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1章 潮起又潮落
    我们一起回到了这办公室,旁边的就是监狱长的办公室。

    潮起潮落,人来人走,谁知道我们这一次,又能撑多久。

    是不是这一次来了,我们就不会再离开这里了。

    进去了办公室,兰芬兰芳她们收拾了一下,我们一人一个办公桌。

    好吧,虽然看起来,只是简单的一个办公室,一张桌子,和她们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目前,我又可以算是这个监狱的老大了。

    我抽了一支烟,然后过去给代监狱长请安。

    就是过去报到。

    过去后,见她微笑着,和我好好聊着。

    毕竟她是贺芷灵的人,而贺芷灵明着告诉了她了,她所扮演的什么角色,还有我所扮演的角色。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对我什么态度。

    请安了之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琢磨着该从哪儿下手?

    那就跟上次一样了,接着之前没干完的事继续干。

    首先就是新监区的问题,新监区那帮反动的家伙,跟着甘嘉瑜她们,不除掉不行。

    要彻底清除那些人,把新监区搞得跟徐男的旧监区一样,要全部变成我们自己的人才行。

    也答应过小凌让她上去的,那就让她们继续选举好了。

    只要我们当权,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的了。

    我还是去新监区走了一圈,让防暴队的朱华华等人陪同去的。

    那帮被打的重伤的女囚,还住院没回来,轻伤的先回来了。

    那些搞事的女囚看到防暴队,如同老鼠看到了猫,毕竟,上次她们防暴队下手实在是太重了,打得人都差点死了,谁还敢惹防暴队呢。

    包括那些狱警,又怕我更怕防暴队。

    怕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收拾她们,更怕防暴队对付她们。

    绕了一圈后,我们找了我们自己的一些人谈了一下。

    然后我拿钱让小凌自己去搞定,选举投票的事了。

    甘嘉瑜她们则是缩起头来,好好干活,不敢嘚瑟了。

    因程澄澄出逃的事,监狱里沸沸扬扬了好些天,这几天也刚平静下来,各个地方都悬赏通缉,出去的时候,看到她那漂亮的头像挂在墙上,通缉令,觉得程澄澄这辈子真的挺可惜的,这么个人才,偏偏却要走歪路。

    王普请了我吃饭。

    因为我们两个都很忙,好久都没聚了,这次一喝酒,他显得十分的高兴。

    他问我我们监狱逃出来个女囚的事是真的吗。

    我说是的。

    他说怎么逃的?

    外面有人说她是个漂亮的女神偷,能飞檐走壁出来的。

    我说道:“怎么可能。”

    王普问:“那到底怎么出来的?”

    我说道:“监狱的一些事,不好说,不方便说。”

    王普说道:“好吧。那个女囚挺漂亮的。”

    监狱里的这些私事,是很不方便说的。

    我还没说话,王普又说道:“不是挺漂亮,是真的是非常的漂亮,太美了。她现在都成了明星了。”

    是的,程澄澄这下彻底出名了。

    在我们这几个地方,她如同女明星一样的出名了。

    一个是因为独一无二的美貌,另外一个就是逃出来。

    我说道:“是很美。”

    王普问道:“她是犯了什么进去的?”

    我说道:“斜教教主。”

    王普一愣。

    接着说道:“斜教教主?你没骗我吧,就她?”

    我说道:“是的,自己组建了教派,教众很多。他们教众伤害了人,出了事后引起了上面的重视,所以才被抓了的。”

    王普说道:“妈的,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教主。还是搞斜教的?她几岁啊。”

    我说道:“二十多。”

    王普吃惊道:“天才啊!为什么要干这个?”

    我说道:“信仰吧,她的信仰就是这样子,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信仰金钱,美女,房子车子,人家信仰神。”

    王普说道:“靠。人家都议论说可能是什么大官的妇情什么的,然后被查了进去了,被人搞出来的,或者是女神偷飞檐走壁,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角色。”

    我说道:“确实很厉害,我实在是太佩服她了,如果说传销是很厉害的洗脑教程,她那个教程,简直是绝了,再也没有比她们更加厉害的洗脑术。很多的教众甘愿为她去死,她甚至在监狱里都能发展几百人,厉害吧?”

    王普说道:“我靠,天才!”

    言多必失。

    我说道:“好了我说太多了。不能再说。”

    王普说道:“妈的和我说你都遮遮掩掩的干嘛啊?”

    我说道:“这是监狱的一些秘密的东西,不能乱说出去。”

    王普说道:“得了吧,我又不会随便说出去。”

    我说道:“好,不说出去就好。就谈到这里吧。”

    王普说道:“那我还有一个问题,关于她的。”

    我说道:“什么。”

    王普说道:“那么漂亮,你有没有什么。”

    王普眼睛里透着色的光芒。

    我说道:“什么。”

    王普说道:“有没有和她有一腿什么的。”

    我说道:“我和她算是很好的朋友,信吗。可是我和她没发生过任何事,我很敬佩她。”

    王普说道:“可惜了,逃出去一辈子都逃犯,抓回来一辈子在监狱。觉得还能抓回来吗?”

    我说道:“这我怎么知道。”

    王普说道:“该不是帮人家逃的吧。”

    我一愣,这家伙虽然开玩笑,但这话一说出来,我还是听着不舒服的。

    王普一拍我肩膀,说道:“哈哈,你看你,我开玩笑呢,你怎么那么紧张的那样。”

    我说道:“日,不要随便开这样的玩笑,万一人家不小心听到,隔墙有耳,人家怎么说去。这东西,要坐牢的,不仅是毁了我,还要坐牢你明白吗。”

    王普说道:“好了好了,别紧张,知道了,以后不随便开这个玩笑。”

    我说道:“那就好。”

    王普说道:“那么漂亮的美女,真的是可惜了,性格怎样,做老婆怎样?”

    我说道:“性格,没见过发脾气,做老婆怎样我不知道,你搞清楚她是什么人,谁愿意娶她?再说她也不需要男人。你问来问去那么多话做什么鬼!”

    王普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问吗?”

    我抬头看看她,说道:“喝酒。”

    王普说道:“因为提到她,你眼神表情有些深情,你们之间,有问题。”

    我说道:“是有点问题。”

    王普说道:“说吧,这也是**秘密吗。”

    我说道:“不是因为她太漂亮了,而是她是我的敌人,也是我的很好的朋友。她救过我,我也救过她。她离开了,心里有些不舍,谁知道出去后是死是活,是好是坏。”

    王普说道:“就说你们两个之间有问题了,被我看出来了吧。”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作为好朋友,我挺舍不得程澄澄的离开,真的不知道她出去后会怎样,如果被通缉,被追击的时候,是被枪追的,就算是跑了,那能去哪,离开?以后会怎样?

    如果抓回来,那就是一辈子的牢饭了。

    我说道:“说点其他不行,说这个干嘛。”

    王普说道:“我就说你啊,不要想着这些漂亮的女孩子了,再漂亮,谁也比不过咱的贺总漂亮,好好的跟贺总好就成了。”

    我说道:“好个几把,以前还跟我一起睡什么的,现在疏远我了。”

    王普说道:“你说她到底在想什么。”

    我说道:“我靠我怎么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王普说道:“好好追她吧,别让她再受伤了。”

    我说道:“我以前不是说过,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贺总是水泥做的,贺总能受伤吗?”

    王普说道:“感情单纯执着的人,怎么不会受伤,尤其还是让那些伪装的伪君子伤到。”

    我说道:“那行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也是一个伪君子。”

    王普说道:“得了吧你,你就好好表现给她看,别再乱来了。”

    这晚喝了也不算很多的酒,但是就是晕了,回到了宿舍后,躺下,头晕晕的。

    又做梦了。

    乱七八糟的梦,眼前出现的,时而是朱华华,时而是薛羽眉,时而是黑珍珠,时而是程澄澄,然后是柳智慧,最后又是贺芷灵,我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也不是做梦,只是在想事情,睡得半梦半醒。

    到最后,还是只有贺芷灵在我梦里最长时间,她在前面走,我跟着她的背影走,我们的后面,是刚才说的那些女孩子们,我好像舍弃了她们,跟着贺芷灵走,可无论我怎么奔跑,却追不上贺芷灵的脚步,她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妙的背影,可我连她的脸也见不到。

    醒来。

    感觉跑了一个晚上,全身酸疼,好奇怪的梦。

    迎来了新监区的选举。

    新监区总监区长的选举。

    原本是想让她们投票从四个监区一二三四分监区监区长中选出一个来,可是为了让小凌早日上去实现她的梦想,实现我的诺言,包括是想要早点能够好好控制新监区,我们不得不这么走捷径。

    让所有队长以上职务的人都能有投票权,大家投票自己选出一个自己认为最合适当总监区长的人。

    因为在选举之前,我们给小凌做了大量的工作,基本上,十拿九稳的事了。

    在选举出来了之后,报给监狱长,监狱长跟上面说一声就行了。

    让新监区的队长以上职务的所有人去会议厅去开会选举。

    在进去选举之前,小凌来找了我,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问怎么了。

    小凌说她有些担心。

    我问:“担心什么。”

    小凌说道:“担心有人搞破坏。”

    我说道:“谁搞破坏?甘嘉瑜她们啊。”

    小凌点点头。

    我说道:“她们搞破坏了又能怎样,能拿我们怎样?难道她们就能上去吗。放心了,到时候如果她们搞破坏,我们防暴队的人盯着看呢。”

    小凌说道:“好。”

    特地和防暴队朱华华说了一下,让朱华华随时待命,一旦会议厅里选举时候有人搞事,打架什么的,马上让防暴队过来收拾人。

    安排好了这些,让小凌去了会议厅,好好参加选举。

    而我,则是偷偷的躲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