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3章 情况不对劲
    朱华华说,贺芷灵喜欢我。

    我没说话。

    朱华华又说:“我都看得出来你们关系不一般。”

    我说道:“哦,是吧。”

    朱华华说道:“说真的,是男女朋友,是情侣吗。”

    我说道:“说真的,算吧。”

    朱华华沉默了。

    一会儿后,她又开口:“真的。我是说真的?”

    我说道:“真的。我和她之前很爱昧,反正,该告诉你的也和你说了。”

    朱华华说:“那你就好好洁身自好!别到处拈花惹草。”

    我叹气一下,对朱华华说道:“花姐,其实说真的,她和我。”

    我靠近朱华华耳边,轻轻说道:“不是真的情侣,而是因为面对外面险恶的情况,我们假装情侣,她是应付家人,我是应付敌人。”

    朱华华听后,说道:“那我看你们的关系也不一般。”

    我说道:“经常去她家,出双入对,看起来是真的在一起,实际上,也的确住在她家,但是我们没有那个过。”

    朱华华说道:“那也差不多了。”

    我问:“什么意思啊,什么叫那也差不多了。”

    朱华华说道:“差不多水到渠成了。”

    我说道:“呵呵,哪有那么夸张。假装的,和成不成,有什么联系。”

    朱华华说道:“你喜欢她么。”

    朱华华看着我的眼睛。

    我点了烟,抽着。

    朱华华说道:“说心里话。”

    我还是没说话。

    朱华华说道:“那么漂亮的女人,那么能干的女人,那么有魅力的女人,你能不喜欢?我听你实话。”

    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朱华华说道:“她对你也有好感。那这么处下去,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么。”

    我看着朱华华说道:“你知道我和你差距已经很大,和她的差距,就更大。我和你尚且不太可能,和她更不太可能。”

    朱华华说道:“对我来说,感情就是两个人的事,关家人什么事!你过不去的是你心里的这道坎吗?”

    我看了看朱华华,说道:“其实,我喜欢很多人,她,还有你,还有其他的几个我很喜欢的女孩,你信吗。”

    朱华华没说话。

    我顿了顿,说道:“也许,你不相信,但是男人始终都是多情的,博爱的,喜欢在自己的女人越多,自己越高兴,恨不得,全天下的美女都是自己的女人,恨不得,自己喜欢的美女都是自己的老婆,明知道不现实,可心里就是这么想,花姐,我喜欢你,我狠喜欢你,我想你是我的女朋友,可是,我更爱的是别人。”

    我突然间,对她表明了自己心里所有的想法。

    我心里真正想的,也就是这样子的。

    我全都告诉了她。

    朱华华很淡定。

    淡定了一会儿,她问道:“你心里什么想法,你更爱的是谁。”

    我问:“有什么问题吗。”

    她说道:“更爱谁,不该和谁一起过吗?这一辈子吗。只能认准一个人。”

    女孩子嘛,认准的,都是说一辈子,只认准一个人。

    对于我来说,只认准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我说道:“对,你说得对,一辈子,只认准一个人,我没有一个说我要想着一辈子认准的人,我问你,你这辈子认准的人,是谁。”

    她显然也是回答不出来的。

    不过现在看起来,朱华华显得有些落寞,难过。

    没办法,现实说出来,都是残忍的。

    本来就是和她相互喜欢,但是不是爱,我想她对我也是很深的喜欢的,或许,我们两可以试试相处。

    不过目前看起来不可能。

    我说道:“好吧不谈这个话题了,以后的事情谁懂,是吧。也许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也不一定呢。”

    朱华华没有接话。

    徐男进来了,提着打包好的吃的,还有酒进来。

    我和朱华华帮忙打开了打包的吃的喝的,然后放好在桌上,吃了起来。

    三个人,在办公室喝酒,酒菜都很简单,商量的却是天大的事,对我们来说,的确是天大的事,要一起把我推上监狱长的位置。

    其实最好就是拉着贺芷灵来一起喝酒一起聊,只有她在,我们聊才聊出头绪,不然的话,只有我们几个,只能聊怎么争取让谁谁谁支持,却不能聊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该怎么做。

    徐男问我道:“到底上面是想要怎么做的。”

    我说道:“我也一头雾水啊,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上面想要怎样。这都是贺芷灵和我说的,我就听她的这么做就是了。”

    徐男说道:“我们这边监区没问题,倒是新监区那边。”

    我说道:“我让小凌和文姐去联系了那些向着我们的监区长,还有一些能争取的部门也尽量争取,不过目前看来,我们争取到的是小部分,贺芷灵争取到的是大部分,而旧监狱长她们就很厉害了,争取到更大的一部分。本身她们有势力,谁都知道,谁也不敢轻易得罪,也许只有我们这帮铁杆,才会不假思索的支持我们。”

    徐男说道:“我还是觉得。”

    徐男说着说着,就停住了。

    我问道:“你还是觉得什么?说啊。”

    徐男说道:“我还是觉得我们有很大的胜利的几率。”

    我说道:“我倒是觉得没有多大胜算。毕竟人家势力摆在那里,傻子都不会轻易得罪她们。”

    徐男说道:“相信贺芷灵吧。”

    我说道:“是,好,相信她。”

    三个人喝了一瓶白酒,有意思的很,现在在这里面,她们居然喝白酒,而不是喝啤酒。

    喝完了之后,徐男自己还要忙些事,我和朱华华走路回去宿舍。

    回到了宿舍楼,两人又是互相看了看,又是谁都没有说话,然后又各自分开回去了宿舍。

    难道我们注定是两条不能相交的平行线了。

    我也不知道朱华华到底想要怎样,实际上她也没有真正的和我破釜沉舟在一起的那一股勇气,家人的阻力是一方面,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我自己,我让她感受不到安全感。

    还是安全感。

    不是没钱的安全感,而是她会担心我随时离开的安全感,我爱不爱她,她心里比我清楚,她能感受得到。

    而她对我的感情,我也能感觉得到,既想要靠近,又害怕受伤,所以她克制着自己,没有让自己沉溺其中。

    这样也好,保持距离,距离才产生美。

    次日,得到了消息,汪蓉的降职申请,上面批准了,上面让她去当新监区的监区长,这可有意思了。

    然后上面几个部门的人一起过来我们监狱召集各个部门的领导开会。

    包括我,也去了。

    因为我虽然只是一个管教的身份,但是,心理辅导室也算是一个部门。

    反正,各个监区的大队长都还有份。

    去到了会议厅一看,好多人,上百人。

    上面几个部门的领导坐着,看着我们陆陆续续进来。

    大家都进来了之后,领导发话,各个部门的人都介绍了一番,接着,就我们监狱的监狱长一职,让大家谈谈想法。

    意思就是说,前前任监狱长因为出事,被撸下来了,而前任,又自己不愿意做,她说她自己没能力管好监狱,就自己降职了,然后想让我们监狱的人畅所欲言一下,大家发表一下意见,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什么的。

    其实,看来贺芷灵已经搞定了上面,想让上面几个部门的人一起说在我们监狱弄个大家选举投票的方式选出这个监狱长来。

    于是,下面的人叽叽喳喳说话起来。

    接着,有人说道:“我觉得应该通过投票的方式选举出来最好!”

    看过去,让我们惊讶的是,竟然是旧监狱长的人提议的这个方式。

    这一下子,倒是打乱了我们的步伐。

    旧监狱长的人也很多,她们也都同意用选举的方式来选出新任监狱长。

    在我前面的徐男看了看我。

    一脸的惊讶。

    我也是很惊讶。

    原本,贺芷灵是要我们提议要选举投票的方式来选出新任监狱长,可是没想到现在她们旧监狱长自己的人提出来了,通过这样的方式选。

    大出所料啊。

    估计她们有很大的把握如果通过选举的方式,会胜出。

    我现在担心的最大问题,就是支持她们的人比我们多。

    可是现在都走到了这一步,还能怎样子呢?

    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了。

    在众人的嚷嚷之下,上面的领导也说那就好吧,通过投票的方式来选出新任监狱长。

    接着,他们上面自己交头接耳聊了一下。

    而我们,也在下面窃窃私语着。

    徐男坐上来了我身旁,对我说道:“情况不对劲啊。”

    我说道:“我知道啊。”

    徐男问道:“那怎么办呢。”

    我说道:“还能怎么办。”

    徐男说道:“如果我们这边的这些人喊着不能通过投票的方式选,可以吗。”

    我说道:“那他们会问,不通过这个方式,那通过什么方式,难道自己推荐自己出去当吗?现在我也担心支持她们的人比较多,可是,贺芷灵也说了,放手一搏,不然的话,如果通过上面委任的方式,估计还是她们的人。但她们也担心上面会任用我们的人当监狱长,所以她们也争取着用投票的方式选出新任监狱长。”

    徐男说道:“那就投吧!”

    我说道:“是的,只能投了。”

    上面通过投票的方式选出新任监狱长,看来并不只单单是贺芷灵这边努力而已,还有旧监狱长那边也在努力。

    徐男问我道:“看来真的是要投票选出来了。”

    我看着上面的众领导们,的确是已经商量出来了怎么投票了。

    我说道:“这种时候,贺芷灵居然躲着不出来,我真是呵呵了。”

    徐男说道:“要不要发个信息问问她。”

    我说道:“问她什么。”

    徐男说道:“把这里情况告诉她,然后问她该怎么做。”

    我说道:“她人在还好说,人不在,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徐男说道:“发个信息给她嘛。”

    我发了一个信息给贺芷灵,告诉了她现在会议厅的情况。

    上面的领导下来,然后居然是旧监狱长她们自己的人喊着要通过投票的方式选出新监狱长的。

    接着,我又发了一条信息,问她现在我们该做什么。

    我还担心贺芷灵是不是看到信息,要不要假装去洗手间,然后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没想到她秒回了:那就投。

    那就投。

    好吧,那就投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