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6章 做监狱长的第一天
    朱华华说道:“我看你不只是和甘嘉瑜喝酒了,还和她眉来眼去的。”

    我说道:“有吗?你不要污蔑我好吧。”

    朱华华说道:“和她聊天喝酒,说话好甜啊。她一口一口一个张监狱长,好甜啊是吧。”

    我问道:“哟,你该不会是吃醋吧。”

    朱华华说道:“是怕你掉入她的陷阱,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我说道:“知道啊,不就是一个监狱长的助理而已嘛,现在是审计科还是什么科的科长不是吗。”

    朱华华说道:“劳资科。”

    我说道:“什么是劳资科。”

    朱华华说道:“人事档案,晋升考核,复转安置,思想教育等等工作。”

    我说道:“这些不都狱政科都处理完了。这名目繁多的科室,好像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不用干活的科室啊。”

    朱华华说道:“劳资科以前就一直有了,你要撤吗。”

    我说道:“先不撤,以后再说。我也没那么大本事去撤了科室,万一闹出什么事来,下面的人告我一状,我自讨苦吃。劳资科也没什么名头,那甘嘉瑜也不过监狱长跟前的助理,死忠,就这样而已啊,你看你那么漂亮,我都没有掉入你的陷阱,难道,我还能让她迷死我了不成?”

    朱华华说道:“只是告诉你,不要得意忘形了。”

    我说道:“去,有吗。”

    朱华华说道:“有。人家吹捧你几句,所谓的监狱长,就飘飘了。”

    我说道:“你要是亲我一下,我会飘飘,人家夸我几句而已,我怎么可能飘。我也看不上她。”

    朱华华说道:“那个女人不简单。”

    我说道:“会吗?哪儿不简单。”

    朱华华说道:“她没有母亲,母亲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跑了。只有父亲,父亲是个道士。”

    我说道:“哦,然后呢,她也信道?”

    朱华华说道:“她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xx山那里,常年在那里,从不下山,是个得道高人。”

    我说道:“得道成仙了是吧,跟那个程澄澄一样,已经天下无敌了。”

    朱华华说道:“她从小就是寄养在她姑姑家长大,她父亲是得道高人,很多人趋之若鹜,很多徒弟。她父亲有法术,她也学会。”

    我说道:“少扯了,她也会法术。”

    朱华华说道:“不信吗。”

    我说道:“不信。”

    朱华华说道:“她换男朋友就跟换衣服一样,一年几十个。”

    我说道:“呵呵,我只能呵呵。对你这样子的人来说当然是很厉害,但是实际上你如果打扮一下,也学会娇滴滴的样子,娇媚一些,然后经常社交,经常更新自己的社交照片,拍一些好看照片,你也会有很多男朋友。”

    朱华华说道:“她进来一年多而已,就爬到了这个位置,她才二十岁。”

    我吃惊了。

    不是吃惊,是震惊。

    我问道:“这个,怎么做到的?”

    朱华华说道:“我不知道。”

    像我这种爬上来的,靠着贺芷灵的,也有自己努力成分,然后叫人才,像她那种,只能说是天才了。

    我问道:“我感觉好像不对啊。她进来的时候,十八岁,谁让她进来的?”

    朱华华说道:“通过她父亲的关系找的上面,进来了监狱。她父亲也有钱,给她留了一套别墅。”

    我说道:“哦,看来有人信这家伙。”

    这世上总是有很多所谓的大师,关键是很多人相信,上到富商巨贾大官,下到黎民百姓,他们视这些大师若神明。

    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也许,从程澄澄那里研究就知道了。

    但是他们这些大师,又是和程澄澄她们不同,程澄澄她们完全是洗了脑的,而且是异教徒,是斜教,可是他们这些大师,是正规的,是不犯法的,而且还有很多人佩服尊敬崇拜的存在。

    如果是真的是守道之人,怎么可能会搞了那么多钱。

    我说道:“不过既然她家那么有钱,她还进来这里干嘛呢?我是她的话,我就好好的在外面逍遥自在,每天快活多好,来这里尔虞我诈的,多辛苦。”

    朱华华说道:“这就不清楚了。”

    我说道:“不过也不难理解,很多有钱人,都会把自己的孩子送进这些单位部门,正常,正常。”

    朱华华说道:“这样的人还不厉害?”

    我说道:“问题是真的不到二十岁吗?”

    朱华华说:“没有。资料都有,去大学读了半个学期,就进来了。”

    我说道:“什么人啊,厉害啊。而且还那么快速爬到这位置,这也,也说不过去吧。不知道可不可以动一下手脚,直接就用她年纪小的借口,搞她出去。”

    朱华华说道:“不可能。”

    我说道:“不过也的确不可能,因为有些岗位,是成年之后都可以收的。”

    甘嘉瑜,一个十九岁的姑娘家,怎么会在短短一年时间爬到了监狱长身边做个红人?

    想不通。

    不过人家可能有的是什么背景,或许和黑珍珠一样,虽然年轻,有背景啊,而且人家还特别有本事,或许这个甘嘉瑜,的确是很有本事。

    我说道:“她勾男人很厉害?会下蛊?还是会道法,呵呵,很好奇啊。”

    朱华华说道:“别好奇了,有什么好好奇的。”

    我说道:“知道了,不好奇了。怕我被她降服了,乖乖跟她走了是吧。你都警告我多少次了,也没有见哪次我被人勾走了魂啊。”

    &n

    bsp;   朱华华说道:“我只是告诉你,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我说道:“好了,吃饱了吗,我准备脱了洗个澡,然后去上班。”

    我去洗漱,朱华华收拾了一下后,她先走了。

    接着,我去上班,上面的办事效率也真够快的,直接就正式文件下来了。

    今天起,我就是监狱长了,以后,我再也不被别人掣肘了。

    办公室,换到了那个监狱长的办公室,进来这个监狱里最高职位的办公室,我充满了满足感。

    豪华,气派。

    监狱长就是不一样啊,会享受。

    很好。

    一切都是崭新的。

    从此以后,我就是监狱长了。

    我静静的先抽根烟,让我的心情平静下来。

    不能太过于得意忘形,上面能让我上去,以后也能让我下来。

    谁知道能在这里多久呢。

    最先做的事,是组建自己的班子,有助理,有自己的办公室人员,都是小凌,文姐,兰芬兰芳十几个老部下了。

    之前的那些旧监狱长的那些人,我都不要了。

    不过,我召见了汪蓉,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做监狱长要处理什么。

    虽然汪蓉只干了这么一点时间的监狱长,但是她至少当过监狱长,知道监狱长该做的工作。

    让人叫了汪蓉过来。

    我坐在了汪蓉曾经坐了的这个位置。

    曾经的最高领导监狱长的这个位置。

    汪蓉来了之后,开口就是:“监狱长好。”

    改口的真顺啊。

    我说道:“汪姐好。”

    我站了起来,去给她倒水。

    她说谢谢。

    她问道:“昨晚喝了那么多,没事吧。”

    昨晚汪蓉也来了,她知道我喝得多,她没喝多少就去睡觉了,她那么谨慎的人,最怕自己喝多了说话得罪人。

    我说道:“谢谢汪姐关心,没什么,吐了而已。”

    汪蓉说道:“吐了而已还没什么,你也喝太多了。”

    我说道:“的确有点喝多,这没办法。”

    汪蓉说道:“我想到了我那晚。”

    汪蓉那晚请客,没请那么多人,而我几乎是投票的全场的人都叫了。

    旧监狱长那边的人,象征性的叫一下,谁知道甘嘉瑜真的会去啊。

    我说道:“那晚你也喝了不少吧。”

    汪蓉说道:“应酬嘛。”

    她笑了笑。

    我说道:“确实啊,应酬嘛,没办法。汪姐,我找你来主要是向你讨教一下,这监狱长的工作该怎么做。”

    汪蓉说道:“让她们去做就行了。各个部门,有各个部门的人帮你管,你管好这些各个部门的人就好。”

    我点了点头,问了她很多关于工作的事。

    一边问一边听,一边担心哪儿有漏洞让旧监狱长钻的,就像我们通过这个方式把监狱长搞下去,同样,监狱长也能找其他的办法,弄出一些事,把我弄下去。

    我不得不提防她。

    说了监狱长该做的工作的事,就说了一个多小时了。

    在谈完了关于工作的事之后,汪蓉叹气一下,对我说道:“监狱长,我现在虽然下来做了新监区的监区长,可是我有些担心啊。”

    我说道:“担心什么。”

    她说道:“我拒绝了她们要我加入她们,我现在又自己申请降职,她们在争取监狱长这位置的时候又输了,我担心她们会怪罪于我。”

    我说道:“别担心,有我给你撑腰。”

    她说道:“就怕她们来暗的。”

    这下好了,汪蓉自己之前不愿意加入我们,怕得罪了人家监狱长,现在却要加入我们,因为担心被她们对她下手。

    她加入我们,我当然是非常欢迎的,自己的人越来越多,这肯定是好事。

    我说道:“你好好做事,放心,汪姐。”

    她说着说着,走到了我身旁,然后塞了一个信封给我。

    我一下子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这里面肯定是钱。

    她为了让我保护她,都拿钱给我了。

    之前,是我塞钱求她帮忙,现在,是她塞钱给我求我帮忙。

    我推开了:“汪姐,不需要了,真的。我们是什么关系啊,还谈这个吗。”

    汪蓉非要硬塞给我。

    为了让她安心,我只能收下了。

    这样一来,她也高兴了。

    她说道:“以前我没想那么多,你说得对,我迟早都是要加入一边才行的。可是我又不能帮你们出头对付她们,所以。”

    她很抱歉的对我笑笑。

    我说道:“没关系,我懂的。”

    她现在这样也好,退下来了,至少她不会是个出头鸟,监狱长她们不会第一个针对的是她。

    汪蓉在谈完了这些事后,离开了。

    她走了之后,我打开了这个信封。

    里面是十万块钱。

    看来,为了想让我罩着她,她是下了血本的,不过这点钱对她来说不多,之前帮我们的帮,她捞了好几十万。

    我把这些钱收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