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4章 四联帮的报复
    原本,我只是想要出来和龙王说说话,喝那么几杯酒,可是今晚喝了第一场,第二场再喝下去一些,已经有不少醉意。

    说真的,心里很不舒服,特别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了问题,遇到了困难,他却要走了,离开了。

    也许,我们真的是在飞蛾扑火,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也许,龙王真的是做出了明智之选,可这么抛弃我们真的好吗?

    或许,他该去问问黑珍珠。

    不,应该是我该去问问黑珍珠。

    时间会给我们最终的答案。

    他既然已经决定,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喝了一些酒,回去睡觉了。

    监狱里,因为我们拿着权,谁对抗我们,我们轻易的把她们压着,就算不能把她们搞出去,她们想要搞起事也没那么容易。

    新监区牢牢的被我握在手中,让小凌带头,打击敌对派,排除异己。

    让她们再也没法嘚瑟起来。

    既然没有办法除掉甘嘉瑜,那就想办法剪掉她的羽翼,让她没有能量翻江倒海。

    一个一个的除掉。

    一点一点的消灭,消灭到干净为止。

    这招甚为见效,在搜集了甘嘉瑜死忠的人数等资料后,让小凌带头去对付她们,包括了监狱内墙的新监区,外墙的各个科室,就是这么打压。

    她们目前气焰全无,被我们压得无力反抗,甘嘉瑜咳嗽都没敢咳出来了,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人。

    这几天,收到死亡威胁的他们开始陆续的把自己的家人接来了。

    我打电话给了父母,他们说稻谷还没收完,不来,加上家里还有鸡鸭猪的,离不开。

    那玩意能值多少钱?

    可是,他们就是不来。

    我说我给钱你们,你们把这些都卖了,他们说稻谷卖了可惜,猪卖了更加可惜,还没到出栏的时候。

    我一再打了四次电话,他们都不来,我有种想要去把两老绑来的冲动。

    薛羽眉则是马不停蹄,对四联帮继续进行攻击,让人假扮成赌客,去四联帮某家酒店赌场赌钱,却直接放火烧了人家的酒店的赌博大厅,结果人家四联帮被烧了都不能报警,打断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

    他们恨死了我们。

    很快,他们马上做出回应。

    对家人发放了死亡威胁,这一次,真的对家人动手了。

    那天晚上,我去找贺芷灵吃饭谈事,问她关于监狱里一些工作的事,虽然她让我管监狱,监狱长不管事,可实际上,贺芷灵才是监狱的最高的领导人。

    贺芷灵对于我和小凌在监狱的剪掉甘嘉瑜羽翼的操作很满意,特地表扬了一番,不过要我们抓紧时间,彻底清除掉她们的人,还要干掉甘嘉瑜,让她们彻底无法翻身才可以。

    我说我会的。

    正聊着,我手机响了。

    一看手机来电,我姐的,我心里一种不祥的预感。

    本来想着出去外面包厢接电话,可是一看到我姐的电话,当即心里就着急了,很慌了,马上就接了:“姐。什么事!”

    大姐说道:“快回来!”

    她的声音惶恐惊慌失措。

    我说道:“你镇定点,怎么了?”

    我强作镇定,实际上心里也慌了,听到这样的声音,我知道家里出事了。

    我自己死了不打紧,还这么去连累了家里人。

    大姐说道:“房子被人烧了,爸妈不见了!”

    我慌了神,说道:“你再说一次。”

    我觉得我应该听错了。

    大姐哭了出来,说房子刚才被人放火烧了,因为火势很大,邻居的人根本没办法灭火,而等到消防车来灭火,房子已经全焦了,现在警察围着了房子,不给人进去,担心塌下来,消防的也不敢进去,她想自己进去看看,警察也不给,他们怀疑两老还在屋子里面,房子烧成这样,凶多吉少。

    我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说我马上回去。

    贺芷灵看我挂了电话,说道:“走吧。”

    我看着她:“走去哪。”

    她说道:“去你家!”

    我哦了一声,赶紧的拉着她的手:“快点吧!”

    拉着她到了停车场,然后上了她车,她开车,我则是给强子他们打电话,让他找几十个人过来,也给阿楠吴凯打电话,让他们跟着身后。

    黑夜里,车子疾驰在高速公路上。

    看着开车的贺芷灵,我说道:“谢谢。”

    她没回应我。

    贺芷灵是个靠谱的人,虽然她老是想办法折腾我的钱,克扣我的钱,榨取我的钱,但我还是觉得她靠谱,对我也好,尽管她不会表现出来,尽管上次说的几十万也还没给我。

    她问了我一下情况,然后打电话给了她表哥。

    她表哥,公安局的某人。

    让人找找关系,找那边的人赶紧救人。

    可是那边很快就回复,因为房子被烧了差不多了,人家故意用汽油泼了房子四周,还有房子里面也有汽油,本身父母就喜欢用柴火做饭菜,房子周围堆满了柴火,一点,房子就烧完了,烧成了随时有要倒塌下来的可能,谁又敢轻易进去救人?

    进去都怕房子塌下来压死人。

    贺芷灵对我说道:“没办法,为了安全起见,最好不要进去。”

    &n

    bsp; 我知道他们的意思,首先肯定是担心进去的时候,房子塌下来了压死人。

    而且他们说的是现在房子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塌下来的可能。

    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房子都烧成这样,人在里面存活率等于零,就是说人肯定死了,这么进去冒险救人,不值得。

    那没办法,我姐要进去他们也不给进去,姐夫死死拉着,警察也不给进去,我打电话给姐姐,让她别进去。

    姐姐一直哭着。

    挂了电话,我点了一支烟,这时候,倒是平静了一些,要进去看,也是我进去。

    贺芷灵疾驰车子,这路上的时间是煎熬的。

    终于到了家门口,好多人围着看,车子还没停好,我就推开车门冲下去跑过去。

    看到了我姐,在哭着,姐夫一家人安慰着,还有邻居安慰着。

    我一看,房子果然全是焦黑的,警察拉起警戒线,地上全是浇灭火的污水。

    我飞速冲过警戒线要冲进去家里。

    有人扑倒了我,一个警察反应很快,扑倒了我:“不要进去!”

    好多警察冲过来,把我控制住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都松开我!我爸妈在里面!”

    我大喊着大叫着,他们拉着我拖出了警戒线外面去。

    不过,在他们拖着我出去的时候,我挣脱开,往后面后门那里拐过去跑过去,我要从后门进去,不论怎样,我都要找到父母。

    当我绕着跑过去,他们警察跟着追上后面来。

    我不管那么多,到了后门后,我用力踹那个烧焦的木门,已经都成了木炭,因为已经在楼下,他们担心房子塌下来,没人敢上来拉我了,他们喊着叫我赶紧退后不要靠近房子。

    我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了。

    可是,在踹开了门后,有人从我身后死死地抱着了我:“给我回来!”

    是贺芷灵。

    抱着我的是贺芷灵。

    我要推开她,推不开,我说道:“你放开我。”

    贺芷灵说道:“我命令你回来,我会找人进去的。”

    我说道:“你赶紧离开,这里很危险。”

    贺芷灵说道:“我命令你给我滚回去!”

    我说道:“你赶紧离开!”

    我努力的掰开了她的手,然后用力的推开了她:“出去!”

    房子随时有倒塌的危险,我当然知道。

    可我这是害了我父母啊,他们肯定在里面,我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我要见到他们,死了也要把他们拉出来。

    我转身就要进去,谁知听到了她跟着进来的脚步。

    我一转身又推她出去:“你疯了你!赶紧出去!”

    贺芷灵说道:“你进去我也进去。”

    我说道:“你出去!”

    她不走,她跟着我。

    任性的贺芷灵,也疯了。

    我说道:“你何必呢?”

    她说道:“先出去,再想办法救人,进去了如果出意外只会搭上自己的命,你说你蠢不蠢。”

    我说道:“你也蠢,你跟着进来干什么。”

    她声音轻了,说道:“怕你死了。”

    我愣了一下。

    外面有人喊叫,楼上有东西往下掉,我跑过去拉着她的手冲出外面去了。

    我盯着贺芷灵,说道:“我更怕你死了。”

    贺芷灵说道:“那最好都不要死。”

    我说道:“可我不能不救我家人。”

    贺芷灵说道:“我说了我会想办法。”

    众人的惊呼声中,房子慢慢的有建筑的烧焦的材料往下掉,然后众人赶紧的后退,我拉着贺芷灵的手远远的离开,看着房子轰然倒下,一大片的沙尘飞起,我保住了贺芷灵,捂着了她的头,把她的脸埋在我的胸口。

    沙尘过去后,我松开了贺芷灵,贺芷灵说道:“下面,听我的指挥,你不要失去理智。”

    假如刚才还在里面,还没出来,我两已经被压着了。

    我说道:“好。我的确是失去了理智。”

    贺芷灵说道:“换谁谁都会这样。谁让他们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呢。”

    我走向轰然倒塌的成了一堆废堆瓦砾的房子,苦笑两声。

    望着这么一堆瓦砾,人即使烧不死,也是被压死了,我感觉天仿佛塌下来了一样,父母是老实人,辛辛苦苦把我抚养长大,他们老实巴交,辛勤劳作,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却遭受到这样的命运终结。

    这都怪我。

    都怪我。

    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努力挣钱了,换完了那些父亲手术的债务,然后给家人寄钱,盖了这个房子,没想到父母都没享受多久,就被我这个不孝子害成了这样。

    我的眼泪潸然而下。

    心里绞痛。

    父母到死都不知道,我在外面得罪的什么人,什么人要这么对付他们,下手这么狠,这么老实的人,却遭受到这样残酷的命运终结。

    假如父母答应我过去的话,哪会有这事,假如我不走这条路,怎么会有这报复!

    可是我无法回头了,没想到四联帮下手如此的狠毒,林斌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是恶魔,我一定杀了这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