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5章 庆功会上
    自己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就这么个幸福,已经击昏了我。

    圣人面对大风大浪,都是面不改色,我还不行。

    不过人家谢安多牛啊,坐船在大海中遭遇大风浪,众人都吓得胆子都破,他也是面不改色毫无畏惧,可是在淝水之战以八万余人战胜了前秦苻坚的八十万人,他也是兴奋的跑回家把鞋子都踩断了。

    真正要做到面对大风大浪心静如水,还是很难。

    回到了监区里,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徐男沈月范娟小凌等十几个人等着门口,在等着向我祝贺。

    我看着她们,笑了。

    我们居然战胜了强大的旧监狱长集团。

    晚上,我请了她们喝酒,算是个庆功会吗。

    大家在监狱饭店吃饭,所有我们的人,还有中立区的那些人都叫了。

    我们的人玩得吃的开心,中立区的也来祝贺,然后祝贺完了她们就回去。

    毕竟不是自己人,没必要留在这里多久,走个程序罢了,不来的话,担心得罪我,来了太久,担心得罪旧监狱长,毕竟,旧监狱长虽然这次失败,但是她的势力摆在那里,不容得这些虾兵蟹将挑战。

    这些没有深厚背景的虾兵蟹将挑战她,那下场就是滚蛋。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个人出现了。

    在那边的那一桌,有几个人,很显眼。

    我一看,居然是甘嘉瑜几个人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喝着酒。

    搞什么鬼?

    她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来这里干嘛呢?

    庆祝来了?

    我急忙问身旁的徐男和小凌,那甘嘉瑜算是怎么一回事。

    她们说因为我上来当了监狱长,这下面的每个部门,每个监狱骨干,全都是要叫到的,不论是旧监狱长,还是甘嘉瑜,还是其他的和我们对立的部门,这要显出我们博大胸怀。

    这的确是我所想做的,但是发出邀请后,旧监狱长没来,却让甘嘉瑜来了?

    这家伙一直是旧监狱长的死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过既然人家来了,咱也要显示出咱的胸襟,好好好酒好菜接待。

    我让她们上最好的酒菜招待着。

    我这个身份,自然是不会亲自过去敬酒什么的,因为我是监狱长,是她们的最高行政长官,再说了,她们本来也不是我们的人,是我们的敌人,我为什么要过去敬酒。

    不过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让小凌文姐几个我的助手过去招待了。

    一会儿后,甘嘉瑜她们价格,和小凌文姐喝了之后,过来敬酒我,说了一番客套话,笑意盈盈,完全没有失败后的那种失落感,好像真的貌似发自肺腑为我高兴的那种样子,我知道,都是装出来的,以前的康云,最擅长的这种表演,自己竞选失败后,还来给自己的对手庆贺,还笑意盈盈,这么多么的忍耐才达到的境界啊,而且看起来,完全是真的来给我庆祝的,周围的人都佩服她的胸襟。

    这样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尽管她样子很像朋友,来体现的也是友谊,但我深知,敌人就是敌人,就像我以前的伪装靠近康云一样,我也是康云的敌人,从来不会改变,康云也明知道我是敌人,所以也假装和我亲近,实际上背地里也是对付我。

    我现在和甘嘉瑜,也便是如此。

    甘嘉瑜微笑对我道:“张监狱长,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我也笑笑,说道:“也希望甘科长多多支持。”

    她现在不知道是审计科还是什么科的科长,我都不清楚了。

    挂个名而已,实际上这些科室,都不用真正的干什么事。

    甘嘉瑜说道:“张监狱长说笑呢,这么说我惭愧呢。”

    我说道:“我是说真的,以后的工作,请多多支持。”

    她一个迷人一般的微笑,然后和我轻轻碰杯,说道:“再敬您一杯,以后,可要记得我哟。”

    我说道:“好。”

    扭着腰肢,怎么看就是怎么个撒娇的样子。

    在说完了庆贺之类的客套话,喝过了两杯酒,她就带着她们的人走了。

    因为这本身是在监狱的饭店,所以大家有很多不该说的话尽量都不说。

    一直喝到了凌晨一点多,我都喝到傻了,才在朱华华的搀扶之下回去了。

    一开始我就知道肯定是要喝傻的,因为太多人了,一人一杯酒过来,直接就挂了。

    朱华华不怎么喝酒,应付的喝了几杯,她也为我高兴。

    搀扶着我回去了宿舍之后,我直接冲进去了洗手间,狂吐起来。

    吐了那个爽啊,吐了估计有整整五分钟,翻江倒海,都吐了酸水了,胃里什么都没了。

    然后我直接就脱了衣服,冲了个冷水澡,舒服了。

    干干净净。

    接着,就走了出来。

    然后,听到啊呀的一声!

    我抬起头,晕了,朱华华怎么还没走?她坐在那里干嘛。

    我还是赤着全身出来的,急忙捂着了,然后去拿了一条裤子穿上。

    因为那一身脏衣服洗澡后嫌脏,都全部扔在了里面了,以为没人,就赤着出来了,结果她却全都给看了。

    朱华华转身了过去,背对着我。

    我穿了裤子后,又套上了一件衣服,然后走过去她面前,看着她脸红红的,摇摇晃晃说道:“我都没叫,你叫什么叫。”

    朱华华瞪着我:“你疯了呢!不穿衣服就跑出来。”

    我说道:“我这不是疯了,这是我家,不是,这是我宿舍!我宿舍!我怎么不可以。我以为你走了,谁知道啊。”

    我

    坐下来了她身旁,紧挨着她,酒壮怂人胆,何况是我这种人的胆,我手就伸过去,抓着了她的手,她气得一下子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啪的一声。

    好响彻。

    不过我居然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因为酒喝多了,还有什么感觉呢。

    朱华华气得坐得离我远了一些,说道:“你是不是对每个女孩子都这么轻薄。”

    我说道:“呵呵,这倒也不是,因为我觉得,你实在是太漂亮了,让我有些忍不住下手。”

    朱华华说道:“我留在这里,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子。”

    我翻到了床上,钻进了被子里,说道:“谁知道你要和我说话。要说什么,说吧。”

    我昏昏欲睡了。

    酒喝了实在是太多了。

    朱华华说道:“不说了!”

    她气得站起来,走了。

    我沉沉睡去。

    次日,有人敲门。

    我看了看外面,太阳好像很热,晒在窗台上,很耀眼,有窗帘还是很亮。

    不知道几点了,拿了手机一看,七点半。

    谁啊这是,那么早。

    我步履蹒跚,去开了门。

    宿醉。

    昨晚幸好吐了,不然现在更加难受。

    开了门,看到的是朱华华站在门口,手中提着打包好的早餐,看着我。

    我挠了挠头,然后继续爬回来了床上。

    朱华华过来,放着打包盒在了桌上,然后说道:“起来了几点了。”

    我说道:“昨晚那么晚睡觉,今天你让我起来那么早,我起不了。我头疼。”

    朱华华说道:“吃了快去上班吧,你现在是监狱长了。”

    我说道:“我管他个什么监狱长,困死了。”

    对了,我打了一个激灵,我是监狱长哦。

    我坐了起来,点了一根烟,说道:“给我倒杯水可以吗,渴死了。”

    朱华华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拿来喝了。

    然后爬了起来,肚子空空,看着她给我打包的,牛奶,包子,粥,还好,很清淡。

    不过,还有一份水果沙拉。

    这玩意,从哪儿弄来的,据我所知,食堂可没有这些东西。

    我问道:“这个是,水果沙拉?”

    朱华华也坐下来,吃了起来。

    我问道:“你也没吃?”

    她说道:“没吃。”

    我说道:“哟。居然没吃,呵呵,以为你吃了才拿来给我吃的。”

    她专心的吃着。

    我问道:“说啊,这个到底从哪儿弄来的?你自己做的。”

    她没说话。

    那肯定是她自己做的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我说道:“还挺不错,居然会做沙拉。”

    这个也没什么难的,不过她还是挺有心的去做了。

    朱华华说道:“你喝醉了,吃这些对你好。”

    我说道:“哦。”

    朱华华问我道:“昨晚你做了什么事,还记得吗。”

    我说道:“不记得了,什么事。”

    实际上我都记得,脑子里是清醒的,但是昨晚真醉了,身体都不听使唤。

    朱华华没说什么。

    我说道:“不过我记得你打了我。”

    朱华华看了看我,说道:“还没醉。”

    我说道:“醉了,但是脑子里还是清醒的。”

    朱华华说道:“谁让你这么对我?”

    我笑道:“我怎么对你了,亲爱的。”

    朱华华说道:“你懂不懂尊重人的。”

    我说道:“喝多了嘛,再说了,这是我宿舍,我洗澡的时候出来,以为你走了,谁想那么多多。”

    朱华华说道:“那你对我动手呢。”

    我说道:“情不自禁,说了你太漂亮。”

    朱华华说道:“活该被打。”

    我说道:“好吧,给我摸你一下,给你打我一下,行了吧。”

    朱华华对我很无奈。

    朱华华对我说道:“昨晚想和你聊聊,所以才坐着等你出来。又怕你出事。”

    我说道:“怕我吐死在厕所里是吗。”

    朱华华说道:“你喝到脸都变青了。我能不担心吗。”

    我说道:“怕我死了你守寡啊。”

    朱华华说道:“嘴巴真的说话难听。”

    我说道:“你知道吗,很多男孩子没对象,其实就是不说话,沉闷,女孩子嘛,要哄的,特别是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好好的哄怎么行呢。”

    朱华华说道:“对我没用。”

    我说道:“没用你又跟着我?”

    她要踢我:“谁跟着你了。”

    我也不闪开,任她踢吧。

    她没有踢过来。

    我笑了笑。

    我问道:“你跟我来,是担心我死了守寡之外,还想和我说什么,说情话吗?”

    朱华华说道:“昨晚,甘嘉瑜来了。”

    我说道:“我知道啊,我还和她喝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