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2章 死亡的威胁
    主持选举的新监区的某个领导说了几句话后,接着就开始了投票了。

    看着,开始还挺紧张的,可是看到小凌的票数遥遥领先于其他人,我放轻松了。

    看来没有多大的阻力,小凌上去,是肯定的了。

    在全部投票了然后检票之后,领导开始准备宣布小凌的票数是最高的。

    可是,突然有人来了一句:“什么?她票数最高?开玩笑!肯定是作弊!”

    全场哗然。

    看过去,一小撮的那边的甘嘉瑜的死忠,开始倒小凌的台了。

    我们也有所准备,某个我们已经安排好的我们自己人,问道:“你怎么知道作弊!那要不要重新选过一次?”

    那个喊叫的女人站了起来:“不用重新选,重新选肯定也是她当。”

    有人矛头马上针对这个喊叫的女人。

    可是,她突然说道:“为什么我说她没资格当选,因为她贿选!她用钱收买了大多数人,包括我,我问你们,你们这帮人,还有xx,xxx你们,还有xx她们这些,都收了她的钱所以选她上去的吧!”

    接着,一下子有几个人出来作证,小凌涉及贿选。

    之前也有想过她们在会场上闹的这个可能性了,但没想到她们先是接受了钱,然后跳出来指责小凌,咬小凌一口。

    接着,又有好几个跳出来说小凌给她们钱,让她们投票小凌什么的。

    这帮家伙,本身是骑墙派的人的,居然,居然被策反了!

    她们本身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甘嘉瑜的死忠,可是现在,居然跳出来反我们了。

    看来,甘嘉瑜通过收买了她们的方式,阻止小凌投票成功上台。

    算来算去,却没有算到这一步。

    在会议厅里,她们一个一个的开始闹了起来,说小凌怎样给她们钱什么的,她们要告到监狱长那里去。

    双方闹得很凶,虽然她们人少,但是她们确实是占理的,谁让小凌确实涉及到了这个。

    不过,这帮骑墙派也没有什么远见,她们为了钱,得罪了我们,选择站在了甘嘉瑜的那一边,要知道甘嘉瑜现在处于劣势,我们是当权的一方,她们几个这么做无异于自找死路,以后她们在新监区,基本可以说混不下去。

    甘嘉瑜这么处心积虑阻挡小凌上去管新监区,就是怕新监区落入我们的手中。

    没想到我们这么处心积虑要让小凌爬上去,却还是爬不上去。

    我们的人和她们争着闹着。

    这几个骑墙派也真够无耻,拿了钱却不办事,坑了我们的钱,却是帮着那边。

    好,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打电话给小凌,让她叫我们的人不要继续闹下去,不用这么丢人现眼,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事后算账。

    我们的人哑巴了,她们骂了一会儿后,也停止了。

    台上领导看闹成这样子,只能说先散了散了。

    大家都散了。

    我马上先撤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几个骑墙派随即找来了监狱长的办公室,找监狱长告小凌一状。

    没想到,监狱长不在,她们只能找我这个监狱长办公室的主任。

    她们进了我办公室,然后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状告小凌。

    本身她们就是知道小凌是我的人呢,却还跑来我面前告小凌,没办法,她们占理呢。

    我笑眯眯的接待她们,让她们不要生气,我会及时把这个情况告诉监狱长,让监狱长来处理。

    她们说道:“这件事如果监狱长不处理,我们就要告到管理局,还有司法那里去!”

    哦,听起来好严重啊,还要告到管理局和司法那边去,我们的上级部门去了。

    我说道:“到时候我先问问监狱长看看吧,看她怎么说好吧,大家稍安勿躁,不要着急嘛。”

    她们说道:“不行!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监狱长如果不处分了她,我们就联名告到上面去。”

    我问:“哦,那你们想要怎么告她呢?”

    她们说道:“就是联名,签字,告她贿选!使脏手段,让自己上去。”

    我说道:“哦,那你们算什么?”

    她们问:“什么我们算什么。”

    我说道:“你们搞了人家的钱,要了人家的钱,那你们又算什么?”

    她们支支吾吾:“那我们这样也是为了揭发她的丑行嘛!”

    我说道:“你们告上去了,她贿选,你们却收了人家的钱,叫受贿。”

    她们说道:“什么受贿,我们根本就没做出什么事,钱我们吐回来,我们当时就说了,看看她怎样子操作的,为了上去监区长,不择手段。”

    我说道:“哦,那你们去告吧。”

    她们眼看在我这里嚷嚷没有效果,干脆气愤的离去了。

    我抽着烟,看着她们离开。

    兰芬兰芳都问我假如她们真的上去告小凌,那怎么办。

    我说道:“急什么,慌什么,人家小凌都没慌。”

    小凌进来了,原来她一直躲在外面,因为那帮人来告发她,一直嚷嚷,所以她就没有进来。

    小凌走进来,我给她递了一支烟,说道:“没事吧你。”

    小凌说道:“没事。”

    我说道:“看来你要当这个总监区长的梦想,有点高难度啊。”

    小凌说道:“没事。先把这几个除掉再说。”

    我说道:“我会的。她们这么闹了,以后在我们新监区,她们也玩不下去了。”

    小凌说道:“怎么对付她们。”

    我说道:“我让监狱长给她们工作上找茬,把她们整到待不下去。”

    小凌说道:“好。那她们如果真的告到上面去呢。”

    我说道:“告了再说。”

    这几个骑墙派的家伙,真的告到了上面去。

    管理局下来找了监狱长,监狱长说投票是我的主意,于是,管理局的人找了我,问了这个事。

    他问我搞的这投票,却拿钱去贿选,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道:“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我们也很重视,也找了当事人谈了。”

    他说这个事影响很恶劣,让我赶紧想办法处理。

    我说道:“你们觉得该怎么处理。”

    他反问我,是监狱出的事,你自己让她们选举,现在出事了,你倒是想着要怎么处理。

    我说道:“好的,让我想想啊。”

    我站起来,去拿了一些东西,塞给了他。

    里面是什么,他应该知道。

    他不敢要,但是我找人来,让人送去他车司机那里。

    我说要不让管理局勒令把那些收了钱的都把钱没收了,多少数,都没收,然后给予小凌一个警告的处分。

    至于那些收了钱的,给她们口头警告。

    他同意了。

    不过事后,那几个骑墙派明显对这个判决不满意,说判得太轻了,她们想把小凌搞出去。

    哪有那么简单。

    这么看来,自从上一回合管理局副局长来这里做了监狱长没多久被撤之后,她们在管理局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

    小凌是暂时上不去的了,但是她上不去,别人想上去也没有那么容易,干脆,就先不要设新监区的总监区长,而是让监狱长让我去暂时代管新监区,先培植我们绝对的完全的势力,到时候再把小凌拉上来。

    而那几个骑墙派,被我们整了没几天,在工作上各种找茬了一些天,她们就已经待不下去了。

    那晚,特地请我吃饭,在监狱食堂吃的饭。

    各种求饶,给我送红包。

    我没有收下,因为她们有做坏事的前科,居然收钱了还反而搞我们,我怎么会收她们的钱。

    她们一再表态说以后不会再怎样怎样,要好好跟着我们混什么的,我已经不相信她们的话,只是告诉她们好好工作就是了。

    她们只能说好。

    而我还是偷偷的去把单买了,然后离开了。

    这样一来,她们就知道了我什么意思了,这等于是拒绝她们的求和,本来是有点打算同意求和的,但是这几个不除掉,不杀鸡儆猴,以后在新监区,谁害怕我们。

    居然得罪了我们,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我们却没有整她们,天底下哪有那么心胸宽广的好人。

    最终,在各种找茬下,她们迫于压力,只能选择申请去别的科室当小职员。

    本身我们就没有能力直接弄她们辞职,所以,就批准了她们去各个无关紧要的部门当个小职员去了。

    可是我们的威胁还在,甘嘉瑜还在这里,虽然她现在隐忍不发,但我们心知肚明,她在想着怎么出下一招。

    陈逊说要过生日,请我们吃饭,我,彩姐,龙王,强子,都去了。

    还有集团的另外几个人。

    我奇怪,因为陈逊过生日,请的却是我们几个,却不是他朋友。

    不过我也没问什么,大家一起给他敬酒什么的祝他生日快乐。

    我心想,一个大老爷们,陈逊,居然要过生日?

    难道他是有话要和我们说吗。

    喝了几杯酒后,陈逊开口说道:“我想和大家说一件事。”

    有人问:“要结婚了吗。”

    众人哈哈笑起来。

    陈逊说道:“不是,是另外一件事,是一件严肃的事。”

    众人听到陈逊说是一件严肃的事,都不说话了。

    看着陈逊,要听陈逊说。

    陈逊说道:“最近我们集团的很多人,职务高的领导的家属,都收到了死亡威胁。”

    我问道:“什么死亡威胁?我怎么不知道。”

    陈逊说道:“是发给家属的,可能你的他们没有发。”

    我问:“怎么了?什么死亡威胁。”

    陈逊拿了一封信给了我看。

    是一封写给陈逊家人的信,信上写得很委婉,大致就是跟陈逊家人问好,然后后面还特意叮嘱你家陈逊人很不错,他在珍珠集团工作也很出力,让他继续努力,而我们会替他照顾好你们这些家人,包照顾到送到天堂。

    虽然不涉及什么很暴力的字眼,看起来只是温馨的一封信,可是综合一看,就知道,四联帮对陈逊的家人发了死亡威胁,我把这封信交给了陈逊,说道:“然后呢。”

    陈逊说道:“你没收到?”

    我说道:“没有啊。”

    陈逊说道:“要不打电话问问家人?”

    我说道:“可以啊。哦你们都收到了吗?”

    众人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