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5章 硬碰硬不是好办法
    我看着高晓宁那纠结的想要说话又不说的样子,问道:“怎么这是。”

    她轻轻一笑,轻轻的摇摇头。

    我说道:“有什么你就说嘛,我们是好朋友是吧,想说什么,说。”

    高晓宁突然道:“能不能,可以帮我找个男人。”

    说完,她低下了头。

    看起来,她不是开玩笑。

    脸都通红了。

    我理解她,理解她们。

    人都有需要。

    被关了那么久,无论是再漂亮的女人,看到我这种货色都会对我垂涎三尺,七情六欲中,最凶残的不是食欲,是肉浴。

    吃饱了后什么都容易忍,唯独这个最难忍。

    我说道:“唉,我理解你,高晓宁。”

    她说道:“说起来真的很丢人,我已经两个月没好好睡过觉了,睁眼闭眼,脑子里想的都是不该想的事,甚至是一个前男友,做梦都是他。”

    话放开了,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我说道:“这个,我,有点帮不了你。难道要我亲自上阵帮你吗。”

    她却道:“好啊。”

    不是玩笑。

    我笑笑,说道:“我想到了那句话,我当你是好朋友,你却想睡我。”

    她叹气说道:“这种事情说起来挺惭愧的,可是相比起心灵的折磨,身体的折磨更加的难受。”

    我说道:“很多心理疾病的人却不这么说,监狱的很多囚犯自杀都是因为心灵的折磨。”

    她说道:“如果一个人身体不好,生病,饥饿,得不到满足,心灵还会好吗。”

    我说:“这说得很对。”

    我给她一支烟,她却不抽。

    我说道:“高晓宁,这问题恐怕我帮不了你了。”

    她说道:“我可以申请见我前男友嘛。”

    我问:“你前男友会来帮你吗?”

    难道一个人可以饿到如此饥不择食。

    她说道:“好吧,我开玩笑的,帮我弄多一些工具。”

    让手下去办就成。

    我说道:“行。这个可以。我会特别照顾你一些,减刑加分这方面,让你尽快出去。高晓宁,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觉得我们如果这样子做了,很不道德。”

    高晓宁说道:“我知道,不说这个了。”

    我说道:“好。”

    高晓宁说道:“最关键的还是那个事。”

    她指的是把旧监狱长灭掉。

    我说道:“放心我已经在办了。”

    当了监狱长之后,感觉就是威风,有面子,在监狱里,我就是最大的王。

    想高歌一首,住进监狱,我是监狱最大的王。

    出去流浪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我自己也臭美。

    监狱里那么多人,一个一个的对我都是毕恭毕敬,终于真正尝到了权力的滋味。

    那真的是太爽了。

    特别是以前我刚进来监狱那些瞧不起我的人们,她们对我的态度,更是恭敬讨好得可以。

    很快,在我授意安排下,小凌制造了一起监区里面女囚的混乱斗殴事件,然后我让侦查科去查,侦查科马上去查了,贪心的旧监狱长,也就是侦查科科长收了一名女囚的钱,偏心于一方,结果却被两帮女囚同时告发,告到了我这边来。

    行了,她收了钱,这就够了。

    十万块。

    妈的,这钱还是我出的钱。

    我打算把这些证据送到上面去,但是人家旧监狱长却自己跑来找了我。

    自从我当上了监狱长,我还是第一次和这个旧监狱长见面。

    站在这个眼镜蛇面前,我再也没有了曾经的唯唯诺诺,轮到我用威严的气势,用凌厉的眼神,用质问的口气对待她了。

    她说这个事是一个意外,什么什么的。

    我说道:“收了女囚的钱,是意外?”

    这时候来找我,她还没搞清楚我就是这背后的主谋,不过她有的是后台,她一定也会找后台,要让贺芷灵出马帮忙,才行。

    她说道:“是手下去查了拿了的钱。”

    我知道,又是这招。

    不过,小凌可清楚的拍到了她自己和行贿的女囚说话的视频,女囚说给她十万,让她帮忙搞定,她说可以。

    这个证据,能弄垮她。

    我说道:“哦,好的。”

    她说道:“那我先走了。”

    她似乎也不想求我。

    她来还是为了看我这边的态度,不过来了之后发现我是这个态度,相信她一定绝望了。

    绝望的她回去马上找了她的后台。

    而我拿着这视频证据,发给了贺芷灵,贺芷灵去操作了。

    侦查科科长调走了,去了管理局那边,做了个什么科的科长。

    有后台就是有后台,这样都整不垮她,反而还能跑去我们的上级部门去当科长去了。

    我打电话问贺芷灵到底怎么搞的。

    贺芷灵说道:“以前的证据都不能扳倒她,这个证据算是什么?”

    我说道:“捅出媒体那里去算了,让上面施压下来。”

    贺芷灵说道:“以前不也这样子吗?还不是有人帮她背黑锅。”

    我说道:“那现在她进了管理局,还是我们的上级部门,我一想着这个更加觉得害怕,她可以天天盯着我这边,给我使绊子。我活不下去啊。”

    贺芷灵说道:“把监狱整好,其他的事我来办。”

    我说道:“好吧。”

    也只能让贺芷灵来办了。

    我能做的就是把监狱搞好,把所有的部门的领导人都变成自己人。

    旧监狱长走了之后,旧监狱长的手下们恐慌了,向我们这边示好,尤其是那些旧监狱长的几个最亲密的跟随者,直接就通过我身边的人来给我送钱,旧监狱长就是被我这么玩下去的,她们的钱我哪敢要,直接都拒绝了。

    我不要她们的钱,为此,她们更加的人心惶惶了。

    目前和她们关系还是要好好保持下去,因为她们联合起来对付我的话,是一个大麻烦,毕竟还有半数的部门都是她们的人。

    我请了她们吃了一顿饭,喝了几杯白酒后,我假装喝醉,和她们说酒话,对她们保证尽释前嫌,不会去追究她们什么,她们听了之后都很高兴,实际上,我是骗她们的,装出来的。

    在酒席散了之后,小凌问我:“难道真就这么算了。”

    我没说话,抽着烟,我说道:“你想说什么。”

    小凌说道:“以前我们在新监区的遭遇你都忘了吗?你想要让她们专心的跟着我们,是不可能的事,她们现在没办法,所以假装对我们投降,还给我们送钱,等到有了机会,她们还是会反,还是会跟着她们的人对付我们,落井下石。”

    我说道:“给我倒杯水。”

    小凌给我倒了一杯水。

    我拿起来喝了。

    小凌问道:“你没醉?”

    我说道:“装醉呢。要不然怎么和她们称兄道弟,说错了,应该是称姐道妹。”

    小凌问道:“装的?”

    我说道:“废话啊,不装,难道你以为我和她们真的关系那么好啊。我傻啊!”

    小凌说道:“监狱长,不除掉她们不行。”

    我说道:“我知道。”

    小凌说道:“那你还和她们那么亲密?”

    我说道:“我都说了,装出来的嘛,不然她们这么会安心?万一我不这样子的话,直接拒绝她们和她们亲密,不说一些既往不咎的话,她们万一联合起来现在就要和我作对,即使是她们干不过我,但是我们也是被伤到。硬碰硬明显的不是一个好办法,表面和她们搞好关系,暗地里慢慢的干掉她们,才是最好的办法。”

    小凌说道:“怎么暗地干掉她们?”

    我说道:“我打算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干掉她们,也是最直接的方式,而且还不是我们自己去动手。”

    小凌疑惑的看着我。

    我说道:“每个部门的领导都有任职期限的,到期了之后,她们肯定找我或者找上面,要升职,要继续任职什么的,到时候,我就说让她们部门自己看着办,让她们自己部门投票,谁票数高,谁上来。”

    小凌说道:“这,行得通么?”

    我说道:“怎么行不通。”

    小凌说道:“如果她们投票选出来的还是她们自己现在的领导呢?如果投票选出来的人还是监狱长的人呢。”

    我说道:“哈哈,问得好,所以在这些部门中,我们要慢慢的把她们变成自己人,让她们把那些考核不行的全部都放去守门那些无关紧要的岗位,而我们的人渗透进去每个部门中几个,然后开始给每个部门的人洗脑,就像程澄澄她们那样,慢慢的自己人就多了。”

    程澄澄就是派自己的骨干去每个监室中发展教徒的。

    我们也可以这么做,这招就是软杀人。

    不用硬碰硬了。

    等到这些部门中一个一个被收服,她们即使剩下个别部门,还怎么和我们斗。

    小凌说道:“想法很好,可是等太久。”

    我说道:“也不会太久,你看有些科室的领导,都要退休了,还有的也快到期了。我们派人进去这些部门发展也需要一点时间的,也不要太着急。你们办公室的负责去办好这些事。对了,那些程澄澄的人怎么样了。”

    小凌说道:“全都按您的吩咐,一个一个监室的关进去了。”

    我说道:“这下子看她们还能闹起什么浪。”

    小凌说道:“在被带走的那天她们还闹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被我们给制服了。”

    我问:“那去了监室之后呢,听话吗?”

    小凌说道:“不听话,不过很快就听话了,是被打到听话了。”

    我说道:“就该这么着。那,程澄澄呢?”

    小凌说道:“关在那些特殊的房间。”

    我说道:“还好吧。”

    小凌说道:“要不要去看看她。”

    我说道:“可以。”

    在小凌的带领下,我去了那一栋特殊的小楼。

    里面关着各色的t官,因为涉及敏感,就不提这些特殊群体了。

    小凌让人打开了门。

    这栋特殊的小楼的房间,的确是十分的特殊。

    全是海绵的墙壁,床都是一个整体的,电视机嵌进墙内,空调从中央空调孔吹出来。

    里面很多书,叠在桌子上,灯也都是嵌进墙内的,有摄像头。

    程澄澄坐在床头,看着书。

    我走进去,她也没看我。

    心里应该生我的气,但是她这人生气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