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7章 如此的艰难
    看完了这个送来我心理咨询室让我看病的女囚的资料。

    我合上了。

    心存侥幸,把装修垃圾扔下楼,砸死了人,这能说什么好呢?

    说真的,挺缺德的。

    她也是不作不死,咎由自取。

    我问道:“叫什么名字。”

    她看了看我,不说话。

    我说道:“你不配合我,难道你真的想死了吗?”

    她还是不说话。

    我问道:“有没有想过家人,孩子,丈夫。朋友?你绝食下去,你会死,你舍得吗?”

    她还是看了看我,很不屑的样子。

    她根本都懒得理我。

    我开始说了一堆话,然后劝她不要做出什么傻事,好好吃饭,好好表现,忍忍几年,也就过去了。

    出去了,又是美好人生。

    我看着她的资料,她的名字叫钱娇娇。

    她突然开口了,问我道:“如果忍不了呢?”

    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忍不了,那也只能忍。”

    她说道:“就是问你,如果忍不了呢。”

    我说道:“我说了,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忍不了,也要忍。”

    她说道:“那是不是就该去死了,已经忍不了,忍无可忍。”

    我问:“你说的是忍什么?”

    她说道:“还有那么多年,监狱的时光那么难过,忍已经忍不了,忍无可忍,不如死了算了。趁早结束这一切。”

    我说道:“你有家人,你有家,有房子,你装修了还没进去住。想想以后美好的生活,美好的日子,必须忍。”

    她说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说道:“是吗,你难道不觉得我们这些人是为了你好。”

    她说道:“你们是担心我死在监狱里,你们惹上了麻烦。”

    我说道:“每年监狱都有人死,如果是你自己选择死,那没有办法,这不是监狱的责任。你如果真的诚心要死,谁也拦不住。”

    她说道:“你说的。”

    我说道:“我说什么?”

    她说道:“你说让我去死。”

    我说道:“我说的是如果你想死,没人拦得住。”

    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是吧。要我去死。”

    我说道:“世上那么美好,别那么想不开,还有时间能出去的。回去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每天好好过日子,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出去。”

    她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我说道:“如果还有想不开的,再来找我吧。”

    看来她也没有多大的事,就是一点小抑郁而已。

    我让外面的狱警带走了她。

    在我玩着手机的时候,听到了有救护车的声音,我走出了办公室,看着外面。

    救护车停在新监区的大门口。

    新监区看来又有事发生了。

    不多时,有人来告诉我,钱娇娇自杀了,就是那个刚才我刚看过的女犯!

    我问道:“死了吗。”

    她们说没死,抢救回来了,割腕自杀的,被发现了。

    这家伙,跟我聊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自杀了?

    不过说真的,一心想死的人,你怎么拦都是拦不住的。

    在监狱关久了,确实是度日如年,度秒如年,想着还有那么多年才能出去,太难熬,很多人都会抑郁。

    在我快下班的时候,桌上电话响起,新任的监狱长找我了。

    有事了。

    我去她办公室的路上,忐忑不安。

    我知道,她找我肯定是找我茬了。

    到了她办公室后,我看着这个新监狱长,微笑着打招呼。

    这个办公室,我再熟悉不过了,前段时间还是我入主的,现在,物是人非。

    监狱长绷着脸,指了指我,说道:“好样的你啊!”

    我皱起眉头,问道:“怎么了监狱长。找我什么事。”

    她说道:“为什么让女囚自杀!”

    我一愣,说道:“我,没有啊,我没有让女囚自杀啊!”

    她说道:“她去你办公室出来后,回去就自杀了,幸好抢救回来!她说是你叫她死的!什么叫做忍不了就死吧。这是一个心理医生该说的话吗!”

    我说道:“监狱长,我没有这么说,当时我说的原话是让她忍,她说如果忍不了自杀呢。我说如果你真要自杀那也没人拦得住,但是你要想想家人,不是说让她忍不了就去自杀。”

    我越解释越乱。

    监狱长说道:“别人心理医生是在救人,你是唆使人自杀!她说你说的忍不了就去死。”

    我说道:“污蔑我!我没有这么说。你可以找她当面对质!”

    监狱长说道:“什么当面对质,当面对质还是一样!”

    我这时候,突然醒悟过来,我懂了!这,是一个圈套。

    那个钱娇娇是她们安排好的人,故意绝食几天,让狱警送来了我这里,然后套我的话,接着回去后,按照剧本的安排,她听甘嘉瑜的,自杀,割脉,然后被人发现,抬出去抢救,真要死的话,怎么还被发现,然后现在她们开始说是我的过错了。

    厉害啊,栽赃的手段真的是够强的。

    即使说没有证据是我说这些话,但是她们也可以找个我无法胜任这个工作的原因把我整出去。

    想通了,我就只能一口咬定我没有说那句话,那句让女囚去死的话,如果我承认我说了,那我一定会被彻底整完蛋,现在我最多是工作无法胜任。

    圈套啊,圈套。

    服了,彻底的对甘嘉瑜这个小姑娘拜服了,她的脑子,到底怎么长的。

    这样的手段,她是怎么想出来的,她说有一百种办法能够弄我出去,这句话肯定是大话,但是只是这么一招,就已经让我无法招架。

    我说道:“监狱长,我没有叫她去死,我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我还是一直在澄清。

    尽管我知道,我是被害的,我是被陷害的,但是我只能澄清。

    监狱长说道:“那为什么女囚这么说?”

    我想要说什么,她又说道:“如果不是你说的,她为什么会这么说的。”

    我说道:“我说了,当面对质!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反正我没有这么说过!她这不是在污蔑我吗。”

    监狱长说道:“其人将死,其言也善,你怎么解释?”

    这家伙,一个劲的把这个戴罪的帽子往我头上扣了。

    我说道:“不管你怎么说,你信不信也好,反正我没有说过,带她来当面对质也好,她不来也好,反正我做心理辅导师,只会救人,不会害人。”

    监狱长说道:“那她来了你办公室,就回去自杀了,怎么解释。”

    我说道:“没有哪个心理医生敢说百分百能治好自己的心理病人,这就好像没有哪个医生敢说自己能百分百只好自己的生病的病人一样。我肯定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你说我说了让女求去死的话,我肯定是没有说的。”

    监狱长说道:“这不是我说,是女囚说,是自杀的女囚说的!你又怎么解释?如果不是你说,难道她会自己说?自己乱说。”

    王八蛋,好家伙,一个劲的污蔑我。

    我笑笑,说道:“我没有说过,信不信随你了。”

    监狱长说道:“好,我们不追究这个,那我问你另外一个事,你作为一个心理辅导师,为什么在辅导了心理病人后,心理病人没治好就算,反而决心求死了呢?”

    我说道:“你这什么意思,难道说是我唆使她去求死吗?”

    监狱长说道:“我只问你为什么这样,你不用来反问我。”

    我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让她去死,我让她好好活着,多想想家人。”

    监狱长说道:“可是她已经寻死了!”

    我说道:“跟我没关系!”

    监狱长说道:“这不是你说了算。她家属来看了她,已经要告你,如果不是我们出面压下去,你就被她们告了。”

    我说道:“那就告我好了!我什么罪?”

    她们能唆使钱娇娇的家人告我,那又怎样,我犯了什么罪。

    监狱长说道:“你还不知错!”

    这老家伙口口声声让我认错,让我说自己有错,她们就能把我撂倒。

    我说道:“我没错,让她们去告我吧。”

    监狱长说道:“心理医生是要把病人往好处引导,你把她引向了绝路。”

    我说道:“说够了吧监狱长,我要回去了。”

    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监狱长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直接转身走出去了,她在后面不知道骂什么,我已经远远离开。

    这老家伙,该死的老家伙,她是甘嘉瑜的枪。

    真正该死的,是甘嘉瑜。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我找了徐男,告诉了徐男。

    徐男说道:“太过分了!太无耻了。”

    我说道:“骂也没用,都是她们设的局,我已经钻进去了。现在我就是要问问你,我可能得到的处分。”

    徐男说道:“开除你应该不会至于,如果你认了自己说了让女囚去死的话,那你真的会被告了,可是你没说,光凭着女囚一人的口供成为不了证据,那最多也就是工作不合格。她们会说你在这个岗位上不及格,换了你什么的。”

    我说道:“换了我?那就是我可能被开除了。”

    徐男说道:“没有大错,没办法开除你的。”

    我说道:“可是她们难道还留着我吗。”

    徐男说道:“去问问贺芷灵吧,让她打听一下上面怎么说。”

    我点点头。

    就这件事,我马上去问了贺芷灵,贺芷灵沉默一会儿,说道:“心机真深。”

    我说道:“唉,我根本逃不过。”

    贺芷灵说道:“你想我怎样。”

    我说道:“帮我看看上面要怎样对我进行处分,我估计她们是要把我赶出去的,用一个工作不合格的借口,换了另外一个,而我,可能就是被清除出去了。”

    贺芷灵说道:“你不认错,也只能找这理由,可这不足以能开除你。”

    我说道:“可是这里是她们说了算,她们说开除就开除,由她们说了。”

    贺芷灵说道:“我看看。”

    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深深的叹口气,人生啊,走得如此的艰难。

    从意气风发到濒临开除,也才那么转瞬间,起起落落好比坐过山车,太刺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