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4章 若要人不知
    在监狱宿舍,看着书。

    有人敲了敲门。

    我过去开门,门口站着的,是甘嘉瑜。

    我说道:“哟,稀客啊。”

    甘嘉瑜对我笑了笑,说道:“晚上好。”

    她手里提着两瓶红酒,还有一些礼物,还有一些吃的,两手满满的提着。

    我看着甘嘉瑜,问道:“哟,这是什么意思啊。”

    甘嘉瑜说道:“不欢迎我吗?”

    我说道:“欢迎,当然欢迎。”

    心里在想,她是来找我问房子的事吧。

    让她进来了。

    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小桌子都放满了。

    她说道:“宿舍配的小桌子真是小。”

    有一些礼物放在了地上。

    我笑笑,说道:“是啊,太小了。”

    甘嘉瑜说道:“以后换了房子,就有地方放了。”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

    然后,我问道:“甘科长,请问,这是干嘛呢。”

    她说道:“我不是来送你礼物的,不是来贿赂你的。”

    我问:“哦,那这是干嘛。”

    她说道:“听说你喜欢喝酒,我带了几瓶好酒,和你喝上几杯。”

    我说道:“哦,这可以啊。”

    她笑笑。

    她打开了其中的一瓶,我一看,是两升的那种,我说道:“这红酒那么大瓶。”

    她说道:“进口的波尔多特制红酒。”

    我马上问:“多少钱一瓶。”

    她说道:“几千吧,别人送我爸的,谁知道。”

    我问:“你爸喝酒吗?”

    她爸是什么道长,也能喝酒吗。

    她说道:“他不喝,可是别人送的,放下就走了。”

    我说道:“哦。”

    多少钱一瓶,谁知道,不过说波尔多的红酒,那可是非常的出名了。

    她说道:“这里还有下酒菜。”

    我打开了她带来的下酒菜,都是一些监狱饭店打包的小吃,油炸花生米啊手拍黄瓜什么什么的。

    我看着地上还有几瓶红酒,说道:“带了那么多,不是想今晚就喝完了吧。”

    甘嘉瑜说道:“如果你要喝完,我只能陪你。”

    说完她对我笑笑。

    我说道:“喝多少算多少,喝不完你就带走。”

    她说道:“好啊。”

    两人喝了起来,我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她肯定是有事找我。

    如果不出我意料的话,肯定就是房子的事。

    果然,在东拉西扯聊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喝了近半瓶红酒之后,甘嘉瑜还是聊到了房子的事。

    甘嘉瑜对我说道:“监狱长,最近很多人找你吧,为了房子的事。”

    我说道:“呵呵,是啊,房子是人生的大事,没办法啊。有的人呢,想要好一点的,有的人找我,是想要破格。破格是不太可能的事了,上面都有严格的分房规定了。只能按规定来办事,首先,从级别最高的选,然后是往下,说难听点,就是我这个监狱长先挑,然后是下面的副监狱长,主任,等等,往下总监区长,教导员,各监区分监区长,教导员,各科室科长,各副科长。第一批也就到这一层为止。”

    我说的第一批也就到这一层为止,就是明确的告诉她,她没有份。

    因为她虽然级别够了,但是工龄不够。

    甘嘉瑜说道:“第一批就是这些要求是吗。”

    我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是的。”

    甘嘉瑜愣愣看着我吃着,看着我吃着小吃,然后点了点头,说道:“那我这边呢,监狱长。”

    我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甘科长,这话我也对我手下的人也都说过了,哪怕是最亲近的我们监狱长办公室的人,我全都说了,她们不够资格。你也不够资格。只能等下一批,可以吧。”

    甘嘉瑜在我耳边说道:“十万。”

    意思说给我十万。

    我说道:“什么十万。”

    我假装清纯。

    我假装不懂她说的什么。

    甘嘉瑜说道:“给你十万,帮我弄一个名额。”

    我说道:“甘科长,真的十分抱歉,我不是不想帮你,但是你不够资格,我帮不了你,大家都不是瞎的,我给你开了通行证,那别人也可以的。”

    甘嘉瑜说道:“别人不够资格的,你一人要她们十万,谁给的话,就批了,谁不给就算了。”

    我说道:“不行不行。”

    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我要一人十万,为了一套房子,她们一人十万,的确是愿意出,别说十万,估计二十万都愿意给。

    因为一套房子,什么价格?尽管地处偏僻,但是好歹是一套房子,而且月租才几十块,等于二十万拿了一套市值四五十万的一套房子,而且现在只是我的估价,等到了那时候,还要增值,一年比一年值钱,谁不想要呢。

    &nb

    sp;甘嘉瑜靠了靠近我,那种一副想要用美色搞定我的样子,对我说道:“监狱长,我知道你做得了主,难道不愿意帮帮我吗。”

    我说道:“甘嘉瑜,真不是我不想帮你,你知道这条件,这要求,这资格,你这样子,让我很为难的。”

    说着,甘嘉瑜坐着靠近了我之后,揽着我的手,摇了摇,撒娇,让我的手肘触碰着她柔软,说道:“监狱长,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

    她是想要献色于我,让我好好照顾她。

    对我来说,女人的身体,我唾手可得,可是对于女人,最主要图的还是新鲜。

    相对于自己多么漂亮的女朋友和老婆,更美好的身体,都是下一个。

    毕竟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

    我也想得到她。

    可是我心里清楚,明明白白的清楚知道,如果我得到了她,我要为她做什么。

    对于甘嘉瑜来说,她的身体值钱,对我可能不值钱,但是对很多男人来说,是很值钱的。

    她以为对我也值钱,因为这么美好青春的身体,有颜值,还会撒娇,多少男人会愿意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是,这对我来说,并不是很吸引我。

    因为我身边的美女实在太多了,就甘嘉瑜这个货色,我只能说,中等偏上,还不能算偏上等,而是中等偏上,程澄澄是上等,贺芷灵柳智慧黑珍珠是特等,甘嘉瑜连朱华华谢丹阳这样的级别都达不上。

    再加上,心里就知道甘嘉瑜一直都是我的敌人,心里有了防御的防备,更不可能和她怎样了。

    我对甘嘉瑜说道:“甘科长,我还是那句话,这一次,我真的帮不到你。”

    甘嘉瑜眼看我这里真的吃不定了,无奈的缩回身去,然后豪气的样子,倒了酒,说道:“来,我们喝酒。”

    我说道:“喝酒是可以的,但是不谈房子的事。”

    甘嘉瑜说道:“这一次不行,那下一次呢。”

    我和她碰杯。

    怎么才感觉喝了这么一点酒,我有些晕乎乎的。

    不过我看着这两升的瓶子,也不算喝少了,这两升的红酒瓶,只剩下一小半了,我们两个快喝完了一瓶了。

    我说道:“下一次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相信下一次的条件肯定会放开一些的,因为房子建了那么多,最终还是都是我们进去住,不然能有谁住啊。可是啊,甘科长,如果这条件够的话,你肯定可以的,但是如果你这工龄的条件不够,还真的是没有办法的。”

    甘嘉瑜显然不愿意听我这样子的回答,我当然理解她的心理,谁愿意听到这样子的回答呢?

    她好歹是一个科长,按照条件资格来说,她明显是够资格的,但是她工龄不够,年龄也偏小,所以她没有够资格分到房,她想让我搞点特殊照顾,我当然是搞得了,但是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这么照顾了她,那别人也让我照顾呢,我怎么去照顾呢?

    她们肯定怪我厚此薄彼,特别是我自己的手下们,她们肯咽的下这口气吗?

    不可能。

    想要管好监狱,首先自己的秩序和原则我是不能破坏的,如果我破坏了,就是不信守承诺,我不信守承诺,下面就不服气,我就管不了下面的人了。

    甘嘉瑜问道:“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吗监狱长。”

    我摇了摇头,说道:“甘科长,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甘嘉瑜问我道:“加钱也不行。”

    我说道:“真的,甘科长,下一批吧,如果条件合适,我尽量安排好吧。”

    我就是敷衍她了。

    甘嘉瑜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对我动心了。”

    我说道:“哦,为什么。”

    甘嘉瑜说道:“你不喜欢我。”

    这是实话,我的确是不喜欢她的,千帆历尽,这样的货色在我面前,只能是中等偏上,比于晶晶好一些,我又怎么可能动心。

    我说道:“或许是吧。”

    甘嘉瑜说道:“监狱长啊,你不喜欢我不要紧,不喜欢我的身体也不要紧,可是你错过了很多东西啊。”

    我说道:“哦你倒是要提醒我一下,错过了什么东西啊。”

    甘嘉瑜说道:“这个。”

    说着,她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我笑笑,看着她食指和拇指做的数钱的动作,说道:“那真的错过了太多了,是吧。”

    甘嘉瑜说道:“万一下一个管这些事的人不是你,你想要搞这个,都搞不到了。”

    我说道:“甘嘉瑜,你这是要害我啊,我这么搞了,人家告我一状,你让我下半辈子在男子监狱过了。”

    甘嘉瑜说道:“天知地知。”

    我说道:“哈哈,玩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觉得,真的只能天知地知吗。”

    甘嘉瑜说道:“一套弄到二十万,上百套房子,你自己算一笔账。”

    的确,这时候,叫她们给钱弄到房子,一人二十万,她们即使是纠结,但是也是十分的呐喊助威的,因为有利可图。

    我说道:“万一有人捅我出来呢。”

    甘嘉瑜说道:“找个替死鬼去办事就好了,你让你们监狱长办公室的人来做,你背后支持,赚到多少钱,分他们就是了。”

    我说道:“想法真的是十分好啊,让人收钱,与我无关。对吧。”

    甘嘉瑜说是,然后问我道:“可以决定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