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1章 成为女强人的男人
    这段时间是太累了,脑子里想的太多东西,做了一个梦。

    梦见的是自己在监狱里忙着,然后有人进了我办公室,抬起头来,是嘉欣!

    我靠,怎么会是她,她可是我少年以来的梦中情人。

    果然是梦中情人,是在梦里才相见的。

    她进来后,问我下班了吗,很温柔的样子。

    貌似,她就是我女朋友。

    我说下班了,走吧。

    然后我两一起去吃饭了,接着就是回了家,不知道哪个家,看起来,是某部电影中的场景,接着,两人抱在了一起,她推我倒在了沙发上,接着,她压在我身上,一下子,感觉她好重。

    怎么那么轻的她,变得那么的沉重,越来越沉重,亲嘴都不想亲了,呼吸不起来了。

    醒来的时候,是被压着喘不过气醒来的。

    又是这样的场景。

    又是贺芷灵压着我了。

    她每次睡觉,特别喜欢抱着我,半个身子压着我,让我根本呼吸都呼吸不了。

    我轻轻推动了她一下,好不容易抽出来一点点身子,好好的呼吸了几口。

    床上,只有我那一床被子,她那床被子不知道踢到哪里去了,可能踢到了床底下去。

    她是钻进了我这床被子里面来。

    其实说起来,我觉得,她对我没有意思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如王普所说,我们之间,缺少的确实是一股让她跳进这坑里的勇气。

    而我自己,也是懦弱,缺少了男人的霸气,没有一股可以让她义无反顾的和我牵手的勇气。

    不是没霸气,而是我没有底气。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罩得住这样的一个大美女,更不知道,我能不能以后给她幸福。

    不过,现在这一刻,容不得我想那么多,她在我怀中,如果不干点坏事,那我就真傻了。

    我马上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嘴唇,不同于平时吻不到,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吻到了她的唇。

    然后,双手抱紧了她,继续亲。

    当我的舌头,掠过了她的柔软的唇,如同,被电到了的感觉。

    全身酥麻。

    我自己亲她,我自己被电到,这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

    我舌头想要进入她嘴里的时候,她一下子咬了我。

    我根本没知道她已经被我整醒了。

    这一下,是很用力的,我的舌头,好疼,她真的是非常的用力的咬,用手背掠过了一下舌头,出血了。

    真够狠的。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她却没有什么怒气,很平静的样子。

    我说道:“你一定那么用力吗!”

    她推开我,躺好了,看着天花板。

    我看着她美到窒息的侧颜,这天仙一样的大美女,居然和我同张床,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

    我说道:“你自己看看,是你自己钻进我怀里来的!”

    她侧头过来看我:“我说了,结婚才可以碰我。”

    我说道:“如果这辈子不结婚,都没人能碰你吗。”

    她说道:“我说的是你。”

    我说道:“那你以前不也让人碰了。”

    她说道:“闭嘴!”

    说着,她坐了起来,然后下了床,去洗漱了。

    我也起来了,去洗漱了。

    她是去厂里的办公室上班的,我还要去监狱,打电话给阿楠来接。

    我走到了门口等阿楠来。

    有人从我身后拍了一下我肩膀。

    不用想都知道是王普。

    我回头过来:“干嘛。”

    王普说道:“昨晚,又在这里过夜了。”

    我说道:“对,又在这里过夜了。”

    王普说道:“怎样,爽不爽。”

    我说道:“还是那样,人家都不给碰。”

    王普问道:“同一张床,还是不给碰?”

    我说道:“对啊,同一张床,还是不给碰啊。”

    王普摇了摇头,说道:“太没有意思了。”

    我说道:“是,特别的没意思。”

    王普问我:“那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说道:“就那样过,忍着过。”

    王普摇头:“默哀。”

    我说道:“上班那么早,真是够勤奋的。”

    王普说道:“前段时间厂里停电,都没货了,这几天好不容易来电了,加班加点,生产出来,一大早来排队拿货送货啊。”

    我说道:“什么?厂里仓库都没货了。”

    王普说道:“是啊。”

    我说道:“工厂每天那么忙碌,没有存货。”

    王普说道:“你低估了我们的销售能力,我们清江啤酒卖得多好,市场份额多大,之前的要把别人的都干下去,现在都干下去了,至少在我们市里,我们把别人都压下去了。”

    我说道:“妈的,贺芷灵又骗我。”

    王普说道:“骗你什么。”

    我说道:“她说厂里仓库的货够用几个月的。”

    王普说道:“别听她的,不对哦,她干嘛和你说这些。”

    我说道:“谁懂?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王普说道:“停电和你有关系?”

    我说道:“没关系,关我屁事。”

    王普说道:“该不是你搞得让人把我们厂的电给关了吧。”

    我说道:“

    别胡说。好了我等的车来了,我先去上班。”

    王普说道:“上个屁班,回来和我卖酒吧。你老婆会罩着你的,干这个才是正经事。”

    我说道:“我老婆,是,我老婆罩着我。就因为她罩着我,我不能罩着她,她觉得我不是她可以依靠依赖的港湾,所以她才不会彻底的愿意投入我的怀抱。”

    王普说道:“废话,谁都喜欢比自己强的强者。”

    我说道:“她贺芷灵,就是个强者。”

    王普说道:“你要做一个比她还强的强者。”

    我说道:“借你吉言,希望有一天超过她这个强人,成为强人的男人。”

    王普说道:“相信自己。”

    我说道:“滚去搬啤酒去吧话真多。”

    我推开他,出去了,上了阿楠的车,去监狱上班。

    在办公室里,她们送来了一个女囚,说是要自杀的女囚。

    这个女囚,是因为关进来了半年,十五年的刑期,遥遥无期,她已经活腻了。

    好吧,我没有柳智慧那样的能力,只能想着要好好开导她,说一些什么对生活充满希望的话来企图引导她。

    实际上,连我自己都觉得生活很多时候了无生趣,更不要说这些被关十几年的女囚,对她们来说,活着的每一秒,都是煎熬,每一刻,都有人想自杀。

    十几年后出去,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出去后,家境如果不错的,家庭美满一些的,还有些期待。

    像这个女囚一样,没有家人,又没钱的,是因为涉及一桩很大的诈骗案件进来的,出去后也都老了,想想的确是没有活下去的信念。

    如果换做我是她,我也想死。

    没有期待,没有信念,没有信仰,没有前途,没有未来。

    活着的每一秒都心如死灰,都是挣扎。

    在劝解了她一番后,她也是开心不起来,还是想死,我让狱警们带走了她。

    狱警问我是不是搞定了。

    我说道:“好好看着吧,担心她会寻死。”

    狱警只能说好。

    狱警带着那女囚离开后,朱华华进来了我办公室。

    她进来后,瞪着我。

    我说道:“干嘛呢花姐,谁招惹了你了。”

    她不说话。

    我掏出一根烟递给她,说道:“来,抽根烟冷静一下,平静一下心情。”

    朱华华说道:“不要。”

    她推开了我递给她的烟的手。

    我笑笑,说道:“气什么,说来给我听听。”

    我坐了下来,自己点了根烟,看着她。

    朱华华说道:“昨晚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我徐徐吐出烟雾,吐向她的脸,她厌恶的挥开烟雾。

    我说道:“你该不是以为我想英雄救美,在你面前表现一番,让你彻底爱上我吧。”

    朱华华问道:“那你说什么意思。”

    我说道:“我没有害你吧。”

    朱华华说道:“你让他们对我弟动手了。我弟和我家人都说了。”

    我说道:“哦,然后呢。”

    朱华华没说话。

    我说道:“然后你家人就彻底不喜欢我了是吧,然后你就不爱我了是吧。无所谓,反正你家人也实在不喜欢我,特别是你弟弟,从来就讨厌我。他担心我们在一起,担心你会嫁给我,他从骨子里瞧不起我这个人。”

    朱华华说道:“我只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说道:“我不喜欢你弟弟,想给他一个教训,以前看他好像很能打的样子,我想让我手下过去试试他功夫,结果你也见了,他打不过我的一个手下。仅此而已。”

    朱华华说道:“就这样?”

    我说道:“就是这样子而已,不然你以为我真的制造出英雄救美的假象,然后让你彻底爱上我吗?别想多了。你弟弟也是想多了。”

    实际上我的确有这么个想法的。

    朱华华说道:“你心胸那么狭窄吗?”

    我说道:“以前他仗着自己一身功夫来欺负我,现在对我还是那种很让我不爽的态度,年轻人嘛,心高气傲是应该的,但是你也见了,他再厉害,也就这样子而已嘛。”

    朱华华说道:“你请的是什么人。”

    我说道:“人家也都是退伍出来的,天天练,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以前我觉得你弟弟很厉害,现在也就这样子了。”

    朱华华说道:“你真够无聊!”

    我说道:“谢谢夸奖,我很多时候,确实是挺无聊的。不过我也提醒你,让你弟弟不要太自大了,你看吧,他连我一个手下都打不过,如果出去惹事,如果是保护你,还是小心为妙,万一人家那边派出跟我手下的一样强的人,你弟弟根本保护不了你,他连他自己都保护不了。也算是测试吧,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保护你,我心里就这么几个想法,我没有想过要害你,知道吗。花姐。”

    听我这么说,朱华华这口气咽下去了不少,她没有那么气愤了。

    她自己拉了个凳子,坐下来,说道:“我弟弟是心高气傲,我也在慢慢教他,可是你说不就行了,一定要这样做吗。”

    我说道:“你弟弟那种人说他会听吗?笑话。你作为一个姐姐,你低调,你豁达,你谦虚,你该教教你弟弟。”

    朱华华问我:“他只是以前不小心得罪了你而已,你一定要那么记仇么。”

    我说道:“不是记仇,是他老是看不起我,担心我娶了你,我心里才记仇。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他何必要这么明明白白的要拦着在中间,我心里就是不爽。假如有一天我真的娶了你,这个弟弟我一定不认他!”

    朱华华说道:“谁让你娶了?”

    我说道:“哦,看来不愿意嫁给我。”

    朱华华说道:“当然不愿意。”

    有人站在了门口,贺芷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