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9章 春天一般的温暖
    朱华华说道:“群龙无首不行,我们在监狱里,主要是跟着贺芷灵,可她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出来主持大局,我们怎么跟人家斗。”

    我说道:“她就是那样子。”

    没想到,不光是黑珍珠的手下对黑珍珠有意见,现在连贺芷灵的手下们也纷纷对贺芷灵有意见了。

    不过说的也是,这两个大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对自己手下的事,也不怎么上心,爱理不理的。

    可我知道,贺芷灵也好,黑珍珠也好,她们不会放弃我们,不会放弃她们自己的人的。

    她们也是一条心,自己的事业,肯定会做好。

    只不过,有时候我觉得,她们可能年纪不大,所以没有那么大的责任心?

    贺芷灵还好。

    黑珍珠真的是我行我素,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了,假如我不是说把队伍扔给了贺芷灵她的这个敌人,黑珍珠还不急。

    当我说把队伍扔给贺芷灵,她倒是不乐意了,打死都不乐意。

    不过尽管如此,她却还是还没有回来。

    让我们摸黑前进。

    贺芷灵有时候也是如此,她只是告诉了我们一个大体的方向,告诉我们前进的方向,就是灭掉旧监狱长这帮余孽,然后肃清风气,把监狱变成我们自己人的监狱,可是说来简单容易,但是真正进行过程中,路上太多荆棘困难,她却又不是每一次都出来帮我们解决问题,而是要靠我们自己。

    包括黑珍珠现在也是一样,只是告诉了我们一个大体的前进方向,干掉林斌四联帮,因为他们针对我们,所以要干掉他们,然后我们一家独大,不再受到他们的威胁欺负,把生意做大,可是,真正要干掉他们何其容易?

    关键是黑珍珠现在还撒手不管了。

    这边管事的是我。

    外面管事的,还是我。

    朱华华说道:“你在监狱里,就是我们的头儿。”

    我说道:“是,这个头儿,可担当不起啊。上不认识人,没有后台,做什么都畏手畏脚,放不开手脚,往前走吧,也知道个大致的方向怎么走,可是遇到事,说来,还是要申请贺芷灵。”

    朱华华说道:“理解。”

    我说道:“每天想这些,脑壳都疼死。”

    蒋青青说道:“花姐说你是想女人才头疼死。”

    我说道:“我去她大爷。”

    朱华华瞪了瞪我,说道:“你把你泡妞的重心放在工作上就好了。”

    我说道:“我什么时候不放在工作上了?靠。你什么时间见我老是泡妞了,难道我们现在算是泡妞吗,我是在泡你们两个么。”

    朱华华说道:“好好泡你的妞,别管其他的。”

    我说道:“哪个妞。”

    蒋青青说道:“还有哪个,姓贺的呗。这么说的话,我们花姐要吃醋了。”

    朱华华说道:“我吃什么醋,她爱怎样怎样。关我什么事。”

    蒋青青说道:“我们花姐可是暗恋你很久了,她嘴上不说而已。”

    朱华华说道:“闭嘴你。”

    蒋青青说道:“你到底喜欢她不喜欢,说来也让她死心。”

    我看了看朱华华,没有说什么。

    实际上,如果让我选择朱华华和贺芷灵的话,我宁可选择朱华华,因为这比较现实,贺芷灵太高高在上,配不上啊,更合适一些。

    可是心底里,我的确是更向往着贺芷灵,就是如此。

    朱华华说道:“喜欢一个人,早就表露出来了,还一定要等着说吗。”

    我尴尬笑笑。

    朱华华心里倒是十分的清楚,我对她的感情的。

    朱华华再三让我赶紧想办法弄甘嘉瑜下来,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这家伙了。

    我说道:“其实我心里挺压抑的,做掉了这个家伙,那不知道她们还要立谁起来。”

    朱华华说道:“先灭掉她再说。”

    我说道:“好,我尽量吧。”

    我心里有我的这个惊天计划,但是我当然不能跟朱华华说。

    让人送她们回去后,我回到宿舍躺下了。

    在监狱里,这天我下班后没有出去外面,而是在操场上打球。

    天气很好,和一群女管教狱警们打羽毛球,也挺有意思的,还有的打气排球。

    这是宿舍活动区。

    等到那边的新宿舍小区建好了之后,我们监狱里的生活会更好。

    到时候都能带家人过来这边住了。

    我是和防暴队的蒋青青等人打的羽毛球,看她穿着短短的裤子,白白的大长腿,还有那紧身的衣服,那跳起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多好看。

    蒋青青在一次救球失败后,看着我,说道:“你眼睛都往哪儿看呢。”

    我说道:“往好看的地方看。”

    蒋青青说道:“不想和你打了。”

    我说道:“话说我只是看看,又没有吃你豆腐什么的,你那么大意见干嘛呢。”

    蒋青青说道:“谁让你眼睛老是那么色的看着。”

    我无奈道:“好,不看,你给我戴个眼罩再和你打吧。”

    蒋青青说道:“换别人,我不想和你打。”

    我只好坐在了旁边看着,我说道:“我就是不打我也要盯着你,盯着你那罩掉下来。”

    她拿起一个羽毛球,一挥拍,羽毛球竟然准确的命中我额头。

    我抓起来给她砸了回去。

    身旁突然有个人坐下来,我侧头一看,是甘嘉瑜。

    她竟然也身穿一身运动衣,一身是汗。

    <

    br />

    我倒是好奇了,她也来运动了。

    她说道:“张河哥哥,我在那边打篮球,刚好看到你在这里打羽毛球,怎么样,玩得开心吧。”

    我说道:“是啊,真的是开心的不得了啊。”

    她说道:“要不和我一起去玩玩篮球?我们组队呢。”

    那边她们打篮球的,都是她们的人。

    我肯定是不去的。

    摇了摇头。

    蒋青青她们奇怪的看着我。

    因为,我们是两大阵营,我和甘嘉瑜,是死敌,我们和甘嘉瑜是死敌,而我竟然和甘嘉瑜聊天聊得那么甜那么美,她们肯定是很奇怪的了。

    不过我和甘嘉瑜一直都这样,张河哥哥张河哥哥的,她不知叫得多甜蜜了。

    也难怪朱华华那么恼火我,谁让我一直老是这么和甘嘉瑜甜蜜,虽然只是表面现象,但是旁人是看着就觉得很不顺眼,特别是朱华华,蒋青青她们,她们会想着,我们和她们是敌人,你搞什么,称兄道妹,差不多就亲到一块去了。

    我坐得离甘嘉瑜稍微远了一点,然后说道:“别坐得那么近,男女授受不亲。”

    甘嘉瑜说道:“哎哟喂我的张河哥哥,这都什么年代了啊,你还授受不亲,那么老土。”

    我说道:“看到人家那目光没。”

    甘嘉瑜说道:“我张河哥哥从来都是不走寻常路,还去在乎她们的目光吗?”

    我说道:“不在乎不行啊,我还有女朋友呢。”

    甘嘉瑜说道:“你那叫哪门子的女朋友,你睡过她了吗?你连她的手都没牵到过吧,那所谓的你的女朋友,其实就是把你利用了,你就只是人家利用的工具而已,别傻了张河哥哥,痴情总是傻。”

    我说道:“闭嘴。轮不到你来说这个。”

    甘嘉瑜听我骂了她,不生气,反而笑着:“哟,我们张河哥哥还有生气的时候啊。”

    我说道:“说我可以,别说我女朋友。”

    甘嘉瑜说道:“哦,那好吧。”

    看着蒋青青她们奇怪的看着我们,甘嘉瑜大声对她们说道:“你们玩啊,我一会儿可以加入吗?”

    蒋青青哦一声,冷冷的,然后继续打球了。

    看都不看甘嘉瑜,甘嘉瑜却没有一丝丝尴尬的样子,这女人脸皮真的太厚,心理素质实在太好,就跟没有心理素质一样。

    她对我说道:“打羽毛球也挺好玩呢。”

    我说道:“打篮球不更好玩。”

    甘嘉瑜说道:“都是女的,不好玩,还是和男的更好玩。”

    我说道:“哦。”

    甘嘉瑜说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和男的玩,可以有很多东西玩。”

    我说道:“哦,哪些东西。”

    甘嘉瑜说道:“很多很多东西呀。”

    我说道:“哦,知道了。”

    甘嘉瑜说道:“干嘛那么冷漠嘛,我过来打个招呼而已,你没必要这么冷漠看着我啊。”

    我说道:“这不是我冷漠的看着你,你觉得我们是朋友吗。”

    甘嘉瑜说道:“我们不是朋友,那是什么呢。”

    我说道:“我们是敌人,知道吧,我们是敌人。”

    甘嘉瑜说道:“哟,我们是敌人吗?哪门子的敌人呢。”

    我说道:“是,我们是哪门子的朋友?”

    甘嘉瑜说道:“不是朋友也算是同事吧,对待同事,要像春天一样的温暖,你对我,干嘛要像冬天一样的寒冷呢。防暴队的才是你同事,才是你的姐妹,我呢,不是。”

    我说道:“对,你的确不是,防暴队才是我的好姐妹,好兄弟,好同事。”

    甘嘉瑜说道:“了不起了,这么个防暴队,都听你的话。”

    我说道:“还好,还好。一般了不起而已。”

    甘嘉瑜说道:“防暴队来头大,觉得我动不了,是吗。”

    我说道:“你动的了吗?”

    她说到了正题上。

    甘嘉瑜说道:“好吧,我是动不了,这防暴队确实是很有本事。”

    我说道:“心里难受吧,不舒服吧?”

    甘嘉瑜说道:“还好了,反正,对付不了她们,那我就对付别人呗。”

    我问:“谁啊,我,还是徐男,还是贺芷灵,或者是蒋青青?”

    我指着了蒋青青,大声对蒋青青说道:“蒋青青,人家甘主任说要对付你哦。”

    蒋青青说道:“打羽毛球是吗?让她来嘛。”

    我说道:“叫你打羽毛球呢甘主任。”

    甘嘉瑜说道:“别甘主任甘主任,叫嘉瑜妹妹多好听呢。”

    我说道:“去打羽毛球吧。”

    她说道:“羽毛球?我不喜欢,我喜欢,打你的球?”

    我说道:“滚一边去。”

    甘嘉瑜说道:“看来你们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话音变得狠了起来。

    我说道:“从来都是。让我们看看棺材是啥样。”

    甘嘉瑜说道:“很快了,我说了我有一百种方法对付你,用了两种,还有九十八种,张河哥哥好好接招。”

    我说道:“会的,尽管放马过来。”

    甘嘉瑜站起来,拍拍屁股,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吃饭了,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说道:“没那心情,自己吃吧。”

    甘嘉瑜说道:“拜拜。”

    我说道:“拜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