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2章 没有隐私
    现在是把程澄澄她们软禁了也不是,不软禁也不是。

    放任出来,她们又是可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她们一边发展教众,一边搞出事。

    如果压制,她们又要反了。

    真是头疼。

    汪蓉做不做监区长不要紧,我可以找别人去做,但程澄澄这个问题,不处理不行,她们现在铁了心要和路唯开干了。

    以前我还以为经过了之前搞下前任监狱长的那些事后,她们双方就可以平安无事,而程澄澄也看在我当监狱长的份上不再得寸进尺的发展教徒,谁知道,她们教派的路线方针从未改变过,也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除非这帮带头的人毁灭了才行。

    也许用毁灭这个词,严重了一些。

    可是也只能说是毁灭,才能彻底的消灭这些余孽,因为她们的发展力,破坏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而且她们又不愿意接受和谈,程澄澄都放话了,必须要发展,不发展就和我们开干,那只能彻底灭了她们。

    怎么毁灭了这帮人,成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太难搞定了。

    文姐,小凌几个也都想了好几个方案,有说给她们一些钱,或者是给她们一些好处,包括监狱里吃住好一些,给她们减刑,或者是特权,让她们好过一些,然后让她们不要闹。

    这可能吗?

    她们已经疯了,还谈什么给她们条件,让她们臣服。

    她们眼睛里,心里,脑海里,梦里,全是她们的教。

    她们只要跟着程澄澄发展,发展,再发展,梦想着世人全都跟着她们一起信她们的教,这就是她们活着的唯一的目标和方向。

    我有时候在想,假如真的是这样,给她们那么乱来下去,人类是不是会灭绝都有啊。

    关键是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她们,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一点了。

    包括说外面的很多的斜教,明知道她们都是很多蛊惑人心的东西,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加入,那些出名的斜教,动不动就好些万人,难道这些人中比我们傻?

    这些人中,不乏很多的成功人士,有车有房甚至别墅,家产上亿的都有,难道这些成功人士中,就比我笨?

    当然不可能比我笨,可是他们就是愿意去跟着,去相信,去信仰这些东西。

    书上说得对,人都要有个精神支柱,他们缺少的,就是这个信仰,这个精神支柱。

    在程澄澄给他们构造的精神世界里,他们得到了最大的精神满足,他们相信跟着程澄澄,冥冥中自然都有着神的照顾,活着的亲朋好友也得到了神的保佑,甚至是死了的亲朋好友都得到了慰藉。

    无语了。

    不信苍生,信鬼神。

    说的应该是这帮人了。

    人活着,为什么不好好干活,好好过好日子,非要这么互相折腾自己人,真是想不通。

    商量来商量去,商量不出个好办法来。

    文姐竟然眼勾勾看着我,对我说道:“看来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我说道:“什么。”

    文姐说道:“我觉得吧,她程澄澄对你挺有意思的,要不然以前她怎么能要你的命却不要你的命,她的人也从来没有伤害过你,包括昨晚打架,她们都扑倒你了,一看是你,就停手了,为什么呢。因为程澄澄下令不准动你,她们教徒不敢动你。这就说明了一切了,她喜欢你。”

    我说道:“你想说什么。”

    文姐说道:“你先说是不是。”

    我说道:“是什么。我们现在说的是怎么解决程澄澄这帮人,你这都扯到哪儿去啊。”

    文姐说道:“你不承认没关系,她肯定对你有意思,否则不会这么对你。那我这个办法,绝对是好办法,你把她睡了,她缺的就是男人,她喜欢你,你降服了她,和她在一起,也就把她的人都搞定了,不费一兵一卒,兵不血刃。”

    我骂道:“草,你这是开玩笑还是真的。你有毛病吧这是!”

    文姐急忙低下头去。

    小凌却说道:“我觉得挺对的。”

    我吃惊道:“你说真的假的?”

    小凌抬起头看着我:“真的。”

    小凌是性格最沉稳的人,也是最能忍的人,做大事的家伙,她自然不是开玩笑。

    小凌说道:“文姐的这个也许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绝对是最好的一个,相比起目前我们想到的来说,真的很好。”

    我说道:“这不就是让我去卖身吗?让我用色去勾人家程澄澄,然后再让程澄澄听我的,不要这么发展下去了,是吗。”

    小凌说道:“是。”

    我说道:“行得通?你开玩笑嘛。你们两个,开什么国际玩笑。”

    小凌说道:“你如果睡了她,把她给搞服了,她享受到了男女之间的乐趣,她从了你,跟了你,身体心理依赖你,就不会去信所谓的什么教,什么神,你再让她把教徒解散了就行了。”

    文姐说道:“对,你也不吃亏嘛。反正,她那么漂亮。”

    文姐说完,马上快速又把她的头低下去,生怕被骂。

    我说道:“靠!然后呢,反正我也不吃亏是吧。”

    小凌说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我觉得可以试试。”

    我说道:“对,试试了,她可能就真的爱上我了,然后让我为所欲为,被我控制,解散了她的团体,对吗。”

    小凌说道:“也许她上亿身家都让你要了。”

    我说道:“我呸!不要玩笑了。”

    小凌说道:“监狱长,我觉得真的是大有可为。”

    我说道:“为个屁,认真点。”

    小凌说道:“好好考虑吧。”

    &

    nbsp;突然听到有人拍掌:“这个办法好,我赞成。”

    谁那么嚣张,居然我们开会的时候上来了。

    谁能进来?

    除了贺芷灵,还能有谁。

    贺芷灵拍掌着进来了。

    小凌文姐等人看到贺芷灵,急忙尊敬的站起来,叫副监狱长好。

    尽管她已经不是副监狱长,但是小凌她们对贺芷灵还是十分的敬佩,尊敬。

    她们本来就是贺芷灵的手下。

    贺芷灵说道:“你们两个,说的这办法真的很好。”

    小凌居然露出了难得至极的笑容,道:“副监狱长,其实我们就是开开玩笑。”

    文姐也忙说道:“是的,我们就是开开玩笑的,真的开开玩笑而已。”

    贺芷灵走过来,从她们面前走过,看着她们几个,说道:“是吗,玩笑。”

    她们急忙说是的。

    监狱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和贺芷灵关系爱昧,她们却不小心在贺芷灵面前说了这样子的想法,可想而知,她们有多紧张多害怕了。

    就连小凌都露出难得的讨好的微笑,多怕贺芷灵的发火。

    贺芷灵说道:“你们出的办法很好,我想劝劝监狱长去这么做,你们先回去忙吧,我可以和监狱长单独聊聊吗。”

    她们马上说是,然后赶紧的离开了。

    我坐回了自己的办公位置那里,然后喝了一口水,捏着鼻子,假装很难考虑的样子。

    贺芷灵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她也不说话,拿出手机,看着手机。

    我看了看她,说:“你在门口都听着,不进来,就为了偷听我们说话是吧。”

    贺芷灵说是。

    她也大方承认了。

    我说道:“好听吗。”

    贺芷灵说道:“不怎样。”

    我说道:“刚才的那个办法,你听到了。”

    她哦了一声。

    还是看着手机。

    我说道:“话说,你能不能去别办公室,我自己给你弄个办公室,搞得比我这个办公室还要豪华气派,可以吗亲。”

    和她一个办公室,我极为不爽。

    她说道:“睡都一起睡了,同一个办公室又怎样?住都住在一起了,就不能一个办公室了。”

    我说道:“好,你漂亮,你说的都有道理。我就是想不通,你为什么非要跟我一个办公室啊。”

    她问:“为什么不行。”

    我说道:“这样子一来,一点**都没有,有意思吗。没意思。”

    她问:“你需要什么**。”

    她看着我。

    我说道:“难道你就没有**?”

    她说:“我没有。”

    我呵呵一声,无奈的笑笑。

    我拿她真的是没辙。

    一会儿后,我说道:“程澄澄和路唯又干架了,然后新监区监区长汪蓉不愿意干了,申请降职。”

    贺芷灵说道:“那就别干了,把她派去扫厕所。”

    我说道:“这样子?”

    贺芷灵说道:“不能为我所用,为什么要留着?”

    我说道:“确实如此,她都不听话。”

    贺芷灵说道:“赶下去,弄出去。”

    我说道:“有点残忍吧弄出去。再说她也不是敌人啊。”

    贺芷灵说道:“她也不是朋友。”

    我说道:“可是之前帮过我们。”

    贺芷灵说道:“那是因为钱。”

    我说道:“可我答应了她让她做教导员。”

    贺芷灵说道:“分监区里有多少个指导员?一个。有多少个总监区长,一个。有多少个分监区长,四个。你手下有多少?跟着你的有那么多人,对你忠心耿耿的你不重用,不忠于你的不听话的你却还让她留着,多少人心寒?”

    我想了想,贺芷灵说的话挺对的,凭什么一个不听话的汪蓉,我却要留着重用,而那些忠心耿耿的下属我却不提上来。

    我说道:“对,你说的非常对,可是我已经答应让她做教导员。”

    贺芷灵说道:“那让她先做教导员,过几天找个理由把她搞下去。这种人,不值得留。”

    我说道:“好。”

    贺芷灵果然是贺芷灵。

    我问道:“那还是问之前的那个问题,咋办啊,程澄澄在新监区里传播斜教,然后拉人入教,和我们作对,可是我们又不能拿她们怎样,打不成,杀不成,关了也不成。她们人那么多,我们没地方关啊,她们聚在一起就作乱。咋办。”

    贺芷灵说道:“不用重复说,我刚才在外面都偷听了。”

    我说道:“哦,你也承认你偷听了,还会用偷这个词。”

    贺芷灵嗯了一声。

    我说道:“那,既然你偷听了,那请问贺总,您有什么高见吗?”

    贺芷灵说道:“刚才她们说的就是很好的办法,去睡了她,睡服了她,让她死心塌地跟了你,听你的话,散了教众。”

    我说道:“哎哟你别开我玩笑了好吧。”

    我知道贺芷灵就拿我开涮。

    贺芷灵说道:“真的。”

    我说道:“别拿我开涮了好吧。”

    贺芷灵继续看着了手机,不理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