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1章 与贺芷灵打了起来
    王普的这事情,过了一个星期,没有了什么消息了。

    看来,那女的是被我们整怕了,真的逃离了这座城市了。

    监狱里,因为有一些事,我需要问贺芷灵,特别是上面部门的一些细节的事,比如新建宿舍,还有监狱里的领导委任什么的,我这边签字了,还要上面批准,找贺芷灵就是要让贺芷灵帮忙和上面说一下,让上面通过。

    贺芷灵说让我去她厂里办公室一趟,因为这几天她很忙,没有空来监狱上班。

    我去了她厂里的办公室找她。

    见了贺芷灵后,我跟她说了工作的一些事,她静静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听完了之后哦了一句。

    工作上的事,还是需要贺芷灵多多的支持和帮助,否则,我自己做什么都做不了。

    尽管是个监狱长,但是很多的事情根本不是我自己能做主,这和之前的那个眼镜蛇监狱长不一样,那家伙是上面有人,她做什么决定,上面都批准,我则是要通过贺芷灵。

    我现在彻底明白了,我一直都是贺芷灵的提线木偶,她是提线的人,我就是木偶,一直都是她的傀儡。

    从进来的那一天起,我就是个傀儡,对付监狱里黑恶势力的傀儡,从前是,现在也是,将来也是。

    我现在小事虽然自己能做主,但是大事什么的,都是要找她商量才行。

    贺芷灵处心积虑让我上来监狱长,我是够表面威风的了,实际上还是她的傀儡一个。

    我对贺芷灵说道:“什么事都要给你这边批准了,才可以。”

    贺芷灵说:“你想说什么。”

    我说道:“在监狱里,我一直都活在你的手心中,被你掌控着。”

    贺芷灵说道:“是,你想说你是我的傀儡吗?”

    我说道:“提线木偶。”

    贺芷灵说道:“你可以不做,我换个人上。”

    我说道:“好吧,我还是要做这个监狱长的,不过我成了敌人攻击的对象。”

    贺芷灵说道:“难道我没有保护你?”

    我说道:“这倒是有的。”

    贺芷灵说道:“如果不想做,随时告诉我。你下来,别人上去。”

    我说道:“好了好了,我就是发发牢骚。”

    实际上我做这个监狱长,也能分到不少钱。

    还很有面子,这还不够么。

    做不做所谓的傀儡不都一样,有好处就行了。

    我说道:“那我先走了。”

    贺芷灵说道:“慢着,等会儿再走。”

    我问道:“哦,还有什么事。”

    贺芷灵说道:“有点事,你等一等。”

    我问:“等什么。”

    刚好有人敲门,贺芷灵说进来,进来的是王普。

    不让我走,叫了王普来,这是要干嘛。

    我和王普打了个招呼,王普也和我打了招呼。

    接着,王普过去,问贺芷灵什么事。

    贺芷灵对我们两个说道:“都站好。”

    我和王普两人站好了。

    我和王普面面相觑,贺芷灵是要干嘛?

    我两心里在打鼓。

    贺芷灵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给了我们,给我们看:“漂亮吗。”

    一个女孩子的照片。

    是个女孩子的工作照,白色衬衫,笑意盈盈。

    认出是谁后,我两吃惊着,这不就是那勒索王普的小太妹的照片吗。

    我支吾着问王普:“你,认识不认识啊。”

    王普支吾着问贺芷灵:“看这个照片干嘛呀贺总,挺漂亮的。”

    贺芷灵说道:“认识吗。”

    王普说道:“认识,她是我们分公司的一个,一个女孩子,同事。是我的下属,她已经离职了。”

    贺芷灵问我道:“认识吗。你。”

    我支吾着:“大概,好像,见过面,又好像不认识。每天见的人太多,没有什么印象了。”

    贺芷灵问王普:“她为什么离职的。”

    王普说道:“说是有更好的发展吧。”

    贺芷灵又问我:“到底认识不认识。”

    我说道:“刚才我说了啊。”

    妈的,贺芷灵怎么会过问这些事,搞什么?

    贺芷灵问王普:“听说你们分公司门口前些天总是被一大群不知名的人堵着公司楼下,影响恶劣,有没有这回事。”

    如果贺芷灵只是过问的这个,那就没什么了。

    不过好像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啊。

    王普说道:“贺总,就是这个女的,找人来堵着公司楼下。”

    贺芷灵说道:“什么原因。”

    我替王普说道:“因为她觉得公司给她的薪酬少了。是这样子吧,王普。”

    我暗示王普照着我说的说下去。

    王普说道:“是,她觉得我给她的提成不够,所以就找人堵着了门口。”

    不过想要骗过贺芷灵,可能没有那么容易。

    贺芷灵说道:“是吗。”

    王普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一会儿后,王普说道:“其实不是。”

    王普低着头。

    看来,王普要全盘托出了。

    我瞪着王普。

    可是,这家伙还是要说了。

    因为想要骗贺芷灵,真的不容易,骗是十恶不赦的行为。

    王普清清楚楚的告诉了贺芷灵的原因,自己遭到那女下属的陷害,然后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然后那女的以怀孕了后说他强她来要挟勒索王普要两百万,否则就把事情捅到他老婆和公司上头,还有新闻媒体那里去,说清江啤酒有家室的区域经理xx了女下属导致怀孕什么什么

    的,让公司名声受损。

    然后王普说道:“不过,贺总您放心,我已经解决了这件事了。”

    那小太妹,是把这件事捅到了贺芷灵这里来了吧。

    应该是。

    贺芷灵问道:“怎么解决,他帮你解决。”

    说着,贺芷灵看向我。

    我低着头。

    王普说道:“嗯,是,是张河帮我解决的。”

    贺芷灵走到了我面前来,问我道:“都是你解决的。”

    我说道:“是啊。你看,她要毁人声誉,毁你们公司声誉,我这么做,也是为你们好,为你们解决问题了,为你们除害了,你们该请我吃宵夜了。”

    我笑笑。

    贺芷灵突然冷不防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这一次,我因为没有防备,就被狠狠一巴掌打在了脸上。

    我捂着了脸,这是几个意思!

    我怒道:“干什么打我!”

    我举起巴掌,就要扇过去。

    贺芷灵说道:“你打啊!”

    我高举起巴掌,狠狠一巴掌下去。

    伴随着王普的一声不要啊,啪的一声,响彻在了贺芷灵的脸上,贺芷灵捂着了脸。

    贺芷灵气道:“你,你敢打我。”

    我怒道:“是你先打我的。”

    贺芷灵拿起手机,叫了保安进来,要对我动手。

    我看着她:“你叫啊!”

    她真的叫了。

    我马上给我外面的人打了电话。

    保安在楼下,不用一分钟,一群人上来了,冲进来就动手。

    还真的打我。

    我外面的人阿楠吴凯他们冲进来,很快也上了她办公室。

    接着,双方闹成了一团。

    这,完全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场面。

    王普喊着:“张河,不要啊,赶紧让住手!”

    我说道:“住个几把!给我揍这几个家伙。”

    贺芷灵的几十个保安,又怎么是对手,没多久,全被制服了。

    贺芷灵怒气汹汹的看着我。

    王普赶紧过去拦着,想要让他们不要打了。

    可是王普怎么可能拦得住。

    我走了过去,看着他们,这群保安,其实他们也没怎么对我动手几下,原本贺芷灵是想要他们的人给我一个教训,没想到,他们的人反而被我教训了。

    贺芷灵气着,可这是又怎样呢。

    我走到了贺芷灵面前,说道:“我想问你,为什么要打我?”

    贺芷灵说道:“把她淹进水里,对一个孕妇这么动手,这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吗!”

    看来她很鄙视我这样的行为。

    我说道:“是,那你倒是要教教我该怎么做!”

    贺芷灵说道:“滚,出去。”

    我一甩手,对我们的人挥挥手:“走。”

    我们的人马上出来了。

    我们离开了他们厂区。

    离开了之后,我们一起坐车回去。

    我抽着烟。

    郁闷的看着窗外。

    我心里堵着慌,我这么对小太妹,我过分了吗?

    王普觉得我过分了点,贺芷灵觉得我很过分,可是难道她不知道,这是一个恶人吗。

    对付这么个女人,难道我还要讲什么道义道德?

    开什么玩笑。

    吴凯坐在后排,少言寡语的他说道:“你真够行的,对这个美女下手了。”

    我说道:“是我对她的人下手,不是对她下手。”

    吴凯说道:“你们两个真是相爱相杀哇。”

    我苦笑,说道:“相爱相杀,用的真好。”

    她的脾气太臭了,动不动就爆发出来,真的受不了。

    而且不是骂人就是动手,无奈啊,看这种人,怎么和我生存生活下去。

    吴凯说道:“明明相互喜欢,非要这样子相处,真的对你们很无语。”

    我说道:“怪我吗。是她脾气臭。那你看看,这件事,是我错吗?”

    吴凯支支吾吾着。

    我说道:“支支吾吾的干什么嘛,说啊,是我错吗。”

    吴凯说道:“说你错也不是你错,说她错也不是她错。”

    我说道:“你别这么支支吾吾叽叽歪歪的敷衍我,我就问你,我把那个小太妹淹进去水里,是我错了?”

    吴凯说道:“有点过分。”

    我说道:“有点过分?”

    吴凯点了点头。

    我问前面的阿楠:“我过分吗阿楠。”

    阿楠说道:“如果人家没有怀孕,就没有什么,可是如果怀孕了,可能真的有点过分的。毕竟是女人嘛,她可能想着很多。”

    也是,毕竟是女人嘛,她肯定想着很多,尤其是我曾经还让她怀孕过,她又怎么受得了我这种行为。

    贺芷灵可能把那个女的联想成了自己了?

    靠。

    可是我觉得我还是没做错。

    我说道:“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对一个这么个女人,就该这么着。”

    阿楠说道:“老大,我觉得吧,对这个女的,杀了都不打紧,是她实在太过分是吧。居然要勒索两百万,打死枪毙都不过分。可是毕竟她是怀着孩子。”

    我说道:“是,所以说来,是我的错了啊。”

    阿楠说道:“也不能说错吧,反正是有点,有点过分了吧,吓唬吓唬就好,淹进去水里,是过分了,过分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