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6章 失去控制权
    监狱长,监狱方面管不了防暴队,甘嘉瑜就出了这么个找茬的招折腾防暴队,既然监狱方面管不了,那就让上面来管。

    我说道:“那你们防暴队本身就是独立开来的,难道还怕什么管理局不成。”

    朱华华说道:“可是管理局上面呢?他们也是怕真的会出事,万一女囚打出人命了呢。”

    我说道:“靠,反告她们说自己管理不当不行?”

    朱华华说道:“她们管理是她们的事,我们处理不好女囚斗殴是我们的事。”

    我说道:“那你们也没有什么责任啊?能承担什么责任。真要出事了,还不是那监区自己的事。”

    朱华华说道:“她们也不敢让出事了,如果死了人了,她们会担起责任。”

    我说道:“是,那就让她们担起责任好了。”

    朱华华是说道:“如果是我们工作不到位,我们也要担一半的责任,她们可能是分监区下台,可我们这边,就是我下台了。”

    我说道:“那么严重?”

    朱华华说道:“是,防暴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

    我说道:“那怎么办,你们干脆派人看守在那里面了。”

    朱华华说道:“这不行。”

    我说道:“那就只能每天这么守着门口,她们一叫,你们就进去了。”

    朱华华说道:“就是被这么玩的。很累。走又不能走开,我们大半夜休息都休息不好。这么折腾下去,身体都不行了。”

    我一摸脑门,说道:“码的,甘嘉瑜这家伙,刚找我说她准备又要出招,还说防暴队又怎样,这前任监狱长都没有想出的对付你们的招数,她们居然想出来了。”

    朱华华说道:“我来问你该怎么办。”

    我说道:“你们上级部门也保不住你们?”

    朱华华说道:“上面只要不出大事当然可以,如果打死了人,女囚互殴死了人,她们监区通知了我们,我们却没到场呢?”

    我说道:“这倒也是,你们不到场,那就是你们和监区里的责任,真的是各自扛一半罪责了。”

    甘嘉瑜啊甘嘉瑜,真是不简单啊。

    朱华华说道:“我来找你,想让你帮我想个办法对付。”

    我说道:“我,我想想吧。”

    朱华华说道:“你不是和新监区的女囚很熟吗。让她们帮忙。”

    我说道:“我认识她们的大姐大,两个大姐大都认识,可关键是有一些小帮派,也不加入她们,是别人的走狗,是监狱长她们那些人的走狗,跟着她们有好处,有钱拿,她们十分聪明的。”

    朱华华说道:“那是帮不了了?”

    我说道:“我试试让人找找那边的大姐大路唯吧,你也知道,现在的新监区没有监区长,直接就是监狱长管的,就等于那里是甘嘉瑜管的,她们可以在那里为所欲为,我们虽然有人在里面,但是只能是夹缝里求生存,想见个人都难。”

    朱华华说道:“如果你不帮我摆平这事,我很麻烦,我们部门非常被动。让她们这么玩。”

    我说道:“其实我也挺能理解的,当我被她们设计陷害的时候,我也难受啊。你先忍几天,你们待命几天,看她们乐此不疲几天,我这几天看看怎样。”

    朱华华说道:“尽量快点。”

    我说道:“知道。”

    我让小凌想办法联系到了路唯,还是拿着手机给路唯接的,我亲自跟路唯打了的电话。

    我跟路唯问了一下她们监区的情况,路唯说确实有这样子的事,可是本身那几个小帮派小集团,就不是她的人,她说人家也不会听,如果现在要用暴力解决了她们,那就肯定被严惩,因为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天下,新监区已经是甘嘉瑜在管了。

    路唯她们都夹着尾巴做人,包括程澄澄的那帮邪派,都不敢嚣张。

    我说道:“你也搞定不了?”

    路唯说道:“她们一天小打几十场,大打几场,都是因为上面故意这么安排集中在一起生活工作,还有人不停挑拨,如果把她们分散出来就没事了。”

    我说道:“你们都没有办法解决?”

    路唯说道:“没有。”

    我长长叹气,说道:“路唯,先帮我们搞定这个事。谁喜欢闹,监区里那帮女囚牛,搞事,你就干掉她们。打得她们不敢闹。”

    路唯说道:“可我们连接近她们的机会都没有!”

    她一下子就急的打断了我的说话。

    是啊,路唯在新监区,连接近她们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能帮我们呢。

    新监区,虽然看起来,我们还有挺多自己人,但是那已经是她们的天下了。

    是甘嘉瑜她们的天下了。

    路唯这些人,不过是女囚而已,包括那些被她们唆使,挑拨打架的女囚们,也都只是棋子,毕竟都是女囚而已,唯一能做的,就是夹着尾巴做人,她们要你们怎样,你们就只能怎样,否则轻则禁闭,重则要命。

    我再怎么逼路唯,路唯也是的确没有办法的了。

    她只是一个女囚。

    我要明白,也要理解这一点。

    我也是要理解她的。

    挂了电话,我给朱华华说了一下,那边我很努力想要帮她搞定了,但是真的没有办法。

    让朱华华她们防暴队的坚持多几天。

    朱华华问我:“坚持多几天?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就是坚持多几天的意思。”

    朱华华说道:“然后她们就帮我们?”

    我说道:“不是,是应该有别的办法。”

    我不想告诉她,我和小凌的计划,让女囚出逃。

    否则,朱华华会拦着我。

    没办法,朱华华就是这样的人,就是这样正义感爆棚的人。

    即使明知这么做,是对我们有好处,但是她就是会阻拦。

    甘嘉瑜的确是会玩,我去看了一下,她们新监区里面,时不时的发生一些小打小闹的事,然后都要叫防暴队,防暴队又不能不去。

    如果一旦防暴队不去,她们就要把事件挑拨升级,打得人头破血流,打出人命,那防暴队有麻烦了,担责。

    一天几十波打斗事件,夜里都不能得到休息,可想而知,朱华华她们有多烦,甚至可以说是崩溃。

    甘嘉瑜直接对朱华华下手,没有对我下手了。

    因为甘嘉瑜心里明白,干掉朱华华其实也就是干掉了我的左膀右臂,没有了朱华华这个帮手,我,还能怎么玩?

    监狱里没有了防暴队帮我,那我真的是很难玩下去了。

    我最依赖的,也就是防暴队。

    如果把防暴队剪掉,那我怎么玩下去。

    只是,防暴队真的没有撑的了多久,因为在这两天后,疲于奔命的朱华华她们,被整垮了。

    在防暴队被玩的累死累活了之后,防暴队有一晚有人值班,没接到电话,然后那晚,新监区的女囚帮派斗殴,打了个重伤几个轻伤几十个,这下可好了,新监区的一个分监区长下台,朱华华也被处分,被降职了,直接降回了之前的职位。

    我全然没料到,甘嘉瑜她们的速度如此之快,快得让人几乎没有招架的时间。

    从发生事情,到朱华华下台,也才短短的几天时间,这些,全是甘嘉瑜安排好的。

    朱华华来到我办公室的时候,对我却笑了一下。

    我问道:“你笑什么,你不是防暴队队长了。你还笑得出来。”

    朱华华说道:“我是觉得可笑,我们被一个小小的女孩玩弄于鼓掌之间。”

    我说道:“是吧,当时你就告诉我,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子,那时候我确实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

    朱华华说道:“你早就该相信,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说道:“当时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呢?是因为她十九岁就爬到当时的科长的位置吗。”

    朱华华说道:“这算是一个方面。”

    我说道:“哦,说来听听。”

    朱华华说道:“一个小姑娘,一年能换几十个男朋友,你想想看,能是一般人吗。你在这里你的优势多明显,你还没有达到这么厉害的程度。”

    我说道:“去,我只是不想而已。我要是乐意,我比她还多。”

    朱华华说道:“你那能叫女朋友吗?你那只是因为这里没有其他男人了,人家才找的你,最多,算是,算是那个什么。”

    我问:“那个什么。”

    朱华华说道:“就是发泄的而已。”

    我说道:“泡友是吧。”

    朱华华皱起眉头:“说话真的是难听。”

    我说道:“那不是嘛,你不就是想说这个的吗。”

    朱华华说道:“从这两点就知道这真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而且我以前见过她几次,从她的言行举止,还有前任监狱长对她恭敬的态度,说明她有多厉害。在监狱里,还能有让监狱长恭敬的人吗。”

    我说道:“好吧,可我也一直听你的,觉得她确实厉害,想要对付她,可是我没有那么多的鬼点子,不像她那么的厉害。这种东西,是靠天赋,后天的努力是不行的。例如一个人的智商不高,你后天再努力,你怎么去测试他的智商就能起来吗,是不行的。”

    朱华华说道:“不要说那么远的东西了,谈谈下一步怎么做吧。”

    我问道:“我们下一步,是她们决定的,对于防暴队,现在她们是掌握了主动权了。”

    朱华华说道:“担心的是她们派个人来管了我们防暴队,以后,防暴队就不是我们直接管的了。”

    我说道:“嗯,但是你们防暴队的人不是对你死心塌地忠诚无二吗,会听别人的吗。”

    朱华华说道:“是不会听,她们团结一致,坚决拳头对外,甘嘉瑜派谁来管都不行,防暴队也不会听从。可是如果你这边有什么事要帮忙,我们只能先申请防暴队队长,队长说能出来,我们才能出来。”

    我说道:“对,权力就是在队长的手中了。”

    朱华华说道:“就是对防暴队失去了控制权。”

    我说道:“那好吧,但是至少,就算她们带领了防暴队,我知道防暴队也不会对付我就行。”

    朱华华说道:“她们还是死心塌地跟着我,这你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