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7章 黑珍珠回来了
    龙王看着薛羽眉敬过来的酒杯,说道:“薛姐对我还是很有意见,觉得我会改变主意。”

    薛羽眉说道:“我们是坚定了信念,做了死的打算。和兄弟姐妹们一起,失败到肝脑涂地也要撑下去。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反正我从没后退过,动摇过。而你一直都摇摆着,我不能百分百相信你。这需要时间的验证。”

    薛羽眉已经不信任龙王。

    我说道:“好了你少说两句。”

    薛羽眉看了我一眼,不说话了。

    我说道:“我们大家要一条心,对外抗敌,不能人家还没打垮我们,我们倒是先内讧了。”

    薛羽眉说道:“是我要内讧了吗?如果有人天天嚷着要离开,我们不用内讧都已经四分五裂了。离开就早点离开,不要拖泥带水拖拖拉拉,搞得人心都不安定。”

    我说道:“那现在龙王哥都表态好好留下来了,何必还要说那么多废话。”

    薛羽眉说道:“但愿吧。”

    我说道:“好吧,接下来聊下面的话题,怎么保护我们家人的安全。老是这么不出去也是不行啊,而且说等到干掉了林斌,那要多久?”

    薛羽眉说道:“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子。”

    我说道:“干掉林斌,干掉四联帮,多少年?不会熬到他先死了吧。”

    薛羽眉说道:“我看可能是这样。”

    我说道:“以目前对付他们的缓慢速度,真的是要熬到好些年之后了。”

    薛羽眉说道:“那又有什么办法?”

    我说道:“唉,好吧。”

    正聊着,陈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接了电话后,脸色微恙:“出事了。”

    我们问道:“什么事。”

    陈逊说道:“有人报警说在我们珍珠酒店发现疑似炸弹的包裹,现在警察来封了我们酒店,疏散客人。”

    我说道:“真的假的?”

    陈逊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说道:“我问的是人家放真的炸弹,还是假放的。”

    薛羽眉对我说道:“你问他他又怎么能知道?赶紧去看看。”

    我们急忙的出去看了。

    警察来封了酒店,把人都疏散了。

    酒店一下子空了,然后警察进去搜索,在楼上的一个角落找到了疑似炸药的包裹,然后进行排爆检查,发现是一袋面粉。

    这一折腾,折腾到了大半夜,客人都折腾到没有了。

    然后,第二天,出了新闻,珍珠酒店发现疑似炸弹的包裹物什么的。

    接着,又是我们另外一家酒店被这么整。

    这明显有人针对我们这么做的。

    除了四联帮,还能有谁,这生意是做不下去了。

    当我们这天紧急开会的时候,彩姐那边的电话过来了,说发现可疑人物带着包裹在酒店旁边转悠,派人去追,结果被人引进埋伏圈打了,叫我们赶紧找人过去帮忙。

    着四联帮胆子大到包天了,居然这么玩。

    居然明刀明枪要和我们开打。

    我让陈逊,强子,龙王,让他们各自带人过去。

    我也过去了。

    到了那边后,见了彩姐,马上让彩姐安排人追击过去帮忙。

    彩姐的人都过去了,和人家四联帮打架。

    我们的人过去后,彩姐又带人过去了。

    我们几个也过去,不过是在远处看着。

    在几条要拆迁的无人居住的街道里,我们的人在追着他们。

    他们引着彩姐的人进去了他们的包围圈后打了,我们这些众多的人来支援,又反包围了他们,然后慢慢的缩紧包围圈。

    我下了车,想要找个地方去看。

    走向小巷子,突然身后有疾跑的脚步声,我往后一看,两个蒙着面的男人手持尖刀,往我这边跑过来。

    阿楠和吴凯冲上来了,和他们打在了一起。

    可是,侧一边,又有两个手中拿着砍刀的男子出来了。

    看着他们手中明晃晃的砍刀,

    我急忙转身要跑,可是太黑了,脚踢在了一块石头上,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完了!

    追过来的其中一个男子高举砍刀,朝着我的脑袋就要砍下来。

    我惊恐的高举手遮住自己的脸,他这是明摆着要砍死我啊!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他如中弹一样,被击倒在地。

    怎么回事?

    另外一个顿觉不妙,马上拔腿就跑!

    飞快的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

    我赶紧的爬起来,看着地上这家伙,他捂着自己的脸部,嗷嗷的喊疼,脸上都是血,这下,是打死了人?

    过去到了吴凯和阿楠那边,一样的两个家伙也倒在地上,一个捂着腹部,一个捂着屁股。

    都中弹了?

    我纳闷的看着吴凯和阿楠,问:“谁干的?”

    吴凯说道:“不知道。”

    他手上流血,他受伤了。

    我急忙脱下衣服给他包扎说道:“走,回车上再说!”

    三个人急忙上了车。

    当我进了车后座的时候,有个人已经在车上,吓了我一大跳!

    我定睛一看,黑珍珠。

    她怎么在这?

    我说道:“黑珍珠?”

    她看看我。

    阿楠和吴凯急忙回头过来看,见是黑珍珠,急忙叫珍珠姐。

    黑珍珠说道:“开车出去外面!”

    我感到十分的惊讶,黑珍珠怎么会在这里呢?而且就在车上。

    很快,我明白了。

    她跟着过来看了,然后看到我们有危险,拔枪射人,救了我,救了我们。

    枪里面的子弹经过了处理,打伤人,却不至于要人命。

    黑珍珠说道:“真是愚蠢。”

    我说道:“骂我干嘛?什么愚蠢。”

    黑珍珠说道:“愚蠢到家了!”

    我说道:“我?”

    黑珍珠说道:“不是你是谁!”

    这么久不见,这么几个月不见,她一开口就骂我蠢,真是让我无语了。

    我说道:“骂的爽吧,骂我蠢。我哪儿蠢?”

    黑珍珠说道:“他们挖了两个埋伏圈,你们只看到了其中的一个,却看不到两个。”

    我说道:“两个埋伏圈?什么意思。”

    不就是一个埋伏圈而已嘛,彩姐的人追击他们四联帮的人,然后被围攻,我们的人增援过来了,然后包围他们,这是我们一个埋伏圈吧。

    黑珍珠说道:“那你们包围了他们,他们人呢?第一个埋伏圈你们钻进去了,彩姐的人进去被打了,第二个埋伏圈就在外面,专门对付你们的。”

    我一听,才恍然大悟。

    他们狡猾的四联帮,确实是挖了两个埋伏圈。

    第一个埋伏圈,彩姐踩了进去了,然后被打了。

    接着,我们增援的人来了,可是他们已经逃出了那个埋伏圈,逃出了这几条街道。

    我们却大批的人包围进去,实际上我们的包围圈里,没有人。

    他们一个人都没有,全都跑光了。

    实际上,狡猾的他们设了反埋伏圈,就是看着我们的大批人马进去围剿空壳空街道,而他们则是派着杀手在外面的埋伏圈专门等我们这些大佬,伺机对我们这些大佬下手。

    真的是计中计,连环计,让我们防不胜防。

    林斌这家伙不愧是第一智谋高手,这样的顶级头脑,顶级的智谋,让人防不胜防。

    我刚好落了单,被杀手们上来差点砍死了,如果没有黑珍珠出手相救的话。

    而另外的人,龙王彩姐陈逊呢?

    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们,他们都没有事,我让他们赶紧撤退了。

    他们说已经在撤退,围剿进去,包围圈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全都跑了。

    让彩姐赶紧拉着伤员去救治。

    然后让他们一起到彩姐的酒店聚聚,聊聊。

    众人马上一起到了彩姐的酒店。

    包厢里,众人看着黑珍珠,都不敢坐。

    黑珍珠说道:“坐啊,看什么呢。”

    众人这才找凳子坐下来了。

    他们没想到黑珍珠突然出现,其实我也完全想不到。

    众人心里觉得高兴,但是脸上又不能显露出来。

    黑珍珠不说话,众人只能默默坐着。

    茶水也不敢喝。

    黑珍珠拿着手机玩了许久,说道:“挺有本事的你们。”

    这句话不知道算是夸我们,还是损我们。

    我问道:“什么意思啊。”

    黑珍珠说道:“在英明神武的张河的带领下,公司居然还没倒闭,挺了那么久,很厉害。”

    我说道:“过奖过奖。”

    黑珍珠说道:“没听出来我是骂你的吗。”

    我说道:“我知道,你就是想说我水平不行嘛,你夸我?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说过了,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没有那么厉害的水平,带不了这么庞大的集团,而且以我的智慧,也的确是玩不过人家林斌,我根本和他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手。你走了群龙无首,你都抛弃了我们,我们还能说什么。你说得对,公司其实不倒闭已经算好的了。”

    黑珍珠说道:“还有理了。”

    我说道:“这不是什么有理没理,我说的是事实。为什么军心不稳,因为你这个老大先跑路了,那人心怎么聚,遇到危险困难,你就算不身先士卒,但至少也要和我们同在啊,但是你先跑了,让我们自己上,我们军心怎么能稳?”

    黑珍珠说道:“闭嘴。”

    我说道:“事实,说事实总是难听的,你要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而不是执着的一意孤行。”

    黑珍珠说道:“我善于什么样你管不着。我还没让你说话。”

    薛羽眉说道:“张河你少说两句好吧,这么吵下去又有什么用呢。”

    我喝了一口茶,说道:“嗯。”

    黑珍珠对我们说道:“今天开会到这里结束,都散了吧。”

    我们众人愕然,她这么久没见人,还打算放弃珍珠集团,今天终于回来了,说开会,却又没有说任何的事,也没有谈到刚才发生的那些事,就叫我们离开了。

    这,又是几个意思?

    黑珍珠说道:“我和张河有话聊,我回来了就不会走,不会再走了,大家放心。都回去吧。”

    薛羽眉说道:“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那我们先走了。”

    他们一起纷纷的离开了。

    他们走了之后,黑珍珠说道:“喝两杯。”

    我问:“那叫他们上酒吧。”

    黑珍珠说道:“不在这里喝,去别的地方喝。”

    我问:“去哪。”

    黑珍珠说道:“旁边不是有彩姐开的清吧吗,去清吧喝。”

    我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