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9章 重大的人生大事
    我去找了铁虎商量了一下我的陷害霸王龙的这个想法,铁虎说可以,但是最好不要和对方打起来。

    我说没问题,我们尽量会做到。

    搞清楚了霸王龙出拘留所的时间后,我们在那天,让龙王,陈逊,强子一起带着各自的一大帮手下,浩浩荡荡三百多人,全都黑衣服,黑墨镜,去拘留所门口那里,拉着横幅:欢迎霸王龙龙哥回家。

    多条横幅,几百人夹道欢迎,排成两排,鲜花摆满了拘留所的大门口。

    我则是在远处的一辆车上,观察这热闹场景。

    原本,去接霸王龙的他们四联帮的就有上百人,看到我们带那么多人去,他们马上也调兵遣将,派了几百人过去,他们第一意识就是认为我们派人去动他们,实际上不是的,我们的确是去欢迎霸王龙出来而已。

    不过双方人虽然身上没有带武器,因为光天化日之下,但是双方的武器都是放在了车上了。

    拘留所门口近千人,黑衣黑裤,还有好多辆车,排成行。

    横幅,鲜花,还有锣鼓。

    还有口号,热烈欢迎龙哥回家。

    我们喊口号,他们也喊口号,力图声音压过我们。

    四联帮的人很奇怪我们的做法,因为他们还是怀疑我们是来砍人的,他们也有所准备了。

    他们肯定想着,难道我们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这里砍人吗?不是吧。

    不过他们人数比我们多,他们也不怕了。

    当霸王龙出拘留所的时候,明显被这个气势给惊到了。

    这拘留所门口近千人,喊着口号,还有放鞭炮,烟花,敲锣打鼓什么的,热闹极了。

    霸王龙出来一看,发现是我们这边的人在这里,他马上到了他们队伍那里去,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们的人,我们的人欢快得很,放烟花,放鞭炮,敲锣打鼓。

    他们看到我们的人似乎没有对他们下手的意思,他们也干脆也放鞭炮,喊口号,力图比我们还要响亮。

    这倒是像对歌,看谁更加响亮和有气势。

    霸王龙在逗留了几分钟后,看到我们没有对他下手的意思,他嚣张的大摇大摆的在人群簇拥中走了,他们的人围着他,簇拥着他,昂首挺胸离去。

    我们的人则是跟着后面喊着口号,送着他们离去。

    霸王龙他们上了车,上车时候,还给我们的人弄了一个鄙视的手势,示意怎么没种对他动手。

    我们当然不会动手,大家送走他们,也都高高兴兴的上了各自的车离开。

    第二天,霸王龙这个黑老大高调出拘留所的消息,印满了城里主流的报纸媒体,一下子,这个家伙出名了。

    接着,霸王龙马上被抓了,罪名是聚众扰乱秩序罪。

    虽然说在街上放个鞭炮就说是聚众滋事太过于牵强。即使是黑社会只要此时此刻没有犯罪人家就是合法公民。

    可是霸王龙出拘留所这个排场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香港电影一样的排场,震撼到了全城的人了,上面有人盯着了,在民众和媒体压力下,上面不能不抓他。

    谁让他自己太嚣张,不过这家伙也实在没脑,当我们热烈欢迎,敲锣打鼓鞭炮齐鸣的时候,他们还跟着我们一起放,一起喊口号,这下可好了,霸王龙罪名可坐实了。

    一同和他被抓的,还有他的是三大金刚手下,还有另外的二十个主要份子,全是他们的人。

    办理此案的,是铁虎。

    原本,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刑拘的,如果查不出其它的案底,霸王龙这次刑拘也就是做做样子,很快就会释放。

    但是考虑到这次的影响面之广,他完了,至少面临三年以上的刑期。

    这才是真正的大快人心。

    我在办公室看着关于霸王龙的报纸。

    霸王龙这家伙,事先进行有组织的谋划商议,并购买迎接所用鞭炮、预定宴会酒店、统一部分迎接人员服装,于某月某日,在xx拘留所大门外,组织大量人员长时间聚集,并在他释放走出拘留所时燃放鞭炮烟花,身着黑色衣服人员列队迎接、献花、喊口号、喧嚣吵闹,引起群众围观。

    报纸写的实在是够精彩的。

    贺芷灵走了进来我办公室,抽走了我正在看的报纸。

    我不满说道:“你抢什么呢,有点素质得不得。”

    她看了看报纸头条,关于霸王龙被刑拘的消息,对我说道:“你这招玩得够阴险的。”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是我玩的。”

    贺芷灵说道:“别忘了我是谁。”

    这倒是,她本身就是公安的背景,她甚至能调动铁虎,她自然知道这一切的幕后。

    我说道:“哦,还是你最厉害了。”

    贺芷灵说道:“监狱里还没有搞定,你是不是重心放反了。”

    我说道:“监狱我也在想办法搞定,外面的这个霸王龙不能不先搞定,因为他要人命,薛羽眉差点给他杀了。”

    贺芷灵说道:“你这也只能把他关最多五年。”

    我说道:“五年也好,三年也好,他进去了就好。”

    贺芷灵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道:“你现在让我觉得有些可怕。”

    我问道:“因为我的阴险吗。”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可我从来没想过去对付你啊。你怕我什么呢。”

    贺芷灵说道:“这招到底谁教你的?”

    我问:“你不相信是我自己想的吗?”

    贺芷灵说道:“是吗。”

    我说道:“算是我自己想的吧,不过也是因为有铁虎的帮忙,不然的话,哪能就凭着这点小事把人给抓了。”

    贺芷灵说道:“已经够了,让法院审理,就说这些聚集人员的行为使得拘留所相关工作无法正常进行,其行为给拘留所造成了无法精确计算的严重损失,给社会和民众带来恐慌和不安,其行为性质恶劣、影响严重,使安定的社会秩序遭受质疑,使公民的法治信仰遭到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你说法院怎么判?”

    贺芷灵这家伙更阴险,这个说法更严重,本来在我们这里说的只是聚众滋事,放鞭炮敲锣打鼓聚集的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但是到了她嘴里,就成了天大的罪过了,其行为给拘留所造成了无法精确计算的严重损失,给社会和民众带来恐慌和不安,其行为性质恶劣、影响严重,使安定的社会秩序遭受质疑,使公民的法治信仰遭到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

    这要紧啊。

    根据刑法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我对贺芷灵说道:“照你这么说,他就是判五年都少了,都能判七年了。我觉得你才够阴险的,同样的话,到了你那里,就演变成了天大的罪过了。”

    如果贺芷灵生活在古代,就是皇帝身旁的那种专门阴人的大臣,而且阴人阴得很成功的大臣,可以通过寥寥几笔的奏疏,就能把别人一本参倒。

    贺芷灵说道:“不好吗。”

    我说道:“很好。谢谢了,我要找铁虎和铁虎说一说,你能不能写给我,然后让我发给铁虎,让他去这么起诉霸王龙。”

    贺芷灵拿了纸和笔,写给了我。

    这下,霸王龙完蛋了,进去七年,七年后,早换了人间。

    谁知道七年后他还活着不活着,进去后即使有人罩着他,但是他在四联帮这边已经是对四联帮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我们砍掉了霸王龙,等于砍掉了四联帮林斌的一条臂膀。

    贺芷灵对我说道:“我要你把监狱的事搞好,你到底搞得怎样。”

    我说道:“不就是一个甘嘉瑜吗,就连霸王龙那强悍的家伙,都干掉了,甘嘉瑜算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知道什么叫骄傲狂妄的代价吗。你知道关羽怎么死的吗。”

    我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些天,就主要去研究这个甘嘉瑜的事。”

    晚上,庆功宴,也是庆祝。

    庆功干掉了霸王龙。

    庆祝薛羽眉出院。

    在我们的总部珍珠酒店,我们珍珠集团的大佬们坐满了包厢。

    大家先是恭喜薛羽眉出院,然后是夸我,给我敬酒。

    一堂人,喜气琪琪。

    高兴过后,我们还是要面临下一个问题,虽然西城现在我们是抢了回来,霸王龙也干掉了,但是四联帮不会善罢甘休。

    还是旧话重说,最主要的,还是个人安全问题,首先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减少出行,如果不得已要出行,必须带多些人。

    然后,就是下一轮的对抗的问题了。

    通过策反这一招弄到了西城,但是想要渗透过那边去,可就有点难了,一招鲜,不可能吃遍天。

    我们首要做的,还是先盯着他们的反扑。

    薛羽眉说道:“以我对林斌的了解,我想,西城这边他应该放弃,因为现在很难起死回生,而会从别的地盘攻击我们。”

    我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吧。”

    酒席过后,薛羽眉留下,说有一些话想和我聊聊。

    我带着她去了咖啡厅那里,一边喝果汁一边聊。

    我问问要不要来一点红酒,薛羽眉说还是算了,因为还在伤愈阶段,不能喝太多酒。

    她男朋友也不让她喝那么多酒。

    我笑笑,说道:“有男朋友照顾就是幸福。”

    她说道:“我找你谈的也是关于他的事。”

    我问道:“关于他的事,什么事?”

    薛羽眉说道:“他向我求婚了。”

    我一愣。

    然后说道:“他居然向你求婚了?”

    薛羽眉说道:“在我的病床前,一直照顾我的他,买来了戒指,向我求婚。”

    我问:“然后呢。”

    薛羽眉说道:“我说我并不适合结婚,至少现在这时候不适合结婚,怎么也要先除掉了敌人才能结婚。他说如果不能除掉敌人呢,我说如果不能除掉敌人,那我们就是被敌人除掉了,还怎么结婚。他问那我们的人生是不是留下了遗憾。无论将来什么时候死,人都有死的那一天,在战争年代,爱人们不也一样该结婚结婚,该生子生子,如果人生没有这个经历,那才是真正的缺憾。我无法反驳,我觉得他说得很对,他说如果我死了,他至少为我守坟五年,如果我们有孩子,他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很感动。”

    我说道:“是啊,多么好的一个男人啊。”

    薛羽眉说道:“我很感动,我哭了,你见过我哭的样子吗。”

    我说道:“你没有泪腺。”

    薛羽眉问我道:“我当时很感动,可是我没有答应他。”

    我说道:“那你怎么想。”

    薛羽眉说道:“我就是要问你,现在这时候的我,适合结婚吗?”

    我说道:“我还是只能这么说,看你自己怎么想了。”

    薛羽眉说道:“你能给我点建议吧。”

    我说道:“呵呵,这么重大的人生大事,你想让我说什么。”

    薛羽眉说道:“你很聪明,看问题看得特别,再说了旁观者清,我需要你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