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2章 争取更多的支持
    贺芷灵从来走路都是很鬼魅,没有声音的,而且她耳朵的听力特别好,刚才我和朱华华的对话,她一定全在外面听了。

    本来昨晚喝今早还和贺芷灵谈着谈婚论嫁的事,一到了办公室,马上就和朱华华扯到嫁娶的事上去了。

    不知道贺芷灵心里咋想。

    不过这家伙不是在厂里干活吗,怎么跑来这里了。

    朱华华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副监狱长好。

    贺芷灵走进来,说道:“我是他的助理。不是副监狱长。”

    朱华华说道:“我先回去忙了。”

    说完,朱华华离开了。

    贺芷灵则是看着我。

    我说道:“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和她,开玩笑呢,逗着玩呢。话说,偷听人说话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

    贺芷灵说道:“这是我办公室,我走过来,听到了,是偷听吗。”

    我说道:“不用找借口。”

    她在她的位置坐下来。

    我说道:“话说你不是忙着吗,怎么会跑来上班了。”

    贺芷灵说道:“来看你怎么背着我娶别人。”

    我说道:“哎哟别开玩笑了好吧,那这不都是和她乱扯嘛。”

    贺芷灵说道:“人家家里人没看上你。”

    我说道:“你家里人也看不上我。”

    贺芷灵说道:“她看上你吗。”

    我说道:“监狱里只有一个男的,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贺芷灵说道:“她太宅。”

    我说道:“对,就是太宅了,如果经常出去外面走走,不知道多少好男人狂追求。”

    贺芷灵说道:“对人家有想法直接说,别遮遮掩掩,错过了多可惜。”

    我说道:“哟,你不吃醋。”

    贺芷灵表情冷漠。

    我走过去,用手指捏了捏她脸庞:“吃醋了?”

    她一脚就踹过来。

    我闪开了。

    我早有准备。

    贺芷灵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我说道:“说了啊,你来是为了防止我和别的美女勾搭。”

    贺芷灵说道眼神撇过,很不高兴我这样的对话。

    她说道:“汪蓉昨晚打电话给了上级,申请降职。今早递交了主动申请降职报告。”

    我说道:“哟,来真的。她不是说她之前推辞不干,推辞不了吗。”

    贺芷灵说道:“因为上面见她意志坚决,就批准了她了。”

    我问道:“那么快吗。”

    贺芷灵说道:“上面早就不耐烦了。别人都抢着当,她却不愿意当。”

    我说道:“那没办法,她自己胆小怕事,怕得罪人,加入哪边都是加入了战争,她知能退下来,否则,监狱长一定会报复她。”

    贺芷灵说道:“我收到消息,上面组织了几个部门的人到我们监狱。”

    我问道:“来干嘛。汪蓉降职而已,她们来一起签字抬着汪蓉扔下楼去吗。”

    贺芷灵说道:“来开会,听取意见。听取我们监狱各个部门的意见。”

    我问:“意见?反正选谁上去都是她们说了算,难道,还能听我们说了让谁上去就上去?”

    贺芷灵说道:“因为我让人在上面说话了,让他们来这边开会,听取各个部门的意见。我打算让我们自己人,我们各个部门的人一起出声,说通过公平选举的办法选出最新的监狱长。”

    我说道:“他们会听吗。”

    贺芷灵说道:“会。”

    我说道:“即使这样子,也轮不到我们的人上去啊。因为旧监狱长她们自己也有根基,而且人数不少。”

    贺芷灵说道:“你和我,动员我们自己所有部门的领导人,让她们投票给我们,争取取胜。”

    我说道:“说是这么说,可万一失败了呢,那就是监狱长的人上去了!那监狱又变成了她们的天下。”

    贺芷灵说道:“失败了再说。”

    我说道:“好吧,拼一拼,可能拼赢了呢。我们现在,就是防暴队,各个监区等等部门的人支持我们。女囚有权利投票吗,那我们赢定了。”

    贺芷灵骂道:“你猪脑装的是什么!选米国总统让你去投票吗?”

    我说道:“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

    贺芷灵说道:“你是小孩子吗?说话不经过大脑的。”

    我说道:“别骂了成吧,聊正事,聊正事。”

    贺芷灵说道:“现在立即打电话给你的姐妹们,每个部门。”

    我说道:“他们会找谁去开会?每个监区分监区的监区长都会找吗。”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那好吧。”

    我叫徐男过来了,让徐男说下去,然后新监区那边,找我们的几个分监区长说了,而防暴队的也说了。

    贺芷灵却还认为不行。

    我当然知道这样子还不行,支持我们的人比旧监狱长的人还是少了,因为,监狱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监狱长背景比较强大,谁都不敢轻易得罪,她监狱长很有可能又再次弄自己的人上去当监狱长,如果是这样子的话,谁不投票给她们,一定担心她们秋后算账,所以,这一帮害怕的人,最终还是投票给她们的。

    我对贺芷灵说道:“那现在能争取的,我们都已经很争取了。”

    贺芷灵说道:“还有侦察科,还有狱政科,生活科,还有后勤,等等部门。”

    我说道:“表姐,别开玩笑了,侦察科,是人家旧监狱长的科室,人家狱政科,我们也没有什么人,后勤那边,可能还能争取一下。”

    贺芷灵说道:“生活科,侦察科,狱政科,都没有认识的人吗。”

    我说道:“认识是肯定认识几个妹子的,但是那都是平时逗逗而已,而且例如谢丹阳这样子的,虽然是狱政科的老员工,但是她毕竟只是员工,不是什么领导。她说了不算啊。她也没有什么投票权,说话权。”

    贺芷灵说道:“让她帮忙争取一下上面。花钱不要紧。”

    我说道:“是,有钱就好说了,那钱呢?在哪。”

    贺芷灵说道:“你那。”

    我说道:“让我来出这份钱?开什么玩笑。”

    贺芷灵说道:“因为我打算让她们把你推上去。”

    我指着我自己:“我?”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呵呵,表姐啊,不要逗我了,我能上去!”

    贺芷灵说道:“就是你。”

    我看着她,不是开玩笑。

    贺芷灵说道:“你让你们的人争取,让谢丹阳她们花钱搞定自己科室的领导,我这边,我帮你做好办公室,政治处,调度,行政等科室。”

    监狱大墙内,就是狱政科,侦查科,教育科生活科,还有两大新旧监区各分监区,我可能搞的定,大墙外的行政部门,办公室,政治处,调度,行政,等等,那只能靠贺芷灵,因为我和大墙外的行政部门科室都不是很熟。

    而至于谢丹阳这边,我可以让谢丹阳帮忙,但是人家狱政科侦察科,生活卫生科,全都是在人家领导人手中,她们谢丹阳也好,宋圆圆也好,全都是一个小小的职员而已啊。

    我说道:“人家谢丹阳,只是狱政科的小职员,即使争取,也争取不到上面的科长的同意。”

    贺芷灵说道:“一个科室,都分正副科长,一般正副科长不会很合得来,让她争取到了其中一个科长的支持也可以。”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可以,不过,又要花钱了。”

    贺芷灵说道:“你买东西你不花钱?天上自己掉个监狱长给你做。”

    我说道:“做监狱长,我真的不敢想象我能做上去。你干嘛不选你自己。”

    贺芷灵说道:“你脑子坏了?我刚刚被撤下来,我怎么上去?就算她们投票我和那监狱长上去,上面能让我们上去吗?外面的舆论还没压下去!”

    我说道:“这倒也是。不过说真的,我觉得胜算的希望不算很大。”

    贺芷灵说道:“我最不喜欢人说不可能。”

    我说道:“知道了,我会争取了。”

    她说道:“去办。”

    说完,她走了。

    去办。

    好吧,去办。

    我给谢丹阳打了电话,通知了她,她说会尽量和她们副科长说,包括宋圆圆。

    不过,宋圆圆的回答是你搞错了吧,现在可是旧监狱长管着狱政科,我还想让狱政科帮我说话,那不可能的事。

    我说道:“尽量争取领导嘛。”

    宋圆圆说道:“帮不了你了。”

    我沉默一下,说好吧。

    宋圆圆说道:“不是不想帮你,是真帮不了。”

    我说道:“好的,我理解。毕竟那里现在是她们的天下,你们科室。”

    宋圆圆说道:“谢谢理解。”

    还有后勤的,该争取的,我都争取了。

    谢丹阳那边,她要一笔钱去搞定她们副科长,给了。

    而我要搞定后勤部的那些,也是需要钱的。

    只有朱华华和徐男这些我们自己人是不说钱的,因为她们知道我上去了对她们来说有多大的好处。

    可是,我真的能上去吗?很难想象我这种人能去当监狱长。

    不过,一切皆有可能,只要去努力了。

    尽力而为吧。

    就像我曾经进入了女子监狱,也以为自己这辈子就在底层这么浑浑噩噩混过这辈子,谁知道,爬到了总监区的那个职位上。

    做好手上的事,剩下的,看运气了。

    谢丹阳和宋圆圆几个,只能说尽量争取,可是徐男和朱华华,必须要搞定。

    晚上,我特地找她们一起吃饭了,吃饭的地点,这次是徐男的办公室。

    徐男出去打包了吃的,本来让人去打包就行,她非要自己去,估计想买一些自己想要吃的,还有去小店买些酒喝。

    朱华华到了。

    我说道:“饭菜还没打包来呢,等会儿。要不要先抽根烟。”

    朱华华自己拉了个凳子坐下来,说道:“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说道:“我一直都很正经啊,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吗。”

    朱华华说道:“你今天跟我扯的那些东西,乱说的,都让副监狱长听到了。”

    我说道:“哦,贺芷灵听到了,那会怎样。”

    朱华华说道:“形象不好,印象不好!”

    我说道:“你要什么形象嘛,你说,你有什么好印象吗。”

    朱华华说道:“总之以后不要和我这么说话。”

    我说道:“哦,知道了。还在为我对你弟弟动手的事生气呢?其实说真的,我没有想要伤害过他。只是想要教训教训。”

    朱华华说道:“以后别这样。”

    我说道:“是,花姐,听你的,行了吧。”

    朱华华说道:“副监狱长好像挺不高兴今天。”

    我说道:“看到我们打情骂俏,她不开心,是吧。”

    朱华华说道:“嗯。”

    我说道:“她都是那个样子的,别理她,你什么时候见过她笑过,跟你一样,整天板着脸,像别人欠了你们几十万一样。”

    朱华华说道:“不一样。”

    我问道:“什么不一样。”

    朱华华说道:“她今天的不开心,是和平时的表情不一样。”

    我说道:“哦,不一样就不一样吧。”

    朱华华说道:“她可能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