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8章 表面的威风
    可是我现在遇到麻烦了,虽然承诺过让小凌上去,当这个总监区长。

    我也基本能算是有这个权利,但是我现在在监狱里搞的是投票制,我不能坏了规矩,刚才和朱华华也聊到了这点,她也说,我不能先坏了规矩。

    可是我之前又已经承诺了小凌,这个,有点麻烦啊。

    我对文姐说了我的苦衷,我说道:“我不能一下子把她立为总监区,投票。我只能让她去参加投票,我们的自己人都会发动起来给她投票,你看可以吗。”

    文姐说道:“我觉得你该和她自己亲自聊,可是她也不好意思和你当面聊。”

    我说道:“我理解她心里想法,但是我不能自己坏了规矩。她先进去新监区工作一段时间,让她努力和所有的各个分监区的领导的关系搞好了,到时候投票的时候,多人投她,成了。”

    文姐说道:“可以吗?万一她失败了呢。”

    我说道:“应该可以,毕竟我们自己人在里面的很多,可是我觉得我还是不能自己跑去跟这些分监区的领导说,一定要投小凌,这样我还是坏了规矩啊,这种事情,你们可以去做,偷偷进行,我不能做。”

    文姐说道:“那我明白了。”

    我说道:“我会自己找她聊好吧,这一点,的确是我疏忽了,因为实在太忙了,上来后就忘了这茬事。”

    文姐说道:“她会觉得你心里不重视她。”

    我说道:“行吧,回去吧,我要睡觉了,明天我找她聊聊。”

    次日,我找了小凌,小凌站在我办公桌面前。

    我问道:“小凌啊,新监区的总监区一职,还是空缺啊。”

    小凌楞了一下,看看我,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你可有什么想法吗。”

    小凌说道:“不是搞投票制吗。在监区里让她们投票就好了。”

    我说道:“是挺好的,可是我觉得如果是你做总监区长最好。”

    我看看小凌是不是真的那么迫不及待。

    小凌说道:“我?好吗。”

    我说道:“你我觉得挺不错啊,虽然你年纪轻,不过我年纪也轻啊,你的管理经验丰富,你也有能力,我相信你能胜任。”

    小凌不好意思笑笑说道:“监狱长,我前晚也和文姐聊了一下这个话题。我觉得,我是很想做这个总监区长的,可是这样子直接上去的话,就坏了规矩,不合规矩,会有人说你,以后你管人就难了。”

    看来小凌还是很懂事的。

    我说道:“可是我以前也跟你承诺过啊。”

    小凌说道:“监狱长,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不能坏了规矩。”

    我说道:“那如果不直接让你上去当总监区长,这岂不是辜负了你,没有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实际上,如果让我取舍的话,我肯定不会直接任命小凌去当总监区长,因为这样真的坏了规矩,以后在监狱怎么管人,怎么改革,我一定被人说的,而且手下们也不服气了。

    小凌说道:“这没关系,监狱长,我能一直跟着你就好了,再说你现在不让我管着监狱里一些赚钱的事吗,这也能赚到钱了。”

    我说道:“我有一个想法,小凌。”

    我告诉了她我的想法,让她进去新监区当狱警,在她自己人的撑腰支持下,她肯定能上去做分监区长,然后过段时间,让她在这段时间里收买人心,在十拿九稳之后,我再宣布让新监区投票选新监区长,到时候,她就上定了这个新监区总监区长。

    我问道:“你觉得这样做可以吗。”

    小凌面露微笑:“好。”

    就这样,小凌调入了新监区,从一个分监区的小狱警开始了,不过这用不了几个月,她很快就能上来了。

    上来这监狱长后,最大的问题除了要解决敌人,还要平衡自己人的情绪,不容易啊。

    王普给我打了电话,我问什么事,他说他在他公司被人堵了。

    他自己是一个区域经理,一个小分公司。

    被上百人堵了公司办公楼的楼下,叫我赶紧带人过去帮忙。

    我说道:“打电话给铁虎不就行了吗,人家公安过去一下子不解决了,你打给我,我能怎样呢。”

    王普说道:“不方便。”

    我说道:“什么不方便,那你就打电话报警啊。”

    王普说道:“你快点带人过来再说了!”

    我说道:“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王普说道:“是。”

    我问道:“对方是黑社会?”

    王普说道:“是的。”

    我说道:“那更应该报警啊。”

    王普说道:“报警没什么用啊。”

    我说道:“好吧,我带人过去。”

    我打电话给强子,纠集了几商务车的人,带着伸缩棍过去了。

    我和强子的车先到的强子他们公司的办公楼楼下,门口停车场,停好车。

    过去办公楼大门门口,果然有上百人坐在那里,可是看这个装束,也不像是混黑社会的人啊。

    我打电话给王普说我来了。

    强子说我马上下来。

    接着,等了一会儿,王普下来了,他急急的走到了我的身旁,那些上百人坐着的,看到强子出来,马上围上来。

    我问王普:“你该不是拖欠人家民工工钱吧!”

    这些人装扮看起来像是民工。

    王普说道:“不是。唉,你先帮我把他们弄走好吧。”

    我说道:“好吧。”

    尽管不太乐意,但是

    还是要帮忙。

    王普看着我只带了十来人,问:“你不是只带了这么几个人吧,没用啊。他们人好多。”

    我说道:“都在外面车里。”

    我也搞不清楚什么状况,看着一大群人围着我们,我问道:“你们想怎样。”

    他们都懒得理我,直接问王普:“你给不给钱了!不给钱我们就天天来这里闹你!”

    王普说道:“没钱。我说了我没有钱。”

    他们说道:“好,那我们砸了你们公司!”

    说着,这帮人就真的要上去。

    我急忙带着我们的十几个人拦着了他们:“别动。”

    他们仗着人多,还熙熙攘攘的闹着,扬言砸了王普的公司。

    我直接就让强子把人都拉过来了,反包围了他们,手里都拿着棍子。

    王普看到这场景,胆子大了起来,对他们这帮人说道:“赶紧给我滚!不然就动手了!”

    这帮人看着我们来者不善,而且人很多,他们有些慌了,赶紧的灰溜溜的逃了。

    上百号人,还挺壮观的,逃得无影无踪。

    我看着他们,然后问王普,说道:“欠人家工钱?”

    王普说道:“唉,到上面去说吧。”

    这一声叹息,听得怎么的那么的奇怪。

    我说道:“为什么到上面再说。”

    王普说道:“三言两语说不清。”

    我说道:“那你要请我吃饭再说了。”

    王普看了看我带来的那么多人,看了一眼后,说道:“大家都一起去吃饭吧。”

    我说道:“要请我们所有人吃饭嘛。”

    王普说道:“是啊,我不是开玩笑。”

    我看了看我们带来的一大帮的人,说道:“怕是让你破费了。”

    王普说道:“破产都值了,都是我们兄弟。”

    我也不客气,说道:“强子,带上所有兄弟,吃饭去。”

    王普找了附近的一家大排档,本来是去酒店的,但是我觉得去酒店太招摇了,而且也真的让王普破费过度了,现在在大排档可能消费一万,但是去酒店,四五万块钱。

    因为我们人实在很多。

    到了大排档,我们弄了十桌。

    兄弟们很多。

    除去开车的兄弟,其他的人基本都是喝酒。

    我也过去发表了讲话,说很高兴兄弟们的支持之类的话,他们也都很高兴,出来干活,没干什么事,有酒喝有肉吃,多爽。

    王普还问我要不要给他们封红包,我说我们公司自己有公司自己的工资,他请吃饭已经很好了。

    让兄弟们过去敬酒了王普几杯。

    在座的大排档的很多桌的其他人,看我们都是一副很好奇的目光,他们一定在想,这些是什么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特别是我这个看起来不像是老大偏偏是老大的家伙,所有人看着的目光,都是好奇。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看起来是倍有面子了,但是老大背后真正的心酸,谁都不知道,背后真正的危险,人家更不知道。

    可能现在威风呢,下秒钟就被打死了都有可能。

    在轮番跟兄弟们打了招呼后,我终于坐下来了。

    王普也坐回来了,对我说道:“你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威风太多了。”

    我说道:“别这么说,没什么好威风的,实际上,这种威风,我宁可不要,因为没有什么卵用。”

    王普说道:“多牛啊,是吧。来,张总,我敬您一杯。”

    我对王普说道:“酒我就不喝了,但是我想要说清楚的一点,就是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来堵着你。”

    王普嘿嘿一声笑着,说道:“来嘛,先喝酒嘛,先喝了再说喝了再说。”

    看今天这样,看王普这欲言又止的样子,肯定有问题。

    而且是不小的问题。

    这帮人不是黑社会,并不是黑社会特地来找茬的,那到底是什么人呢。

    我觉得,多半就是王普欠人家这些人的钱了。

    我问道:“你是不是欠了人家的钱。”

    这杯酒我没有喝,王普自己喝。

    王普说道:“不是我欠了他们的钱,是他们勒索我要钱。”

    我说道:“他们来勒索你要钱?都跑到公司楼下来了,直接报警了就是了!铁虎,咱兄弟,公安局长,难道还罩不住你。”

    王普说道:“不行,不方便。”

    我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犯法的是你,而不是别人?”

    王普低着头,说道:“也算是犯法吧我。”

    我说道:“到底什么事啊。”

    王普说道:“要不要叫铁虎出来喝两杯。”

    王普左顾而言他,明显是不想和我把今天的事说明白了。

    我说道:“你小子到底瞒着我什么事!你说清楚行吧。”

    王普说道:“唉,怎么说呢,是我之前做错了一件事,然后他们就来堵着我要钱了。”

    我说道:“你做错了一件事,什么事。”

    王普说道:“喝完这杯酒,我再和你说可以吗!”

    我说道:“王普我警告你,如果你做了犯法的事,人家找上门来,说真的谁都救不了你。”

    王普说道:“你到底喝不喝嘛。”

    我还是和他喝完了这杯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