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2章 事实总是残忍的
    吴凯看我这么不服气的样子,问我道:“张河,我问你,你们监狱怎么对待孕妇的。”

    我说道:“监狱里怎么可能有孕妇。”

    吴凯问:“那假如已经怀孕了,被抓了呢。”

    我说道:“监外执行。申请保外就医。”

    吴凯说道:“如果是死刑呢。”

    我说道:“这个。如果是怀孕的妇女,不能用死刑,即使是分娩后也不行。”

    吴凯说道:“人道主意。”

    我说道:“好吧,人道主意。”

    吴凯说道:“那说起来,是不是你过分了一些。”

    我觉得,我好像是过分了一点。

    我说道:“好像是过分了一些。”

    吴凯说道:“那她就怪你了啊。不过也没什么,你们两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

    我说道:“骂我就行了,我这也不是为了她公司好,何必打人呢?一巴掌扇过来,我打了回去,然后她还叫保安上来揍我。两夫妻这么打架的?要不要床头掏出手枪炸弹对干的啊。”

    阿楠说道:“真结婚了,真有这种可能。”

    我想到贺芷灵平时放在床头柜的枪,说道:“不是真结婚了有这种可能,是肯定会这样子的了。”

    我无奈的叹气,又点了一支烟,给了吴凯和阿楠,还有司机,一人一支烟。

    阿楠说道:“这种生活,挺愉快的。”

    我说道:“是,愉快得飞起,幸福得不得了啊。简直是太美了。”

    阿楠说道:“老大,你要降服她才行,”

    我说道:“是,教教我吧,我该怎么降服她,我已经被她降服了。你不看我在她面前,永远一副卑微懦弱,可怜兮兮的样子,因为我的命运,掌握在她手中。就好像我在集团的命运,掌握在黑珍珠珍珠姐的手中,所以,我能怎么着,我也很无奈啊,如果我不靠她生活,我自己能搞个公司,自己挣钱,不依赖人家,那当然挺直腰杆了,可是不行啊阿楠!”

    阿楠说道:“那没办法了,那就忍着吧,等将来有一天你挺直了腰杆再说。”

    我说道:“是的,忍着吧。”

    还是成吉思汗那句话,在我力量还不足的时候,我就得忍让,违心的忍让。

    我就是要忍让,违心的忍让,没办法,我的力量还不足。

    虽然我已经足够强大,可是我还是在依赖着她们。

    吴凯建议我道:“要不这样子吧张河,你直接不在她手下做事,离开她就行了。”

    是的,吴凯说的是,我离开了监狱,离开了这女子监狱,不是贺芷灵的手下的人,那我还需要怕贺芷灵么。

    可是我离开得了女子监狱吗,我手下那么多人,怎么办。

    不过即使我离开,贺芷灵也是照顾得好她们。

    包括说程澄澄高晓宁什么的这些人,都没事,只要是贺芷灵管着监狱,一切都好,怕就怕不是贺芷灵管监狱里。

    可是现在也的确离开不了,除去照顾这些手下的人不说,监狱里还没有清除掉这帮敌对势力,要清除干净才行,还有一个,心心念念的,挂着的,贺芷灵。

    她不会抛弃不会放弃她的信念,她要把监狱弄好,我这时候离开,她怎么处理好这么多的事,也许她嘴上说有没有我都一样,但是如果没有我,至少她前行的路曲折了一半。

    我叹气,说道:“离不开啊。”

    吴凯说:道:“离开不了她。”

    我说道:“不是离开不了她,是怕离开了她,她会麻烦。可能严重的后果是,死。”

    吴凯说道:“哦。”

    其实,心里面真正的想法,还是真的离不开她。

    这是我的软肋,也许从心底里,我并不承认,但是确实的情况就是,我喜欢她。

    我不想承认,可是这个就是事实,我喜欢她,这就是事实。

    之所以软弱,懦弱,在她面前低她一等,说来无非是喜欢她,甘愿如此。

    其实我完全可以挺起腰杆做人的,在她面前嚣张的,可我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呢。

    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喜欢。

    因为喜欢,所以卑微。

    就像张爱玲的哪一句,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去,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来。

    我就是卑微到尘埃里去,开不开花我不知道,但是真的是够卑微的了,因为自卑,因为她实在太过于优秀,从骨子里,从家世我就觉得我配不起她,所以,我只能自卑。

    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她本来就是高高在上,而且那个智商,智慧,比我高出太多了。

    我不想自卑,可是在她面前,从来都是低她一等,这一点,毋庸置疑。

    在宿舍里躺着的时候,王普给我打来了电话,叫我出去聚聚。

    我说不想出去了,洗澡已经躺下了,有点困。

    王普说出来聊聊吧,他就在珍珠酒店这里。

    我爬起来,出去了。

    和王普在以前经常聚的后街的那一家烧烤摊坐着下来吃烧烤了。

    两个人面对面。

    可是,旁边几十个人的保镖。

    王普对我说道:“这阵仗,也太夸张了些吧。”

    我说道:“没办法,你知道我现在面临的什么境况。”

    王普无奈笑笑。

    王普给我倒酒,说道:“真的不好意思,没想到害得你到了这一步。”

    我说道:“害我什么,害我和贺芷灵打起来是吗。

    ”

    王普说道:“是啊,如果没有我,你哪会这样子呢。”

    我说道:“好了好了,来喝酒。”

    我举起了就被,和王普碰杯。

    王普说道:“我真的没想到你们会走到这一步。”

    他非常的愧疚的样子。

    我说道:“好了,我们是兄弟吗,讲这么客套的话出来。”

    王普说道:“唉,真的,我没想到你们会闹成这个样子。”

    我说道:“没办法,女人嘛。她对孕妇可怜,也的确是正常的,而我们的确是做的有些过了,把一个孕妇淹进去水里。”

    王普说道:“我觉得对她一点都不过分。”

    我说道:“可是对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过分。”

    王普说道:“这点我也是知道的,后面你走了之后,贺总也是和我说的这个,她说我们做的是对的,可是明知道她是孕妇,却还这么对待她,实在太过分了,所以她觉得你很残忍,忍不住的拍了你一巴掌。”

    我说道:“我才不相信什么忍不住,而是她觉得她自己感同身受。她觉得是她怀孕了这样子被人对待,所以她才痛苦,不爽,纠结,对我下手。是已经心里所这么想了,而不是一时间的突然的想法。”

    王普说道:“她,感同身受?”

    我说道:“对啊,感同身受。”

    王普说道:“她怀孕过吗。”

    我愣一愣,说道:“我,不知道,可能觉得她有一天这样子,然后有人这么对待她,确实很过分吧。”

    王普说道:“我们这么做,是不是真的很过分。”

    我问道:“她刚才打了你了吗。”

    王普说道:“没有,可是骂了我,一直在骂我。”

    我问道:“骂了什么。”

    王普说道:“骂我怎么那么残忍,人家只是个女的,怀孕的妇女,骂我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动手。”

    我呵呵一笑,说道:“不问原因。”

    王普说道:“原因嘛,也全都知道了,那个女的打电话到总部这里,全都告诉了她。”

    我说道:“那贺芷灵不问她勒索的原因,不去报警抓了她,反而先是对我们下手了!”

    王普说道:“我们做的太过分。”

    王普声音小了下去。

    我问道:“哦,你也觉得,我们过分了。”

    王普问我:“那你觉得呢。”

    我说道:“我其实觉得,我们还好。那女的有问题,那女的就活该这么对待。”

    王普说道:“我们这么对她是没错,可是贺总觉得我们是错的。”

    我问:“那你告诉我,我走了之后,她说了什么。”

    王普说道:“也没说什么,我说是你的主意,她都怪你一个人了。”

    我骂道:“有你这么说的吗!”

    王普说道:“也不是这么说,可情况的确是这样子的嘛,她心里也清楚,想出这样招式,还这么去实施的,也只能是你啊。”

    我呵呵一声,说道:“对,也只能是我啊,除了我这么坏,还能有谁呢。”

    王普和我碰杯,我说道:“别再道歉了啊。”

    王普说道:“好,不到钱。”

    我说道:“算了,也不想提她了。”

    王普说道:“这次她真的是发火了。你怎么能带人打她的人呢。”

    我说道:“她先带她的人打我的。”

    王普说道:“那你打了她啊!”

    我说道:“靠!你难道没搞清楚,是她先动手打我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先动手打我呢。”

    王普说道:“太气了吧。”

    我说道:“太气了吧。”

    两人又喝了一会儿,王普问我道:“那你现在和她到底要怎样。”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

    王普问:“算是分手了吗。”

    我说道:“我们就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

    王普说道:“没有真正在一起过?”

    我说道:“没有。”

    王普笑了笑,说道:“那你们这之间,算是什么关系。”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叫什么关系。”

    王普叹气,说道:“真的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啊,看来,我也实在是看不透你们这之间的关系了。”

    我说道:“不用看,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是真爱,为什么距离那么远。爱一个人是无法掩藏的。”

    王普说道:“那她是刻意的掩藏着。”

    我说道:“你爱你女人,你舍得这么打她吗,你舍得这么狠狠一巴掌打下去吗,不可能吗。”

    王普说道:“是不太可能。”

    我说道:“那不就结了。她不爱我,就那么简单。”

    王普说道:“那算吧,她是爱你,但是不够爱你。”

    我说道:“假如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关心那个人呢,那肯定是,不爱。”

    想到贺芷灵不爱自己,心里涌起一股酸楚。

    王普看我难受,拍了拍我肩膀,对我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她是喜欢你,但是她确实不够爱你,就是如此。”

    我说道:“这安慰真的是好听啊。”

    王普说道:“事实总是残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