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7章 急也急不来
    丁琼现在已经是她叔叔公司的财务的头儿了。

    她弟弟丁敏,也是管理者之一,两人好像都有公司的股份,这些我好像听薛羽眉提起过,已经记不起来,反正我只知道他们两姐弟现在生活很好,是有钱人,这就行了。

    丁琼也担心我每天过的这刀上舔血的日子,想帮助我,让我去她叔叔公司做事,或者是自己外包给我弄个什么公司,让我来做的,不是我没有兴趣,是我无法退步了。

    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了。

    丁琼说道:“你们这样子,我很担心你们。”

    我说道:“是啊,担心吧,我们也担心我们自己,哪天就暴尸街头了。不过在监狱也不安全。”

    丁琼说道:“放弃你们又不愿意。”

    我说道:“丁琼,我们无法放弃了,你不会理解的。”

    她说道:“你少抽一点烟吧,你身上全是烟味。”

    我说道:“怕什么,你又不经常抱我。”

    她说道:“怕你早死。”

    我说道:“怕什么,你又不嫁给我,我死了你哭一下就好了。”

    她打了我一下:“讲话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我说道:“男朋友呢。”

    她说道:“问这个干吗呀。”

    我说道:“随便问问。”

    正聊着,一个手臂缠着纱布,头上也缠着纱布的人一瘸一拐的小跑了过来,问我道:“羽眉怎么样了,羽眉!”

    我看他被打得跟猪头一样,说道:“抢救回来了,你别那么大声,她在休息。”

    这魁梧的身材,是那健身教练。

    我扶着他坐下:“她在休息,没事的。”

    他松了一口气,说道:“都怪我,怪我!”

    我说道:“你没事吧?”

    他一身是伤。

    他摇头说道:“没事。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不会这样子。”

    我说道:“那不能怪你,怪你的助理。”

    他说道:“就是怪我。”

    我说道:“你别太自责了,人没事就好了。你好好回去休息,等她醒来了我通知你过来。”

    他摇头,说道:“我不回去,我等她出来。我等她醒来,我要在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我。”

    我说道:“爱傻了。”

    丁琼掐了我一下,说道:“你乱说什么。”

    我说道:“那不是,爱傻了,不然你在这里等什么?你都这个样子了,等她醒来我找人通知你过来不就行了。”

    丁琼说道:“你不懂爱。”

    我说道:“好吧我不懂爱。丁琼我们过对面,把这个最近的位置留给他。”

    我和丁琼起来,过了走廊对面的那排位置坐,健身教练站起来,想要通过那扇门看到里面的薛羽眉,不过是什么都看不到,他坐在了丁琼刚才坐的最靠近急救室的位置。

    丁琼说道:“好羡慕他们。”

    我说道:“有什么好羡慕的。”

    丁琼说道:“就说你这种人不懂爱。”

    我说道:“是是是,你就懂,我不懂爱,我只会做。”

    丁琼说道:“你看你,你老是这样子,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你啊。”

    我说道:“不跟就不跟吧,没关系。”

    丁琼说道:“就算跟了你,也让你这么弄寒心。”

    我说道:“如果是我女朋友,我比他还焦急,信吧,我马上破门进去。”

    丁琼说道:“别那么大声。”

    夜已经很深了,护士终于把薛羽眉推出了急救室,送去了病房里面那里休息。

    看着薛羽眉这惨白的面容,丁琼难受极了,特别是那健身教练。

    人很虚弱,需要请护士照顾,我让他们找八个护士轮番照顾,健身教练作为她男朋友,留下来照顾,我和丁琼则是离开。

    送了丁琼上车回去,我回去休息。

    次日再去看望薛羽眉。

    次日下午,我才过去的,虽然醒来了,因为身体虚弱,她没有见几个人,只是见我们这几个。

    当我进去的时候,她男朋友出来了,即使被打得跟个猪头一样,他还是坚持照顾着薛羽眉,果然是真爱。

    走到了薛羽眉的床头,我坐下来,看了看她,她也在看我。

    气色比昨晚好多了,脸红润了一些。

    我说道:“感觉怎么样了。”

    她说话声音很低,说道:“没事了。”

    我说道:“呵呵,没事才怪,都差点被砍死了。”

    薛羽眉说道:“这还不是没死吗。”

    我说道:“昨晚真的怕你死了。”

    这是多么倔强坚强的一个女人。

    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她又回来了,但是她一声抱怨也没有,也没有喊痛喊苦。

    薛羽眉轻轻说道:“我一直都在做梦,做梦,梦见家人,和家人团聚,很幸福。我真正去了天堂。一切,都解脱了。”

    这让我想到了柳智慧,对于她们这样背负着那么沉重的负担的人来说,或许,死了也真的是一种解脱。

    我说道:“死个几把,你死了我们咋办,话说你死了倒是好,我们还要想着给你报仇,你解脱了,我们呢。”

    她笑笑,伸出手来。

    从被子里伸出手来。

    我问道:“干嘛。”

    她说道:“想牵着你的手说话。”
    r />

    我说道:“可是你有男朋友。”

    她说道:“朋友就不能牵手?”

    我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很温暖。

    我的手则是很凉。

    她眯眯眼,说道:“有你们在,我怎么舍得死。”

    我说道:“是,活着多美好,话说你也赚了不少钱了,钱没花完,人死了,这多么痛苦。”

    她说道:“给你花。”

    我说道:“好吧,就是等你这句话,那你现在可以死了。”

    她说道:“没良心。”

    我笑笑,问道:“吃过了吗。”

    她说道:“吃了。他给打来的。”

    我说道:“找到了这么好的男朋友,真是福气。”

    薛羽眉说道:“活着真好,是很舍不得死。”

    我说道:“行了,好像在发表临终感言一样,说点正事吧。”

    我松开了她的手,毕竟这么老握着,不好。

    要是她男朋友看见,总会觉得有点什么的,尽管他可能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我心里觉得有点什么。

    担心她男朋友想多了。

    我问道:“你把他们在西城的饭店赌场酒店酒吧都铲了,他们现在搞不起来了,针对你。我在想,你都找了那么多的保镖护卫,可还是被人砍了。”

    薛羽眉说道:“他们人太多了。有备而来。”

    我说道:“被人出卖是一回事,最主要的还是自己的安全意识不够,你以后不能随便出去了,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看人家,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样的程度了。”

    薛羽眉说道:“以后不会了。”

    我说道:“以后好好的在家里待着,在公司待着,在酒店待着,要么约会,也在酒店约会,出去办事的话,让手下出去就好了。”

    薛羽眉说道:“我知道了。”

    我说道:“那现在被他们这样子砍了,难道我们不该打回去了啊。”

    薛羽眉说道:“打。当然打。”

    我说道:“现在报警了,不知道有没有用。估计没什么卵用。”

    薛羽眉说道:“难道你想派人去跟踪霸王龙。”

    我说道:“跟踪没什么用,他会反跟踪,而且会挖陷阱,去跟踪他反而被他给害了。头疼啊,不知道有什么好办法。”

    薛羽眉说道:“别急,会有办法的,西城我们都收回来了。那边有我安插的卧底,一定会有机会的。”

    我说道:“好。”

    薛羽眉轻轻咳了几下,看起来,咳嗽的时候她是全身伤口都疼的。

    我说道:“你先不要说话,也不要见客了,好好休息一些天,好好恢复,外面的事,我看让陈逊给你办了就好了。”

    薛羽眉说道:“外面的事,我自己分内的工作我还是要做。”

    我问:“你都这样子了,你怎么做。”

    薛羽眉说道:“电话。”

    我点点头,说道:“好吧,那也行。别累着了,记住了,好好恢复快点,多安排一些人。”

    她说是。

    对我笑笑。

    我出来了走廊,看着她男朋友,那健身教练,脸比昨晚还肿胀,真是跟一个猪头一样,不过这家伙人真的是够好啊。

    舍命救薛羽眉,都不下几次了,被打。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没有离弃薛羽眉的意思,重感情。

    我看看他,说道:“你还是好好休息,好好养伤吧,反正有专门的看护。”

    他说道:“看护哪比得上自己人。”

    我说道:“这倒也是,你自己注意休息。”

    他说道:“谢谢你。”

    我离开了医院。

    和陈逊见面了,陈逊说抓了十几个人,涉案的近百人,只抓到了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开口就是他们自己干的,跟别人没关系,问他们别的人在哪,他们说来,警察也抓不到,因为有不少已经跑路了。

    即使抓到了,也不能把那些人怎样,因为,这十几个人承认是他们做的。

    而陈逊手下的其中一个金刚,则是取保候审,其他的这十几个人,是背黑锅的。

    尽管我们明明知道是霸王龙干的,但是这又能怎样呢,都有人给他背黑锅了。

    警察也不能抓了他,因为没有他任何犯罪的证据。

    我问陈逊道:“难道就这样算了。”

    陈逊说道:“没有办法,只能等待机会。”

    我说道:“等待机会,等待干掉霸王龙这家伙等了多少年了,等得反而我们先给他弄死了。”

    陈逊说道:“急也急不来。”

    我问道:“西城那边现在基本是我们的天下了是吧。”

    陈逊说道:“算是。”

    我说道:“那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不抢回来,他们不会乐意的。”

    陈逊说道:“如果是做正经生意,酒店,饭店,酒吧,他们都可以做,可他们不老实。”

    我说道:“搞这个没多少油水,对他们来说,油水太少了,不够看。他们着急除掉薛羽眉,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想要重新把生意搞起来,但是只要有薛羽眉在,他们那些违法的生意肯定弄不起来。”

    陈逊说道:“有他们在,我们更不敢做这些生意。”

    我说道:“那不一样,我们没有做这么犯法的东西吧,最多擦边一点,他们还搞毒呢。”

    陈逊说道:“所以活该被铲,被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