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0章 小太妹的勒索
    老乡们第一个是听到自己老乡被欺负,被所谓的有钱的高管给玷污怀了孩子,然后这个秦兽高管居然有家室,而且不想赔钱,还有就是听到能拿两百万,他们也应该能分到一些钱,他们马上就义不容辞义愤填膺跑来帮忙了。

    难怪这女人能招来那么多人,这些老乡也只听一面之词,他们根本都没分清对错,也不知道个中到底是怎样缘由,直接就来堵了王普的公司,原因多半也是为了钱。

    我对小太妹说道:“人啊,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你这样子的,算什么?不如去卖了算了。”

    我说的是真话,这女人本来有些头脑,有些姿色,不然不可能进入王普的分公司,而且公司蒸蒸日上,如果她走正道,日子总会好过的。

    可是她不想吃苦,想一夜暴富,两百万,购买西城这边的豪宅一栋了。

    小太妹怒道:“你说什么。”

    她直接就想动手。

    一个小小的小太妹,居然纠结了上百个工厂工人,想要对我动手。

    以前我打工的时候,这帮人可以唬到我,可是现在。

    我说道:“我说你怎么不去卖!要不要我介绍几个会所给你?你这资质还不错。”

    王普急忙拉扯我的手,担心我说话太难听,然后他们群起攻之,把我们灭了。

    小太妹一巴掌打过来,早在意料之中,我一下子拍开,然后反手给她一巴掌,她的人一拥而上,马上要动手。

    陈逊埋伏的手下从旁边钻出来,冲进人群中,手持伸缩棍,霹雳啦啦乱打一通,他们连接近我们都没接近到。

    我对王普道:“把她抓了!”

    王普还愣着。

    我说道:“快去啊,你傻什么啊!”

    王普赶紧的过去。

    那小太妹还大声呼叫:“你敢碰我?”

    看见王普扑上去,乱军之中,她赶紧的要逃跑。

    我大声道:“抓了她!”

    王普冲上去,抓着她,结果反被她两巴掌打在脸上,王普谨慎的很,也不敢打她,只能这么的谨慎要制服她。

    我冲过去,抡起巴掌啪啪两个耳光过去:“给我老实点!”

    她吓得一动不动,几乎要哭出来。

    我对王普说道:“她要敢挣脱或者动手,把她给我打残废了!”

    王普如同我一个手下,战战兢兢:“是。”

    眼前的乱战景象,我见得多了,但是王普他们很少见。

    不过,完全是我们的人殴打他们,他们都没有还手的余地。

    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了。

    点到为止,这帮人看自己打不过,大难临头各自飞,大家顿时跑光了。

    我对手下说:“把她带上车去。”

    手下过去从王普手中,老鹰拿小鸡一样掳着过去上车,结果小太妹大喊大叫,我们手下直接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她嘴上,她都喊不出来了。

    这巴掌,估计打得牙齿都松了。

    我们赶紧的离开现场。

    小太妹被带进了那辆无牌的商务车,我们则是坐着轿车,跟着后面。

    王普心有余悸:“这,这样对付她对待她,好吗?”

    我说道:“怕什么你。是她先找事的,再说了,她是你敌人。”

    王普说道:“你叫的什么人的啊,躲在哪儿,我一个都没看见。”

    我说道:“让你看见那还得了。”

    王普说道:“怪不得,你那么嚣张自信。”

    我说道:“我从不打无准备之战,你以为就我们几个,进去让人家砍?”

    王普说道:“不过你这些人都什么人,才那么一点人,打得人家连反抗都没得反抗。”

    我说道:“厉害吧。这些是专业的杀手级别的高手,一般人怎么打得过。”

    王普说道:“好,你威风了现在。”

    我说道:“好,我威风了你不爽了现在?”

    王普说道:“没有,我还指望你能帮我把她给摆平了。”

    我说道:“一个字,狠。人家狠,你要更狠!”

    王普说道:“带去哪儿?要把她怎样?”

    我说道:“带你去看看吧。这小太妹,估计现在吓得屁滚尿流了。”

    王普说道:“以前我认识她的时候,我们公司干活了那么久,都是很温顺,斯文有礼貌的样子,可谁知道是这么一个女人呢。”

    我说道:“这才是她的本面目,王普啊,两百万,你想想看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个多大的诱或。例如我和你,出来这个城市打工,一套市中心的豪华大房子如果一百五十万,就算我们以前在那些什么宠物店啊什么店啊干十年,不吃不喝,连那首付大概五十万都付不起吧。两百万,既可以买套房子,买个商铺,买部车子,过上了优质的城市人的生活,叫扎根了,多大的诱或力啊。”

    王普说道:“诱或力是很大,可是这么赚钱,也太狠了。”

    我说道:“是,太狠了,所以这种人,活该被折磨,就该送进监狱里,让她死在里面,不该出来祸害人间。”

    王普说道:“你现在是恶人的克星,专门对付恶人,她们都怕你。”

    我说道:“我只是执行的,真正面对面对付恶人的,还是铁虎他们。他们才是最可敬的人。”

    王普说道:“那现在我们是要做了她么。”

    我说道:“怎么,你害怕啊?做了一了百了,

    多好。干干净净,你都没有了这敌人了。”

    王普皱起了眉头,说道:“不是开玩笑吧。”

    我说道:“不是玩笑,弄死她,才是唯一的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当然是开玩笑的。

    王普急忙说道:“她们那么多的老乡,也都看到我们带走她了,如果弄死了她,我们会被抓的!”

    我看着王普那么急的样子,笑了笑。

    王普说道:“吓唬吓唬就行了。”

    我说道:“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到了郊外,河边。

    还是那一套,直接酒吧那个小太妹装进麻袋里,绑好了麻袋口,牵着绳子扔进去水里。

    把她淹进去河里,她挣扎得半死不活的时候再弄上来,如此反复几次,她已经奄奄一息。

    可以感受得到她在麻袋里河里半死不活挣扎时候的绝望的那种感受。

    打开了麻袋的麻袋口,小太妹半死不活,匍匐在地上,痛苦的吐着水,咳嗽着。

    王普看着就怕她给淹死了。

    王普问我道:“会不会太过了。”

    我说道:“磨恶人不该这样子吗。”

    王普说道:“你小子会玩。”

    我说道:“这是他们发明出来的,对十个有九个是有用的。”

    王普说道:“有用?”

    我说道:“我去和她聊聊。”

    我走到了那个女的身旁,她一看到我,就害怕的往后退。

    我说道:“美女,感觉怎样?”

    她急忙连忙摆摆手,想要说话可是一直咳嗽。

    我点了一支烟,然后,吹她脸上去,她咳嗽得更厉害了。

    我说道:“胆子真不小,告诉你吧,这次只是一个小教训,下次的话,就不只是那么简单了。”

    她连连说道:“不敢了,我不敢了,不敢了。”

    我说道:“呵呵,让我怎么相信你不敢了。”

    她说道:“我真的不敢了。”

    我说道:“我给你一条路走,远远地离开这里,我不管你滚到哪里去,反正必须离开,如果你再威胁我们王普一次,我告诉你,我一定会找到你,把你弄死!”

    她惊恐的对我说道:“是,是,我走,我走。”

    我说道:“王普,没有什么话和人家说说嘛。”

    王普蹲下去,对她说道:“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个好苗子,把你培养,没想到你会这么暗算我!两百万确实不是个小数目,我确实也怕你把这些事闹到我们公司上面,还有我老婆那里。”

    我骂道:“妈的你说这些干嘛呢!”

    王普哦了一声,然后对小太妹说道:“刚才我朋友也告诉过你了,你给我滚得远远的。如果你还敢勒索我,我一定会告你,把你弄进去监狱里,再整死你!”

    那小太妹怕了王普,只能不停的说是。

    王普说道:“我给你账上打过去两万,两百万是没有了,你拿去知道怎么解决了吧。”

    那女的说是。

    我说道:“走了,别废话了。”

    我们一起离开,那女的眼看这荒郊野外的,急忙的冲上来,求我们不要把她扔在这荒郊野外,我让人把她拉进城里某个地方扔下。

    回去的路上,王普松了口气,说道:“你说这件事算完了吧。”

    我问道:“你说她怕吗。”

    王普说道:“那肯定得怕,换做我我也怕,她以为她找了一百个打架的老乡出来就厉害了,谁知道碰到了你们这帮人,胆子都吓破了吧。又有多少人见过这样的。”

    我说道:“一般的小混混都怕,一般的黑社会也怕。因为实在不是一个等级的。”

    王普说道:“希望她真的跑了吧。”

    我说道:“希望吧,如果她真的捅出来了,你被公司开除,老婆也跑了,那你只能辞职,和贺总坦白,然后去报警抓她,接下来,就是我整死她的时间了。”

    王普说道:“那我老婆跑了,在公司也混不下去了,那不是完了吗。”

    我说道:“那没办法,你还能怎样呢。”

    王普说道:“我要重新开始。”

    我说道:“也不算吧,反正有车有房,有宝马了,大把的妞往上爬。你好好和龙仙仙说说,她会理解的嘛,毕竟这个事情,你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公司这边,我会和人家贺总好好谈谈,你是被逼的,她会理解的,大不了从下面开始继续做,你在这个行业混了那么多年,积累了那么丰富的经验,害怕干不好么。”

    王普握住我的手,对我说道:“好兄弟,谢谢你!”

    我说道:“太客气了那你。”

    王普说道:“那我要不要和我老婆事先交代了。”

    我说道:“靠,交代个什么啊,万一那小太妹跑了,不敢捅出来这个事,你交代了,人家龙仙仙不一辈子都有阴影了啊。”

    王普说道:“这倒也是哦。”

    我说道:“你智商怎么突然变得那么低。”

    王普说道:“这还不是被那女的威胁到晕了嘛。”

    我说道:“镇定点吧。”

    王普说道:“如果轮到你这事,你也镇定不了。”

    这倒是,换做是我在监狱里,被一个下属女的这么整我,我这个身份,监狱长,那我更加的是完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