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0章 暂时又翻身了
    等甘嘉瑜走远了之后,蒋青青过来,坐在了我身旁。

    看着蒋青青一脸不爽的样子,我说道:“怎么了,我得罪了你了吗。”

    蒋青青说道:“不错啊,张河哥哥。”

    我说道:“怎么,那么远你都能听到我们说话了。”

    蒋青青说道:“张河哥哥,嘉瑜妹妹,多么甜啊。”

    我说道:“得了你。朱华华和你说的这些?”

    蒋青青说道:“刚才我听到的!”

    我说道:“你听到,我叫她嘉瑜妹妹?”

    蒋青青说道:“没听到。”

    我说道:“那你乱说什么呢呀。”

    蒋青青说道:“她都叫你张河哥哥了,那你不该叫她嘉瑜妹妹吗。”

    我说道:“好,说得对,的确是该叫她嘉瑜妹妹。可我刚才也和她说了,我和她,是敌人。即使我们表面再甜蜜,再亲密,敌人终究是敌人,什么妹妹哥哥,那都是表面话场面话,作不得真的。”

    蒋青青说道:“你明明知道,她是你敌人。她是我们的敌人。”

    我说道:“废话,我当然知道,然后呢。”

    蒋青青说道:“那你还和她这么亲密。”

    我说道:“蒋队长,你看到了,我那只是表面的。”

    蒋青青说道:“那你让别人怎么看?”

    我问道:“谁啊,你么。”

    蒋青青说道:“你的手下们都会怎么看?哦你和人家那么好,还怎么打啊这仗。”

    我说道:“蒋队长,我说了,这都是场面话,两人再怎么撕破脸,那也不能就当面这么互相拆吧,毕竟人家是甘主任,怎么也是一个科长外加监狱长办公室的主任,你也要给这个好同事一点面子吧,怎么能这么拂了人家的面呢。”

    蒋青青说道:“你和人家,你叫人家妹妹,人家叫你哥哥,这个面子给得也太大了一些。”

    我手放在蒋青青的背上,说道:“好了,我也叫你好妹妹了,青青妹妹,不要误会,那不过是场面上随便扯扯而已,谁会当真的呢,难道我心里就真的不知道,人家只是和我场面话而已嘛。可她就是这样子的,我也只是应付而已啊。”

    蒋青青说道:“那你这样子,别人怎么看?”

    我问道:“谁看?你看?我看?还是她们看?”

    蒋青青说道:“别人我不说,就说我们的朱队长。”

    我说道:“得了吧,朱队长怎么了,她看到又怎样了。”

    蒋青青说道:“人家朱队长看到了,人家朱队长吃醋呀。”

    我说道:“是吧,这样子还吃醋,我和女朋友在一起,她怎么不吃醋。”

    蒋青青说道:“你不懂。”

    我说道:“好吧,我不懂。我是不懂。我告诉你,其实我这样子,也没见得我要和人家多好多好,只不过是场面表演而已,背地里互相厮杀,我明白这个事理。”

    蒋青青说道:“唉,有必要吗。”

    我说道:“也不是很有必要。”

    蒋青青说道:“你们这是打情骂俏的了。”

    我说道:“嗯对,打情骂俏,张河哥哥,嘉瑜妹妹,是吧。”

    蒋青青说道:“你这样子,以后我也不理你。”

    我问道:“你以后不理我,这意思就是说不管我了,不想和我玩了,不帮我了。”

    蒋青青说道:“总之你别这样子和她!”

    说完她站了起来,去打球了。

    我看着她们打着球。

    好吧,我这样子是不是真的太亲密了,那我以后改就是了。

    这些倒是没有什么,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甘嘉瑜这家伙又跑来警告我了,警告我赶紧自己离开,否则她又要实施下一个计划了,或许是对付谢丹阳的,或许是对付我的,我不知道,只是知道她肯定有下一步的行动。

    我心里也惶惶不安的,我自己的反击计划,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能成功。

    可我又希望计划能成功,可是又害怕,因为女囚出逃,这事情有多大?

    天大的事了。

    这天早上,是周末,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没有去上班。

    今天休息。

    难得的好好休息了。

    这些天太她吗累了。

    打开了手机,马上就有电话进来了,是小凌。

    这时候给我电话,看来是有事了。

    我急忙接了电话,问什么事。

    小凌说道:“出事了。”

    我问:“什么事。”

    小凌说道:“昨晚有女犯逃走了。”

    我问:“谁。”

    小凌说道:“程澄澄。”

    我心里一喜,说道:“真的。”

    小凌说道:“是。”

    我说道:“你在哪,当面聊。”

    小凌说道:“好。”

    小凌来找了我。

    我两一起在包厢里吃饭。

    我点了很多菜,最好的酒和菜。

    小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胃口,对我说道:“程澄澄逃了。”

    我说道:“怎么逃的。”

    程澄澄是按照之前计划好的逃走的,昨晚下大雨,她让狱警带出各个关卡,特地搞自己撬开了小楼几道门的锁的假象,接着是用棉被遮盖在铁丝网上,翻爬出铁丝网,出来铁丝网外,再到了宿舍区围墙边,接着有人在外面开着很大的挖掘机挖倒了一堵墙,她逃出去,外面有人轿车等着,然后逃了。

    而这个过程中,守门的值班狱警,不是在睡觉,就是巡逻到了别的地方。

    &

    nbsp;这一切,都是她程澄澄自己安排好的了。

    这几名女狱警肯定会被处分,至少也要开除了。

    不过她们本身就被收买了,程澄澄用钱搞定了她们。

    洗了脑,又给了钱,这帮人死心塌地愿意为程澄澄去死呢,只不过是被开除而已,哪怕是坐牢,她们都心甘情愿,她们都认为是值得。

    小凌问我道:“人逃跑了,监狱里封锁消息,派人去追。我们该怎么办。”

    我问:“她们派谁去追的?”

    小凌说道:“她们自己的狱警,可能还让外面的一些警察帮忙找人。”

    我说道:“哦,封锁消息。让她们封锁不了!”

    小凌说道:“赶紧吧!我一早就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关机的。”

    我说道:“马上搞死她们。”

    我打电话给了贺芷灵,赶紧让贺芷灵操作操作。

    贺芷灵说好。

    接着,就是贺芷灵把这件事捅了出去了。

    这下可好,消息封锁不住了,全城全都知道女子监狱跑了个女囚,然后上了报纸新闻,铺天盖地的压力朝监狱而来。

    这就是我们一手策划的。

    然后全城到处通缉。

    然而程澄澄已经不知所踪了。

    到处都是在通缉程澄澄,我在想,她是不是直接马上逃出了国外去了。

    监狱里的监狱长等人马上被带去查了,包括当班的狱警们,那些程澄澄的人,她们会不会说真话我们不知道,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是让小凌给她们提供一些便利的事而已,包括告诉了她们逃跑的方案和路线而已。

    怎么也不可能查到小凌头上,因为小凌直接是和程澄澄对接的。

    就算她们真的抓到程澄澄,以程澄澄那人的性格,打死她她都不会招出小凌来。

    这一票,我们干的很好,很阴险。

    贺芷灵找我,我两一起吃饭。

    贺芷灵说道:“干得很好。”

    我说道:“夸我是吧?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贺芷灵说道:“她们完了。”

    我说道:“那这顿饭算是庆功宴吗。”

    贺芷灵说道:“可还有全部完。”

    我说道:“又说到了甘嘉瑜。”

    对,还有一个甘嘉瑜,就算监狱长下台了,甘嘉瑜也还在监狱里,不把她弄出去是不行的。

    贺芷灵说道:“甘嘉瑜,必须除掉。”

    我说道:“对,必须除掉,此人智商太高,不除掉不行。”

    我当然是同意的。

    我问:“可是用什么办法除掉。”

    贺芷灵说道:“什么都要问我吗。”

    我说道:“没办法,我脑子不好使。”

    贺芷灵说道:“好好想。”

    监狱长被撤职了,她的办公室也被撤了,让政治处的主任上去临时当了个代监狱长。

    这个主任,也就是贺芷灵的人,就是自己人。

    监狱,重新回到了我们自己的手中。

    贺芷灵马上让她组建自己的班子,组建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成员,还是我们这帮人,我则是成了办公室的主任,我胡汉三,又他妈回去了。

    又再次上来了。

    贺芷灵让这个代监狱长不管事,让我来管事。

    我之前没做完的事,又可以继续做下去了。

    监狱,一定要搞好,这帮该死的家伙要全部清除才行。

    当我们这些人进驻了办公室,看到的是甘嘉瑜她们乖乖的在收拾她们的东西走人。

    甘嘉瑜要回到她自己的科室去,而其他的人也回到自己的岗位。

    这些,留不得。

    甘嘉瑜看到我的时候,还对我笑了一下,我心想,你笑个毛线啊。

    有什么好笑的。

    甘嘉瑜的脸上,没有看到任何的难过,反倒是挺高兴的,跟我打招呼:“张河哥哥,你来了啊。”

    我说道:“是的,我来了。”

    甘嘉瑜说道:“好累啊做这个办公室主任,想的东西太多了,头很疼,这下好了,轻松了。我又能回去清闲了。”

    我说道:“当然啦天天想着整人,肯定累人。”

    甘嘉瑜说道:“是吗,我没有啊。”

    我说道:“是吗,你没有吗。”

    甘嘉瑜说道:“好吧,我走了,张河哥哥再见。”

    说着她拿着她的东西,对我招招手,然后微笑着和她们的人离开了。

    仿佛要去逛街一样。

    心理素质实在太她吗好了。

    兰芬说道:“张河哥哥,别看了,走了。”

    我说道:“别误会,我不是在看她漂亮。”

    兰芬说道:“不看她漂亮,难道看她丑吗。”

    我说道:“我是在看她微笑。”

    兰芬说道:“微笑很漂亮。”

    我说道:“哟你想什么呢你。我是觉得,她是什么心理素质啊,都已经被撤了,居然还能微笑着离开。想当时我们离开,是心情沉重的离开的。”

    兰芬说道:“我不信她们心情不沉重,好得很。”

    我说道:“问题是你看看她的那表情,哪有沉重的样子。”

    兰芬说道:“装出来的。”

    我说道:“装也是一种境界啊,看来她是真正的达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小小年纪,磨砺成这类人物,厉害啊厉害。”

    兰芬一拍我:“走了进去了,该干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