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9章 疯狂的想法
    小凌离开了之后,我叫来了文姐。

    告诉了文姐,小凌的疯狂的想法。

    文姐说道:“我觉得挺好。”

    我一愣,说道:“你说什么!”

    文姐说道:“她们能这么对我们,我们凭什么不能这么对待她们!”

    我说道:“文姐,小凌疯狂了,你也要疯了。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是什么。”

    文姐说道:“坐牢。”

    我说道:“那还要去这么做吗?”

    文姐说道:“不这么做怎么办,我们就要输了。离开了监狱,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会做什么?张河,离开了这里,我们一无是处。难道要去找工作,去厂里打工,去街边摆摊吗?我已经这个年纪了。”

    我说道:“那小凌呢,那么年轻呢。”

    文姐说道:“她也不想离开监狱,谁会真的愿意这么做,如果不是因为不除掉她们就会被整出去的话。”

    我说道:“这风险太大。”

    文姐说道:“那你找我想说什么?”

    我说道:“你去制止她,知道吗!去盯着她,跟踪她,不能让她乱来。”

    文姐说道:“我觉得这主意真的是好。”

    我说道:“你还这么说!记住了,给我盯着她,不许她去搞这犯法的事。”

    文姐无奈的叹气,说道:“好吧。”

    我说道:“唉,文姐,我也无奈,我并不想这样子,可是你也知道,这后果太严重,我怕被抓了被查出来后,小凌承受不起这么重的惩罚。把牢坐穿,一生尽毁。”

    文姐说是。

    原本,之前我当监狱长的时候,小凌都准备通过投票拉票的办法,上去新监区总监区的职位,可是没想到我那么快就栽了,她的梦想破裂。

    对于小凌来说,这个人我认为确实不一般,她出身低,自己知道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才能爬得上去,她很现实,她盯着权力,金钱,她想要爬上去,她想要更多的钱,就那么简单而已。

    而她每天所做的事,就是盯着这个目标,往上爬。

    就是那个新监区总监区长的职位,她就盯着了,有一股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勇气和倔强。

    这本来是好事,人就该这么的韧劲,可是韧劲过头了,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就不行了,而且她还想走歪门邪道,走歪路,万一出了事,这辈子也就真的会毁了。

    虽然我也很想这么做,让她们下去实施,让女囚跑了,跑一个就成了,然后也用同样的办法,用她们拉着我下来的办法拉她们下来。

    我去贺芷灵厂里找了贺芷灵。

    到了她办公室,她却让我去喂狗。

    她的博美在宿舍。

    我去了她宿舍,给狗洗澡了,喂了小狗。

    这狗是文浩留下来的,本来是文浩的狗,她不舍得扔掉,有了感情了,就一直养着了。

    不过两个人分手,狗确实是无辜的,关狗什么事呢。

    我抱着博美,逗它玩。

    门被推开,贺芷灵进来了。

    她进来后,问我道:“喂了吗。”

    我说道:“喂了。”

    她又问:“洗澡了吗。”

    我说道:“洗了。”

    她说道:“哦。”

    我说道:“能不能让人去食堂打包些吃的来这里,我很饿。”

    她说道:“你不是会做饭吗。”

    我说道:“我懒得做了,太累。”

    她说道:“你累什么?每天无所事事的到处晃荡,哪里累?”

    我说道:“唉,可怕,居然这么说我,好像我每天真的就没事做一样,姐姐,我每天都很忙的。”

    贺芷灵说道:“你去食堂自己吃。”

    我说道:“有没有搞错,让人送来一下不就行了。你手下们呢。我怎么去打饭?”

    贺芷灵说道:“手机支付。”

    我说道:“让他们送来吧。”

    贺芷灵拿起来了手机,让人送饭过来给我。

    她问我道:“又回去了监狱,算你还有点本事,不过我看你这次能撑多久。”

    我说道:“撑不了多久,甘嘉瑜又找我了,说还是用同样的方法陷害我。”

    贺芷灵说道:“那你怎么想。”

    我说道:“我今天想到了一个十分毒辣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贺芷灵说道:“说。”

    我说道:“既然她们能让女囚越狱,我们也可以!”

    贺芷灵盯着了我。

    我说道:“可是这样做,风险很大啊。”

    贺芷灵说道:“没想到,你也能想到这么好的招。”

    我说道:“学别人的,鹦鹉学舌,现学现卖,她们怎么做,我们怎么做。可是风险很大,一旦被抓,被查出来,完了。”

    贺芷灵说道:“让人背黑锅。”

    我愣了一下,说道:“难道你支持?”

    贺芷灵说道:“不支持,不反对,该做的就去做,敢做就要敢当。”

    我说道:“那如果我被抓呢?”

    贺芷灵说道:“她们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说道:“对,你说的是,她们让人背黑锅,让桥海耀逃跑了,给了几百万,我有钱吗!”

    贺芷灵说道:“钱是和女囚要的,你可以和女囚要。”

    我沉默。

    没想到贺芷灵也这么支持我。

    我说道:“这么做是犯法的。”

    贺芷灵说道:“对付这样的敌人,就需要这样的非正常手段。”

    我叹气一下,说道:“你竟然支持。”

    贺芷灵说道:“很好的想法,很好的办法。可以把她们拉下来。”

    我说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贺芷灵看着我。

    我说道:“实际上你一直都只是觉得我是你的棋子是吧,那如果我被抓了呢?被关了呢。”

    贺芷灵说道:“我说过,让人背黑锅。”

    我说道:“那万一查到我呢。”

    贺芷灵说道:“那你去坐牢。”

    我看着贺芷灵的眼睛,问道:“你不是开玩笑。”

    贺芷灵说道:“不是。”

    我点了一支烟,奇怪的是,这次在贺芷灵的宿舍,不,应该说是家里,她却没有让我灭掉烟头。

    我抽着。

    也许贺芷灵说的是对的,对付这些人,就要用特殊一些的方法。

    我对贺芷灵说道:“也许你是对的。”

    贺芷灵说道:“我从来都是对的。”

    我说道:“好,那我就去做。但这是犯法的。”

    贺芷灵不说话了。

    一会儿后,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看,然后对我说道:“看来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我问道:“什么。”

    贺芷灵说道:“后面那家重机厂几百人来我们厂门口闹,你找人帮我摆平了。”

    我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贺芷灵说道:“文浩故意让他们厂的人来闹。他想约我吃个饭,和我好好聊聊,我不去,他用他的关系,找了重机厂的老板,说后面那块空地是他们的地,想要抢过去。我不给,所以他们时不时过来闹。影响我们正常的工作,文浩说除非我答应去吃饭,不然一直闹。”

    我问:“那块地谁的?”

    贺芷灵说道:“空地,公家的。他们要放他们的机械,我们要放我们的货车。”

    我说道:“那谈判一下不就行了,一人放一半。”

    贺芷灵说道:“我想全要,他们也想全要。”

    我说道:“那既然是空地,那你也全要也不行啊。”

    贺芷灵说道:“关键是文浩竟然知道这事,挑起事端,为他们重机厂撑腰,让重机厂的人出来我们厂区门口挑衅,在空地上放钉子,扎我们轮胎。”

    我说道:“你前男友真是让人无语,这都分手了那么久了,至于吗。”

    贺芷灵说道:“如果你和我谈恋爱,你分手了,你会舍得吗。”

    我一愣。

    然后笑了笑,说道:“有这么打比方的吗。”

    贺芷灵说道:“打比方只是打比方。”

    我说道:“舍不得。不过我也不会这么乱来,丢人现眼。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不回来了,你怎么去闹,怎么去求,也求不回来,不如放开心,放走吧。”

    贺芷灵说道:“那你不够爱。”

    我说道:“是吗,有这种说法吗。话说回来,他找你到底要谈什么。”

    贺芷灵说道:“可能是想复合,如果我不愿意,不同意,他会一直对付我。”

    我说道:“哦,想复合,可能应该是想送你什么一些礼物。”

    贺芷灵说道:“可能是很多钱。也可能是别墅,豪车。”

    我说道:“可能都会给,那你怎么想。”

    贺芷灵说道:“让他去死吧。”

    我说道:“表姐,那倒不至于这么说,毕竟大家以前情侣一场,现在分手了,闹得跟敌人一样也没意思,不如出去吃个饭,看他给你什么东西,叫他给你个千八百万的,然后却不答应复合,多好啊。”

    贺芷灵说道:“我不是你,软骨头。”

    她骂我软骨头。

    没所谓,骂我就骂我。

    我说道:“那你也可以接受了啊,多好的男人,有权有势有钱,有貌有才。”

    贺芷灵说道:“一个人的人品,是最重要的。”

    我说道:“好吧,这倒也是。那你干脆报警得了。”

    贺芷灵说道:“这些小事,警察也管不了。”

    我说道:“抓了他们,说他们扰乱你们工厂的正常的工作秩序,然后告他们个非法聚会。”

    贺芷灵说道:“他们说他们在厂区门口做操,锻炼,是非法聚会吗。”

    我说道:“好吧,那你要我们的人过来干嘛?”

    贺芷灵说道:“动手,打死打残,让他们再也不敢出来嚣张,不敢和我们对抗。”

    我说道:“打残就很残忍了,还要打死吗?”

    贺芷灵说道:“杀鸡儆猴,不见血他们不害怕。”

    我说道:“好吧,那样子我们的人可能会被人告了,给警察抓了。”

    贺芷灵说道:“我说了,背黑锅的。”

    我说道:“让他们跑路可以,背黑锅也行,可是嘛,没钱的话,可搞不定啊。”

    贺芷灵说道:“钱我来出。包括请你们出来,我都出。”

    我说道:“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几百号人,我们至少调过来上百人,一人一些路费吃饭钱,然后加上善后其他的一些费用,可能好几十万。”

    贺芷灵说道:“好几十万就好几十万。”

    我说道:“好!那就叫人了。不过,先出去看看到底怎么样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