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9章 望尘莫及
    酒喝了三分之二了,林小慧的脸上泛起红晕。

    我看着美丽的她,心里觉得,错过她,也真可惜。

    如果可以的话,这些美女,我真的都想娶到手上了。

    尽管知道不可能,但偶尔我也真的就是这么梦想,可惜,梦想永远只能是梦想。

    如果真的都能娶了多好。

    这样的梦想,每个男人都会有吧。

    林小慧说道:“谈了女朋友了吗。”

    我说道:“安百井怎么和你说的。”

    林小慧说道:“他说你女朋友很多个。”

    我骂道:“妈的这王八蛋,自己娶到老婆了,这么毁我名声,还让不让人娶老婆了。”

    林小慧说道:“没有?”

    我说道:“算是有吧。”

    林小慧说道:“有还是没有。”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算是有吧。”

    的确,不是我乱说话,而是我和贺芷灵之间的关系,那算个几把男女朋友啊。

    林小慧说道:“安百井说得对。”

    我问:“我靠他又说什么坏话了。”

    林小慧说道:“他说你还玩不够,身旁好多个女朋友,没有一个正式的。”

    我又骂道:“这家伙除了诋毁我还会什么!”

    林小慧说道:“这也正常,男孩子嘛,大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的。等玩够了就好了。”

    我说道:“我真不是玩,我这有苦衷的。怎么我感觉我给你们的印象,就是一个人渣,玩家,花花公子了啊?渣男。对吧。”

    林小慧说道:“也不是吧,我还是觉得你人挺好的,就是没有静下心来。等你静下来了,都不知道有没有四十了,那时候,我也老得不成样子了。”

    我说道:“怎么老说这些悲哀的话啊。话说,人家安百井和我说你找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

    林小慧微微笑:“他是对我挺好的。”

    我说道:“嗯,恭喜你啊。”

    林小慧举起杯子,和我碰杯,说道:“谢谢。”

    喝完了这一杯,我准备倒酒,她却说道:“不喝了,你知道我酒量的。”

    我说道:“才有这么一点了,没关系的。”

    林小慧说道:“不喝了,回去我爸也会说我,男朋友会心疼。”

    靠!

    这撒狗粮,吃这狗粮吃得让我好不难受啊。

    林小慧已经站起来,我送了她下去,她的司机开车过来了,保镖站在两旁,她对我挥挥手笑笑,然后上车离开了。

    想了想,好像有点不对劲呢。

    她不是说要找我谈什么我们监狱新宿舍的事吗?

    可是她却什么都没谈啊。

    这是几个意思啊。

    可是我又不好问她。

    于是,回去的路上,我打电话给了安百井。

    安百井问我有没有和人家旧情复燃。

    我说道:“都有了男朋友,什么旧情复燃,燃个鬼啊。”

    安百井说道:“有男朋友可以甩了嘛。我还是那一句话,她真的很不错,很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

    这家伙和王普一样,王普希望我和贺芷灵在一起,因为他觉得贺芷灵是个好人,我攀上了贺芷灵,就是攀高枝了,他王普也沾了好处。

    而安百井认为林小慧就是个实打实的好姑娘,我放弃了她,太可惜。

    我说道:“如果这时候她还甩了她男朋友和我在一起,那我觉得这样的姑娘人品也不怎样。”

    安百井叹气,说道:“她不可能是这种人的。”

    我说道:“那我就说了嘛,以后不说这个。我打电话是问你她找了我后,她又没有和我谈监狱宿舍的事呢。”

    安百井说道:“可能是不好意思谈吧,她当时知道了你是监狱长之后,也犹豫了,她来看望我孩子的时候,和慧彬无意中说起的,后来慧彬说那就找张河吧,她说怎么好意思。”

    我问道:“她经常去你们家。”

    安百井说道:“我孩子干妈。”

    我说道:“我可以做干爹吗。”

    安百井说道:“滚!干爹,听干爹两个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你这种家伙,肯定不是好东西。”

    我说道:“你去死吧。”

    安百井说道:“林小慧父亲病了,她现在接手了父亲的生意,她自己又想凭着本事拿几个项目做。”

    我说道:“唉,何必呢,一个女孩子家,柔柔弱弱的,去扛得起那么大生意吗。”

    安百井说道:“那要怎样?她父亲已经把好多个产业卖了,留了不到一半交给林小慧打理,很多项目都没有去抢做。”

    我说道:“那都有那么多钱了,不做就是了,再说林小慧自己做那些小店不也风生水起的吗。”

    安百井说道:“既然做那些小店都那么忙活那么累,那做她父亲这边生意不也一样的嘛。用这个精力来做这份生意,更赚钱!干嘛不做?”

    我说道:“好吧,你说的也是。可她都没有和我谈宿舍的事,可能如你说的,真的是不好意思的吧。”

    安百井说道:“唉,兄弟啊,你就给她做了吧,然后她赚到钱,分你百分之多少,不就成了吧。这建筑的行业规矩,好像是百分之三十吧。”

    我说道:“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上面也还没有正式的文下来,只是有人说起而已。我怎么搞给她啊?”

    安百井说道:“去走去问啊,你是监狱长,管着监狱里大大小小的事,反正你要得到你就给她吧。”

    我说道:“我只能说,我尽量看看吧,好吧。”

    回到了自己的在珍珠酒店的宿舍里,躺下后,却又十分的想念贺芷灵。

    好像,我们两个之间,除了亲密的接触例如接吻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之外,像真实夫妻之间,该做的什么事,也都做了。

    同居,也算是同居了,现在我们只差的那一步而已。

    难怪很多人到了年龄说娶老婆是人生重中之重的大事,有了老婆,晚上睡觉都能搂着温暖些。

    接着,我翻来覆去,给贺芷灵打了一个电话。

    贺芷灵倒是接了,这么晚,她接了电话。

    那边寂静无声。

    我拿着手机,像谈恋爱的男男女女一样,对她说道:“不知道怎么的,想你了,然后就打电话给你了。”

    那边还是不说话。

    我说道:“是不是吵到了你了。”

    贺芷灵说道:“废话。”

    她还是说话了。

    听到她的声音,心里十分的开心。

    我说道:“好吧,其实是我喝多了回来,然后想你了,就给你打电话。”

    贺芷灵说道:“死在哪。”

    我说道:“在宿舍。”

    贺芷灵直接就挂了电话。

    这他妈的,想念的话都不可以说了。

    自己的女朋友,想念的话都不可以说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挂了电话后,我愣愣的看了手机一会儿,就睡着了。

    上班的时候,小凌来告诉我,已经让人去准备陷害人家旧监狱长。

    我点了点头。

    接着,我让她们去查一下关于新建宿舍的情况。

    现在只收到消息而已,上面也没有正式的通知我,也没有正式的文件下来,说要搞监狱宿舍什么的。

    不过我真的很佩服她们,居然连这个还没出炉的消息都收到风了。

    就在我在办公室犯困的时候,兰芳进来对我说,甘嘉瑜想要见我。

    我奇怪了,她们科室,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要见我的啊,我让她们把她带来。

    甘嘉瑜来了之后,我观察了她一下,实际上看她怎么都是个良家小美女的那种长相,人畜无害。

    与众不同的是,胸脯高高,的确很高,这么个小身躯有这么高胸脯,难得啊。

    如果她看脚下,我估计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脚。

    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貌似娇小的女孩子,身材也如此了得。

    就是那种小蛮腰高胸挺臀能整死男人的那种类型。

    这样的身材,别说一年搞几十个,搞两百个我都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她来了之后,跟我说道:“监狱长好。”

    声音甜甜的,也不是做作的那种嗲,就是甜甜的,很顺其自然。

    我看着这个貌似萝莉范,身材却又劲爆的熟女范的女孩,说道:“甘科长好。”

    这个岁数,当了科长了,我真的是觉得我自己,望尘莫及。

    当我十九岁的时候在干嘛?

    十九岁的时候,在学校里,还是个懵懂小青年,虽然知道自己去勤工俭学,但也是不懂得江湖的套路,也不懂得江湖有多不完美。

    可是现在看着这个甘嘉瑜,这个十九岁的年纪,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世上有天才,不论是柳智慧,贺芷灵,黑珍珠,还有这个甘嘉瑜,全都是。

    柳智慧和贺芷灵无疑是最亮的星星,因为她们的脑子实在是,太强大了,我实在是觉得凡人和她们相比,望尘莫及。

    而黑珍珠和甘嘉瑜,说起来,也是真的更上一层楼了。

    因为,她们太年轻了。

    黑珍珠是不是二十岁我不知道,但是甘嘉瑜资料上,明明白白十九岁未满二十。

    唉,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就那么大。

    甘嘉瑜说道:“找你是因为想要谈工作的事的,希望没打扰到监狱长你。”

    我说道:“没打扰,你说吧什么事。”

    甘嘉瑜真的说了工作的一些事,关于她们科室的事。

    她开始的时候嗲,但是后面看我好像不是很吃这一套,所以她就换了别的方式和我说话,话音铿锵起落,声音好听,让我听着,她对工作的确是很认真,很不一样。

    但我知道,这个是敌人,敌人是敌人,怎么也掩盖不了她是敌人的真相。

    听完了她谈了工作的事,我也让她按照她的意思来办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她们科室的一些数据出现了问题,是因为之前的一些工作人员搞出来的问题的,她想要把之前的审计数据重新审计,本身我刚上来这监狱长的位置,之前遗留下来的就是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一下子处理完,那也不可能,现在去查以前审计的一些数据,这不是吃饱了撑着玩吗。

    可是她们既然想去那就去吧,我没意见,只要她们不嫌弃累。

    甘嘉瑜问我道:“可以吗监狱长。”

    我说道:“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都是一些没用的什么审计数据而已。”

    就算真的审计出什么问题,之前的那些前任,会认吗?

    而且这审计科的,能审计出什么问题来?

    她无非就是想找这些事来和我谈话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