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6章 薛羽眉遭打
    原本我是真的打算和贺芷灵试着相处的,但是遭到了她的拒绝,心里真的是特别的难过。

    不过我和她一直都这么的走过来的了,在我不停的撩拨中,她就不停的拒绝,便是如此。

    可是她拒绝我关上门的同时,却是又给我开一扇小窗,给了我希望,然后我们两个就是这么不停的在进挪腾移了。

    从刚开始到现在,已经这么久了,可谓是进展龟速,她毕竟不同于别的女人,没有那么容易搞定。

    一步一步,一点一点,也算是进步了吧。

    从一开始的那么讨厌,到了现在愿意和我同在一张床睡觉,表现得已经明显的并不是很讨厌我了。

    可我今晚说的那些,就是在给她一个选择,要么走下去,要么算了,这么上不上下不下的,同一张床又不能碰,说是情侣又不是真,这算什么嘛。

    进不能进,那只能退了。

    可是真的要退,反而是我难过了,我怕我之前的那么的努力走到的那一步,都会功亏一篑了。

    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都说了,我是逼她做一个选择,她明确是拒绝了我,无论她心里怎么想,反正她嘴上都是真的拒绝了我。

    之前早就想放弃,但是听了王普的建议,我一直都在不停的对她进行追求,我已经该用的招数都用上了,她还是对我如此态度,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吴凯建议我道:“张总,不如这样子吧,你就顺其自然,该干嘛干嘛,该泡妞泡妞,和别的女孩玩,该工作工作,至于这个女人,如果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也没办法,放她走了就是了。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子的了。”

    我苦笑:“连我的口头禅你都学会了。”

    是的,人生就是这样子的了,有很多东西,看起来仿佛近在迟尺,可你永远都得不到。

    例如权力,例如美人,例如金钱。

    她站在你的面前,可是你的吻终究吻不到她的脸。

    因为你始终没有走进她的心里。

    吴凯说道:“有钱和比什么都重要。”

    吴凯倒是道出了现实的真相,对的,钱就是最美好的事物了。

    我说道:“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朋友亲戚爱人,比金钱重要,可是这些东西的基础,都是需要钱来奠基。”

    吴凯说道:“喝吧,喝完了睡觉,别想那么多了。”

    三人喝完了两瓶红酒,回去了宿舍躺下。

    我还是想很多,贺芷灵那一声冷冷的拒绝,是认真的吗?

    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一种心绞痛。

    让我呼吸不起来的痛,一直到了半夜,我才勉强睡着了,一夜没睡好。

    次日去上班,忙了一天,到了下午下班后,我让兰芬给了我带了一些吃的来给我,在办公室解决后,就回去宿舍关机睡觉了。

    醒来的时候,开机后,看到好多条信息。

    陈逊,强子,还有彩姐,发信息来说让我看到信息后给她们回复电话。

    出事了!

    他们这几个人一起给我发信息打电话,那肯定是出大事了。

    我正要打过去给陈逊,手机先来了一个电话。

    丁琼。

    丁琼怎么会给我打电话,这都大半年没联系了吧,她怎么的会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呢?

    我接了电话,问道:“丁琼,怎么了。”

    感觉有问题,不然丁琼不会找我。

    丁琼说道:“你怎么现在才开机呢。”

    我说道:“我刚才睡了一觉,怎么了啊。”

    她说道:“你快来xx医院这里,薛姐住院了,还在抢救。”

    她的话音很急。

    我问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了。”

    丁琼说道:“你快来,快点。”

    我急忙坐了起来,说道:“好。”

    马上给吴凯打电话让他赶紧来接我,我简单洗漱后,到监狱门口等他们过来接了我。

    上了车之后,我问阿楠薛羽眉怎么了。

    他们告诉我,薛羽眉这段时间,通过策反的方式,搞垮了几乎西城那边的霸王龙的所有的非法经营的店,包括隐蔽的赌场酒店,挂羊头卖狗肉的娱乐场所,甚至偷税漏税的饭店,几乎全部都被查了。

    薛羽眉的功劳很大,策反这一招她用得很溜,不过也要怪霸王龙他们自己,每家店几乎都不干净,这就不怪自己被查封了。

    西城沦陷,这还得了,霸王龙马上想办法反击,不过他的策反能力不行,加上薛羽眉这边的队伍不像他们的队伍那么渣,霸王龙策反这一招不管用。

    恼羞成怒的霸王龙用了最暴力的最原始的那一招:直接对薛羽眉下手。

    在持之以恒的派人跟踪下,终于,他们发现了薛羽眉和健身教练在交往,于是,他们想办法买通了健身教练身边的一个助理,那个助理在薛羽眉和健身教练约会的时候,偷偷把地址告诉了霸王龙,霸王龙找了将近一百个人拿着刀堵了薛羽眉和健身教练约会的饭店,然后砍杀薛羽眉,虽然薛羽眉的手下拼死救薛羽眉,虽然健身教练也因此被砍重伤,虽然薛羽眉最终逃上了车,司机开车冲出重围成功逃走,但是薛羽眉还是被砍了个奄奄一息。

    他们说,原本薛羽眉在手下的护送下,杀出一条血路,成功跑了的,但是她男朋友,也就是那个健身教练被砍,她又让手下折回去救人,她自己也跑回去,这才遭到乱刀乱砍,幸好手下拼死相救,背着她出去塞进车里,她才得救了。

    因为失血过多,而且有不少刀砍得很深,现在还在抢救之中

    。

    晚上十点了。

    我祈祷着薛羽眉平安无事,抢救成功。

    到了医院后,看到陈逊,强子,彩姐,龙王,集团的好些大佬们都在场了。

    都在急救室外。

    大家焦急的等待着。

    我问现在情况怎样,他们都说正在抢救。

    我点了一支烟,坐了下来,但愿她平安无事。

    我让陈逊说了一下情况,陈逊说的也是和阿楠说的一个样的,我问那出卖薛羽眉和健身教练的那个助理呢。

    他们说已经跑路了,跑了才发现的。

    这家伙要是抓到了,非要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让陈逊联系最好的医生过来,钱不是问题。

    陈逊说道:“这里面已经是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疗设备。”

    这时候急救室外的走廊上,如此的安静,似乎一根针掉落在地,都能听到声音。

    我一根烟一根烟的抽着,看着那急救室的门。

    如果薛羽眉就此完蛋,那我们真的是失去了一员大将。

    作为一个好朋友来说,我实在是不想失去她。

    这时候,我忽视了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离急救室门最近的丁琼,她闭着眼睛,在祈祷着。

    她很虔诚,我不想去打扰她。

    看了看时间,我已经过来了半个小时。

    当我烟盒没烟了,问陈逊拿烟的时候,急救室的门开了。

    两个医生先走出来了。

    我们的人一下子唰的都站起来围住了医生。

    只有我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他们。

    他们还没开口,医生举起了双手说道:“静静,安静,不要说话,不要吵到她。”

    这就是说,抢救成功,薛羽眉没事了。

    我深呼吸了一下,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

    他们激动的握手医生,丁琼哭了。

    我坐了下来,我把强子叫过来,让强子拿了一支烟给我抽。

    我抽着烟,看着他们庆祝完了之后,围过来了我身旁。

    因为这时候人很虚弱,刚抢救回来,我们不能进去打扰薛羽眉,她在沉睡。

    我让强子带人守着,我们则是去了医生那里。

    医生办公室,他拿着x光等片给我们看,薛羽眉一共被砍了七刀,三刀手臂,一刀在肩膀,两刀后背。

    其中最危险的一刀在脖颈处,差不多砍到了颈动脉,很危险。

    这些刀都十分的锋利,流血很多,能救回来,已经是奇迹。

    还有手下们,除了司机,全部受伤,轻伤的不算什么,有两个也是伤得很重,但是也没有薛羽眉那么重,都救回来了,有一个被砍断了两根手指,还在做手术接回来。

    而薛羽眉的男朋友,被人砍了三刀,捅了一刀在屁股上,然后被推下楼梯晕过去,好在他身躯健壮,扔下楼居然没伤着,没有生命危险,这时候也还在晕着。

    我骂道:“霸王龙这王八蛋。”

    我问陈逊道:“现在怎么处理?”

    陈逊说道:“我让他们先报警了,看看警察那边怎么说。”

    我问:“怎么说。”

    陈逊说道:“警察调取了监控,正在,抓人。”

    我说道:“希望是真的抓人,你赶紧去搞定这个事,给钱就给钱,把他们这帮人都抓了再说。最主要是,霸王龙。”

    陈逊说道:“好。”

    我说道:“还有,做好安抚工作。”

    陈逊说是,他去办了。

    我找了彩姐,让强子去帮忙陈逊处理一下薛羽眉这边的工作,还有龙王也去。

    至于看护,就让强子来负责。

    我也没有离开,走到了急救室门口,坐在了丁琼的身旁。

    她看了看我,然后伸出了怀抱,我靠着过去,丁琼抱着了我,哭了起来。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说道:“哭什么呢。你看,那么漂亮,哭花了脸了。”

    我给她擦着眼泪。

    丁琼长发及腰,衣着精致,很美的小姑娘。

    丁琼说道:“好担心她死了。”

    我说道:“薛姐不会死的,福大命大。”

    丁琼说道:“我就说不要去和人家做什么这些生意,她又不听我的。”

    我叹气,说道:“丁琼啊,有些东西没那么简单的,她活着的唯一信念就是复仇,明白吗。”

    丁琼说道:“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事呢。”

    我说道:“有,报仇。自己的命是很重要,家人的命更重要,人会死,但是仇恨不会。你怎么知道她出事了。”

    丁琼说道:“她每天都让我提心吊胆的,我隔几天就联系,晚上我打电话没有接,打给了她的司机,说她出事了,我就过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薛姐有你这么好的朋友,真幸福。”

    丁琼说道:“难道我不是你朋友。”

    我说道:“怎么不见得你隔几天就联系我。”

    丁琼说道:“你那么多女朋友,要是我老是联系你,谁知道哪天会不会被其中哪个女朋友打了。”

    我说道:“乱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