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0章 两边都想讨好
    甘嘉瑜说道:“那监狱长的意思是说算了?”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这个甘嘉瑜,说道:“看你自己吧,你若是不嫌麻烦你就去审。”

    甘嘉瑜说好。

    接着,她又和我聊了一会儿工作的事,然后说道:“我想请监狱长吃个饭,不知道监狱长赏不赏脸。”

    我心想,如果我答应和她这个敌人吃饭,她可是旧监狱长的人,谁知道她会不会把我骗进去哪个陷阱里,然后旧监狱长埋伏好的人跳出来,对付我。

    即使我带着上百人出去,进去了陷阱,也难于跳出来。

    我说道:“吃饭嘛,我可能没有什么时间。”

    甘嘉瑜说道:“监狱长,就在我们监狱的饭店里,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

    我说道:“那,好吧。”

    既然在监狱饭店,那我没什么可担心的,我说道:“那好吧。”

    她对我留下一个微笑,然后走了。

    下班后,应邀,去和她一起吃饭。

    在监狱饭店。

    她特地点的最好的酒菜。

    监狱饭店最好的酒菜,也就外面家常菜,还有两三百的酒的级别的,不过到了这里,可就翻倍了。

    而且她还准备好了烟,两包好烟。

    她给我拿出一支烟给我点上,我说谢谢。

    两人吃了起来,她自己也喝白酒。

    我说道:“你也喝的了白酒。”

    甘嘉瑜说道:“很奇怪吗?”

    我说道:“你年纪轻轻的,我当然奇怪。听说你未满二十,是不是年纪太小了。”

    甘嘉瑜挺起胸脯,说道:“你们男的能人小鬼大,我们女的就不能少年老成?”

    我说道:“哈哈,居然这么形容。也好,也好。是很老成了。”

    倒酒后,她和我碰杯。

    两人喝着。

    我问道:“你进来监狱时间不长,不过你对监狱的外墙却很了解啊。”

    对于监狱内墙,监区那一块,我比她懂,因为我常年混在其中,而她则是对监狱外墙的每个科室这一块,了然于心。

    甘嘉瑜说道:“我比较幸运。”

    我问:“幸运什么。”

    甘嘉瑜说道:“幸运得到了前任监狱长,也就是现在的侦查科科长的青睐。”

    我嘿嘿一笑。

    幸运的得到了侦查科科长的青睐。

    对,是前任监狱长的青睐,否则的话她也不可能一下子攀爬那么快,爬到了这个位置这里来。

    年纪轻轻,进来才一年多,攀升的速度如此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她在我面前,也毫不掩饰就是旧监狱长拉扯她起来的,难道她不知道什么叫禁忌吗。

    本身,我和旧监狱长之间的矛盾,对抗,打打杀杀,她是肯定知道的,那她为什么还这么说出来?

    我要探一探她,看她到底是想要说什么,我说道:“哦,前任监狱长,不,是现在侦查科科长对你一直很好吧。”

    甘嘉瑜说道:“很好。”

    我说道:“哦,挺好,挺好的。后面她因为一些工作错误的问题,被降职了,她挺厉害的。”

    甘嘉瑜说道:“我觉得你也很厉害,你年纪那么小,就到了这个位置。”

    副监狱长贺芷灵撑我起来,她不是不知道,监狱的所有人都知道。

    我说道:“我也是比较幸运,得到了副监狱长的青睐,然后她推我起来的。”

    甘嘉瑜说道:“投票的时候,我得到那么多票,也是因为前任监狱长推我起来的,我哪有那么大的魅力呀。”

    不敢想象,监狱长想要把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推到监狱长这个位置上,靠,真是够乱的这里。

    她推谁上来不好,为什么非要推这个小姑娘。

    不过看起来,这个小姑娘可不简单,肯定也是一个牛人。

    我说道:“也许是很多人真的很喜欢你,支持你也不一定。”

    甘嘉瑜说道:“少来,所有人都知道是她推我上来的。我还不乐意做这个监狱长呢。”

    我问:“为什么不乐意。”

    甘嘉瑜说道:“多累人啊。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多好呀,每天闲着没事。你们男人说的,蛋疼。”

    说完她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人畜无害的样子,非常之天真,让我想到了,李琪琪?

    对,李琪琪。

    刚进来的时候,认识的李琪琪和小朱,就是这么天真的样子,纯真的微笑。

    可我认定这个小姑娘可不会天真,如果天真的话,哪来的一年几十个男朋友。

    如果天真的话,能在监狱里待下去吗?

    真正天真的人没有几个好下场,李琪琪,小朱,等等,被弄出去的人太多了,全是因为天真,傻白甜。

    我说道:“是,闲着蛋疼是挺好的,忙是挺累人的。”

    甘嘉瑜说道:“我在这么个科室,每天的工作我都觉得很多很烦了,那当监狱长不更烦啊。”

    我说道:“那既然这样子,你不愿意当,那为什么还有人推你上去。”

    甘嘉瑜说道:“她对我很好,想让我上去,然后照顾到她们。利益呀。”

    这家伙倒是很坦白,全都抛出来了。

    我说道:“哦,好吧。”

    甘嘉瑜说道:“我没有上的去,她挺失望的。”

    甘嘉瑜鼓了鼓嘴。

    我端起酒杯,闻了闻,这白酒闻起来,是很香,不过才喝了几口,整个人就热完了。

    突然我心一想,这该不会是她会给我下毒吧?

    不过她自己也喝了啊。

    应该不是。

    甘嘉瑜似乎看透了我心里想法,说道:“监狱长不喜欢喝这个酒吗。要不我们换了?”

    我说道:“就喝这个吧。只是前两天喝啤酒刚喝醉了,所以我有点不舒服,但是喝下去几口,感觉就好了,习惯了。”

    甘嘉瑜说道:“监狱长现在应酬太多,要注意身体呀。”

    我说道:“好,谢谢了。”

    甘嘉瑜对我说道:“监狱长啊,我刚才存在你监狱的卡上一些钱,不多,也就十万这样。”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马上问:“这是几个意思呢?”

    甘嘉瑜说道:“以后请监狱长多多关照。”

    我说道:“甘科长,你还是把钱收回去吧,我不收。”

    甘嘉瑜说道:“不瞒监狱长说,我在侦查科科长那边,我还是和她保持很好的关系,可是你这边,我也想和你保持好关系。”

    我说道:“甘科长,我们肯定会保持很好的关系,只要你不会想着对付我就是了。”

    她说道:“我怎么会呢。我选举都是被推上去的。”

    言下之意,她不想和我作对,不想和我抢做监狱长,但是被旧监狱长推上去了。

    她也很无奈了?

    我说道:“这个没关系的,我不会因为这点事就记恨于心的甘科长,你还是把钱收回去。”

    不过我可心想,既然给了我钱,我不要白不要,就要了,但是继续对付甘嘉瑜和旧监狱长,旧监狱长不走不行。

    即使甘嘉瑜厉害,旧监狱长被赶出去了,她能成什么气候。

    那就把钱收了吧。

    和甘嘉瑜推辞了几番,然后心安理得的收下钱了。

    表面假装很不好意思,然后和她敬酒,说她太客气。

    甘嘉瑜见我收了钱,也很高兴,两人不知不觉喝了快一瓶白酒,好喝是好喝,不过喝下去那么多,已经开始晕飘飘了。

    甘嘉瑜她自己看起来也有点多,她直接对我表明心迹,旧监狱长那边,她要搞好关系,因为得罪不起,而我这边,她也只能打好关系,因为也得罪不起我,两头都不能得罪,两头都要搞好关系,所以给我送钱,希望我能多多关照,就是希望我手下留情,不要干掉她。

    我心里明白得很,这个家伙是敌是友,目前尚未可分辨,但是我心里一直认为她就是敌人,估计是旧监狱长故意让她来亲近我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即使收下钱,还是要对她提防才行。

    我的手机响了。

    看了一下,是汪蓉打来的。

    汪蓉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接了。

    汪蓉管辖的新监区出事了,路唯和程澄澄的人又打了起来,幸好的是狱警处理及时,而防暴队来的也快,把两帮人都分开了。

    有几个受了轻伤。

    可是现在双方都开始不服对方,打算纠集人马进行更大规模的开战。

    我急忙对甘嘉瑜说新监区有点事,我要先回去了,接着叫来了服务员要买单,她却买了,我也不抢,反正都是她说要请我吃饭的。

    走出门口的时候,晕飘飘的一脚拌在门脚上,差点就摔了,甘嘉瑜过来扶着了我,用她的胸脯贴着我:“没事吧监狱长。”

    我说道:“没事没事。谢谢。”

    我推开了她,说我可以自己走。

    她还是扶着了我。

    不经意间,就扶着了她的小蛮腰,这身材,真的是十分的不错啊。

    劲爆。

    还是要推开了她,不然有人看到不好。

    太爱昧了,在这种场合。

    她要送我过去,我说不用了,让她先回去宿舍休息。

    我马上赶过去了新监区。

    新监区里,果然,路唯和程澄澄两帮人,纠集了大堆人分成两旁,对峙。

    中间是防暴队和狱警们,把她们隔开。

    我急忙让徐男带人过来增援。

    这大晚上的,怎么那么多女囚跑出来,这个点不都是关在了监室里吗。

    我走到了中间去,然后见到了汪蓉,问汪蓉怎么回事。

    汪蓉说本来今晚放映电影,上面下来放映一些健康向上的电影,然后大家在操场上好好的,不知怎么的就打了起来,还好只有这么一些女囚出来看,如果出来更多的人,局势就难以控制了。

    我问为什么还不把她们送回去监室。

    汪蓉说两帮人都不肯走。

    我只能赶紧催促徐男赶快带人过来。

    朱华华也在了,防暴队的人也来了,但是不是很多人。

    我问防暴队的人怎么就那么一点。

    朱华华说这都几点了,大多人都下班出去了。

    她一闻到我身上酒味,问:“又喝酒了。”

    我说:“是,怎么了。”

    她靠近一点,然后说道:“和她喝的。”

    朱华华说和她喝的,只是闻了一下我身上的味道,就知道我和谁喝的酒吗。

    我假装听不到她说话。

    朱华华拉着我面对面看着她,说道:“和甘嘉瑜喝的。”

    我说道:“是,和她喝的,怎样呢。”

    心里有些不爽。

    居然闻我身上的味道闻出来,甘嘉瑜刚好扶着了我,她身上有她的香水味,女人的嗅觉都是如此的敏感和出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