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8章 不能坐以待毙
    贺芷灵还是帮了我,但是,我也受到了处分。

    因为自身工作做得不到位的因素,失职失责,我被停职检查六个月,六个月后,才知道是会撤销停职检查,还是继续延期停职检查,或者是被彻底办出去。

    如果没有贺芷灵帮忙,我就被搞出去了。

    甘嘉瑜说把我弄出去,还真能把我给整出去了。

    一下子,我被监狱赶了出去,好像被赶出了家门的孩子,十分的失落。

    没人送我,我也不想她们送我,先静静的离开了。

    坐在车上,吴凯和我一起盯着监狱,随着车子的离开,监狱渐渐消失在眼前。

    我叹了口气。

    吴凯说道:“舍不得吧。”

    我说道:“肯定舍不得。我一定会回来的!”

    吴凯说道:“嗯。”

    阿楠问我道:“张总,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监狱而已,还回来干嘛?”

    他的意思是让我好好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外面,不要想着回来这破监狱干活了。

    再说这监狱能有多少油水。

    我说道:“放不下的太多了。”

    阿楠问:“战友们。”

    我说道:“对,就是战友们。”

    相比起金钱,我更在乎的是我们的这些人。

    回到了珍珠酒店的我的办公室,不过,在当天傍晚,我的手机就被监狱的同事们打爆了,一个一个的给我打了电话。

    从兰芬到小凌,徐男,等等等等。

    她们都说出来和我吃个饭,我没有愿意,我说我又不是被开除了,请我吃饭干什么,送别饭吗?

    拒绝了。

    不过,朱华华则是直接说来找我,和我一起吃饭。

    我也是拒绝,说花姐你怎么也那么矫情了。

    朱华华说和我商量一下,该怎么对付甘嘉瑜她们,那这顿饭,我是要吃的。

    让她来了珍珠酒店,坐在一个包厢里,两个人。

    看着我,朱华华说道:“看你好像一点也没有难受的样子。”

    我说道:“难受在心里。想不到,在监狱里横行多年,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姑娘暗算下来。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朱华华说道:“叹气够了吗?抱怨够了吗。”

    我说道:“没够。”

    朱华华说道:“该想办法还击,不是这么唉声叹气的,没用。”

    我说道:“是吧,还击。怎么还击。”

    朱华华说道:“你离开了,她们下一个目标,是徐男,是我。”

    我说道:“嗯,肯定是,除掉你有些难,除掉贺芷灵更难,所以我想她们下一个目标应该先是徐男。”

    朱华华说道:“我想了一个办法。跟你来商量的。”

    我说道:“说吧,什么办法。”

    我洗耳恭听。

    朱华华说道:“我们发动那些被你治疗过的女囚们联合声明,抗议,说你是个好医生,让上面迫于压力,恢复你的职务。”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一个好办法啊。”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啊。

    那些心理疾病的女囚本身我的确是治好的很多,虽然当时是靠着柳智慧治好的,但谁知道呢,她们都认为是我治的。

    可是问题又来了。

    即使我恢复了职务,人家甘嘉瑜还有九十九种方法对付我,还是能干掉我。

    我说道:“花姐,即使我回去了,她们也还是能做掉我。”

    朱华华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可是你不能不回去。”

    也是,我不回去,她们要对付的就是徐男了。

    找徐男工作漏洞,故意找茬,她们可是一流的。

    她们肯定能找出徐男的工作漏洞,对付徐男。

    我说道:“那好吧,你让她们发动起来,让女囚一起为我争取,把我拉回去。”

    朱华华说道:“明天我就开始去办,可是你也要好好想一个办法,把她们除掉,否则我们就真的完了。”

    是的,不除掉她们,我们就真的完犊子了。

    我点了点头,说我会想办法的。

    在各个我们自己部门的人,还有女囚的努力之下,管理局迫于压力,只能解除了对我的停职检查,恢复原职。

    我又能回去了监狱。

    起起落落的人生,太刺激。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可是我心知肚明,如果我没有能够反击甘嘉瑜,她一定又灭了我。

    有人进了我办公室,我抬起头,她也不敲门就进来了。

    正是甘嘉瑜。

    我看着她,她对我微微笑。

    作为敌人,她的心智如此成熟,心机如此深沉,而且表面还能对我那么淡定自如,没有恨的咬牙切齿的意思。

    甘嘉瑜进来后,自己坐在了那个平时我和心理疾病女囚的那个位置上,那里有专门锁着女囚手脚的扣子,她把手伸进去。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我点了一支烟,饶有兴致看她玩着那个凳子。

    甘嘉瑜说道:“女囚来你这里,就是被这么锁着啊。”

    我说道:“你想试试吗,我锁一锁你好了。”

    甘嘉瑜说道:“挺好玩的,如果锁你才好玩。”

    我说道:“是吗。”

    甘嘉瑜说道:“上次有个女囚来了,回去就自杀,还好没死,是不是。”

    &nbs

    p;  我说道:“你别玩得太过分了,我告诉你甘嘉瑜,怎么玩都可以,但是你不要不把人命当一回事。”

    甘嘉瑜说道:“有些人为了钱,为了早点出去,愿意这么做。可是她也没死啊。如果下一个来的话,可能真的会死。你说你治疗上一个自杀了,情有可原,如果下一个来你这里看病了回去又自杀,怎么办?然后下下个再自杀,真的死成了,你不用停职检查,你会坐牢。有人会告你。”

    我说道:“告不了我,我也不可能坐牢,最多被开除而已。”

    甘嘉瑜说道:“一点都不好玩,这样都吓不到你,如果是别人,早就吓得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说道:“没办法,别人没被吓过,我不一样,我是从小被吓大的,早就习惯被人吓。你吓不倒我。”

    甘嘉瑜说道:“那好吧,祝你好好的把女囚治好吧。”

    我说道:“你给人家什么好处,人家甘愿命都不要?就来这里假装看看病,回去后割脉。”

    甘嘉瑜说道:“我没给啊,不知道谁给。如果人家陷害你,谁知道谁陷害你呢,你仇家那么多。所以啊张河哥哥,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真的不是你该待着的地方。”

    我说道:“哦,是吧,会的,也许有一天会,但是是你们出去了之后,我会光荣的告老还乡。退休的那一天。”

    甘嘉瑜说道:“你想多了。”

    我说道:“继续玩下去。如果你想玩出人命的话。”

    甘嘉瑜说道:“死的又不是我。”

    我问道:“你是禽兽吗。你有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不,你比禽兽更禽兽,禽兽尚有一点怜悯之心,而你却没有。”

    甘嘉瑜说道:“死的也不是你,你担心什么。哦要不你自己走人就好了啊。”

    我说道:“你会有报应。”

    甘嘉瑜说道:“天道轮回的事,我比你懂,我爸从小就教我这些东西。”

    我说道:“那你还不怕报应。”

    甘嘉瑜说道:“可惜了,都是假的。以前老师说我们是花朵,后来长大了,才发现我们不是花朵,我们是小绵羊,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被大灰狼吃掉的羊,我觉得我们最好都是狼,那样我们谁也不怕谁,谁弱小,谁被吃。对不对,张河哥哥。”

    我说道:“不知道,我不懂这些道理。”

    甘嘉瑜说道:“还是那句话,离开吧,为了你自己,而我,也是为了我自己。你只要不走,我还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金钱,太累了。”

    我说道:“说够了吗。”

    甘嘉瑜说道:“嗯。”

    我说道:“你可以滚了。”

    甘嘉瑜笑笑,说道:“这样子就生气了啊张河哥哥。好了,不打扰你工作了,拜拜。”

    她对我招招手,像招财猫一样招,挺可爱的样子,然后离开了。

    披着羊皮的狼,这就是了。

    甘嘉瑜走了后,小凌进来了。

    小凌对我说道:“刚看到甘嘉瑜进来,我在外面等了很久。”

    我说道:“什么事小凌。”

    小凌对我说道:“你不等这么坐以待毙!”

    我说道:“我也不想坐以待毙,她能玩我,我也想整死她。”

    小凌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想了想,说道:“可是在工作上,我没办法给她找茬。难道,我们也找个人越狱?”

    这么一想,我都吓了一跳。

    这可是大罪,被查出来的话,要抓去坐牢的。

    小凌说道:“可以这么做。”

    我看着小凌,说道:“我开玩笑的,随口说说,你看你那认真的样子,会被抓去蹲穿牢房的!”

    可是小凌看起来十分的认真。

    小凌说道:“她们能做,我们就不能做?”

    我说道:“别动这个念头。”

    小凌说道:“我是说真的。”

    我说道:“我也说真的。”

    小凌说道:“这么等下去,唯一的结果就是死路一条。”

    我说道:“你以为拉个女囚出去,真那么容易吗?”

    小凌说道:“我来办。”

    我走近小凌,说道:“不许动这个念头!你想想看,放出去了女囚,对外面造成多大的危害。”

    小凌说道:“反正我们想办法让她们被抓回来就行。”

    我说道:“那万一抓不回来呢!”

    小凌说道:“那再说。”

    我说道:“那如果被查出来呢。”

    小凌说道:“查出来也是查到我身上,跟你没关系。”

    我说道:“那你会被判刑,坐牢。”

    小凌说道:“搏一搏,如果不搏,我们完了。我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基业,一夜间全部崩塌。”

    我说道:“那你也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干这个。”

    小凌说道:“风险,风险和利益是并存的。”

    小凌认真起来真可怕,让她去杀人估计都愿意。

    我说道:“你太钻牛角尖了,我看你让你去杀人都乐意。”

    小凌说道:“杀人我也愿意做,看能换到的是什么。”

    我说道:“小凌,别去想这个!”

    看起来,她已经很坚定了这个信念。

    小凌说道:“好,我不想,但是你要想个办法对付她。”

    我说道:“好。”

    小凌说放弃就放弃?

    不太可能。

    可能不想连累我,所以才会这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