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5章 必须争取到她
    看到我姐向我这边走来,我赶紧擦掉眼泪,不能让她看到我哭,看到我的脆弱,否则她哭得更惨。

    我姐夫也过来了。

    还有他们家人。

    姐姐哭着看着我,却一句话也没有对我说。

    我说道:“对不起,姐。”

    姐姐只是哭着。

    贺芷灵对我说道:“把你的人叫过来,一起搬完这些。”

    贺芷灵让我把强子这帮手下叫过来,一起搬开瓦砾砖块,找到人。

    强子他们在那边,看着我。

    贺芷灵过去了,打了个电话,她让上面跟这些现场的警察说一下,让警察和消防一起帮忙。

    我过去和强子他们说了一下,然后大家过来动手搬了。

    我的手下们,还有警察们,加上姐夫家的亲戚,邻居们,很快,就把这对瓦砾残渣挖的快平了。

    看到贺芷灵也不顾脏,帮忙着,放下她那高傲的身段和架子。

    我对她从此再也恨不起来,她再怎么对我,我也无法对贺芷灵产生讨厌的感觉。

    很多的家具都露出来了,包括烧成只剩下架子的床,柜子,什么的。

    很多东西都挖了出来。

    我在心里祈祷,不要看到父母。

    可是,看到了父亲的手机,烧坏的手机。

    他们是在家的。

    他们在家,那就肯定在这里,生存希望没有。

    挖得快完了,看到后院猪圈那边,鸡鸭,猪的尸体,猪全死了,可是人呢?

    我们倒是奇怪了,人呢?

    姐姐也奇怪的看着我。

    众人奇怪的看着我们,人呢?

    难道他们不在家,去了别的地方去了?

    可是家里的那车子什么的都在啊,他们能去哪儿?

    姐姐突然说道:“地洞!”

    我问道:“什么地洞?”

    姐姐说道:“你忘了后院有个放红薯的地洞!”

    我记起来了,在我们很小时候,就知道后院有个地洞,这地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挖的了,是以前专门放红薯的地方,红薯放进地洞里,有地气,第二年拿出来还是新鲜的,不会坏,以前种红薯很多,现在种红薯少了,没想到家人还是没有把地洞填平,很有可能,他们就藏在里面。

    我急忙带着人过去了,地洞口被石板挡着,轻松的弄开了,然后我叫父母。

    没想到真的是藏在这里。

    人藏在这里。

    地洞还有个小梯子下去,挺深的,我马上爬了下去,父母气若游丝,但是人活着就行。

    我喜极而泣,忍住了眼泪,赶紧的让人帮忙救他们上去,等待已久的医护人员马上实施急救。

    然后送去了医院。

    我们紧跟着去了医院。

    在急救室的门口,我看着自己双手,全是黑泥土。

    我去了洗手间,洗干净了脸,还有手,回到了急救室的门口。

    走回来的时候,看到贺芷灵也站在了急救室的门口。

    我走到了她的身旁,看着她那一身脏脏的衣服,上衣破了一处,可能是搬走东西刮到的,我说道:“你衣服多少钱。”

    贺芷灵说道:“这一身,十三万。上衣三万五,裤子一万八,鞋子两万二。”

    我说道:“还有呢。”

    贺芷灵说道:“还有手表。”

    我说道:“我赔你衣服裤子鞋子的钱。”

    贺芷灵说道:“好啊。”

    我说道:“嗯,不过要在你欠我的钱那里扣。”

    贺芷灵说道:“好。”

    没想到她那么爽快。

    我笑了笑,说道:“没见过你这么爽快的。”

    贺芷灵说道:“如果我自己受伤了,要不要赔钱。”

    我说道:“哪儿。”

    她把手给我看,白皙的双手,很多的伤口,怎么回事?

    很多的伤痕,看到血印。

    我问道:“这怎么了。”

    她说道:“扯开那些钢筋刮到,当时还没什么感觉,没想到这么锋利。”

    我抓了她的双手说道:“走吧,我陪你去让医生看看。”

    她推开我的手,说道:“我要你赔钱。”

    我笑笑,问道:“赔多少。”

    她说道:“那笔账一笔勾销,我欠你的钱,都不用还。”

    我说道:“这太便宜你了吧。”

    贺芷灵说道:“我麻烦了人家消防,还有警察,我要请人家吃饭,给人家好处。”

    我说道:“那人是你表哥,还是堂哥。”

    贺芷灵说道:“那麻烦了他,难道就不请吗?还要拜托他们帮忙查!”

    我说道:“这倒也是,好吧,一笔勾销。那我先陪你去看看你的手吧。”

    贺芷灵说道:“不用了,没那么娇气。我饿了。”

    我说道:“那,我让他们买吃的来。”

    贺芷灵说道:“你让他们去吃宵夜。我等你吃宵夜,我先去车上充电手机。”

    她指了指那边的强子他们。

    我说好。

    去让强子他们跟手下说,让他们找宵夜吃去,顺便大家去洗个澡舒服一下,找个地方睡觉。

    这笔钱我出了。

    只有吴凯阿楠几个留下了。

    父母从急救室出来了。

    吸入了一些烟雾,但是没有太大的事。

    真是天大地大福运大。

    他们看到房子烧起来,想要逃出来,可是前门全是大火,烧进了客厅,跑到后院后,后院也是一片火海,几个门尤其是很大的火。

    急中生智的父亲,拉着母亲钻进了藏红薯的地洞里,盖上了石板。

    &n

    bsp;   因为这个地洞,他们逃过了一劫。

    我松了口气,一切都好。

    和父亲聊了一下后,因为他们要休息,我就退出来了。

    姐夫等人也还在。

    姐姐说让我先去睡吧,她守在这里就好。

    我说我来守,我带着人守。

    她说那就大家留下吧,让姐夫先回去了。

    姐姐问我道:“你得罪了谁啊,别人要写信给家人,还要这么做。”

    我说道:“姐,不瞒你,我在外面经商,得罪了一些很有势力的坏人,恶人,他们要对付我。”

    姐姐说道:“早知道前几天我就让他们一起去你那里了。”

    我说道:“姐姐,你也要来,他们也有可能对付你。”

    姐姐问:“我们一家人去那里做什么?”

    我说道:“没事姐姐,我养你们。要不,我找事情给你们做也行的。”

    姐姐说道:“对了,还有你二姐,给她打电话吧。”

    也对,忘了她了。

    姐姐说还没和二姐说火灾的事,让我不要告诉二姐,省得她担心。

    我打了个电话给她,她迷迷糊糊中问什么事,我说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二姐说你大半夜不睡觉,发什么疯呢,失恋了吧。

    我说道:“二姐,明早我再打给你,你好好休息。”

    让她休息,明天再找她了。

    她说道:“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和姐姐说。还是没钱花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没有的事,就是想你了,就那么简单。你弟弟失恋还找你啊,我找朋友喝酒去不行。我有钱,放心了。”

    她说道:“别喝多。”

    我说道:“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

    大姐问没什么吧,我说没什么,那些人应该还不会找上她,不过最好还是让她回来我身旁,我能保护好家人,让大姐明天找她,跟她说一下,一起到我那边去。

    大姐说道:“那我们可真的要让你帮忙找事做才行了。”

    我说道:“好了姐姐,我会的。主要是家人平安,健康,大家在一起。”

    她问道:“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

    我问:“算是吧。”

    她说道:“她对你很好,又那么漂亮。看起来家里很有钱。”

    她欲言又止。

    我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说嘛。”

    她说道:“她是不是条件比我们家好很多很多。”

    我说道:“是啊,怎么了。”

    她说道:“她怎么看得上你?”

    我说道:“爱情嘛,谁知道呢。”

    她说道:“那,没事了。”

    她还想说什么来着,可是又不说。

    我说道:“哎哟姐姐,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嘛,干嘛说又不说的,看着我都不舒服。是不是觉得我们配不上人家,让我放弃?”

    姐姐说道:“不,不是。我觉得她很好,要不你想办法娶到她。”

    我说道:“这什么话啊!”

    没想到姐姐十分支持我。

    姐姐说道:“我是和你说真的。那么好的女孩子,对你又很好,可能人脾气是大了一些,可你忍忍就行了。那么好的女孩子,错过了会可惜的。”

    姐姐看到了贺芷灵刚才舍命拉我,还忙里忙外的挖的那一幕,贺芷灵赢得了她的心。

    我说道:“姐姐,一句话,人脾气是大了一些,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姐姐说道:“这刚才谁看不出来呢?”

    这倒也是,人家贺芷灵站在那里,像武则天一样君临天下,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的,派头十足,看起来靓丽中不失英气,带着一股普通人没有的大气。

    这么强大的气场,是人都能感受到。

    我说道:“好吧,脾气太大就不好惹了,不好处了。”

    姐姐说道:“你别给人挑毛病,人家不挑你毛病就好了。”

    我说道:“好吧,这倒也是。那也要人家看上我才行啊。”

    姐姐说道:“不失说是你女朋友吗。”

    我说道:“我还没真正把她给搞定了。”

    姐姐说道:“一定人家嫌弃你哪方面不好了,肯定是你喜欢玩,贪玩,整天油嘴滑舌的,人家看着不靠谱。”

    姐姐就是姐姐,一下子就看出问题的端倪了。

    我说道:“我尽量改了。”

    姐姐说道:“你要改过来,好好和人家相处,人家有这个意思,你要把问题解决了,这事情就好说了。”

    我说道:“好,我知道了。我尽量争取吧。”

    姐姐说道:“不是尽量争取,是必须争取。”

    我说道:“好,知道了。怕人家看不上我呢,人家家有钱有势。”

    姐姐说道:“我看她就不是那种看不起人的人。”

    我说道:“我也不大懂她。”

    正说着,贺芷灵回来了,走了过来后,问我道:“爸爸妈妈怎样了?”

    我一愣。

    她竟然问我爸爸妈妈怎样了。

    不是说你爸爸妈妈怎样了,而是直接问爸爸妈妈怎样了。

    姐姐马上说道:“爸妈都很好,抢救出来了,休息,没事了。谢谢你,好妹子。”

    贺芷灵哦了一声,说道:“走吧,吃宵夜去。”

    姐姐说你们去吧,她在这里守着。

    贺芷灵说道:“那我们走了。回来给你打包。”

    说着贺芷灵就转身走。

    姐姐推了我一下:“去吧。”

    贺芷灵一回头看我:“走啊,你不饿我饿啊。”

    是的,就是这脾气,这烂脾气。

    这对我说的最不好听的口气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