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4章 谨慎至极
    这程澄澄能关吗,肯定不能关。

    我对小凌说道:“你这故意拿我来玩是吧。”

    小凌说道:“你答应了,你自己答应要全部都关禁闭室了。”

    我说道:“她不成,她关那些x官的那些房,生活标准按照最高标准的来,让她一个人住,有书看,有好吃的。”

    那些专门关x官的房,还有空调,电视机,多舒服。

    我不能对程澄澄太过分。

    小凌说道:“心疼人家是吧。”

    我说道:“毕竟她对我有恩,帮过我,也饶过我的命,对她太狠了也不好吧。”

    小凌说道:“心疼就心疼吧,还找借口,明明舍不得。”

    我说道:“你怎么那么多话呢,以前你没那么多话啊!你再废话,我让你去当心理咨询师,让她们每天安排心理有问题的女囚来天天陪你聊个够。”

    小凌说道:“我是担心副监狱长吃醋了。”

    我说道:“这是我的事了。让她听到你这个话,你吃不了兜着走。好了散会,徐男记得让她们把高晓宁黑熊她们这些大姐大带出来,我请她们一起吃饭,小凌,你叫路唯等这些新监区的大姐大出来。”

    她们点头。

    晚上,我请监狱里这帮女囚大姐大们吃饭,一个一个虽然都穿着囚服,但是那股气势,那表情,那神情,那副样子,都不平凡。

    这些人本来在外面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无奈一朝沦为阶下囚啊。

    在恶人集中地的监狱里,她们当上了大姐大,这就不简单了。

    全都入座了。

    一桌酒菜,最好的酒菜。

    对她们来说,绝对是最高规格的了。

    也许在外面,她们吃过比这里好的不知道多少倍的,但是现在在这里,这么些年,这顿饭,绝对是最好的。

    她们多久没吃过那么好的了,我说先吃饭,吃饱了再聊。

    她们也不客气了。

    毕竟在监狱那么久,何曾有吃过那么好的酒菜。

    我吃了几口菜而已,没什么胃口。

    一会儿后,她们吃好了,开始倒酒。

    高晓宁先敬酒我了,说道:“恭喜你。”

    简单的三个字,真诚的三个字。

    我说道:“谢谢。”

    和她碰杯了。

    接着是黑熊等人。

    轮着过去了一圈。

    她们都很高兴,因为我当了监狱长,她们知道她们的好日子来临了。

    我说道:“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没有大家的帮忙是不行的,这点我要感谢你们,来喝酒,敬你们,这一杯我干了,你们随意。”

    我喝完了。

    我说道:“虽然现在当了监狱长,但是明天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希望大家能够能加的支持我,帮助我,我们一起走下去。”

    她们都说好。

    然后,我说了我现在遇到的麻烦,希望她们的帮助。

    她们说义不容辞。

    我说道:“辛苦大家了,我会让人给你们各自卡里打进两万块钱,就当是辛苦费了。”

    她们都推辞。

    高晓宁说道:“有吃有喝还有红包收,这顿饭来得值。”

    我说道:“我们先把眼下的这件事搞定了,然后再吃个庆功宴,好吧。”

    她们鼓掌。

    高晓宁说道:“只是把她们这些什么斜教的搞定就去吃庆功宴,也太早了吧。”

    我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所有人看着高晓宁。

    高晓宁说道:“以前的那个监狱长,吃了我们多少,却还没有把她打倒,还不算胜利。”

    我叹气一下,然后给她们发烟,说道:“我跟你们说吧,不是我不想打倒她,是她有后台,我很难搞定她,现在她退下来到了侦查科那边,我想你们也都知道了。”

    高晓宁说道:“就算不能打倒她,抓她去判刑,那也要把她赶出去了再庆功吧,万一哪天她又起来了呢。”

    众人都觉得很有道理。

    她们都很害怕,害怕旧监狱长起死回生的那一天,她们又要回到昏暗无日的水深火热生活中。

    我说道:“我最近也在想办法,如果需要大家帮忙的,希望大家一起出力。”

    高晓宁说道:“出钱都行,只要把她给搞出去。”

    有个大姐大说道:“我恨死她了,如果能抓她去判刑,我出命都行,等她来这里服刑,姐妹们你们帮我弄死她给我报仇!”

    她们对旧监狱长的恨,已经深入骨髓,达到了不惜与之同归于尽的地步。

    也确实如此,监狱长这人,是在是,太过分了。

    你监狱长弄点钱可以,但是你把人逼到死的份上,太过分了,而且很多人被她整到生不如死,那还能说什么。

    如果这些人能有机会干掉监狱长,我相信她们绝对早就毫不犹豫的对监狱长下手了。

    哪怕是死,她们都毫不犹豫。

    我说道:“那么就麻烦大家了。”

    接着,又继续喝。

    后面,我都有些喝晕了,因为有些高兴,而且那么多人敬酒我,我轮过去几圈,也实在顶不住。

    也不能说我轮过去几圈找人家喝酒,而是她们本身就很高兴,找我喝酒。

    我真的有些晕了。

    可是这时候叫她们先走也不好,就一直喝下去了。

    当她们自己觉得差不多的时候,路唯说先走了,然后她们大多数人都先走了。

    她们要走,我自然拦不住。

    反正喝酒也开心了,该说的也都说了,任务也都布置下去了,那就走吧。

    她们都撤了。

    我让人送她们回去了监室。

    在监狱里,这样的待遇,绝对是最高规格的了,有酒有肉,觥筹交错,多么的幸福。

    在座的,除了有些晕乎乎的我,还有高晓宁了。

    看着高晓宁,我说道:“只有我们两个了。”

    高晓宁说道:“我特地留下的。”

    我说道:“你还没喝多。”

    高晓宁说道:“我喝晕了,可是有些话想和你聊聊。”

    她看着我。

    我笑笑,说道:“有什么话,说吧。”

    高晓宁说道:“你上来做监狱长,我们都很高兴,姐妹们都高兴,所有的囚犯,都高兴。”

    我说道:“谢了,谢你们这么看得起我。”

    高晓宁说道:“可是我刚才也说了我的担心了。”

    我说道:“是啊,我知道啊,担心不斩草除根,他日她们又要起火。”

    高晓宁说道:“我们受够了那样的日子。多少人让她们害死了。”

    我说道:“我这也不是一直很努力的想要除掉她们嘛,可是真的是无奈啊,因为这种东西,怎么说呢。人家毕竟是有后台的,你看之前我们搜集的那些证据,那么多,全是关于监狱长的犯罪的证据。”

    我呵呵笑了一声,说道:“然后呢,有用吗。”

    我语气中,透露着无奈。

    当时贺芷灵让我一直搜寻监狱长的犯罪证据,我确实也是弄到了,而且是非常多的证据,包括贺芷灵也是让其他的手下去搞了很多关于监狱长犯罪的证据,贺芷灵也是信誓旦旦的说能搞定旧监狱长,结果呢?

    交上去了,却没有一个回响。

    她随便拉出一个垫背背黑锅的,这些什么所谓的证据,都不是证据了。

    我只能说,呵呵。

    高晓宁说道:“智者千虑。”

    我说道:“这些道理,我全都明白,我也害怕她们有翻身的那一天,真的很害怕,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失败的打算。”

    高晓宁看着我,说道:“失败的打算。”

    我说道:“是的,不是和你开玩笑,这是真的,真的做好了失败的打算。那时候啊,把这么多的证据交上去了,却没有用,我已经做好了离开监狱的准备。幸好后来在我们的努力之下,我们还是把监狱长拉下来了。”

    高晓宁沉默。

    我看着她,我也没说什么,一个人抽着烟。

    沉默许久。

    高晓宁说道:“你可以离开,我们呢。”

    我说道:“高晓宁,我不是说不管你们,而是我们也管不了你们了。”

    高晓宁说道:“那我的命运就是死了。我不管别人,反正我知道我的命运就是一个字,死。”

    的确如此,作为一个旧监区的大姐大,高晓宁性格孤傲不屈服,她绝对不会愿意帮着旧监狱长来欺压女囚们,那如果我离开了,我们这些人都离开了,只剩下了监狱长她们这些人,统治了整个监狱,高晓宁还有什么未来?

    那她的命运真的只有一个字:死。

    像这些大姐大,她们什么都不怕,干的坏事也都有胆子干了,坐牢也做了,胆子还小么。

    死也一样不会怕死,可是这么窝囊的死,太没有意义。

    死得多么的不甘心。

    我说道:“我一直以来,都是想着你们,挂着你们在心头的高晓宁,可是你要明白,如果我们有一天离开了,不是想抛弃你们,扔下你们,而是我们连我们自己都保不了了。”

    高晓宁问我道:“如果真的走了,你们走了,监狱长整死了我,你愿意为我报仇吗。”

    我说道:“我从来和她就是不共戴天,不管你们怎样,我都会干掉她,哪怕是用阴的。”

    高晓宁问我:“哪怕是失去生命吗。”

    我沉默。

    高晓宁说道:“怎么可能,你说是吧。你和她,不算不共戴天。”

    我说道:“也是,我和她哪来的不共戴天呢。可我无论怎样,都会强大自己,灭掉她。”

    高晓宁说道:“我只想一个事,灭掉她。实在不行,让我们派人杀了她都可以。”

    我说道:“不行的,高晓宁,不是我不愿意让你们去这么做,而是她很有戒心的,她不可能让你们接触的到。”

    高晓宁说道:“命不要紧,只要杀了她,我们愿意。”

    我说道:“如果我能把她骗进去监区,那当然可以,可是她当监狱长的时候,就一直小心翼翼,谨慎至极,想要把她弄进去监区里面,你们再整死她,不可能的事,比中五百万还难。”

    高晓宁说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需要我们出力的,记得和我说。”

    我说道:“放心,我是不会客气的。”

    高晓宁说道:“可以再敬你一杯吗。”

    我说道:“怎么这么问。”

    高晓宁说道:“没喝多吧。”

    我说道:“有些晕晕的了,怎么了。”

    高晓宁和我喝了这杯酒,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