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1章 微妙的关系
    眼看着自己人一个一个倒下去,她们有些害怕。

    可是她们毕竟人多,继续疯狂扑上来,我有些体力不支。

    而小凌,则是被捅了几下后,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突然在对付前面的人的时候,后背肩膀被刺了一下,我叫了一声,用力一转身挥着钢筋打过去,手臂却打在了其中一个打我的钢筋上,我手中的钢筋脱手飞了出去了。

    这下完了,她们看到我没了武器,疯狂的冲上来对我刺。

    我被逼着进了程澄澄的监室,原本想冲开一条路跑了的,可是现在跑不了了,反而被逼到了程澄澄的监室中。

    程澄澄拦在了她们的面前,说道:“我让你们住手没听到吗!”

    我很感激程澄澄,这时候,她居然还要来救我。

    不过她的手下已经不听她的了。

    她们推开了程澄澄到旁边,然后又是一拥而上,扑上来了。

    我跳到了床上,然后对付她们,在她们凶狠的扑杀中,我硬是先撂倒了几个人。

    看着一个一个倒下,她们慌了,她们没想到过我那么勇猛。

    可是,我也已经全身是伤了,全身是血,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哪儿伤到了。

    这时候,就像是一群狼和一只老虎的搏斗,我不能倒下,一旦倒下,这群狼会把我撕碎了。

    她们这时候只剩下了一半的人,其他的都倒了,她们不敢扑上来,和我对峙着,看着虚弱的我,指望着我倒下去。

    而程澄澄,想要阻拦她们,被她们给控制住了。

    但是她们没有敢伤到程澄澄。

    毕竟程澄澄是她们的老大。

    看着我有些体力不支,她们有人说道:“赶紧上,不然有人来了!他体力不行了。”

    她们就又要扑上来了,我确实已经搏斗到了最后一丝力气。

    怕是撑不住了。

    外面有脚步声,有人冲进来了,是朱华华带人冲进来了。

    冲进来后,防暴队的人开了电棍乱棍将这群女囚全部打趴在地。

    我摇摇晃晃,下了床,坐在了地上,对朱华华笑笑。

    朱华华急忙过来扶着了我,然后另一边让另外一名防暴队的人帮扶,扶着我去医务室。

    去了医务室,简单的包扎,然后送去医院。

    在医院,进行了细致的检查。

    一共十多处伤口,大多数是手,不过有一下插进肩膀,还有后背,前胸的,如果力度大一些,我就真的没命了。

    幸好是女囚,没有多大力气。

    被捅了那么多下,居然只是轻伤,感慨自己的命大。

    小凌只是被打晕而已,头被打破了,包扎了一下,她们看来针对的主要还是我。

    徐男,小凌,文姐,监狱里各个科室,手下,几乎能来的人,都来看望了我了。

    病房里摆满了水果篮。

    朱华华去买了粥来,喂着我。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好在刚才躺了休息一下,这时候精神好了很多。

    我说道:“我也不是个重伤病人,犯不着这么喂,我自己来。”

    不过,我的手臂很疼。

    我试了试,说道:“还是算了。不过你能不能买些能吃的菜,这都什么鬼,给我打一碗粥就要打发我了?”

    朱华华一边给我喂着粥,一边说道:“你嫌弃什么,这里能有什么好吃的。”

    我说道:“你去对面买啊,我之前买过。”

    朱华华说道:“先吃完再说吧。”

    我说道:“让人去查了吗。”

    朱华华说道:“查了。难道不是程澄澄。”

    我说道:“不是她。她还救我呢。”

    朱华华说道:“那是她的手下自作主张对你下手吗。”

    我说道:“应该是。”

    朱华华说道:“她们把狱警给抓了,逼着狱警开门,从新监区过来,到了那栋小楼,骗着下面的狱警开门,控制了守门的狱警,才上来对付你,之前又有准备好了武器,这明显是有狱警参与的有预谋有计划的对付你。”

    我说道:“你说得对,没有狱警的参与,她们不可能组织起来。查下去!”

    朱华华说道:“我觉得最好还是让警察进来查。”

    我说道:“我敢吗?我才上来没多久,就出了这样的事,我让人下来查,那外面的人,上级部门又知道,说我管的监狱那么的乱,安全搞得那么差劲,那我还怎么做下去。”

    我这时候,理解到了前任监狱长的苦衷。

    没办法,这些东西,只能自己内部解决。

    朱华华说道:“我们自己查怕是查不到那么仔细。”

    我说道:“尽力而为吧。我知道你的意思,想查下去,将这些人全部都一网打尽,让她们全都受到法律的惩罚,是吧。”

    朱华华说道:“就该这样。”

    我叹气说道:“花姐,不是我不想这么做,而是根本不能这么做啊,为了自己乌纱帽着想,这样的家丑,不能外扬。”

    朱华华当然也深知这一点,她说道:“我只是说说。”

    我说道:“现在我也终于理解到了当时监狱长那时候内部解决的原因了。”

    朱华华说道:“没想到我们已经拿到了监狱最大的权利,这帮余孽的能量却还那么大。”

    我说道:“对,余孽。我明天回去上班,好好查!谁对付我,我灭掉谁。”

    朱华华说道:“先休息几天吧。”

    我说道:“休息什么?这帮家伙我不灭了,我休息不了。我还有什么心情休息。”

    我激动的时候,被粥呛到了,一下子,不停的咳嗽,朱华华给我拍着:“你看你,激动什么。”

    有人走进来了。

    站在了我们跟前。

    贺芷灵来了。

    朱华华拿着纸巾给我擦着嘴,回头看是贺芷灵,她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和贺芷灵打了一声招呼。

    然后,朱华华出去了。

    在贺芷灵面前,监狱里所有人都是浮云。

    自觉的知道比贺芷灵低等。

    朱华华出去后,带上了房门。

    贺芷灵看了看我,说道:“看来也没什么嘛。”

    我早已习惯她的风凉话,尽管她明明是来看望我的伤情,但是她还是讲话那么难听。

    我说道:“是吧,没死,让你失望了。”

    我点了一支烟,抽着。

    然后又咳嗽了。

    贺芷灵掀开了我的被子。

    然后把我的那病号服撩起来看,说道:“没死成,太失望了。”

    我把衣服扯下来说道:“干什么?想让我死那还不简单,弄一把刀捅死我就成。”

    贺芷灵坐了下来,说道:“谁做的。”

    我说道:“程澄澄的手下,还有那帮余孽。”

    贺芷灵说道:“程澄澄,和甘嘉瑜。”

    我说道:“程澄澄不可能,程澄澄还要救我呢。”

    贺芷灵说道:“肯定?”

    我说道:“肯定。不过她看起来是明知道这件事的。”

    我告诉了贺芷灵我被堵被打差点被捅死的事。

    贺芷灵说道:“那是甘嘉瑜找她程澄澄商量这么做,她知道了她不同意。她不想你死。她喜欢你。”

    我说道:“是吗。”

    贺芷灵说道:“不然怎么会救你。”

    我说道:“算是吧,我救过她,我挺欣赏她的。”

    贺芷灵说道:“是个人才,可惜走歪路。那就是甘嘉瑜了。”

    我说道:“我让人在查。刚才朱华华建议我找警察来查。”

    贺芷灵说道:“现在找不了,你刚刚上来监狱长,还是个代,没转正,就出了这样子的事,监狱的安防那么差,你怎么和上面交代。”

    我说道:“那不怕她们捅上去吗。”

    贺芷灵说道:“她们更害怕被抓。”

    我说道:“好吧,又是甘嘉瑜了。可是现在没有证据。”

    贺芷灵说道:“去查。一个一个挖出来。”

    我问:“如果查到了是她做的呢。”

    贺芷灵说道:“我早说让你想办法清除她们出去了,你都干嘛了?忙什么,泡妞?约会。”

    我说道:“我说了我现在也没辙啊,我已经很努力了。”

    贺芷灵说道:“赶紧。”

    我说道:“知道了。”

    贺芷灵站起来,准备离开,对我说道:“告诉过你多少次,注意安全。”

    我说道:“我说了是意外,我不是不注意安全,谁能知道她们也能搞定狱警啊。”

    贺芷灵说道:“自己小心,你死了,没人帮我处理监狱的事。”

    我说道:“知道了。”

    明明是在关心我,但是她说话听起来,却是那么难听。

    贺芷灵离开了。

    朱华华进来。

    我问朱华华:“你很怕她。”

    朱华华说道:“尊重,尊敬。”

    我说道:“哦,了解,明白。”

    朱华华说道:“她说了什么。”

    我说道:“她认为是甘嘉瑜是背后主谋。”

    朱华华说道:“甘嘉瑜,还有旧监狱长,旧监狱长不在这里,但是她人在管理局,她时时刻刻盯着监狱里。我们还没有完全胜利。”

    我问道:“你也认为是甘嘉瑜和程澄澄合作的吗。”

    朱华华说道:“贺芷灵这么说,那就肯定是了。”

    我问道:“她说什么你都信。”

    朱华华说道:“世上有一种人是天才,她们的大脑比计算机还厉害,比我们普通人强,你不得不服。”

    我点点头,说道:“这倒是。那就往这条线查下去吧。”

    朱华华说道:“怎么你们这对情侣,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情侣。”

    我说道:“说了是假情侣了。”

    朱华华说道:“你们关系可真微妙。”

    我说道:“我和你关系也微妙。”

    朱华华说道:“不一样。”

    我说道:“一样。”

    朱华华说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喜欢她。而且她也喜欢你。”

    我说道:“这你看得出来?”

    朱华华说道:“女人看感情这个东西都是很容易看得出来。”

    我说道:“所谓的你们女人的第六感。”

    朱华华说道:“是啊。”

    我说道:“不过,在现实中一般相互喜欢的人都无法走在一起,走到最后。婚姻中大多是一对没有多深感情或者是单相恋的情侣,最终才走到了一起。”

    朱华华说道:“没结过婚,不知道。”

    我说道:“那和我试试,不就知道了。”

    朱华华说道:“嘴真贫,好好养伤吧你。”

    我说道:“明天我就出去。”

    朱华华说道:“不行。”

    我说道:“不行也得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