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4章 当选
    徐男紧张着,问我道:“她说什么。”

    我说道:“她说那就投吧。”

    徐男说道:“就回复了这个?”

    我说道:“是啊,就回复了这个。”

    徐男说道:“她很有把握吗。”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呢?”

    徐男说道:“看那边的她们的人,我们真的胜出吗?”

    我说道:“我不知道。”

    我们的人,和旧监狱长的人是分边坐的,中间的是墙头草的一群人,看哪边有利就往哪边倒。

    而她们那边,明显人数比我们多,看起来,我们是不是,输定了。

    关键就是看中间这帮墙头草了。

    比如像生活科,教育科,调度,审计,财物,生产,供应,等等科室看她们投票给不给我们了。

    可是,那些科室,我也不熟悉,我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和旧监狱长关系更好些,还是怎样子。

    或者是说,有的科室是被贺芷灵搞定,她们到底支持我,我不知道。

    可是从她们坐在中间的样子,大概能判断的出,她们不向着我这边,也不向着监狱长那边,她们就是墙头草,风往哪边吹,她们就往哪一边倒。

    从现在的情况来判断,她们大概想要倒的方向,是旧监狱长那边。

    就像让子弹飞那种情况一样,谁赢,她们帮谁。

    人家旧监狱长那边也是基本看出来了那边的情况,而且仗着她们支持者众多,她们觉得有很大的赢的胜算,所以才会这么个迫不及待的想要通过投票选人上去当监狱长的想法。

    下面在讲话,上面在讨论。

    终于,经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讨论之后,上面的领导们有结论出来了。

    他们说,就按投票来办吧,在座的全都是监狱里的骨干了,就让所有的骨干们都投票决定了,方式简单,谁的票数最多,谁当选。

    好,就这么定了。

    宣布下来后,下面的人,基本都很高兴,因为,她们这一次,是真正的能够自己选自己喜欢的人上去当监狱长了。

    我们这边的人,肯定选我,而至于她们那边的人,我不知道她们会推谁上去。

    不过现在,大家也全都不知道到底是谁的票数会更多。

    看起来,她们也都商量好了要推谁上去,我们这边,则是推我上去。

    而中立区的中间那帮,她们自己也纳闷了,到底选谁好。

    因为上面领导说不让我们说话,要我们安静,下面的人都不能很大声的交流。

    不过我们双方大家心里心知肚明,她们有她们推荐的人选了,我们这边有我们推荐的人选了。

    上面领导见我们下面的人还在说话,怒拍桌子,让我们安静。

    好吧,这下真的是安静了,没人说话了。

    领导说道:“没点纪律性!看谁再说话,就不客气了,请出去!”

    说完后,居然前排那里还有两个分监区的队长说话,上面也不客气,真的直接请出去了。

    请出去的,是我们的两个队长,这下子,我少了两票了。

    徐男气道:“沙比吗!这两个!”

    我说道:“嘘,忍住,别说话。”

    再说下去,轮到我们两个也要滚出去了。

    两个人被杀鸡儆猴,在座的人,鸦雀无声。

    上面领导说道:“都不要说话了,下面,统一发下去一人一张纸,自己写好自己心中的监狱长人选,然后统一收上来,不许说话!”

    下面默然寂静无声。

    接着,上面她们开始发白纸下来,让五个人发,一人一张。

    我们这边,还有旧监狱长那边,拿到了纸张后,开始写名字。

    我们这边的人,全是写我的名字了。

    而至于她们那边选谁,我就不知道了。

    中间的那群骑墙派,她们左顾右盼,她们很难做抉择。

    不过,随着上面的催促,她们最终也只能写下名字。

    该争取的,大家也都争取了,这个时候,只能听天由命。

    看起来她们那边,貌似胜利在握的样子,因为她们士气高涨,个个面带胜利的笑容。

    终于到了收纸条的时间,全部都收了上去。

    接着,就是到紧张的检票时间。

    谁投了一票,就念一次,然后检票的人就在上面写正字。

    一共有八个人有人投票。

    其中几个还是高层的领导。

    但是,出现最多的次数的人,是我,和一个叫甘嘉瑜的名字的女人。

    甘嘉瑜。

    我本来想问问徐男,可是上面不让说话,只能憋着不问。

    这个名字,为什么那么熟悉,感觉好像在哪儿听过,但是,又好像很陌生。

    突然,我想起来了,这个女人,是监狱长的人,监狱长以前一个手下姓李的,我们叫她小李,监狱长所有的事情都让这个小李去干,另外一个,就是这个甘嘉瑜。

    姓李的专门搞钱啊跑腿什么的,甘嘉瑜,就是她的其中一个军师之一。

    这个女的虽然只是一个小助理之一,可她的头脑,不简单啊。

    长得,还算有两分姿色,不过那一双眼睛一看就不是好货色,凌厉得可怕。

    如果假装楚楚可怜的话,这样的有点姿色的小美女,倒是可以迷倒很多男人。

    八个人中,其他的六个人,都是骑墙派的人投票的,她们六个人,寥寥几个票数,最多的,还是我和甘嘉瑜的。

    从一开始,我的票数和甘嘉瑜就咬紧了交替上升。

    可是,这样的要紧的方式,让我喘不过气来。

    因为两个人你追我赶,基本都是在纠缠的状态。

    她超过我两票,我的票数追了上去,超过去了三票,接着,我心里刚欢喜一下,她的票数马上又上来,超过了我两票,我的心沉下去,然后我的票数又多了她两票,接着,她又多了我三票,如此交替着。

    在座的监狱的骨干中,只有骑墙派,没有那么的紧张。

    而我们双方的人,都是十分揪心。

    宁可说一开始就一边倒的失败,也不至于那么的揪心。

    一百多个人,一百多张票,看来,准备到最后了。

    接着,甘嘉瑜的名字,连念了四次,她一下子又超过了我两票。

    上面的念票的领导咳嗽了一下,看了看我们。

    难道,这就是最后的结果了吗?

    我的心沉下去。

    他看了看我们之后,又继续念,还是念了甘嘉瑜的名字一次。

    完了,这下彻底没得玩了,已经输了。

    然后,他却又连念了我名字三次,然后甘嘉瑜一次,然后又念了我的名字三次,一下子,我超过了甘嘉瑜两票,然后,他说道:“已经全部检完了。”

    这,就是最后的结果吗!

    下面鸦雀无声,大家伙都死死盯着他手中。

    他摊开手,说道:“没了,这就是最后的结果。”

    上面鸦雀无声,下面也是鸦雀无声。

    我兴奋坏了,我们的人都兴奋坏了,我当选了!

    我当选了监狱长,这他妈的实在是太揪心了!

    哎呀,我的心快跳出嗓子眼来了,这搞的那么的揪心,这辈子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太揪心了。

    可是,这时候没人敢恭喜我,没人敢拍掌,因为上面要我们静着,大家都害怕开口了之后被请出去,万一谁喊出来,就被请出去,连那票都被撤销,那可麻烦了,我会输的。

    假如,刚才那两个我们的人不被请出去,那我实际上还多了两票,我就能多甘嘉瑜四票当选。

    我们这边的人,都掩不住的兴奋劲,大家都看着我,可是都不敢说话。

    而骑墙派的人,也都看着我们这边,她们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

    至于旧监狱长那边,死一般的寂静,她们输了,她们心如死灰。

    不,应该是说旧监狱长心如死灰,本来是她安排的一场好戏,她稳操胜券,结果她却没想到以这样的惨败方式来收场了。

    突然,有人站起来。

    喊道:“这就是最后的结果吗?怎么可能啊!”

    是旧监狱长那边的人站起来的。

    上面的领导怒道:“你在质疑吗!要不要让你上来自己再数一次?”

    有个领导直接说道:“少废话,出去!把她请出去!”

    那站起来的旧监狱长的人,明显就是她们安排的,这时候,被赶了出去,她们再也没人敢发出异议。

    接着,上面的领导郑重宣布,我,成为新一任的监狱长。

    我掐了自己的腿一下,这真的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

    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太爽了!

    接着,上面的领导直接说散会,然后让我单独留下。

    旧监狱长那边的人先站起来,她们纷纷懊恼的离开,骑墙派的人有人对我表示祝贺,有人离开。

    而我们的人,满脸高兴,大家心照不宣,和我握手击掌,也没说什么太多话,然后纷纷离开了。

    我站着,看着上面的领导们。

    所有监狱的人都出去了。

    有个不知道哪个部门的领导,我真的忘了,因为他们人也多,而且各个部门的,这时候我又十分的高兴,高兴到脑子里一片空白,都想不起来他到底谁了。

    他跟我说了一堆话,先是恭喜我,然后问我愿不愿意做这个监狱长。

    我当然说愿意。

    他说一定要把监狱管好这些话,然后说很快就有正式的文件下来,从这一刻起,我就是正式的新监狱长,让我过去和汪蓉交接。

    我只是不停的点头,不停的说谢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说完了之后,其他的几个领导还下来,对我说了恭喜之类的一些话,具体我都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然后他们离开了。

    我送着他们去了停车场,看着他们离开。

    心脏不停的砰砰直跳,在他们上车离开了之后,我还傻愣了好久,然后掏出手机,发信息给贺芷灵:我当选了。

    贺芷灵只是回复了一个哦字。

    没想到,我这样的家伙,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从此,真的是破瓦片翻身,咸鱼翻身了。

    想这一路走来,不容易啊,好在争取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看来,做个好人还是真的有好报的,旧监狱长机关算尽太聪明,唯一没算到得人心者得天下这一朝,她的失败,只能说是自己种下的苦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