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1章 扛不起的责任
    朱华华听到了我承认了和甘嘉瑜喝酒后,瞪着我。

    我在她耳边说道:“我知道分寸。她给我塞钱,说想要骑墙派,做骑墙派,这边讨好那边也讨好。她说她这样子是无奈的。”

    朱华华说道:“她是骗你的。”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我提防着呢。”

    朱华华说道:“那你还收她的钱。”

    我说道:“怕什么呢。”

    朱华华说道:“万一有人告你呢。”

    我说道:“钱在那监狱的卡里,我又不动,怕什么。”

    朱华华说道:“可是你还是收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我还回去,还回去。”

    朱华华说道:“一会儿后划给她。我去告诉她,你还钱给了她。”

    我说道:“好的。不过我觉得这样子其实也亏了,不如,直接搞进我们监狱的账上,财务那里,备份着,即使她们要搞我的话,那我也没事啊。我可以说被逼无奈收下了,但是我划进了监狱的账上。”

    朱华华说道:“也可以。”

    我说道:“皆大欢喜了。不过我没了十万。”

    朱华华问:“身上有香味怎么解释?”

    我说道:“你怎么像我老婆一样开始管我呢?管这个管哪个。你想想看,如果她万一用色来勾我,那我不动白不动。”

    朱华华瞪大眼睛:“你说什么?你动了她?”

    我说道:“我是开玩笑,没动。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朱华华说道:“我看你是想动了。”

    我说道:“开玩笑而已了。”

    朱华华说道:“你着了她的道。”

    我说道:“呵呵,你以为她真有法术,她怎么不直接变出一对黄金一屋子的钱?好了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再说。”

    我推开了朱华华。

    我看着对峙的两帮人,路唯一大群,程澄澄一大群,两个帮派的大姐大都在。

    我让汪蓉把这两个大姐大带到中间来。

    两个大姐大来了。

    站在中间。

    我看着她们两个,叹气,说道:“到那边聊聊吧。”

    带着她们到了操场旁。

    我看着她们两个,说道:“何必呢?”

    操场的灯光下,程澄澄显得平静如水,美貌如仙。

    程澄澄说道:“是她们先挑事。”

    我看着路唯。

    路唯说道:“看电影为了一个凳子,你们动手打了人。”

    程澄澄说道:“你们先动手。”

    路唯说道:“我敬重你,我也不想让新上来的监狱长难堪,我让手下住手,可你们还打。那就打吧。”

    程澄澄不说话。

    我说道:“你们知道我现在是监狱长是吧?你们知道我们以前怎么把前任监狱长拉下马吗?难道你们也想把我拉下马吗?”

    她们两个不说话。

    我说道:“你们打啊,刚好,打起来了,打死打残,让她们抓着我这点问题,把我也给解决了,你们就高兴了。到时候,换个新的监狱长上来,你们就一个一个的全部又被她们整,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她们两个低着头。

    我说道:“都回去吧,好好在监室里待着,以后你们的人,我会让她们把你们分开,你们双方的人,各自忙各自的,不要碰面,也就不会打了。”

    路唯说道:“她们不会愿意的。”

    我看着路唯,说道:“为什么说她们不愿意。”

    路唯说道:“她们要拉人。”

    要拉人入教。

    那就会和路唯的手下接触,那路唯肯定不乐意。

    我看着程澄澄说道:“不要再搞这些了,好吧。”

    程澄澄说道:“我们受神的指引,向世人授予神的旨意,让世人跟随着神的。”

    我没等她说完就怒道:“别说了你!你一定要这么样子是吗。”

    程澄澄平静的看着已经发怒的我,点了点头。

    这家伙,冥顽不化。

    我说道:“你要搞清楚,你在外面是怎么进来的?如果世人真的容得了你们,怎么把你弄进来了。”

    她说道:“因为她们还不知道追随神的好处。”

    我说道:“够了!我警告你,你这么折腾下去,我先灭了你们这帮所谓的神的教徒。”

    程澄澄说道:“那我们就能反抗。”

    我说道:“可以。”

    程澄澄说道:“可怜的世人啊。”

    说完,她走到了她们那边的人群中。

    我对路唯说道:“先别管她了,你带着你的人回去吧。”

    路唯说道:“你当了监狱长,监狱里的女囚们不知道多高兴,载歌载舞,恨不得放鞭炮庆祝,你当上这监狱长不容易,我也全都知道。可是你也知道了,我们和她们打架的根源并不是因为是小小的一点矛盾,而是个很大的问题。她们要吞掉我们。”

    我说道:“她们不是要吞掉你们,而是要吞掉全世界。要把所有人都同化成她们那样。跟着她们信她们所谓的教。”

    路唯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我想想办法才行。”

    路唯说道:“用暴力一定激起她们反抗。”

    我说道:“想办法软禁一些骨干就可以了。”

    正在说着间,那边突然吵吵嚷嚷起来,一看过去,程澄澄那帮人冲开了狱警和防暴队

    的封锁,扑向了路唯的人,顿时,两帮人对打群架了起来。

    我说道:“靠!真是够他妈不给我面子的!”

    路唯马上跑进了她们的人群中,带着她们的人和程澄澄的人对打。

    我们的人明显也是帮着路唯的人,因为疯狂的是程澄澄的人,这帮人不讲道理,不过她们已经不是世人,她们受到了神的指引,跟随着神,说难听点叫已经疯了。

    疯子打架不要命,程澄澄的人干不过,即使我们防暴队和狱警一起上她们也毫不畏惧,甚至我们那么多人,狱警加上防暴队加上路唯,居然还占了下风。

    我跑了过去,见到一个女囚疯狂的扑向了我。

    抓着我就厮打,然后又来了两个女囚冲上来打我,把我扑倒了在地上,可是她们看清楚是我后,她们却放开了我:“这个不能打!”

    然后她们又扑向了别人。

    我站了起来。

    干嘛我是不能打。

    因为我是监狱长?

    或者是因为觉得我是好人,至少对她们好的,有恩的,所以不打我?

    又或者是程澄澄不让她们打我?我也搞不懂了。

    我冲到了程澄澄的身旁,说道:“叫她们住手!”

    程澄澄瞥了我一眼,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不是要灭了我们吗。”

    我说道:“你这摆明了要对我宣战了是吗。”

    程澄澄说道:“你们容不得我们。”

    我说道:“是你们容不得我们!凭什么人家不加入你们教派,你就消灭人家?”

    她说道:“不是我要消灭,是神要我们消灭掉这些恶魔。”

    我说道:“靠!和你说不清楚了。程澄澄你记住了,是你自找的!”

    还好,徐男带了大帮手拿着警棍的人进来,一顿扑打,把程澄澄的人都制住了。

    几乎是三个才能制住一个。

    而且我们的人大多都是手拿着棍子的。

    程澄澄她们全是空手。

    这帮疯狂的家伙,真的太可怕了。

    我让路唯先带着手下回去了,然后让手下把程澄澄的人三三两两的散着关在空监室里。

    搞完了这些事,已经是快接近凌晨了。

    各自疲惫的回去休息了。

    次日,我让人把汪蓉叫来了我办公室。

    还是关于新监区里两帮女囚的事。

    我对汪蓉说道:“汪姐,找你是想和你说一说新监区里面女囚们的事。”

    汪蓉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总要想个办法解决才行啊。”

    汪蓉说道:“监狱长,我,请求降职,我想做个队长的就可以。”

    我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我愣住了。

    这家伙害怕承担责任,居然连新监区监区长都不愿意做了。

    不过,的确是真的会承担责任,一旦让她去处理程澄澄那帮人,那帮人出什么事的话,她怕追责第一个就是追责到她。

    当时,我指使程澄澄和路唯她们闹事,打死了人,一大群的人被送去医院,被抓,监狱里这些丑闻的事捅出来了,本来是监狱长扛责的,但是监狱长硬是让张玫扛责了,可怜的张玫,现在还没判呢。

    我说道:“怎么不做呢。”

    明知道,我还问。

    汪蓉说道:“我没有那个能力处理好这些事。”

    她是在找借口。

    她害怕担责。

    说着,她就递交了一份请求报告给了我。

    我看了看。

    这是我不同意她也是决心要下去的了。

    任职一个总监区长,我这边要签字,上面通过,才行,降职也是。

    不过个人降职的话,我不同意也没用啊,她都不愿意做了,我还能拿枪指着她的头去做么。

    我无奈说道:“那,好吧。”

    汪蓉说道:“谢谢监狱长。”

    我说道:“你还是做教导员吧。”

    教导员,平衡各方关系,她这倒是可以做。

    她千恩万谢对我说感谢的话。

    我问道:“那关于新监区里面程澄澄的问题,你觉得该怎么处理好呢。”

    她摇了摇头,说道:“我很笨,不知道怎么处理。”

    问了也白问。

    我挥了挥手,说道:“去忙吧。”

    她说道:“谢谢监狱长。”

    她离开了。

    我把小凌和文姐叫来了,问她们有什么好的想法,她们的意思也和我一样,想要通过三三两两软禁这些斜教教徒的方式,让她们无法接触到别的女囚,一直关到她们被放出去那天为止。

    可是关着的三三两两的,都是程澄澄教派的骨干,而她的大多数教众,还是在各个监室里面,也没有那么多的禁闭室和空的监室去关着这些女囚,她们人数太多了,发展得实在是太快,假设让她们还聚在一起,她们肯定又要闹出一些事来,哪怕只是一帮女囚在一个监室,她们也肯定会搞出事来。

    这可是很难办啊。

    小凌直接开口道:“谁闹出事,往死里打!”

    文姐说道:“她们自己闹出事了自己自杀死了还好,那要是我们打死了她们,那我们一样是要扛责,人家到时候一起告我们说是我们狱警打死了女囚,这,是大事。”

    的确如此,要是我们打死了人,那我们就麻烦了。

    这责任,我们扛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