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7章 不能自己坏了规矩
    程澄澄的人被彻底分解分散开了,全都搞不起事。

    这折腾了我那么久的这些人,这个问题,终于彻底的解决,贺芷灵真的是十分的聪明,厉害。

    那头脑,真不是一般的头脑。

    不过还有不少的问题,旧监狱长的余孽,还有中立区的那些部门领导,要把她们都给除掉才行。

    这需要一些时间。

    至于旧监狱长的人,最主要的是那个甘嘉瑜,小凌一直也在找我劝我干掉甘嘉瑜。

    可是我们也要找机会,栽赃陷害旧监狱长容易,因为她贪财,但是这个甘嘉瑜不贪财,想要找个理由除掉她也不容易。

    小凌也好,朱华华也好,最担心的就是我被甘嘉瑜迷得神魂颠倒的,然后就不忍心除掉甘嘉瑜,最后反而被甘嘉瑜下手干掉。

    我怎么可能舍不得,我怎么可能着了甘嘉瑜的道,她即使会做法,我又怎么可能中招。

    不过她请我吃饭喝酒,给我送东西,送钱,还很关心我的样子,虽然说不该相信敌人,但是她这么一来,让我有些舍不得对她下狠手的感觉,可我知道我必须要这么做。

    所以,我让小凌想个办法出来,灭掉甘嘉瑜。

    只是小凌和文姐想了很多办法,要找甘嘉瑜的麻烦,但是甘嘉瑜表现十分的好,工作上毫无破绽,没有疏忽,我们也不能直接弄个莫须有的罪名干掉她,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我私自找理由借口除掉她,万一她去告我一状,我吃不了兜着走。

    贺芷灵除掉旧监狱长,都要让我想办法出来对付才行。

    我只是监狱的土皇帝,而不是真正拥有生杀大权的真皇帝。

    上面还有我们的上级部门,监督我们的部门。

    上面终于有了监狱宿舍的通知的消息,不过,我只能出意见,例如选址等等这些小细节方面。

    主抓工程的不是我,是上面的部门,我即使权力再大,也伸手不到上面去啊。

    只能找贺芷灵。

    我找贺芷灵问了这个事,贺芷灵说道:“主意都打到这上面来了,你很缺钱吗。”

    我问道:“难道你不想要吗。”

    贺芷灵说道:“有钱谁不想。”

    我说道:“那不就是了。”

    贺芷灵说道:“这是上面的部门管的,你我都没有资格。”

    我说道:“我知道,所以我们不该想办法吗。”

    贺芷灵说道:“没你份。”

    我说道:“难道有你份?”

    贺芷灵说道:“或许。”

    我问道:“难道你能自己拿下来做?”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

    我估计贺芷灵应该是能拿下来的。

    我说道:“是这样,我一个朋友家里搞这个建筑项目的,她想接下来做,如果你拿到,拿给她可以吗?她会给你这个,钱。”

    贺芷灵说道:“又是个美女。”

    她怎么如此肯定。

    不过我朋友大多都是女的了。

    我说道:“那反正给别人也是给嘛。”

    贺芷灵说道:“以后再说。”

    我说道:“这不是说以后,你要确定下来,我好回复人家。”

    贺芷灵说道:“她答应给你多少钱。”

    我说道:“少少几十万应该有吧。”

    贺芷灵说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我说道:“有钱赚我为什么不关心?就你能关心,我能不关心。我如果拒绝说不要这个项目,上面也不盖。”

    贺芷灵说道:“那你拒绝吧,会让狱警们骂死你。你看你还能当多久。”

    我只是开开玩笑,哪能真的拒绝不干这个项目,我是找死呢,上面都有消息通知下来了,我却拒绝不要,监狱里所有的职工,都会干死我。

    我说道:“到时候你记得你帮我弄到手可以吧。”

    贺芷灵说:“不可能弄到你手,过你手有人查你就麻烦。”

    我说道:“那直接给我朋友可以吧。”

    贺芷灵说道:“我说了,再说吧。”

    我说道:“又是再说,再说什么呢。”

    贺芷灵说道:“就你有朋友,我没有朋友!”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好吧,无奈。

    毕竟这建宿舍的权不在我手中,都是上面说了算,我也只好打电话和安百井说清楚了,安百井说能理解。

    让他们继续等了。

    防暴队的正队长申请降职,因为她身体方面的原因,本来就很少管防暴队的事,她的身体也管不了防暴队的事。

    然后,防暴队的队长彻底空了出来。

    最有希望上去当的当然是朱华华,不过为了表示公平公正,我召开会议,提议说让她们部门自己投票选出队长,就像她们投票选出我这个监狱长一样。

    她们都同意。

    朱华华当队长,十拿九稳,人心所向。

    果然,在她们自己防暴队的投票中,朱华华几乎以全票通过,当任防暴队的队长。

    她请了我吃饭,在监狱饭店。

    我问她为什么不请部门的人,干嘛请我吃饭。

    她说以后对她们好就好,为什么一定要请吃饭。

    好像道理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

    朱华华请吃饭本来就少见,她也不喜欢请客吃饭,因为她不喜欢喝酒。

    不喜

    欢应酬,她觉得浪费时间。

    也没有喝多少,就点了两瓶啤酒,意思意思,因为这段时间特别累,我也不想喝那么多酒。

    朱华华看着我,说道:“真想不到我是防暴队的队长。没想过有这么一天。”

    我说道:“我也没想到我能是监狱的监狱长,更加没想过有这么一天。”

    朱华华说道:“以后我们做什么事,都放开了手脚,没有人制着了我们。”

    我说道:“是的,你想和我放开手脚做什么事?”

    朱华华皱皱眉头,因为我的话明显就是调系她。

    朱华华说道:“你说话听起来怎么那么怪,我和你认真的。”

    我说道:“我也和你是认真的,如果你想放开了手脚和我做什么事,我不会叫的。”

    朱华华端起酒杯,假装要泼过来。

    我也没闪,就看着她。

    朱华华没泼过来,端起来喝了,说道:“和你说话聊不到一个频道上。”

    我说道:“我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

    朱华华说道:“甘嘉瑜呢。”

    我问道:“花姐,我想问一个私人问题,你是不是和她有什么仇恨呢?”

    朱华华说道:“从来没有。”

    我问:“那为什么要这么敦促我那么急要干掉她呢。”

    朱华华说道:“她是敌人。”

    我说道:“这我肯定知道啊,但是我目前也还没有找出对付她的办法,要不你带着防暴队过去,把她打死了算了。”

    朱华华说道:“不除掉她,必是后患。”

    我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说那么多呢。话说,新监区缺一个新监区总监区长,我考虑来考虑去,觉得你非常的合适。”

    朱华华说道:“我不合适。”

    她说的斩钉截铁。

    我奇怪的问道:“怎么这么说呢。”

    朱华华说道:“你现在不是在监狱里实施投票制吗?”

    我笑笑,说道:“看来你想得很远。”

    的确如此,之前就是这么考虑了,每个部门,都是实行投票制,谁票数高,谁当选,如果直接把朱华华带过去新监区,那我自己是破坏了自己成立的规矩,那新监区的人也是不服气的。

    朱华华说道:“你不能自己坏了规矩。”

    我说道:“也是。”

    朱华华说道:“在各个部门多多培植自己人,当下面所有的部门的领导都是你自己的人,你管监狱就容易了。”

    我说道:“就好像控制着自己的十根手指头一样是吧。”

    朱华华说道:“新监区要选监区长,还是要让她们自己投票。”

    我说道:“好吧。我打算发动起自己人,让她们投票给我们自己人。这个容易。反正新监区都是一直在我的手中。不过现在就是监狱外墙的那些科室,很多科室还没渗透进去。侦查科科长离开了,也要重新选,都让她们投票。”

    朱华华说道:“对。”

    我说道:“这些事如果都有人帮我做就好了,每天忙得累的像条狗。”

    朱华华说道:“权力怎么可以下放,生杀大权自己掌握,她们投票了,还需要你点头才是。”

    我说道:“知道。不过啊,我挺希望你也进入我办公室,成为我办公室的一员,有什么点子的也和我说说。”

    朱华华说道:“不用加入,我有什么自己会和你说。”

    我说道:“行。”

    吃完了饭,各自回去了宿舍。

    我在宿舍躺着玩手机。

    有人敲门。

    去开门。

    却是文姐。

    文姐晚上来我宿舍找我,这倒是少见,她肯定有什么事。

    我给她端茶倒水,说在这里没有什么招待你的。

    文姐说没事,等新宿舍弄好了,大家都有新房子入住,一切都好了。

    我笑笑,说道:“是啊,宿舍很快就建了,这年头搞建筑很快,用不了多久,我们全都入住新家。”

    文姐说道:“是啊。”

    我问道:“你该不是为这个来的吧,担心自己没有指标吗。”

    文姐说道:“不是。”

    我问道:“说真的,新宿舍虽然多,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

    文姐说道:“有没有资格还不是你这边说了算。”

    我说道:“但也不能乱来,要公平,制度怎样就要怎样,不然管不了人。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呢。”

    文姐说道:“关于小凌。”

    我问:“小凌,她怎么了?”

    小凌难道出事了。

    文姐说道:“她没什么。”

    我说道:“哎哟我的文姐哟,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吧好吧,你这么欲言又止的,真是让我憋得慌。”

    文姐笑笑,说道:“她昨晚和我喝酒喝到了凌晨,跟我聊了一些事。心里的事情。”

    我说道:“是什么。”

    文姐看着我,说道:“以前你曾经和小凌说过,说如果你上来了,然后给她的好处。”

    我想了想,我以前是和小凌谈过这个,她当时从旧监区过去新监区对付新监区长的时候,我就承诺过如果她搞定了新监区,那么,新监区监区长这个位置,肯定是她的,可以说她当时就是为了未来的利益,为了上位而过去的,她现在肯定在想,现在我上来了监狱长,之前和她说好的,现在却没影了,她心里不平衡了,所以找了文姐发了牢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