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6章 一百种整人办法
    既然大家明刀明枪了坦白,我也就直接问她为什么请我吃饭了。

    甘嘉瑜问我:“怎么,又怕我捅你一刀?”

    我说道:“是,确实怕。”

    甘嘉瑜说道:“那还不走?”

    她认真了起来。

    我问道:“什么叫那还不走。”

    甘嘉瑜说道:“离开监狱。”

    我说道:“离开?我从没想过要离开。”

    的确,我从未想过离开。

    甘嘉瑜说道:“你如果不离开,我会想办法让你离开。”

    我点了一支烟,问道:“是吗。”

    甘嘉瑜说道:“难道你忘了上次我对你的劝告?”

    她微笑着。

    我说道:“记得。”

    上次她说她要监狱长的职位,让我自己下来,我没有下来,她直接就整我下来了。

    手段如此了得。

    我问道:“桥海耀是你安排的人。”

    甘嘉瑜假装吃惊说道:“哟,乱说话可不行啊张河先生。你有证据吗?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我笑笑,说道:“没有证据。”

    甘嘉瑜说道:“那你可不能这么胡说啊,你要是想要亲我,碰我,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乱说我。”

    说着,她故意的挑豆一样的给我眨眨眼,暗示我靠近她。

    我说道:“配不起啊甘主任。”

    甘嘉瑜说道:“配不配,试了才知道。”

    我说道:“试了就身败名裂了。”

    甘嘉瑜说道:“不会,我发誓这次不会害你,我是心甘情愿和你什么什么的。”

    我说道:“算了吧,找别人吧,我对你没多大兴趣。”

    甘嘉瑜说道:“哦,对,那个贺芷灵,比我漂亮多了。听说她是你女朋友。”

    我说道:“听谁说。”

    甘嘉瑜说道:“哦,不是?”

    我说道:“或许应该可能吧。”

    甘嘉瑜说道:“我不相信世上有不吃腥的猫。”

    说着,她又靠了过来。

    我说道:“离我远点,我不是不吃腥,是对你不感兴趣。”

    甘嘉瑜说道:“哦,也是,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抵抗我。”

    我问道:“这叫潜规则吗。”

    甘嘉瑜说道:“潜规则的意思是我潜了你,然后你可以留下,是这样子的吧张河哥哥。可是即使我潜了你,我也没打算留下你。赶紧离开吧张河哥哥。”

    她对我眨巴眨巴眼睛,扮可爱的样子。

    人畜无害的天真样子,多么的可爱,多么的想亲下去一口。

    还一口一口的张河哥哥,多么的好听。

    我说道:“如果我不离开呢。”

    甘嘉瑜说道:“你不离开,我就想办法让你离开,而你的那些人,我也能有办法让她们一个一个的离开,你们这帮乌合之众,准备被我瓦解了。”

    我说道:“乌合之众?我们是乌合之众,你们又是什么。”

    甘嘉瑜说道:“谁有权,谁说话。说你们是什么,你们就是什么。”

    我说道:“嗯,厉害了甘妹妹。”

    甘嘉瑜说道:“过奖了张河哥哥。那你是要自己主动的离开,还是让我请你离开?”

    我问道:“哦,你想怎么请我离开呢干妹妹。”

    甘嘉瑜说道:“过些天你不就知道了?”

    我说道:“随时等候。”

    甘嘉瑜说道:“怕你承受不起。”

    我说道:“怕我承受不起?”

    甘嘉瑜说道:“你不是说我这人什么心眼,什么手段狠什么的吗。我是说如果我真的耍手段,怕你接不住。”

    我说道:“没办法啊,接不住也要接啊。”

    甘嘉瑜说道:“那就好好接吧。”

    我说道:“看来今天的这顿饭,主要是告诉我这些,是吧。”

    甘嘉瑜说道:“是。”

    我说道:“想要整死我,算你狠。”

    甘嘉瑜说道:“张河哥哥,我可没有要整死你,所谓死,是要人死的,你死了吗,没有吧。”

    我说道:“哦,那我要感谢你了。”

    甘嘉瑜说道:“是该感谢我,我还没有真正对你下过毒手。”

    我说道:“是,谢谢你。”

    她笑笑,说道:“不客气。看来你是不听我的劝告了。”

    我说道:“我也劝告你一句,回头是岸。”

    她说道:“我有一百种可以让你离开的方法。”

    我说道:“别太得意了。谢谢你的这顿饭。”

    她说道:“请你吃饭,告诉你这个,只是我想让你自己乖乖离开,不然的话我还要花费人力物力来对付你,你自己还遭殃,对谁都没好处。反正结果都是你要离开,我却花费了精力时间金钱,你又遇到了麻烦,那不如识相一点,自己离开。”

    我说道:“少说废话了,放马过来就是。”

    她说道:“你生气了,张河哥哥?”

    我说道:“没有,心情平静得很。就这样了,拜拜。”

    她对我一笑,挥挥手。

    我便离开了。

    &n

    bsp; 走出外面后,依然像上次一样,还是兰芬兰芳跟着我上来了。

    兰芬说道:“真够嚣张的。”

    我说道:“能换个台词吧,上次都这么说了,现在还这么说。”

    兰芬说道:“就这么让她捏着了?”

    我说道:“我也想反将她一军,可是没有办法啊。”

    兰芬说道:“你要是被她弄走了,我们也都完蛋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回去吧。”

    回去了宿舍躺着,却始终想不到对付甘嘉瑜的办法出来。

    然后上班又是小心翼翼的,担心她们会用什么办法报复我。

    可是一连几天,都风平浪静的,而且甘嘉瑜上去了之后,管着监狱,也没有做出什么样的出格行为,以前我管的时候怎么样,她还是怎么样的管,有点萧规曹随的意思。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旧监狱长,早就撤掉这个换掉那个,大换血,换上自己的人,清除我们的人,可是甘嘉瑜却没有这么做,什么动作都没有,只是解散了我们的办公室的这帮人,让我们办公室的这帮人各自回到以前的岗位而已。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想了许久,我想明白了。

    这正是甘嘉瑜的聪明之处啊,她不做这种清除大换血的行为,是因为这么做会激起我们的抱团反抗,激烈反抗,她不会这么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的目的是把我们这些最主要的几个领导清除出去就行了,包括我,徐男,贺芷灵,最主要是我,和贺芷灵。

    只要把我们给清除出去了,那我们集团也就被瓦解了,她再慢慢的对付我们的人就简单了。

    不过,她也没有表露出对付我们的人的意思,我们这些集团的人,似乎也没有多少人会反感甘嘉瑜,因为甘嘉瑜本就没有对付她们,她们没有把她当成敌人,目前看来,只是对付我一个人而已。

    可是明眼人,例如小凌,徐男,朱华华,贺芷灵,都知道这个道理:敌人终究是敌人,成为不了朋友的。

    只不过另外的很多人,我们集团的很大部分的人,基本都不知道这道理,所以她们没有反感甘嘉瑜,有的人反而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无所谓谁上来当监狱长,反正我的利益不受损就行,目前她们的利益也还是不受损的。

    我越发感觉到这个敌人的可怕。

    我请了贺芷灵吃饭,告诉了贺芷灵甘嘉瑜对我的威胁了。

    贺芷灵说道:“上次她威胁你,就马上对你下手了。”

    我说道:“看来这次也是一样,威胁完了我,也一样对我下手。”

    贺芷灵说道:“那你等着被整吧。”

    我说道:“我这不是不想坐以待毙,所以找你和你说的吗!”

    贺芷灵说道:“你脑子长来有什么用?”

    我说道:“我就是有自知之明,自认为不是她对手,所以才找你啊,想让你出出主意,该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我之前怎么告诉你的,让你先想办法解决她,你每天忙着泡妞,忙着玩!你都干嘛去了?当监狱长的时候不好好干,不好好对付她,现在我们手里都没有了职权,想要对付她太难了。”

    我说道:“当时我也响了很多个办法,可是都没有什么用是吧!我不是没有努力,而是。”

    我没有再说下去,再解释下去也没有什么用。

    贺芷灵说道:“我只看结果。”

    对,她只看重结果,过程她不想听。

    反正,没有能除掉甘嘉瑜,这就是结果,然后反而被甘嘉瑜差点除掉我们。

    现在贺芷灵下来了,我也下来了,还是旧监狱长的人上去了。

    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这监狱里,斗争太热闹了。

    我说道:“也不知道她们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我。”

    贺芷灵说道:“一百种可以把你清除出去的方法。”

    我说道:“是的,一百种,不是九十九种。”

    贺芷灵说道:“而你连一种都没有。”

    我说道:“靠,这不能这么比好吧。”

    贺芷灵说道:“不这么比怎么比?”

    我说道:“那我承认人家脑子比我好使行了吧。你别老是贬低我,你倒是帮我想个办法对付她。”

    贺芷灵说道:“没有。”

    我撇撇嘴,说道:“好吧,算了,求你也求不了。”

    贺芷灵说道:“瞪大眼睛看,看人家怎么对付你。”

    我说道:“会的。”

    我倒是想要看看,她甘嘉瑜能怎样对付我。

    又是一连平静的几天过去了,没发现甘嘉瑜怎么对付我。

    我们各自忙着各自的工作。

    我还是好好的在我的心理辅导室上班。

    这天,新监区那边,送进来了一名女囚,说这个女囚已经七八天没吃饭了,还是被狱警逼着吃饭,喝水的。

    她们说这么下去,她非死不可。

    绝食。

    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因为涉过失伤害罪进来的,装修自家房子,心存侥幸,半夜把一袋装修垃圾扔下高楼,高楼后是一块杂草丛生的地方,本来是没人的,刚好那晚一个拾荒的流浪人进去那里转,一扔下来就砸死了人,因为这些装修垃圾,有大量的瓷砖片水泥块什么的。

    然后她就被判刑了。

    进来前一段时间还好,不过这段时间,就不知怎么的也不和人说话,绝食了。

    一般来说,女囚进来了监狱,都是会有一段时间过渡期,过渡了之后,就习惯了。不过很多时候她们都会情绪抑郁,要找出她为什么会抑郁的原因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