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0章 彩姐的求情
    我点了一支烟,喝了一口果汁,看着薛羽眉。

    看来薛羽眉是想嫁人了,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她不想放弃。

    这个健身教练的确对她是十分的好的了,救了她几次了,为了救她,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在薛羽眉生命受到危险时,他挺身而出,在薛羽眉需要照顾时,他自己重伤还坚持在床头不离开薛羽眉半步。

    这么好的男人,去哪儿找。

    我说道:“你是想嫁了是吧。”

    薛羽眉说道:“是,当时差点就答应了。”

    我问道:“怎么没答应,你顾及什么,生面危险?”

    薛羽眉说道:“担心我死了,他会去守坟。”

    我说道:“担心他难过吧,实际上你们即使不结婚,你死了,他也会很难过。”

    薛羽眉说道:“谈恋爱没结婚分手,叫分手,谈恋爱对象死了,叫死了女朋友,结婚离婚叫离异,结婚了另一半死了,叫丧偶。”

    我说道:“那他也是一样的难受。”

    薛羽眉说道:“可是现在还要顾及两件事。”

    我问:“什么?”

    薛羽眉说道:“他作为我男朋友,敌人还不会那么疯狂对付他。我不想连累他,一旦结婚了,他就是我老公,我丈夫,我们是一体的。”

    我说道:“那他现在拼命救你,那不也差不多,你遇到危险,他先跳出来,砍的第一个也是他,挡刀的是他。”

    薛羽眉说道:“至少人家不会那么疯狂的对付他。”

    我说道:“这倒也是,做了老公,不仅叫法不同,性质也不同了。”

    薛羽眉说道:“还有,我们将来有了孩子,这更是一个问题。”

    我说道:“有了孩子,怕被害?”

    薛羽眉说道:“我死了,他怎么办,一个没有了妈妈的孩子,多么可怜。如果没有孩子,我安心离去,如果有了孩子,我怎么能离去。”

    说着,薛羽眉低了头。

    我说道:“那这么说来说去,最终的担心不是因为两个人哪个死了,而是因为孩子。”

    薛羽眉点了点头,说道:“这算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说道:“是的,不过他说的一句话也对,难道在战争年代,别人就不会结婚了吗。你们也可以不要孩子,如果有了孩子,这就是你们生命的延续。”

    薛羽眉说道:“孩子没有父亲,或者没有妈妈,怎么延续,他活着多苦。”

    我说道:“实际上,我觉得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你们那里。你们说好就好,你们说不好就不要在一起。”

    薛羽眉说道:“我这不是在问你的意见吗?”

    我说道:“那你觉得我能有什么意见。”

    薛羽眉问:“如果是你呢。”

    我问道:“如果我是那个女人吗。如果我是你吗。”

    薛羽眉说道:“对,如果换做你是我。”

    我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想很多,或许结婚我会愿意,但是生孩子,这风险实在是太大。还有一点,如果我深爱一个人,决定和她在一起,结婚了她是我的老婆,让她会担受着和我一样的苦痛重责,那我确实也下不了决心的。”

    薛羽眉说道:“你的意思说如果结婚可以,但是生孩子就不行。”

    我说道:“的确是这样子的,如果有了孩子,自己又没复仇成功,没有干掉敌人,反而被敌人先干掉了,你死了,然后你丈夫也要受到敌人的加害,除非他跑路,隐姓埋名人家找不到,否则一样惨遭毒手,那你觉得有孩子是好还是不好。结婚,权衡利弊,我觉得吧,不如不结。”

    薛羽眉低着头,叹气一声,说道:“心中好多的缺憾。”

    我说道:“是啊,好多的缺憾,如果没有结婚就死了,那是很缺憾,但是如果结婚了也被害死,那是更大的缺憾。如果报仇成功再结婚固然是最好,如果不行的话,你们即使不结婚,却行使夫妻之实,那也没什么。我觉得你们可以换一个形式来存在,你接受他的求婚,你们秘密成婚,可以不摆酒,然后秘密的进行,去结婚旅行,或者是只请我们和亲属的几桌人,反正你们同住在一起,有了夫妻之实,没有夫妻之名,就这么过吧。孩子的话,最好别生了。”

    薛羽眉苦笑了一下,说道:“那这样子算是什么夫妻。”

    我说道:“没办法嘛,就跟以前战争时期地下夫妻一样,那孙红雷和谁演的那部戏一样就这么过呗。”

    薛羽眉说道:“这样的话,我宁可不结。”

    我说道:“是啊,这样的婚姻,太压抑了,还不如不结,孩子都不能生,那结来干嘛。反正你们现在在一起,过得幸福就是了,管她什么结婚不结婚,不就是一个形式而已。”

    薛羽眉说道:“好,我明白了。”

    我说道:“这只是我的建议,决定权在你自己那里。”

    薛羽眉说道:“不结,就这么过吧。”

    我说道:“现在你们这样子这样过也挺好的我觉得,相互陪伴,那句话怎么说的,最长情的告白是相互陪伴。你们都相互陪伴了,过着的也是结婚一样的差不多的生活,只要不生孩子,不同住在一起,那就成了,有个相互的爱人,这么谈着也就成了嘛,非要结婚干嘛。”

    薛羽眉说道:“对。”

    薛羽眉最终还是打消了结婚的念头,尽管她十分的想结婚,但是权衡利弊之后,她放弃了。

    结婚的代价很大。

    我问道:“对了,那你男朋友呢,你怎么安排?他是开健身房,可是如果四联帮的人过去对付他,去闹事,那也麻烦。甚至还会抓了他。”

    薛羽眉说道:“我会让保镖跟着的,叫他让手下人去做。”

    我说道:“嗯好,让他不要老是露面的好,太危险,万一哪天抓了他,然后逼着你去交换人质,你去不去。”

    薛羽眉没有说话。

    我说道:“不去你不愿意,去了你又会死,保护好他。”

    薛羽眉说道:“好。”

    喝完了这一杯果汁,薛羽眉要回去了,她男朋友早就来等他了。

    我说道:“你也不怕他吃醋。”

    薛羽眉说道:“他怎么会轻易吃醋,他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

    我问道:“他知道我们之间的什么关系。”

    薛羽眉说道:“你说我们之间什么关系。”

    我说道:“上下属,朋友,姐妹,兄弟,都是吧。”

    薛羽眉说道:“以前算情人关系吗。”

    我说道:“那也不算吧。”

    薛羽眉说道:“就知道你没良心。”

    我说道:“他该不会知道我和你以前怎样怎样过吧。”

    薛羽眉说道:“当然不知道!”

    我说道:“那就行了,你还提这个干嘛。”

    薛羽眉说道:“怎么了,在你面前不可以提吗?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

    我说道:“嗨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我和你说也说不明白,我也不解释了。赶快下去吧,人家等你呢。”

    薛羽眉说道:“走了,拜。”

    我说道:“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她回去了。

    次日,是彩姐约我吃饭。

    彩姐看来也有话要和我聊。

    我是不知道她想和我聊什么,难道也是聊薛羽眉一样的这话题吗。

    还是在珍珠酒店吃饭的。

    毕竟现在是危险时期,不能随处跑,到处出去晃。

    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红酒是彩姐自己带过来的,她还特别给我带了一盒古巴雪茄。

    她说这盒雪茄进口,很贵的。

    结果我抽了两口,差点没呛死。

    我一边咳嗽一边说道:“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吗,这玩意也太呛了。”

    彩姐说道:“这说明你还不是个老烟枪,老烟鬼。”

    我灭掉了雪茄,说道:“算了,抽不惯,这味道实在是重,要人命啊。”

    我点了烟,还是抽烟适合我。

    我问道:“这多少钱一盒。”

    彩姐说道:“五千多。”

    我说道:“靠,那么贵,都买了一部苹果手机了。算了,拿去送别人抽吧,我实在抽不下去。”

    彩姐说道:“你都打开了。”

    我说道:“好吧,那谢谢你的心意了,我收下了,看看以后上厕所什么的可以拿出来抽两口,去味。”

    彩姐说道:“又开始不正经。”

    我说道:“呵呵,这还不正经。话说你找我是什么事呢。”

    彩姐说道:“找你谈谈情说说爱,行吗。”

    我说道:“哈哈,我们两还能谈谈情说说爱了。”

    彩姐说道:“以前是可以谈的,现在你身份不同了,我们谈不了了。”

    我说道:“这倒是不能这么说,我并不看重这所谓的身份。”

    彩姐说道:“那是现在彩姐老了,你看不上彩姐了。”

    我说道:“彩姐没老,在我心里永远年轻漂亮,现在这风韵,那小姑娘哪能比啊。”

    彩姐说道:“就你这张嘴会说话。”

    我说道:“不喜欢听啊,看你眉开眼笑的呢。行了说正事,找我谈什么。”

    彩姐说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打算让人在狱中把霸王龙整死了。”

    我看着彩姐,说道:“该不是你舍不得吧,他以前怎么对你的,你现在舍不得?”

    彩姐说道:“别整死了,就这么吧,他现在翻身也难了,出来也是不知道多少年以后。”

    我说道:“他的那些行为,死十次都不足惜,你居然来替他求情,帮他求情?”

    彩姐说道:“算了,可以吧。”

    我说道:“他怎么对你,你干嘛心地那么好啊。”

    彩姐说道:“想起来他以前对我还是挺好。”

    我说道:“对你挺好还抢了你酒店?逐你离开?”

    彩姐说道:“一直到了四联帮那边,也是他挺照顾我。”

    我说道:“得了得了,你也别跟我求情什么了,如果我真有方法整死他,我不会听你的真的会放过他,可我现在也没有办法整他了。毕竟男子监狱和女子监狱不同,大家虽然都是管着监狱,但是我和男监狱那边不熟的。”

    彩姐说道:“我就是找你谈的这个而已。”

    我说道:“算了吧你,还给他求情。如果四联帮真要你命,霸王龙难道会去求林斌饶过你?”

    彩姐说道:“应该会吧。”

    她说的应该会吧,也没有怎么个确定肯定的意思。

    我说道:“应该会吧,那也是应该不会吧。彩姐,别求我,你知道他怎么对付我们的人的,你看见他怎么对付薛羽眉的,他要我们的人死啊,怎么就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彩姐说道:“我也只是求你一下,你答应不答应,我都已经尽力帮了他了。他有今天,也算是咎由自取。”

    我说道:“这面子本来我是该给你,但是对于霸王龙这家伙,我真的不会给你。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整死他,不谈这个了好吧。”

    彩姐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