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4章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那四名女狱警,本身以前就是跟着旧监狱长的,如果她们没有帮助女囚,女囚怎么逃跑,而且出几道门禁,是用她们的锁开的,有一道还是指纹密码。

    我不相信测谎仪。

    我不相信她们是清白的这个调查结果。

    我对专家说,要不测一下我有没有说谎试试。

    专家说可以。

    我问怎么测试。

    他们拿着仪器,到了旁边的一间空房间,拿着那东西贴在了我的手腕等处,然后,他们拿出了一副扑克。

    我问怎么弄。

    他们说随便你抽一张。

    我随便抽了一张,当然,他们是看不见的,我自己看到,一张方块六。

    然后,他们问我道:“是黑桃吗。”

    我说不是。

    他们又问,是方块吗。

    我又说不是。

    他们又问,是梅花吗。

    靠,这叫什么测谎嘛。

    干脆我自己答给你就好了。

    我还是说不是。

    我以为他们还问是红桃吗,结果他们说道:“是方块。”

    我吃惊了。

    刚才明明骗了他们了,他们怎么知道是方块?

    我说道:“是吗。”

    我不打算承认。

    他们肯定的说是方块。

    我点了点头,说对了。

    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容易糊弄,我说道:“那现在你们问我,是方块多少。”

    他们问道:“是大牌还是小牌,1到8是小,9到王是大。”

    我看着这张方块六,故意骗他们:“大数。”

    他们又问:“是双数还是单数。”

    我又骗他们说道:“是单数。”

    他们没有再问了:“你骗我们。”

    我说道:“没有啊。”

    我的确骗了他们,他们怎么看出来我骗了,测谎仪真有那么神。

    他们说道:“你手里的牌,不是单数,也不是大牌,是小牌,是双数,肯定是2468其中的一张。”

    太神奇了。

    如果是柳智慧,我承认厉害,但是这机器怎么测出来的?

    我摊开了这张方块六,说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他们问道:“知道心理学吗?人有微表情,动作语言,可以观察人的表情,动作语言看透人的心理。”

    我说道:“我就是这里心理辅导室的心理辅导师。”

    他们笑了,说道:“那我们算是同行。”

    我说道:“不过我没有用过那么先进的仪器,我也没有那么深的修为,能通过极其细小的微表情来看透人心。”

    他们说道:“这个很难,除了学习,还需要自身的造诣。我们也不是很行。”

    我点了点头。

    看来人家心理学专家也达不到柳智慧那样强大的地步。

    我问道:“可我好奇的是这机器怎么做到测谎。”

    他们说道:“人有身体语言,当你说谎的时候,你的身体发生了肢体变化,还有心跳,还有脉搏,都显得紧张。我打个比方,你以前读书的时候,老师叫你起来回答问题,你本来不知道答案,越准备轮到你你就越是紧张,可如果没有轮到你,你如释重负,就会很轻松,这些生理变化,都可以被仪器记录下来,从电脑分析出来。”

    我说道:“原来如此。”

    人家贺芷灵是真正的通过微表情和身体动作用目测的方式分析出来的人的心理,可这个他们是通过电子仪器检查身体来分析人的心理达到的测谎的目的。

    它是以生物电子学和心理学相互结合,借助计算机完成对人物心理的分析,主要测试人体生理变化的四个方面,血压,心率,呼吸,皮肤电阻。

    看来,相信科学是必须的。

    我说道:“那么说的话,刚才的四名女狱警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说道:“真的。”

    我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假的。”

    他们说道:“不论是多强的计算机,也有算错的时候,因为计算机也不是万能和绝对正确。在测谎的时候,被测人自己有说谎的主观意图时才有效,如果她并未意识到自己在说谎,测谎也就不起作用了,虽然这样的情况很少见。有极少部分的人是无法用测谎机来测谎测出来。”

    我问道:“极少部分?哪部分。”

    他们说道:“特工,因为他们经过特别的专业的特殊训练。另外一种,是精神病患者。”

    我说道:“这个我能理解。”

    特工确实经过了特殊的专业的训练,测不出来,而精神病患者,那怎么测嘛。

    当时柳智慧还和我说,演员经过表演的训练,也很难看出来真假,就好像演技高超的李珊娜,别说我看不出来,柳智慧可能都看不出来她说的话真假。

    我问道:“演员呢。”

    他们说道:“演员也能测。”

    我奇怪了:“能吗?”

    他们说道:“如果是只通过目测,很难看出来,但是经过仪器,血压,心率,皮肤电阻都能测出来。”

    这倒是。

    柳智慧是用目测,看的是微表情和肢体语言而已,而这些是通过血压心律

    和皮肤来测。

    他们说道:“还有一类人也测不出来,你说是哪一类。”

    我说道:“那我真的不知道。”

    他们说道:“惯犯。”

    我问:“惯犯?为什么。”

    他们说道:“犯罪太多,已经麻木,对案件的实施细节出现错乱,甚至是没有反应。”

    我说道:“这倒是也有这样情况。”

    说着,还是谈回到了这四个女狱警的身上,女狱警既然不是说谎,那为什么都在这时候睡着。

    专家说道:“怀疑被人下了药,瞌睡药。”

    我说道:“有这么个可能吗?”

    专家建议带着她们去做检查。

    警察带去了检查。

    结果很快出来,四名女狱警果然是被下了瞌睡药,所以在看守的时间段,她们都呼呼大睡,女囚逃跑她们毫无所知。

    就是跟睡死了一样。

    为什么她们四个会被下了药?

    却查不出来了。

    查到了这一步,停止了。

    从饮水机,食堂,问了她们当晚吃的食物,零食,都查了,愣是查不出来到底怎么被下了药,吃了药的。

    而监控数据又没有,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女囚到底怎么出去的?

    只有抓到了女囚,才真正问清楚事情的经过了。

    时间已经是中午了,现在消息还没有散出去,但是撑不到明天,估计我们的对手她们也会散发出去了。

    如果还抓不到逃犯,就真的大件事了。

    就在我焦急着的时候,好消息传来:两名女囚犯被抓获了。

    是铁虎抓获的。

    两名女囚犯游泳过河了之后,外面竟然有车子接应了她们,车子行驶离开。

    心细如发的铁虎,通过遗留在河道旁田野泥路上的轮胎的花纹判断出来这是一部越野车,锁定是越野车之后,调取周围的监控,锁定车辆,进行车辆的监控追踪,之后在车辆行驶往北的乡村公路上,堵截了车辆,车里连带两名逃跑的女囚,还有一名接他们的司机,一同下车逃跑,从三个方向逃窜,两名女囚迅速被抓获,而那名接她们的男司机,是其中一名女囚的弟弟,在警察抓捕的时候,竟然拔出匕首捅向铁虎,对,没错,是铁虎。

    铁虎身强体壮,第一个冲锋陷阵,那男的见跑不过,拔刀就是捅铁虎,铁虎本就拿着枪,直接开枪,铁虎被刺伤了手臂,但是同时也打伤了那男的,子弹穿过了他的肩膀,男的受伤无力反抗,束手就擒,目前被送去了医院,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铁虎回来后,我很激动的抱住了他,他算是拯救了我:“兄弟,谢谢你。”

    铁虎对我笑笑。

    两名女犯押回来了,在审讯。

    铁虎让手下去办,然后和我则是看审讯的监控,有警察进行着记录,我们看着审讯监控,聊着天。

    铁虎对我说道:“你怀疑有内鬼。”

    我说道:“是的,不然不会轻易出的去。”

    铁虎说道:“嗯,应该是。不过逃脱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尤其是这个年代,你看这两个女囚,都是重犯,看出狱的时间遥遥无期,她们会想如果要在这里待十几二十年,还不如试一下,如果成功了就自由了。侥幸的心理。”

    我说道:“你手我看看。”

    铁虎的手包扎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

    铁虎说道:“我们这一行,就这样。”

    我说道:“这也是你爬上来那么快的原因了,你还第一个冲最前面。”

    铁虎说道:“都是自己兄弟,危险的时候,我当然要先冲,我当然要护着他们。”

    我说道:“好领导啊。”

    铁虎说道:“不敢当。”

    通过审讯,两名女囚供出来,她们认识后不久,就开始研究逃脱的方案,方案一就是想要通过进入生产车间的车子,逃出去,可是这个很难,因为她们想要混入车间的仓库本来就难了,更不要说是进入了车子后出去,车子出外面,有一道门,是x光检查过的,藏不了人。

    第二个计划是想要劫持了狱警,然后让狱警打开了门,然后她们打扮成狱警出去,可是这个也很难,首先是怎么劫持狱警都是一个问题了。

    没想到,算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她们遇到了桥海耀桥队长,这是个d监区的一个大队长。

    我不是很熟,我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姓桥的人。

    桥海耀和她们d监区的很多女囚打成一片,并且在一次互相开玩笑的时候,两名逃犯无意开了个玩笑:大不了给你钱你带我们出去。

    桥海耀说可以啊,给钱。

    结果就这么一拍即合了。

    她们让自己的家人凑够了钱,然后通过那名开车的女囚弟弟给桥海耀塞了两百万。

    真的是有钱。

    拿到了钱后,桥海耀帮助策划,给她们工具,让她们打开了锁之后,桥海耀带着她们穿过监室楼门禁,她们自己再到操场的那个铁丝网角落,撬开了铁丝网,然后到了那个废旧房的井盖口那里,逃出去了。

    桥海耀竟然熟悉监狱的建设图?

    不奇怪,桥海耀也是旧监狱长的人。

    看来桥海耀是旧监狱长安排的。

    两名女囚逃出去之后,本来打算在她们弟弟的帮助之下,开车逃往北部方向,再转南直开,开上两天两夜,到边境处,逃出境外去。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们没想到那么快就落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