难改变回来。

    搞定贺芷灵,非常难。

    我开玩笑的对贺芷灵说道:“我跟他在一起,我怕你吃醋。”

    贺芷灵静静对我说:“不会。”

    我说道:“不会就好。”

    其实我知道刺激她是没有什么用,因为她这个人很难刺激得起来。

    她心里想什么东西?哪怕是心里再大的风浪,她表面也是沉静如水。

    我说道:“其实表姐我心里只有你。我不喜欢黑珍珠,我只喜欢你。”

    我想看看她什么反应。

    贺芷灵说:“喜欢不喜欢不要用嘴巴说,用行动来表示。”

    我说好吧,我会表现给你看的。

    一晚上在睡觉,我一直在想贺芷灵怎么会那么轻易答应这个要求,帮助黑珍珠,这可是和平时的她不一样的啊,也不羞辱我也不唧唧歪歪,搞不懂。

    当我回去复命了之后,黑珍珠也很奇怪,奇怪贺芷灵为什么那么爽快?贺芷灵居然没有羞辱我,也没有要更多的价钱。

    黑珍珠,想了好久之后问我,难道你是被她潜规则了吗?

    我说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办事轻松,就叫做被她潜规则了吗?”

    黑珍珠说道:“那她为什么答应的那么轻松?”

    我说:“我怎么知道?”

    黑珍珠说:“有鬼。”

    我说有什么鬼?

    她说:“这不是贺芷灵一贯的作风。她一定有什么问题?”

    我说有个屁问题,可能人家就是想跟你谈和了。

    她说道:“有什么好谈的,有什么好和的?”

    我说:“那也不是这么说的。你和她很多事都是要互相依赖。现在你帮了她,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又来求你了是吧。”

    黑珍珠说道:“先不去想那么多了。看让她把这些事情都给解决了再说,就怕她收了钱不办事。”

    我说:“你放心吧,贺芷灵不是这样子的人。”

    黑珍珠说:“她一向跟我有仇,我是担心她收了我的钱,最后还摆我一道。”

    我说:“应该不可能会吧。”

    她说:“如果我被他摆了一道。我一定拿你试问。”

    我无辜的说道:“之前是你让我找她的,出了事,你反而却来找我麻烦。有你这样子的吗?而且听起来怎么感觉你好像怀疑我和她联合起来对付你一样呢。”

    她说:“是,我就是在怀疑你。”

    我说好吧,随便你怀疑吧。

    办点事真不容易。

    然后我又问道:“到底我们家人那边的事情怎么解决呢。总不能一直这么龟缩着啊。”

    她说,“暂时先这样子吧。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我问等多久?

    她说:“我又怎么知道呢有?本事你把人家灭了再说。”

    我说:“人家有那么多的办法对付我们。我们却只能受。不能攻。”

    她说:“难道怪我咯!”

    我说道:“你说不怪你,难道怪我吗?你可是领导人?”

    她说:“你怎么不去死?”

    我说:“难道你真的就没有什么计划吗?”

    她说:“没有。”

    我无奈说:“好吧,那我们以后都一起等死了。”

    她说:“是你死又不是我死。”

    斗嘴归斗嘴,其实心里面还是挺不舒服的,黑珍珠回来化解了这一次短暂的危机。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下一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时间?会遭遇四联帮下一波怎么样的攻击?

    黑珍珠叫我和她一起吃个饭。

    我问她吃什么饭?

    她说去和几个领导吃饭。

    我问是什么领导?

    她说是管旅游的领导。

    我问你干嘛要跟管旅游的领导一起吃饭呢。

    她说:“你怎么那么蠢?跟他们挂钩了之后。我们酒店会迎来更多的客源。旅游指定酒店,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别人来我们城市旅游,到我们这边海边旅游,指定我们的酒店入住,增加多少客源?让我们多赚多少钱?”

    我说道:“这个拉到了客源我可是有提成,那我要去的。”

    晚上,我和黑珍珠,还有陈逊到了党校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

    看到党校,就想到我和林小慧安百井他们认识的曾经,那时候还是刚进监狱不久啊,时间飞逝,时光如梭,一转眼,几年过去了,我从青涩的职场小新人,变成了个老油条。

    黑珍珠说这边饭店接待的专门是领导,各单位的人。

    入座,点菜,等了一会儿,领导来了。

    三个人,我们也是三个人,我们两男一女,他们是两女一男。

    男的是旅游局的局长,两女的都是他手下。

    坐下来后,觥筹交错,喝得不亦乐乎。

    没多久,两瓶半的白酒干掉了,我有些晕乎乎的,这说好的谈合作呢?

    第三瓶喝了,接着开第四瓶。

    怎么都那么能喝。

    那个局长看起来挺好,对黑珍珠也是很是照顾的样子,不过就是喜欢喝酒,终于,好不容易喝完了,他们要走了。

    我们送他们出去了外面。

    看着司机开车来接走了他们,我松了一口气。

    我问黑珍珠:“怎么什么事都没谈?”

    黑珍珠说道:“已经谈好了。”

    我问:“什么都没谈,就已经谈好了?”

    黑珍珠说道:“你不懂。”

    听来,貌似黑珍珠使了什么小手段了。

    是喝好了就同意了,还是给了什么好处。

    我没问下去。

    陈逊说我去让司机开车过来。

    这边停车场很小,车子进不来,停在外面远处,要让司机开车到门口来接。

    黑珍珠说道:“还没买单,还没拿包。”

    我说道:“我去拿。”

    她却跟了我进去,说去个洗手间。

    结果我们在一起出来的时候,黑珍珠遇到了个熟人,是一个房管局的领导,认识她爷爷,然后非拉着她喝两杯才给走。

    这边那么多的一连排的包厢,包厢基本都是爆满,遇到个熟人也正常。

    于是,我们被拉进了包厢里。

    黑珍珠和我一样,心里也是打算应付两杯酒就走人,结果进去后发现,一整桌的十几个人。

    黑珍珠和这熟人喝了两杯之后,他非要让黑珍珠坐下来聊聊几句。

    我见他喝了多了,便扯了扯黑珍珠,叫黑珍珠早点走,在座的很多人看黑珍珠漂亮,都想要和黑珍珠认识,喝酒,如果一人一杯过来,那还得了,肯定挂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