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2章 逃脱事件
    甘嘉瑜约我吃的这顿饭,我是不会吃的了,不过我的确想知道,她找我是什么原因,难道只是想和我随便谈谈上次的事?

    难道希望我能原谅她么。

    她是怕我对付她,所以才会这么来求我讨好我吗。

    反正,我和她是有仇的,我不可能会原谅她,只是我现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对付她而已。

    贺芷灵和朱华华都认为甘嘉瑜是一个危险的恐怖的对手,比旧监狱长还要可怕,她们这么认定,肯定是她们感受到了甘嘉瑜的危险。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认为朱华华和贺芷灵是不是想多了,但是在和甘嘉瑜交手之后,我愈发的感觉出来,这个小姑娘,不简单。

    往往就是这样子,最恐怖的敌人,是无法让你感觉到她的恐怖的,看外表完全是看不出来。

    就像是康云那样子。

    不过康云的心智可能比甘嘉瑜还不及,而且康云没有甘嘉瑜那样的背景,甘嘉瑜是得到了旧监狱长的全盘支持,我能感觉到旧监狱长当康云是提线木偶,但是对于甘嘉瑜,反而是旧监狱长像是甘嘉瑜的提线木偶,甘嘉瑜才是那个背后提线的人。

    这么个小小年纪的女孩子,拥有那么强大的背景,让人觉得不是一般的可怕,而且她才进来多久?

    她现在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坐上监狱长的那个位置了。

    反正现在实行投票制,只要我下来了,大家投票,她票数多她上去,监狱这地方是高度自治的地方,上面又有背景的她,没人管得了这里,就算有人说她年纪小,那又怎样,上面支持,监狱有人支持,她就能坐上去,监狱的太多人,因为我上来触及到了她们的丰厚利益,她们就很抵触我了,以前本身就是旧监狱长的人,因为跟着旧监狱长她们能有大把的钱捞,所以她们一定会支持甘嘉瑜。

    甘嘉瑜现在最想要干的事,就是把我拉下来。

    我问道:“说吧,你找我到底是要谈什么事。”

    甘嘉瑜狡黠一笑,对我说道:“监狱长。”

    我嗯了一声,说道:“什么。”

    甘嘉瑜说道:“我说,监,狱,长。”

    她是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的监狱长。

    看来,这个女人,想要的是监狱长这个职位。

    她也没有明说清楚,只说监狱长三个字,对,这就是她想要的。

    我问道:“野心不小啊。”

    甘嘉瑜说道:“你能做得,我就做不得。”

    我说道:“凭什么。”

    甘嘉瑜说道:“没凭什么。”

    我问:“是想要威胁我吗?”

    她轻轻摇头,轻蔑笑笑。

    我说道:“如果我不自己退下来,你又怎样?”

    她说道:“我想你会后悔的。”

    看来她又已经想到了对付我的招数。

    我说道:“有什么招,尽管使。话不投机半句多,回去睡觉了,再见。”

    我站起来,先离开了。

    这女人,居然敢威胁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假如在外面,我一定让人抓了她淹进水里玩她个半死不活,吓她个灵魂出窍,可是在这监狱里头,我拿她是一点办法没有。

    出去后,我走向宿舍,兰芬兰芳她们在外面,跟着我上来了。

    兰芬对我说道:“太嚣张了这个女人。”

    我说道:“是很嚣张。”

    兰芬说道:“世面见得太少了。”

    我说道:“她年纪小,但是世面不是见得少,她是有背景,有后台,有头脑,有资本嚣张。”

    兰芬说道:“不想办法打压她嚣张气焰吗。”

    我说道:“何止是要想个办法打压她的嚣张气焰,还要把她清出监狱!留她不得。”

    兰芬说道:“要不下黑手。”

    我问:“什么下黑手?”

    兰芬说道:“对她下黑手,动手打她,避开监控,让人查不出来,逼着她离开。”

    我轻轻摇头,说道:“这不算是个什么好办法,而且也有很大的风险,万一被发现呢?你去干了这事,你被查到,你会被抓,以后毁了你前程。”

    兰芬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机会总是会有的,慢慢来。”

    回到了宿舍,躺下后,没有出去,因为太晚,也因为没什么事儿。

    半夜中,有人敲门,敲门很急。

    我迷迷糊糊醒来,以为是做梦,仔细听了听,我没有听错,外面的确是有人敲门,敲门很大声,靠,这时候谁那么无聊,那么用力敲门,扰人清梦。

    我坐了起来:“谁啊!”

    是小凌声音:“快开门,出事了监狱长!”

    听这个声音,看来真的是出事了。

    我急忙下了床,出去开了门,看到小凌一脸着急,我问:“干嘛,什么事那么慌慌张张。”

    小凌说道:“出事了!”

    她上气不接下气,是刚才疾跑上来的。

    &

    nbsp;我说道:“有话慢慢说。”

    小凌说道:“有,有女囚,越,越狱了!”

    我愣了。

    我说道:“你开什么玩笑。”

    怎么可能有女囚越狱?

    不可能的事!

    对于关押囚犯的看守所,还有监狱,不发生非正常伤亡事件,不发生囚犯逃狱事件,是不可逾越的安全底线,或许非正常伤亡事件会偶尔有,但是逃狱事件是少之又少,很少有听说过,虽然我们经常去组织学习,也知道一些以前囚犯逃脱监狱的例子,但那是在很久以前的年代,那时候的监狱建筑,还有安防措施都没有那么好,而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这时候怎么可能会有囚犯能逃狱。

    就这个年代的建筑安全设计而言,一般都是高墙,铁丝网电网,四处有拿着枪的岗哨,地面还有很多道门禁和狱警把守,还有很多的智能监控系统,除非囚犯能飞,不然极难逃脱,如果真的有囚犯能跑了,那只能说明一个事:有内鬼。

    就是有狱警参与,帮助囚犯脱逃。

    如果真的发生了逃狱的事件,我们这些监狱的相关领导肯定遭受重处,降职,撤职,甚至是判刑。

    这事情可以说是非常的严重,比死了人还严重。

    小凌说道:“我没有开玩笑监狱长!是真的!”

    我急忙跑去换了衣服,穿上鞋子,跟着小凌出去:“到底怎么回事。”

    我有些慌了。

    小凌说道:“新监区那里的,女囚从那个废弃的放置废旧物的小房子旁的铁丝网剪开钻出去,然后钻进废旧物的那个小房子里,里面的隔间的通道有一处下水道的井盖,她们撬开井盖,然后从下水道钻出去,到了外面去!现在统计了一下,一共不见了两名新监区四监区的女囚。”

    我急忙问:“谁先发现的。”

    小凌说道:“值夜班的巡逻的新监区狱警,发现了铁丝网的口子,一路跟过去看,发现了囚犯撬开的井盖口,再调取监控,发现两名女囚用撬棍撬开的铁丝网钻出去。”

    我问:“那这两名女囚从哪儿出来的?”

    小凌说道:“你快去监控室那里,监狱里各个科室的领导基本都到了。”

    我马上和小凌到了监控室那边。

    半夜四点,这个点,是人最困的点,两名囚犯的其中一名囚犯,以前是女神偷,深谙开锁技术,偷偷的用一根小钢线之类的玩意,打开了监室门的锁。值得一提的是,两名女囚都是重刑犯,一个女神偷是犯了故意杀人罪,杀丈夫,另外一个是贩毒进来的。多数的越狱者,基本都是亡命之徒,她们对自己的未来已经不抱希望,因为要在这监狱里度过几十年的牢狱生涯,她们宁可拼一把。

    而看起来,她们两个是已经有着预谋有计划的有组织的,如果是一个人逃狱,难度系数太高。

    两个人,一个负责撬锁,一个负责盯梢,还有撬开铁丝网的口子,井盖,一个女囚做不了,必须要两个人通力合作才可以。

    可是,在她们撬锁出了监室后,监室楼通道的视频数据就没有了,她们监控的人解释说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三点钟之后的视频数据是没有的,是断了电的,视频监控断电了。

    我怒道:“这怎么可能!给我查!”

    搞监控的人也无奈,她们也搞不清为什么没有了这段视频,为什么会断了电。

    上次也是那样,康云安排搞的,是有人故意而为的,是有内鬼的。

    然后在出了监室之后,还有两道监室楼的门,才能到外面操场的铁丝网,她们怎么过的两道监室楼的门?那里明明都有人看守的。

    四名看守的女管教女狱警说都睡着了,女囚跑了她们都没有发现。

    无论我怎么怒骂怒问,她们回答都是不清楚,不知道,说是睡着了。

    我气道:“责任你们担定了!”

    这几名女管教女狱警,肯定要受到处分了,而我,也一定被处分了。

    这几名管教狱警,本身以前就是跟着旧监狱长的,她们一定受到了旧监狱长的指使,不对,应该是受到了甘嘉瑜的指使。

    两名女囚穿过了监室楼的通道,出去了外面操场,撬起了铁丝网的一角,然后钻出去,去了废旧物的房间隔间中的井盖前,撬开井盖,钻出外面去。

    那下水道通外面的那条绕着监狱一边的河,她们过了下水道,钻出去了之后,跳水游泳逃跑了。

    这整个事件,就是完全精心策划好的。

    我敢肯定是有女狱警参与帮助的,否则她们怎么跑出去。

    首先就是这四名女狱警管教,看门的,怎么会让她们这么轻易的逃了?

    她们说她们睡着的,我完全不相信!

    而监控莫名其妙的断电,肯定有人搞鬼了,一查,是保险丝断了,为什么会断,搞不懂,查不出来了。

    而两名女囚居然知道那间废旧物小房子隔间有个井盖口,下面是下水道,钻出去就是外面的河流。

    这摆明了,就是有人告诉了她们,否则她们怎么会知道这里通外面?

    监狱的建筑设计,极少人能知道,因为设计图只有管理局公安那些部门持有,再者,那些部门就算是小兵也不可能见得到设计图,不过,要到设计图对于甘嘉瑜来说不难,因为旧监狱长熟悉监狱的建筑设计,而且旧监狱长也能拿得到设计图。

    那么说来,一切推测都在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