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7章 没有定力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先走这一招,争取和甘嘉瑜和谈。

    约了甘嘉瑜出去吃饭,但是她不肯,我知道她担心我杀了她灭口。

    她只答应在监狱饭店吃。

    那也行吧,就在监狱饭店吃。

    在监狱饭店,我也没点多少菜,四菜一汤,最贵的那几个。

    甘嘉瑜来了。

    我开玩笑道:“干嘛不出去外面吃,怕被我灭口。”

    甘嘉瑜说道:“我有备份。你真要杀我,我死了你也逃不了。”

    我说道:“哦,是吗。”

    甘嘉瑜说道:“你也不敢。除非你也想死。”

    发现甘嘉瑜真的是嚣张得很。

    我说道:“吃饭。”

    她看了看,说道:“吃过了,有话就说。”

    我说道:“怎么,怕我和你一样,下了药吗。”

    甘嘉瑜说道:“没胃口,吃饱了。有话快说,说完我回去休息。”

    我说道:“想上去监狱长,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也不过是一个人家的棋子,你以为人家就真的对你好?”

    甘嘉瑜问:“所以呢。”

    我说道:“一般来说,像你这种,算是提线木偶,木偶的下场基本都不好。你想想看,张玫怎样?”

    她沉默了。

    张玫被拉出去背黑锅,背黑锅的下场很惨,现在还没判。

    我说道:“拿一笔钱,把孩子打了,这件事就算了吧,如果你真的非要和我闹下去,我也不怕你,即使我进去了,你以为你在这监狱中就好过?我保证你也活不好。”

    甘嘉瑜说道:“轮到你来吓唬我。”

    我说道:“算是威胁你吧,开个价吧。”

    甘嘉瑜说道:“五百万。”

    我收起了笑容,五百万?

    这是什么概念。

    我有五百万吗。

    这家伙心真够狠的,开价就是五百万,当真以为我有五百万。

    最主要是她居然敢开价五百万!

    我说道:“呵呵,甘科长,你觉得,我有五百万吗。”

    甘嘉瑜说道:“那我不管你,你不愿意就算。”

    我说道“你真以为你能告得倒我?”

    她说道:“没这个数,免谈。”

    我说道:“如果你说个十几万的数,我还考虑考虑,看来不用谈了。”

    甘嘉瑜说道:“怎么,打发乞丐吗?我真看不起这区区十几万。我从小我爸就有钱,十几万就是我一个月的零花钱。”

    真有那么有钱吗?

    我说道:“吹牛谁不会,如果真是这样,何必进来这里?”

    她说道:“那就不要谈了。”

    说完,她起身离开了。

    好嚣张。

    五百万,谈判破裂,我去哪儿弄五百万。

    再说了,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怎么可能给她五百万。

    我还是想要拖下去,为什么甘嘉瑜不给我看视频的后面一段,我想,可能我根本就没有成功动了她,而且看那视频,她都是半推半就的,哪有反抗了。

    如果没有下一段,她是靠这个视频来告我强她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如果捅出这些事,我作风够乱,也是要下台的,不过这没关系,只要不是被告强,不去坐牢,我下台降职都不是什么大事。

    即使我下来了,旧监狱长让她自己的人上去当监狱长,想要混起来,也没有那么容易,因为监狱里目前三分之二的人是向着我们的了。

    还有一点,甘嘉瑜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了。

    我找了小凌,让小凌去帮我查。

    小凌带人查了之后,查到了一个事,就是甘嘉瑜这两天去超市买了卫巾。

    查到了她根本就没有怀。

    这说明这家伙根本就是骗我的。

    这个消息,让我喜出望外。

    甘嘉瑜这家伙,就是扯,居然骗人,估计我强了她什么的,也是骗人的,否则的话,怎么会没有下一段视频呢。

    如此一来,我就不怕她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甘嘉瑜反而急了起来。

    她自己约了我。

    我不见她。

    一直约了我三次,第三次,我才见了她。

    也还是在监狱饭店。

    这一次,甘嘉瑜还是那么的嚣张,比上次还要嚣张。

    虚张声势而已。

    我悠悠哉的倒酒,喝酒。

    甘嘉瑜说道:“五百万没有是吧。”

    我说道:“别说五百万,五百块都没有。”

    甘嘉瑜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十五万,一次性给我,不然。”

    我打断她的话:“不然你就去告我!是吗。”

    甘嘉瑜愣了。

    我说道:“说实话,那晚我根本没对你做什么,不然你拿视频出来啊。还有,你不是说你有了,要不要去体检?做b超。”

    她说道:“好,是你逼我的!”

    她最终怒气汹汹走了。

    也不买单。

    我自己喝完了两瓶啤酒,才离开了。

    她没有去告我,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证据能告我,一切都是虚张声势。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她倒是到处说了出去,然后监狱里很多人都听说有一天晚上我喝醉了,和甘嘉瑜什么什么的一夜的事情,各种版本都有。

    有的说为了房子,甘嘉瑜现身给我。

    有的说是为了她,我把她灌醉强行。

    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说都是别人的事。

    这些人在监狱里,没有什么聊天的题材,这些花边的事最喜欢拿来说了。

    我跟朱华华也说清楚了,我根本就没有和她做什么,毕竟我是被吓了药的,朱华华也没怪我什么。

    不过,贺芷灵那边,就不是这样子的了。

    听到风言风语后,贺芷灵直接来了办公室,见面后,就是问的我这个事。

    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说道:“这些流言蜚语,你也信?”

    贺芷灵说道:“你是监狱长,你如果有作风问题,你会被弄下来!”

    我说道:“是,我是监狱长,所以我就是要被人暗算。”

    贺芷灵说道:“你这种智商,经不起诱或,也活该暗算。”

    我说道:“唉,当时也没有想到,她会下了药,好在我没有对她怎样,不然她早就告了我。”

    可是视频中,我明摆着是把她弄到了床那里去,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呢?

    也许是我没力气,晕了,睡了。

    也许是她挣脱开,跑了。

    但是也不知道她给我下了的什么的药,直接就让我断片成这样子,完全想不到那晚上发生的什么事了。

    贺芷灵问:“那你做了什么。”

    她这质问的口气,一听就特别让我不爽。

    我说道:“你这什么口气呢。查岗呢?我不是你老公。”

    贺芷灵说道:“我们是情侣!”

    我说道:“靠!你扯什么扯呢?我们是情侣,请问我们有没有做过情侣做过的事,牵过手吗,做过那事情吗。逻辑不同通嘛。你喜欢我,是吧,那我也喜欢你,我们好好在一起就是了,那你又不愿意和我好好在一起,你就这样子,算什么?”

    贺芷灵说道:“我怎么可能真的和你这种人在一起。”

    我问道:“好,我这种人?我算哪种人?”

    贺芷灵说道:“你算哪种人你不知道?”

    我说道:“寡廉鲜耻,疯流成性,见一个爱一个,脚踏几条船,花心,渣男,玩完了就扔。是吧。反正对所有的渣男的贬义词,全都可以用在我身上。还有什么陈世美啊,什么烂人啊,都可以,都没错,说的就是我。你吃醋了,吃醋的样子真可爱,我好喜欢。”

    我说这些的时候,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说道:“打我就打啊,脸在这里!不过你觉得你打的没错再打,我是被人害被陷害的,就像王普一样被陷害的,而且我根本没动她,她也没有怀孕。”

    贺芷灵坐了下来,她喝着茶。

    我也坐了下来,也在喝水。

    我们两个,就像是猫和狗,见面就要掐架,不掐架都不是我们了。

    其实也挺没意思的。

    表面乐在其中,但是这好比两只刺猬,不靠近觉得远,靠近了互相刺到对方。

    贺芷灵说道:“风言风语多了,上面说你作风问题,她们会用这个作为攻击点,把你弄下台,明白吗。”

    贺芷灵的口气软了许多。

    我还以为,她跟我见面后,还会扯到那一天我们互相扇对方耳光,互相拉着手下斗殴的事,没想到她根本一个字都没提。

    贺芷灵这个人,说她心胸狭窄,是不太可能的,她不会记仇,但是偏偏对我记仇,她这人

    贺芷灵说道:“你觉得如果我们假装情侣,你这么做还对吗。”

    我说道:“我都没有出去拈花惹草,我这不过和她喝两杯酒,难道我错了吗。”

    贺芷灵说道:“难道你还没觉得你和她离的很近!”

    这家伙,已经如同一个老婆一样,死死的要管着我了。

    真的是一种束缚啊。

    你自己如果真是我女朋友,这点是该说该管着我,可是你毕竟不是我什么老婆,毕竟不是我什么女朋友,你这么管着我,对吗?

    我不过和一个女孩子喝几杯酒吃个饭而已,也没有聊骚,那甘嘉瑜勾我,我也拒绝了,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说道:“那晚上她和我喝酒,勾我,说给她房子名额,她愿意现身给我,我推开她。”

    贺芷灵说道:“你推开她。”

    我说道:“对,我推开她。”

    贺芷灵摆明了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贺芷灵说道:“为什么还要和她喝酒。明知道有阴谋。”

    我说道:“谁知道是这样子的阴谋,她提着礼物来给我,求我帮忙,你说难道我直接说不给进来,不要喝酒,滚出去?”

    贺芷灵说道:“对,就该这样。”

    我呵呵一声,说道:“是,你做得到吗。你一个你讨厌的客户来找你,一个男的,你好歹也会和人家应付应付吃点东西喝一杯酒吧。”

    贺芷灵说道:“我和你不一样。”

    我说道:“因为我是男的,你说女的,所以不一样,是吗。”

    贺芷灵说道:“我有定力,你没有。我的定力百分一百,你是零。”

    我说道:“是,我像一头饿狼,哪个女的勾我我都要跟着走,是吧。”

    贺芷灵说道:“是不是你心里明白。你的经历,让谁相信你有定力。”

    我呵呵一声,无奈道:“算了,我不和你吵,没意义。”

    这么吵架,浪费口水,不信我就不信我吧,我又有什么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