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9章 极其没有自尊
    打电话给了强子,还有龙王。

    他们人多,我们就也要人多。

    看谁怕谁。

    我对他们说有种等我们半个小时。

    他们说等就等,怕你吗!

    半个小时,强子和龙王带人来了,二十几车人。

    下来黑压压浩浩荡荡的站在了清江啤酒厂的门口,我得意的带着人过去,堵着他们的大门口。

    我们的人,全是一样的黑衣服,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人,混黑的人物。

    保安们这下脸色变了,厂工们见势不妙,不少人偷偷转身溜了。

    隔着大门,我问保安的这几个刚才叫嚣最厉害的领头:“准备好了没有,开打了!”

    他们不敢开门。

    他们有人喊道:“有种你们进来!”

    这时候还那么嚣张,我指着了那个叫嚣的家伙,说道:“给他一点教训。”

    身旁的人手中一根伸缩棍没打开,飞速砸了进去,正中那叫嚣的家伙的头部,他喊了一声,摔在地上,头上血流如注,一动不动了。

    他旁边的那一群保安急忙的惊恐的后退。

    我说道:“开门!不然一会儿我砸进去,你们就有得好看了。”

    “你砸啊。”

    一个女声。

    贺芷灵,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隔着大门站在我面前:“好威风啊张总。”

    我没说话。

    贺芷灵说道:“像个流氓痞子一样,你自己看看你什么样子。”

    我说道:“他们威胁我的。”

    贺芷灵说道:“砸我的厂。砸啊。”

    我说道:“是威胁砸门,是骗他们开门的,我哪敢真的这样来。”

    贺芷灵说道:“如果他们真不开,你就砸进来了。”

    我说道:“不是不是,开玩笑的嘛,只是威胁让他们开门而已。”

    贺芷灵看看地上躺着的保安,血流如注,她对身旁人说道:“赶紧带去医院。”

    身旁人马上扶着保安起来了,抬着走了。

    贺芷灵对我说道:“还敢打我的人,好,你给我半小时,我也叫人。”

    她叫人,我就怂了。

    因为她叫的人,都是警察,还是警察中的精英,特警。

    我们的人再强悍,也搞不过人家全副武装的特警啊,而且人家还是以合法的名义出师有名干掉我们的。

    我说道:“嘿嘿,表姐,这样子也没什么意思,算了算了,我们先走了。”

    贺芷灵说道:“你进来。”

    我让强子龙王带人走了,然后我进去了她厂里。

    跟着贺芷灵到了她办公室。

    贺芷灵说道:“了不起啊你,我都惹不起你了。”

    我说道:“你当然惹得起,不过说真的,我并不是一定非要你罩才混得开。在监狱里,我即使不干了,在外面我还是很混得开的。”

    贺芷灵说道:“了不起了,翅膀硬了,可以自己飞了。”

    我其实老是在她面前低三下四的,也极其没有自尊,可是能怎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说道:“我来找你其实不是想和你说这个我多厉害什么的,我来是想问问你一个很真实的问题。”

    贺芷灵说道:“什么。”

    我说道:“你说人家想要干掉我,只是因为碍于你是我男朋友,哦不是,是我是你男朋友,所以人家不干掉我,是吧。”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为什么我听起来那么假。”

    贺芷灵说道:“觉得我骗你。”

    我说道:“对,觉得你是骗我的。”

    贺芷灵说道:“骗你,为什么。”

    我说道:“因为你想不让我出去外面到处拈花惹草,所以想出来了这么个招式,束缚我,不得让我出去和别的女人玩,是吧。其实你真实的目的,就是喜欢我,你又不好意思说。”

    贺芷灵倒是平静,问道:“是吗。”

    我说道:“其实今晚我来就是和你说的这个,如果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就在一起算了,相处试试,怎样。不过我觉得我们即使相处,也是相处不下去,吵翻了。”

    贺芷灵说道:“我不喜欢你。你哪来的自信我会喜欢你。”

    我说道:“那好吧,你的拒绝是我意料之中的,反正即使你会喜欢一个人,你这种人也不会说出口的。那就行了,那我继续玩去。”

    贺芷灵说:“那你就等死。”

    我问道:“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贺芷灵说道:“你觉得是假的,就是假的吧。”

    我说道:“哦,那我就是认为是假的。特工,那又怎样。”

    贺芷灵说道:“放心吧,现在他们不会对付你。”

    我说道:“因为你的关系。”

    贺芷灵说:“是,因为我的关系。”

    我说道:“那我该谢谢你,不过,我一直在想着怎么除掉他们!”

    贺芷灵说道:“我怕你做不到!”

    我说道:“杀一个,来两个,来两个,杀三个。既然他们想要我死,那我只能这么做。”

    贺芷灵说道:“你别乱来。”

    贺芷灵看到了我刚才的实力,也觉得我可能有干掉那些特工的能力,但是她又怕我捅了马蜂窝,怕我自己惹祸上身。

    可是,我为什么不干掉他们,他们可是要我死的!

    我说道:“好,除非你今晚陪我睡觉,让我为所欲为,我答应你,不会对他们怎样。”

    贺芷灵说道:“滚。”

    我说道:“滚就滚吧。”

    转身离开了贺芷灵办公室。

    回去后,我找陈逊吃了个宵夜,和他说了一下我被人家特工想办法暗杀的事。

    陈逊问道:“现在还发现有这些人跟着吗。”

    我说道:“没有发现,他们很隐蔽。”

    陈逊说道:“他们想除掉你,那我们就先除掉他们。”

    我说道:“你也是这么个想法的。”

    陈逊说道:“敌人,比我们还嚣张,这怎么行!再说了你不除掉他们,如果有一天,他们除掉你呢。”

    我说道:“就是这样子的。”

    陈逊说道:“我想想办法吧,想办法抓了他们才行。就是你说的那几个半老不老五十岁上下的人,是吧。”

    我说道:“是。要抓他们,那也要想个办法引出他们。”

    陈逊说道:“只要他们还跟踪你,就能有办法。”

    我说道:“这几天我没事干就跑出去和妹子约会,我看看他们还跟不跟,如果还跟着,你帮我抓了他们。”

    陈逊说道:“我亲自来办。我就不信抓不到。”

    我说道:“好。”

    落实了计划。

    次日晚上,我就约了谢丹阳吃饭,然后在我们周围,让陈逊布置了人在周边。

    只要发现有人跟踪我,马上给抓了。

    谢丹阳奇怪的看着我。

    我则是看着外面,东张西望的。

    谢丹阳问道:“你在看什么。”

    我说道:“没看什么。”

    谢丹阳说道:“怕你女朋友来抓奸啊。”

    我说道:“靠,说什么呢,谁有女朋友。”

    谢丹阳说道:“贺芷灵不是你女朋友?”

    我说道:“是一半。反正她不会来抓奸。”

    谢丹阳说道:“我还想问问你,今晚请我吃饭是带着什么目的性,是因为和女朋友一起久了,想在外面踩踩野花。”

    我说道:“哎哟丹阳姐,别把我说的那么的坏好吧。我这都多久没有和你吃饭了啊,我们吃吃饭,聊聊天增进感情。”

    谢丹阳说道:“我们的感情还能怎么增进,你说。”

    我说道:“你想的是增进到床之上,还是要增进成夫妻。”

    谢丹阳说道:“夫妻。”

    我说道:“丹阳姐,都那么久了,你还那么执着。”

    谢丹阳说道:“我知道你不愿意。”

    我说道:“是啊,我肯定不愿意啊。”

    谢丹阳说道:“不愿意算了。”

    我说道:“好的,是算了。什么时候结婚。”

    谢丹阳说道:“算了,不结婚了。”

    我问道:“放弃了?不打算和她结婚了?”

    谢丹阳说道:“不是不打算结婚,是低调点,不结婚,但是过结婚一样的生活。不能太高调了,亲戚已经开始指责,再结婚,他们会骂死人。”

    我说道:“反正你们都如此离经叛道了,还管他们怎么骂呢。”

    谢丹阳说道:“那不行,得不到家人的祝福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我说道:“那你们现在也是得不到祝福啊。”

    谢丹阳说道:“至少不会那么强烈的反对我们。”

    我笑笑,说道:“这话倒是。”

    谢丹阳说道:“你和人家贺芷灵怎样了。”

    我说道:“你觉得我和她有结果吗。”

    谢丹阳说道:“那我可不知道,也许有,也许没有,谁知道呢。”

    我笑笑,说道:“你们家家庭情况好,我都配不上你,贺芷灵的家庭情况更好,我更配不上她。”

    谢丹阳说道:“贺芷灵那么本事强大的女人,还会在乎这些吗。她要是看上你,她绝对不会在乎。”

    我说道:“这倒是吧。算了不提她了。我想跟你谈另外一件事,你们狱政科科长的位置,你有兴趣吗。”

    谢丹阳马上问:“我能上去?”

    我说道:“这要看我们怎么努力了。”

    谢丹阳说道:“怎么努力?”

    我说道:“选科长的时候,是投票制,谁票数多,谁当选。”

    谢丹阳说道:“可是可能也没有那么多人投票给我啊。”

    我说道:“做工作啊,拉人心啊。”

    谢丹阳问:“拉不过人家呢。”

    我说道:“这就没办法了。”

    谢丹阳说道:“那你还说努力让我上去。”

    我说道:“花钱。”

    谢丹阳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哦,花钱。”

    她明白说的意思了,就是花钱,让她们科室的人给她投票。

    谢丹阳说道:“真是个好办法啊。”

    我问道:“怎么听起来好像很讽刺的样子。”

    谢丹阳说道:“那不是吗?还要花钱。”

    我说道:“那不是吗,你想上去,就要付出代价,天上难道能掉馅饼?”

    谢丹阳说道:“我还以为你能提我上去呢。”

    我说道:“我不能坏了这个规矩啊。”

    谢丹阳说道:“坏了就坏了吧,什么破规矩。”

    我说道:“你不懂。这规矩定下来,我难道去破坏,人家怎么服我。”

    谢丹阳说道:“不服就不服,我是你什么人,你还不能给我一点特殊照顾。”

    我说道:“如果是别的能照顾到的你的,我肯定会照顾,但这件事不行。”

    谢丹阳说道:“让我花钱,我肯定不愿意的。”

    我说道:“好吧,当我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