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8章 出题刁难
    过了一会儿,贺芷灵对我说道:“监狱这块,你要尽快做好。”

    我说道:“我也知道,但是这需要时间,清除敌人,只留我们自己人。”

    贺芷灵说道:“需要多久?十年,八年?”

    我说道:“说话那么不好听。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也想早点搞定,这需要时间。”

    贺芷灵:“你自己看见了,她是什么人,会给你制造出更大的麻烦。”

    这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这甘嘉瑜,也真不是一般人。

    差点让她把我搞到阴沟翻船。

    不过那天晚上,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估计多半是我拒绝了她,虽然我控制不了自己,把她拉床上去了,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是拒绝了她,否则,如果是真的两个人已经滚在一起了,她不可能不拿出这样的证据来搞定我。

    我说道:“其实我想来想去,我认为我那晚和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有可能是推开了她,你信吗。”

    贺芷灵说道:“如果她有把你搞下来的证据,她们不会这么放过你。”

    我说道:“对,这么说来,其实我还是很纯情的。”

    贺芷灵说道:“不够漂亮,吸引不到你,换做别的女人,你就抵抗不住了。”

    我说道:“那么肯定吗。”

    贺芷灵看着我。

    我说道:“实际上,如果换做是你来勾我的话,我的确是抵抗不住的。对于那甘嘉瑜,道行是够了,但是姿色还不行。”

    贺芷灵说道:“我不管你那么多,总之,早点把她整出去。”

    我说道:“好,知道了。”

    她拿着手机,看着她外面啤酒公司的数据,她开始忙了起来。

    我抽着烟,饶有兴致的看着认真工作的她。

    贺芷灵是大美女,是女王,高高在上,表面强,内心更强,可是啊,实在是太强了,表面的绝世容颜,吸引了那么多的男人追求,但是她内心的过于强硬,让人望而却步,但凡是个女人,长这么美的,都应该有内心柔软的一面,温柔的一面吧,可是她表现出来的,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温柔,就是对我,也只是见过罕见的几次的温柔,帮我擦药什么的,可谁愿意和这样的人相处啊,太不容易了。

    在我默默看着她的时候,她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来:“看什么看!”

    我呵呵一声,说道:“看你漂亮,不行吗。看你都有罪了。”

    贺芷灵问我道:“那个甘嘉瑜,对吧。你要怎么解决。”

    绕来绕去,又问到了甘嘉瑜。

    我问道:“甘嘉瑜和你多大仇恨啊。”

    贺芷灵说道:“很大。”

    我问道:“哦。”

    每月例行巡视的时候,到了薛羽眉那边。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喝着酒。

    一杯鸡尾酒。

    楼下就是她的清吧,还有酒吧。

    不过在办公室喝鸡尾酒,感觉还是怪怪的。

    我说道:“就在这里喝啊。”

    薛羽眉点了点头,然后走出办公室外的阳台,看着下面的风景,说道:“夜景很好。”

    我也坐了过去,她问我喝什么。

    我说道:“有饮料吗。橙汁。”

    她让人拿了一杯鲜榨的橙汁上来给我。

    接着,她还让人拿了一瓶人头马,开了后,倒进了我的橙汁里。

    我急忙把橙汁拿过来:“你干嘛呢。”

    她说道:“特制橙汁鸡尾酒。”

    她笑了笑。

    我说道:“我说了不想喝酒。”

    薛羽眉说道:“陪我喝一点吧,没事。”

    我说道:“干嘛不找健身教练喝。”

    薛羽眉说道:“这个点,他在忙。”

    我说道:“你们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薛羽眉问我:“问这个做什么”

    我说道:“想知道你们几时结婚,我好准备大红包。”

    薛羽眉指了指阳台旁边的那角落,十几束花:“看。”

    我问:“都是她送的。”

    薛羽眉说道:“浪漫吗。”

    我说道:“会玩。”

    薛羽眉说道:“只要他来,基本都会带上一束花。”

    我说道:“多浪漫啊。”

    薛羽眉说道:“感受到了被爱。”

    我说道:“是,被爱,被尊重。多么美好的一件事。要不开一间花店吧,不然这些花多么浪费,都在这里枯萎了。”

    薛羽眉说道:“如果你也送,我考虑开一家。”

    我说道:“我很穷,没钱送花。”

    薛羽眉问我:“你即使真的喜欢一个女孩,你会送她花吗。”

    我说道:“会吧,但不是像你这样,像你这男朋友这样,来就送来就送。”

    薛羽眉说道:“像你这种不懂情趣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送花。”

    我说道:“什么叫不懂情趣嘛,我这人浪漫得很,不过我不喜欢你所以不对你浪漫,你当然看不到。”

    薛羽眉说道:“是吧。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我说道:“例行巡视。”

    薛羽眉苦笑出声:“如果不是这样,还不来呢是吧。”

    我说道:“那是,你都有夫之妇了,我来干嘛。”

    薛羽眉说道:“以后别来了。”

    我说道:“哦好。”

    薛羽眉也知道我是开玩笑的。

    我说道:“时间好快,秋天了。”

    薛羽眉说道:“是,大半年又过去了,我们的敌人,还在那里。”

    薛羽眉眼中冒出火。

    我说道:“林斌根深,我们想要除掉他,没有那么容易。”

    薛羽眉说道:“只能熬到他先病死老死了是吧。”

    我说道:“估计是。”

    薛羽眉和我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黑珍珠还不回来。”

    我说道:“我也搞不懂,她为什么走了那么久。”

    薛羽眉说道:“我隐隐有种感觉,她根本没离开过。”

    我问:“什么意思!”

    薛羽眉说道:“她就没有真正的离开过这里。”

    我说道:“那你是觉得她就躲在这里,不出门?”

    薛羽眉说道:“不是不出门,是不出面。因为现在和大老虎对抗上了,她不适合露面。”

    我说道:“所以让我去对付这些大老虎。”

    薛羽眉说道:“是她对付,但是她在背后操作,你想想看,集团那么大,还运行得那么好,你难道真的以为是你的功劳?”

    我说道:“说了她远程遥控啊。”

    薛羽眉说道:“不。远程遥控也不可能把集团打点得那么好,唯一的一个解释就是她从未离开过。”

    我说道:“好吧,你觉得没离开就没离开吧,那倒也没有什么,无所谓了。反正,我始终也只能是傀儡,这是难听的说法,好听的说法就是我们都是她的手下,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走在一起,为了钱,为了报仇。”

    薛羽眉说道:“想开就好。”

    她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接了。

    看来是她男朋友,接电话的时候,声音有说不出的甜蜜。

    她男朋友一会儿要过来找她。

    挂了电话后,我对薛羽眉说道:“那好吧,我走了,不想做电灯泡。”

    薛羽眉说道:“有时候我挺担心他,怕被林斌对付,报复。”

    我说道:“少见一点面,少打几次泡就成了。”

    薛羽眉说道:“可是还是忍不住要见面,他说他能保护我。”

    我说道:“那你相信他能保护你吗。”

    薛羽眉说道:“上次你看到了。他或许没有那么强的保护我的实力,可是他是心甘情愿为保护我而献出生命。”

    我说道:“嗯,看到了。这是真爱,就像泰坦尼克号杰克为了让露丝活下去,自己甘愿去死一样。恭喜你。”

    我站了起来。

    薛羽眉说道:“我送你下去。”

    我说道:“我们之间,不必客气了。”

    我离开了。

    薛羽眉说黑珍珠估计从未离开过,也许真的是从未离开,她可能默默的待在她爷爷的那家里,那诡异的家里,全是兵器的家里。

    然后就操纵着集团。

    不然集团怎么会走得那么顺畅。

    这样也好,不然真让我来管好集团,非常的难,我还是在学习中的艰难阶段,学习管理能学得出来,但是最主要的一点难题就是涉及到背景的原因。

    首先,我没有什么背景,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什么,我除了找铁虎之外,不知道找谁了。

    而在监狱就更加难了,明知道有些问题其实找上级部门就可以,可是我去找谁?

    我管理局局长?找处长?

    最终还是要找贺芷灵,因为只有她能真正帮我解决得了事。

    没有背景的我,想要真正管好监狱,管好集团,是那么的艰难。

    让阿楠送我到了贺芷灵的工厂那里,我知道她在工厂里。

    因为这段时间,她很少回家,小狗都接到这边来了。

    到了厂区门口之后,我本想不跟贺芷灵说,直接进去,结果那群保安拦着我不给我进去。

    上次和他们打过了一场,他们耿耿于心。

    接着,他们叫了一大群的保安,在门口和我对峙,阿楠吴凯我们的人操着家伙就下车来。

    然后保安们退进去了厂区门里,关着大门,不敢和我们对峙了,他们知道我们这区区十几个人具有他们无法对抗的强大战斗力。

    我只能打电话给了贺芷灵,说你厂里保安很牛啊,还想打架。

    贺芷灵问:“你在门口做什么!”

    我说道:“你是我女朋友,我来找我女朋友不行吗。”

    贺芷灵说道:“可以,那你自己想办法进来。”

    我问:“进得来的话,是不是就任我怎样就怎样。”

    贺芷灵挂了电话。

    她是要干嘛?要给我出题?还是故意刁难我。

    不过我不进去又怎样呢。

    原本就是想来找她问问几个问题而已,改天再问也行。

    可是这帮保安很是嚣张,我要让他们不要那么嚣张,让他们怕我,就像贺芷灵的小区的那帮保安一样。

    我走到了大门面前,对着这群保安说道:“你们不让开,会后悔的。”

    他们嚷嚷道:“有种打进来!”

    还真嚣张。

    不过,他们几乎把厂里的保安都叫过来了,还有不少的员工,几百号人。

    他们人越来越多,就越来越是嚣张,准备叫嚣着打出来。

    阿楠说道:“怕什么,大哥,我们十几个人,一个打二十个。”

    我说道:“一个打三十个才行。再说了,怎么可能一个打得过二十个,看吧,他们手中全都拿着那么长的钢管,一个打二十个,别吹大了。叫人吧,这帮家伙,让他们一会儿给我们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