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7章 搞不定防暴队
    防暴队朱华华她们经营已久,即使上面再怎么压迫她们,还有上面再派谁去,她们都不会听别人的,除非是跟她们一条心的。

    她们绝对不会来对付我,这点我倒是放心的。

    我问道:“那现在你们上面部门到底是要怎么弄新领导?”

    朱华华说道:“估计是空降,让人来管我们防暴队。”

    我说道:“好吧,只要不取消防暴队就好。”

    朱华华说道:“她们的确去建议上面取消防暴队,说把我们防暴队的人编入她们狱警队伍就可以了。”

    我骂道:“靠!甘嘉瑜这家伙,这王八蛋这些也全都想到了。”

    朱华华说道:“我说了,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我想了想,说道:“那现在只能接她们的招了?”

    朱华华说道:“只能是这样。”

    我说道:“甘嘉瑜这家伙没有攻下我,现在转移目标,要先对付你们了,估计很快也要找徐男的茬儿了。”

    朱华华说道:“不是转移目标,她现在是多管齐下,同时对付,只要有好的想法,她就会付诸行动。”

    我说道:“对,她不会放过我们的,对付的就是我们这几个老大们。”

    朱华华说道:“好了我先回去了,还有工作要忙。”

    我说道:“好。”

    马上又找了小凌,问她我们那个计划到底进行的怎样了。

    这甘嘉瑜加紧时间对付我们,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

    小凌说一切都安排妥当,现在就是等机会了。

    我问她什么叫安排妥当。

    小凌告诉我说,程澄澄那边自己让她的人,就是狱警,策划好了逃跑的路线,从小楼到我们宿舍区后面的围墙,这么多道门禁,让人打通了。

    然后到了围墙那边,外面则是有人接应,会有人开挖掘机直接把围墙挖坑,然后钻出去,上了车跑路。

    出去后,我可不管程澄澄能跑多久了,愿她自求多福了。

    如果被抓回来,则是继续加判,如果逃得了,那我也不知道好不好。

    她出去了,肯定是危害到江湖的。

    只要她能跑出去两天以上,就够了。

    就足以让我们扳倒新任监狱长,她们的班子。

    一切准备就绪,只欠东风。

    时机,就是在等待时机,等到程澄澄的那些狱警恰好都要在上班的时候,还要等到下大的晚上,因为出去了小楼后,在外面很多摄像头,这些狱警虽然被洗了脑,程澄澄还给了很多钱她们,但是谁也不想真正到时候真正担责,而下大雨就好了,假如不小心露了脸,谁看到到底什么情况呢?

    而且监控室也难以发现。

    这,真正的是要等待时机了,至于等到时候,鬼知道。

    可能一两天,可能今晚,也可能几个月,也可能等到一年。

    我说道:“小凌,我们等不起啊!”

    小凌说道:“没有办法,她也只能等。因为如果贸然行事,必然失败,那没有用。”

    我无奈的说道:“唉,好吧,只怕我们等不到那时候了。”

    小凌说道:“是啊。”

    小凌也有些绝望。

    我说道:“好了,打起精神来,不要唉声叹气,一定会有机会的。”

    小凌说道:“主要是现在这个天气,你看吧,不行。很难等到下雨天。”

    我说道:“而且还要她们刚好一起上班,一条路打通过去。”

    小凌说道:“放心吧,这点倒是容易,教她们看天气预报,然后尽量选择晚班就行。”

    我说道:“好吧。”

    小凌说道:“没想到她们连防暴队也敢下手。”

    我说道:“还有她们不敢的吗。”

    小凌说道:“现在旧监狱长在管理局,甘嘉瑜在这边,她们玩我们更是玩得如鱼得水。”

    我说道:“是,玩得不亦乐乎,我们却没有招架之力。”

    小凌说道:“朱队长怎么说的。”

    我说道:“降级了,心里肯定不好受,可这样也没有办法,只能忍一忍了。”

    防暴队那边,队长一职空着了好几天,上面也没个反应。

    之后,突然的宣布,蒋青青上去当了队长了,而朱华华,是副队长。

    我一听到消息,既高兴又奇怪,高兴的是蒋青青也是自己人,就是朱华华的好兄弟好姐妹好闺蜜好战友。

    奇怪的是,为什么是蒋青青上去。

    难道甘嘉瑜她们不该安排她们的自己人上去吗?

    得知这个消息,我马上过去了防暴队,看防暴队到底怎么个情况。

    只见到朱华华还是在那个正队长的办公室,蒋青青也在那个办公室。

    我看到她们两个,奇怪了,问道:“这都怎么回事。”

    原来,即使防暴队因为朱华华这点原因被追责,降级,但实际上旧监狱长和甘嘉瑜她们怎么努力使劲,在后背暗地里想要整防暴队,防暴队根本就动不了,这朱华华下来了,上边安排了蒋青青上去,还是因为防暴队自己推荐上去的,上面的某些人聪明得很,虽然知道旧监狱长她们有背景,不能得罪,但防暴队的这帮人都是退伍,这个背景更不好惹,所以就只能两边应付了。

    我松了口气,这下可好,朱华华下来,蒋

    青青上去,即使蒋青青被弄下来,那后面又还是她们自己人上去,无所谓降级不降级,防暴队这个部门都是牢牢抓在她们手中。

    我恭喜了蒋青青蒋队长,也同时恭喜了朱华华朱队长,真是有意思,甘嘉瑜白忙活了。

    只是甘嘉瑜似乎并不死心,还是用这一招来玩防暴队,我还在这办公室,就有手下进来向她们汇报说新监区又有电话来,还是那破事,还是要她们出去解决女囚打架斗殴问题。

    我说道:“这帮家伙,有完没完,要把你们折腾累死那。”

    谁知道,这一次,朱华华和蒋青青二话不说,直接召集手下们,拿了电棍,说去打死她们。

    我一愣,说的啥。

    打死她们?

    这,是什么意思?

    我问道:“你们说的什么,打死她们?”

    朱华华说道:“对。”

    说着,她们就集中了她们防暴队的全部的大批人马,然后,浩浩荡荡往新监区而去。

    我是不可能跟着进去的,我就跑到旧监区的楼上,去看戏。

    果然,新监区里,甘嘉瑜她们挑拨起来的那帮女囚,正在打架闹着事。

    而本来是狱警就可以处理的那么一拨女囚打架,非要找防暴队不可,非要麻烦防暴队不可。

    这一次,防暴队进去了,没想到防暴队进去却不是进去劝架,而是进去打人的,她们进去之后,抡起警棍就打人。

    而且,是真的往死里打的那种,就好像我们的人平时出去打人一样的那样打。

    打得我都目瞪口呆。

    这么打不是要人命吗?

    还真的是往死里打啊。

    我都看不下去了,有的女囚被打得满脸是血,有的女囚被打到吐血。

    这时候,有人上去劝架了。

    是狱警们跑上去劝架的。

    没想到是狱警们去劝架,她们这个时候倒是慌了,怕防暴队的人打死了人。

    防暴队的人却不罢休,继续抡起棍子打狱警。

    连狱警都打。

    这有意思了。

    这真让我惊掉了下巴。

    不过也活该,这帮狱警可就是看热闹的,就是她们挑拨起来的事,她们都是甘嘉瑜的走狗。

    而且打狱警也是卯足了劲的打的,也照样打得头破血流,打得哀嚎遍野,打得狱警和女囚们大家都趴地上哭喊一片。

    打完了人之后,朱华华一挥手,带着防暴队的人扬长而去。

    我靠。

    这真是够震撼的。

    看着她们打人,都让我觉得出了这一口气。

    太过瘾了。

    朱华华带着人离开后,回去了防暴队,我马上跑着去了防暴队。

    进了朱华华的办公室,我说道:“打得真是够过瘾的啊你们。”

    朱华华问:“看着过瘾吧。”

    我说道:“太她娘过瘾了,恨不得我都加入进去打人了。”

    朱华华说道:“还不够狠,打死了人才好。”

    我说道:“不过你们可能真的打死了人了,有几个血流遍地,地上一大摊血迹。”

    朱华华说道:“死了才好!这些败类,到了监狱还不知悔改,还这么闹,折腾,危害别人,人渣,死了也好。”

    我说道:“靠,难得见你那么生气啊。打得太过瘾了吧。”

    朱华华说道:“还好。”

    我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么打女囚,不好吧。”

    朱华华说道:“她们报警好了。”

    我说道:“好吧,警察也不会理这些事的好吧。再说你们打女囚,完全有理有据,谁让她们这么打群架,你们只说你们在劝架就成。不过,打了狱警这个,怎么说得过去?狱警们肯定告到上面去,说让你们出来帮忙劝架女囚,结果你们对女囚下重手,然后狱警们就上来劝架,你们反而把女囚打了个半死不活的。”

    朱华华说道:“是狱警们帮着女囚推开我们,对我们下手。”

    我说道:“有吗?”

    朱华华说道:“调取监控。”

    我说道:“好吧,狱警们的确是推开了你们了,所以你们对她们也下手?那上面怎么处分你们?”

    朱华华说道:“她们找我们上级谈,她们处分不了我们。”

    我说道:“好吧,希望真的是这样。”

    朱华华告诉了我原因,本身呢,上面的她们的上级领导是十分袒护自己的这些手下的,知道了防暴队在这里的委屈之后,领导们研究后决定,让防暴队在监狱里来这么一场大戏,揍得女囚们不敢再闹,往死里打,而狱警如果上来干扰,就说狱警对她们防暴队动手,所以防暴队才会反击。

    如果她们报警,如果她们告到上面,反正都是领导出面解决这个事。

    甘嘉瑜上次搞定不了这帮防暴队的,那这一次,也是搞不定。

    说什么理亏呢?

    狱警你们也先上来动手了,所以防暴队才还击的。

    朱华华她们还先下手为强,往上面报,说她们在去处理女囚斗殴事件的时候,遭遇了狱警们的干扰,个别狱警还袭击她们防暴队的队员,有帮着女囚打人的嫌疑。

    这真是有意思啊,防暴队流氓起来,谁都挡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