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5章 明刀明枪
    我马上让人去传桥海耀,铁虎直接找人去拿人。

    没想到,桥海耀请假。

    请假时间是今天起一个星期,理由是出国旅游。

    果然出了国,一查,已经出去国外,跟的是旅行团,没想到旅行团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

    又是跟上次一样的情况,这家伙又是人家的提线木偶,木偶跑路了。

    人不见了。

    查到此为止。

    两名女囚被带走了,她们要受到法院的审判,很有可能是被判处死缓了。

    幸好的是没有伤害到人和绑架,否则,可能就是与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刑罚数罪并罚直接处死。

    这次越狱事件,也给我们监狱敲响了警钟,在事件中,管理关卡完全失效,女囚轻易拿到了撬开锁和铁丝网,通过了几道门禁,而且,女囚们轻易拿到了撬开锁和撬开铁丝网的工具,这,算是什么?

    在紧张的一天过后,我都不知道当晚,是怎么和贺芷灵一起出去吃饭的。

    和贺芷灵一起吃的是海鲜,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因为,我太多的思想包袱。

    我担心秋后算账。

    尽管女囚是抓回来了,但是我们监狱不可能就这么掩藏了这件事就这么过。

    即使我们要掩藏,但是别人不可能不对我们发起进攻。

    甘嘉瑜她们,早就准备好了。

    我拿出手机,问贺芷灵:“想叫铁虎过来一起吃饭。”

    贺芷灵说道:“他没空,去办别的事。”

    我说道:“好吧。”

    我放好了手机。

    我说道:“话说你可真行,让他来他就来了,让公安指定他来办这个案,他就来了。”

    贺芷灵吃着东西,低着头。

    我说道:“也只有铁虎才行啊,换做别人也可能没有那么快就破案抓到人了。”

    贺芷灵说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你怎么知道别人就不行?公安局里,人才济济,铁虎只是一个,你都没有见识过别的警察的本事,你就能说了这句话?”

    我意识到自己这么说的确挺不对的,我说道:“好吧,我说错,我掌嘴。”

    贺芷灵点了一瓶红酒,她说挺困的,喝下去几杯,好回去睡觉。

    我陪着她喝着。

    我问道:“对了,这事情难道就这样子了吗?”

    贺芷灵说道:“这事情就这样子了吗?你想得美。”

    我说道:“呵呵,我想得美。”

    贺芷灵说道:“管理局等部门今天开了会,明天就有结果,监狱中的一些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呵呵笑笑,说道:“不可推卸的责任。”

    贺芷灵说道:“很幸运,她们出去后,没有扰乱到社会,没有劫持人质,没有对外面造成恶劣影响,很快抓捕回来,不然你真会判刑。”

    我说道:“好吧,谢谢铁虎,谢谢贺芷灵表姐。话说那桥海耀帮了她们出了监狱,却没有帮助她们继续逃跑,如果有甘嘉瑜这些人的帮忙,那逃犯估计就难抓了。”

    贺芷灵说道:“她们的目的只是针对你,把你拉下来,女囚出去后就好,跑得不得不关她们的事。”

    我点点头,说:“可惜抓不回桥海耀了。甘嘉瑜她们一定另外给了桥海耀一笔钱。花几百万,就为了把我拉下来。”

    贺芷灵说道:“她们上去,这几百万轻轻松松马上赚回来。”

    我说道:“那我现在就是等上面通知,把我处分了?”

    贺芷灵点头。

    我说道:“那你这意思是不帮我了?”

    贺芷灵说道:“不帮你你就去坐牢了。”

    我问道:“那我会受到什么处分?”

    贺芷灵说道:“降职。”

    我说道:“还好,还好,还好不是什么停职检查,免去职务开除什么的。”

    贺芷灵厉声道:“还好?这还好!”

    我说道:“呵呵,真的还好了嘛。我之前还以为真的要去坐牢,吓死我了。”

    贺芷灵说道:“如果不是那么快抓到人,如果不是她们在外面没有造成危害,你坐牢不坐牢。你是监狱长!涉嫌特大渎职。”

    我说道:“特大渎职,什么罪?”

    贺芷灵说道:“刑事拘留,判刑,轻的话,取保候审。”

    我说道:“那我估计也就被开除,取保候审,如果真出事的话。”

    贺芷灵说道:“甘嘉瑜,可能真的会上去当监狱长。”

    我说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上去当监狱长!看她能威风得了多久?”

    贺芷灵说道:“年纪轻未必就是傻,甘罗十二岁当宰相,很多人生来就是天才神童。”

    我说道:“好吧,你说得对,这甘嘉瑜的确是整人的天才。看来这些主意都是她出的。”

    正如贺芷灵所说,我们在监狱遇到了目前一个最强大的最智慧的敌人,甘嘉瑜。

    一个没到二十岁的女孩子。

    比旧监狱长,比康云要厉害太多,她的手段,计谋,在监狱里,除了贺芷灵,无人是对手。

    检察院介入此案,侦查相关监狱工作人员失职。

    桥海耀有帮助女囚越狱的重大嫌疑,遭到了通缉。

    不过我们都知道,想要把她找回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检察机关查明,这是一起监狱工作人员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的渎职案,监狱的新监区的d监区监区长,队长桥海耀等工作人员相继被停职检查处分,抽调同部门的相关人员接替她们的工作,而我这个监狱长,被降职了,又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小管教。

    监狱长一职,由管理局抽调副局长下来暂任。

    这一仗,我们被打输了,甘嘉瑜完胜。

    不过甘嘉瑜也没有上得去监狱长职位,估计是因为年纪太小,资历不够,上去了会让很多人说,可这没关系,新任的新监狱长,是她们的人这就够了。

    而甘嘉瑜,成功进去了监狱长办公室,她虽然不是监狱长,但是监狱长是她管的。

    监狱,又回到她们的手中。

    甘嘉瑜上去之后,并没有像上任旧监狱长那样疯狂的敛财,而是通过正当的方式来弄钱,这样子我们也拿不到她们把柄了。

    我问贺芷灵我们该怎么办,贺芷灵说以前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还是我,回到了旧监区当我的心理辅导师,我就是我,我看着自己都火。

    好好的一盘棋,被人家暗算一下,全盘皆输。

    也不算全盘,但是现在算是输了的。

    贺芷灵都不想理我了。

    我们的团队虽然还存在,但是现在败了,大家都只能卷起尾巴做人了。

    徐男走进了我的办公室,无奈的对我叹叹气。

    我也无奈。

    徐男对我说道:“想不到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会成为我们最强大的敌人。”

    我说道:“唉,我也想不到。”

    徐男说道:“那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说道:“没有任何打算。”

    徐男说道:“她们会想办法打压我们,打散我们。”

    我说道:“我知道。”

    徐男说道:“最关键是你。”

    我点点头。

    我是我们这边集团的头,她们第一个要对付的人自然是我。

    我说道:“那也没办法。夹起尾巴做人。”

    徐男说道:“她们还不会让你夹起尾巴做人,她们会赶走你,彻底的赶走你。”

    我说道:“那怎么办,难道我自己请辞了吗。”

    徐男说道:“她们还会陷害你。”

    我说道:“好了我知道了。烦不烦啊你。”

    徐男说道:“要不你先请假休息一段时间?”

    我说道:“我走了,就轮到你了。她们就要对付你了。”

    徐男不说话。

    我说道:“要想个办法反击才可以。”

    徐男说道:“贺芷灵怎么说的。”

    我说道:“她说以前我们怎么过来,现在就怎么过。”

    徐男说道:“不一样!”

    我问道:“什么不一样。”

    徐男说道:“对手不一样,以前是旧监狱长,现在是甘嘉瑜。甘嘉瑜太厉害了。她绝对要斩草除根,不会让我们苟且偷生。”

    我说道:“我看看她还有什么招数!”

    徐男说道:“你小心点。”

    我说道:“你也小心点。”

    没想到,甘嘉瑜又约我吃饭了。

    她竟然约我吃饭,看来又没有什么好事了。

    我还是去了,准备好了外面的人,就去了。

    她还是之前那个包厢,之前那个打扮,之前那几个菜,之前那酒。

    一切好像还是前段时间一样,一点也没变。

    唯一的变化是身份的变化,我之前是监狱长,管着监狱的,现在我只是一个管教,她是管着监狱长,管着监狱的了。

    小小的十九岁的小姑娘,如此大的能耐,了不得。

    坐下后,她给我倒酒,问我道:“还怕我给你下了毒,不敢喝。”

    我举起酒杯,说道:“干杯。”

    和她碰杯,喝了这杯酒。

    她笑笑,也喝了。

    她拿起筷子,说道:“吃吧。”

    我夹着菜,吃着。

    甘嘉瑜看了看我,说道:“看起来你不是很有胃口嘛。”

    我说道:“还好吧。”

    甘嘉瑜说道:“是因为下台了,所以心情不好嘛。”

    她故意挑起我的伤心事。

    我笑笑,说道:“那倒不至于到吃不下饭的地步。”

    甘嘉瑜说道:“我看就至于。面对我,就更吃不下饭了。”

    我看看她。

    甘嘉瑜说道:“是我不够漂亮吗?”

    我说道:“是你心太黑,手太狠。”

    甘嘉瑜说道:“彼此,彼此。”

    我说道:“恭喜你了,甘科长。哦不对,应该是甘主任。”

    她现在是监狱长办公室的主任。

    原本之前没有这个职位,甘嘉瑜上去了,就有了。

    我举起酒杯,和她碰杯。

    她问我道:“是真心的恭喜的吗。”

    我说道:“是的,真心恭喜。”

    她说道:“我看未必是真心的吧。”

    我说道:“那不是真心的,你喝吗。”

    甘嘉瑜举起酒杯喝了,说道:“不管你真心不真心恭喜,我都会喝。”

    我说道:“哦,那我感到十分的荣幸。”

    两人聊着天,没有表面的恭谨,没有暗里藏刀,而是直接明刀明枪亮出来,双方摊开出来明说了。

    甘嘉瑜这个敌人,真的是有意思得很。

    她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就挑明白说清楚,摆开来了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