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1章 天真的小女孩
    都这个时候了,彩姐居然还来给霸王龙求情,求个什么情啊,难道她不知道霸王龙是什么人。

    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彩姐脑子里有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啊?

    她有时候,还是太仁慈了一些,没有杀伐决断的那股劲,分辨不了是非。

    霸王龙曾经对她的好,不过是因为想要上位而做出的手段,就好像李珊娜为了讨好我,假装对我好,一样的手段。

    不过说真的,假如让我现在弄死李珊娜,有这个机会的话我可能也会下不了手,因为想到她曾经对自己的好。

    我们还是太仁慈了。

    彩姐现在的生活过得挺惬意,对手四联帮现在疲于应付薛羽眉。

    对付四联帮,薛羽眉最努力,她一心要搞垮四联帮,而彩姐和四联帮可没有那么大的仇恨,龙王他自己也没有多大的进取心,西城当时沦陷,他也恨不起来四联帮,他就是这么心宽,宽到没有上进心,宽到真的是如同老庄般无为不争。

    这样子是不行的,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还是薛羽眉最实在。

    我问道:“这段时间你可过的开心啊。”

    彩姐说道:“有钱赚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

    我笑笑,说道:“的确,赚到钱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多好。”

    彩姐说道:“这多亏我跟对了人。”

    我说道:“实际上如果没有四联帮这个敌人,不管是你,还是薛羽眉,你们单飞都是可以的,自己发展,也能发展起来。”

    彩姐说道:“世上没有如果,跟了黑珍珠,我就没想过再去单飞。”

    我说道:“有这么一棵大树给自己挡风遮雨,的确是很好。”

    彩姐说道:“一个人自己闯,很累,一群人相互抱成团闯,虽然分到手的钱也许会少一些,但会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不会那么累。”

    我说道:“这倒是。”

    彩姐问我道:“你记得多提醒薛羽眉,注意安全。她现在是四联帮的头号公敌,还有你。”

    我说道:“我经常和她说。”

    彩姐说道:“我们这些人中,谁倒下都不行,这会给集团带来很大的损失。黑珍珠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彩姐说道:“她不回来,我们很难前进。”

    我说道:“只能保持这么发展下去。前进?等她回来再说吧。”

    彩姐突然问:“有女朋友了吗。”

    我说道:“算有吧。你呢,和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教授,还是什么的谈了吗。”

    彩姐说道:“我有很多男人追求,可是到了这个年纪,却越发的迷茫起来。”

    我说道:“迷茫?迷茫是我们年轻人的专属。你这个年纪,迷茫什么,早就看透了世间一切吧。”

    她说道:“以前呢,沉浸于金钱中,后来发现一个人还是太孤单,人终究是情感动物,到头来,还是希望有一个人的陪伴。”

    我说道:“我有时候也会这么想,但是一旦忙起来,就没有想那么多了。”

    她说道:“忙你也要回家,回到空荡荡的家里,空荡荡的房间,你也希望有个人陪着你。”

    我说道:“有时候吧,但是大多时候都不是这么想的。”

    她笑笑,问我道:“要不你陪我过算了。”

    我说道:“这是玩笑还是真话。”

    她说道:“算是真话吧。”

    我说道:“我可不会照顾你。”

    她说道:“我也不怎么会照顾人,太忙了。”

    我说道:“那为什么是我。反正你身边那么多人。”

    她说道:“因为对你知根知底,你是对我好,不会害人。”

    这让我想到了薛羽眉接受的那个健身教练,尽管认识时间短,但是那个健身教练心地善良,对薛羽眉真的是好,这种不需要防备不需要担心对方坑自己的信任感,很舒服。

    我说道:“你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也许陪着玩玩可以,不是说我嫌弃你彩姐比我大,而是我们之间缺少的那种深爱的感觉。你也并不是很爱我。”

    彩姐说道:“你有爱的人吗。”

    我说:“有好几个,现在也有。”

    彩姐说道:“那真的好,我自己都没有找到那个人。”

    我说道:“有什么好的,我爱她她不爱我,这才痛苦。”

    甘嘉瑜找了我,说要请我吃饭,跟我谈谈工作的事。

    我奇怪了,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啊,按照道理来说,她本身已经和我撕破脸了,但是她还请我吃饭,这是哪门子的饭。

    她选择的地点又是监狱饭店,而不是外面,说鸿门宴也不算。

    上次她来我宿舍,给我下了药这么整我,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就差一点成功了。

    这一次要请我吃饭,又是安的什么心呢?

    我搞不懂她,实在搞不懂。

    我本来不想去,后来想了想,反正是在监狱里,这一次去了我不吃东西,就说我吃过了,

    我看她要和我说什么,而且我带人去,在门口守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我被她下了药什么的,让我的人马上抓了她,指控她给我下毒,看到时候我整死她。

    于是,我去了。

    安排了兰芬兰芳等人做我的外面的保镖,开着手机联络着,我在饭店里面和甘嘉瑜吃饭,她们在外面听着。

    答应了和甘嘉瑜吃饭。

    甘嘉瑜特地选一个不算很大的包厢,点了很多精致的菜,而她,穿的是一件裙子,裙子的胸算是比较低的,反正能看见球的白色轮廓。

    她故意的。

    两人坐下后,她说一些很高兴我能来的话,然后敬酒我,和我喝酒,仿佛之前我们的不愉快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说道:“你这给我送东西,三番两头的请我吃饭,我却都没有请你吃过饭,挺不好意思的啊。”

    甘嘉瑜说道:“你在工作上照顾我就行了,再说我请到你吃饭,还是我的荣幸呢。”

    这小姑娘,真会说话。

    不过,口蜜腹剑,她请我吃饭,估计不是安什么好心了。

    我说道:“甘科长,我其实也没有照顾到你什么。真的。你呢,老是请我吃饭,我还挺不好意思的,而且有时候还送礼,我想问你的是,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的,有什么问题想问我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你说。”

    甘嘉瑜笑了笑,说道:“也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就是找你吃个饭,聊聊而已。”

    酒我也没喝,菜也没吃,饮料也都不喝一口,饭更没吃。

    我只是抽烟,和她聊天。

    甘嘉瑜自己吃着:“怎么,怕我下了毒药吗。”

    我笑笑,说道:“不是,刚才我吃过了,现在也没有什么胃口”

    甘嘉瑜抬起头,直言不讳:“是怕我下毒吗。”

    我抽了一口烟,冷冷道:“呵呵,甘科长,上次有没有下了毒,你心知肚明。”

    甘嘉瑜假装吃惊的问道:“这是什么话呢监狱长,上次是哪次,我下了什么毒。”

    我提醒道:“到我宿舍送礼喝红酒的那一次,你自己说说看有没有。”

    甘嘉瑜说道:“真没有,监狱长,我下了什么毒啊?是你自己喝多了这么对我的啊。人家,人家好委屈。”

    说着,她还假装很委屈的样子。

    是,给我下了毒,让我吃下去,半死不活的断片了,然后也不知道干了什么龌龊的事,就甘嘉瑜这种货色,还真的吸引不到我。

    只是喝多了,喝了下了毒的酒,哪还有什么鬼意识,估计那时候脑子里只想着她是个女的就是了。

    致人迷幻,这样的药。

    我说道:“是吧,你委屈,你委屈不委屈,你心知肚明。”

    甘嘉瑜说道:“监狱长,你这是一定怀疑我给你下了药了,你自己的酒量行不行你不知道。你不相信我,我可以发誓,我没有给你下了毒。”

    你的誓言,能相信吗。

    天打雷劈?

    如果发毒誓真会报应,那世上遭雷劈的要有多少人。

    我说道:“算了吧,都过去了。”

    甘嘉瑜说道:“监狱长,那你这么说,我以后都不敢请你吃饭了。”

    我说道:“请吃饭可以,居心叵测就不好了。”

    甘嘉瑜很委屈了,说道:“监狱长,你这么说嘉瑜,嘉瑜心里不好受。”

    她偏偏还装出这么个委屈的样子来。

    我说道:“我也不好受啊姐姐。这种饭吃得糟心。”

    甘嘉瑜说道:“吃亏也是我亏吧,怎么糟心了。”

    我说道:“是吗?那如果你不拿着这视频乱来一通,我会糟心?”

    甘嘉瑜笑笑,说道:“那我不懂事嘛?人家还是小孩子嘛。”

    我说道:“是吗,小孩子,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做。”

    甘嘉瑜说道:“当时我求你帮我,你又不帮我,那后来出了这个事,你当晚喝多了对人家做了那个事,我就哭着去跟我朋友说了。我朋友说也不能告你,因为你是监狱长,我得罪不起你。而且我去你房间,又没有准确的证据说你对我怎样,我朋友跟我说,如果你不帮我的话,那就去威胁你,我又年幼无知,我就信了她的话,去威胁你,监狱长,我真的是不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没有给你下什么毒。”

    她不承认她下了毒。

    说着,她还过来摇着我的手撒娇,嘟着嘴卖萌。

    我推开了她,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她嘟着嘴,不贴近了,说道:“好吧。”

    我说道:“你年幼无知,是,是,真的好年幼无知啊甘科长,你才十九岁,但我看你的心计,就是九十岁的都没有你那么心计啊。”

    甘嘉瑜说道:“污蔑我了监狱长,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我也是被骗的。如果我知道这样子,我才不会去威胁你,我也是被骗的,当时生气了才这样子做的嘛。”

    我说道:“如果知道能搞垮我,你才不会这么对我,是吧。”

    甘嘉瑜说道:“好吧,我说什么你都这么想了,我什么也不想说了。”

    说着,她自己吃东西喝着酒,看起来真的是个人畜无害天真的小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