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0章 改了就结婚
    朱华华和她弟弟,都被制服了。

    她弟弟怒问这些戴口罩的人:“你们是谁!想怎样!”

    戴口罩的人说道:“胆子不小,竟然敢和我们的大姐大作对!今天,我们是来要你们命的!”

    这些话,是我让他们这么说的。

    她弟弟看着朱华华。

    朱华华说道:“你放了他,跟他没关系!”

    戴口罩的人说道:“不行,你们都要一起死。你们,你们。”

    他说不下去了,不知道说什么词了。

    唉,看起来,我的这些个手下,并不是很会演戏啊。

    比起吴凯阿楠,差远了。

    朱华华说道:“你放了他,他跟这件事没关系。”

    我们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只好提前出马,让我们的一帮人冲下去,拿着伸缩棍刀具,包围了那些戴着口罩的我们自己人。

    戴口罩的我们的人假装害怕,不过那样子,太不会装了,只是说有点像,都没有害怕的感觉。

    我下去了。

    咳嗽了一声,出现了他们的面前:“放开他们两个!”

    朱华华和朱华华弟弟看到我的出现,看着这么多人围着了制服了他们的人,他们两个感觉救星来了。

    我走过去,说道:“我知道你们是谁指使的,你们也只是人家的狗腿子而已,我不想对你们动手,赶紧放开人了,滚!”

    他们马上放开朱华华和朱华华弟弟,然后跑了。

    朱华华弟弟和朱华华站了起来,我走向了朱华华,抱着了她:“你没事吧。”

    朱华华摇摇头,也问我有没有事。

    我说道:“还好我在后面看到了,马上联系我朋友,他直接就找人过来了,在后街那里。这些人,肯定早就有所准备来跟踪我们的!”

    朱华华说道:“是监狱长他们的人吧。”

    我说道:“有可能是。赶紧离开吧。”

    朱华华弟弟却产生了怀疑,问我道:“这些是什么人。”

    我看着他,说道:“哪些是什么人。”

    朱华华弟弟问道:“你这些。”

    我说道:“我在外面的公司的职员。”

    朱华华弟弟说道:“公司的职员?”

    我问:“怎么了。”

    他说道:“这些不是普通的职员。”

    我说道:“对,他们都是有武打功底的,不少也是退伍的,因为公司需要,所以保安需要特殊一点的人才。”

    他说道:“你请这些人做什么?”

    我说道:“因为我们开一些酒吧,清吧,会遇到各类客人,为了保障我们自己公司的利益。”

    朱华华对她弟弟说道:“走吧,问那么多干嘛。”

    他说道:“姐,不要相信他!这些都是他自己策划导演出来的。”

    朱华华一愣。

    我看着朱华华弟弟,说道:“你说什么。”

    朱华华弟弟走到我面前,冷冷看着我:“是你一手策划的,刚才抓我的,也是你自己的人!”

    我说道:“你胡说什么?”

    这小子怎么发现的?

    朱华华也说他弟弟。

    他说道:“姐,相信我。”

    我说道:“朱华华,你让他说,没事。”

    他怎么会发现的。

    朱华华弟弟准备说的时候,我说道:“走吧这里不安全。”

    朱华华弟弟拦着了我面前,说道:“刚才的那些人,穿的衣服虽然不一样,但是他们的鞋子,裤子,都是一样。”

    妈的,这家伙居然观察到了。

    因为我让手下们赶紧出来,他们本身就是统一穿的公司的制服,都只是脱换了上衣而已,就过来做事了。

    朱华华也说道:“我想起来了,他们的裤子,都是一样的。”

    是的,这拨人,和之前离开的那波人,都是一样的。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他们两个。

    朱华华气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说道:“不为什么,回去吧,别说了。”

    朱华华说道:“你承认了!”

    我说道:“是,都是我派来的人。”

    朱华华问道:“干嘛要这样?”

    我说道:“不想解释。”

    我转身走了上去。

    手下们跟着我上去了。

    朱华华从我身后一把扯住了我。

    她弟弟说道:“姐,我就说这人不行!为了骗取你的感情,连这种损招都使用了。”

    唉,还能说什么呢,居然被发现了。

    朱华华突然的伸出巴掌要打我,我闭上眼睛。

    她却没打过来。

    她很生气。

    我轻轻推开了她的手,说道:“回家路上小心,有事给我打电话。”

    原本想要教训一下她弟弟那小子,顺带是让自己威风一把,没想到却被识破。

    这真是好他妈尴尬啊。

    我走了上去,然后走到了我们手下的车上,回去了。

    吴凯笑了。

    吴凯极少会笑。

    我说道:“笑什么。”

    阿楠说道:“你是想要演个英雄救美的好戏,结果演砸了。”

    我说道:“是演砸了,妈的,还不怪你们!干嘛鞋子裤子都不换就来了?”

    吴凯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啊。”

    我说道:“这是一个教训,下次记住了。”

    阿楠说道:“这次是意外,以前的好多次,都没人发现。”

    我说道:“哪有都能那么侥幸过关。下次注意了。”

    阿楠道:“张总,我觉得你不需要担心什么。”

    我说道:“什么叫我不需要担心什么。”

    阿楠说道:“你不需要那个女孩子会恨你啊。她还护着你呢。”

    我说道:“嗯是的。”

    阿楠说道:“老大你魅力很大啊。”

    我说道:“别拍马屁了好吧,怕我处罚你们呢。”

    阿楠说道:“你肯定不会,老大你最有胸怀了。”

    我说道:“继续夸吧。我还挺喜欢听的。”

    我打了个电话给贺芷灵,问她那边的情况,她说她在厂里忙,有事去找她谈。

    这个点了,还在忙。

    想了想,去见她也好。

    其实就是想见她,就是想她。

    去了清江啤酒厂,这个点了很晚了。

    我到了大门口,进不去,给她打了电话,她说她在宿舍,让门卫给我开了门。

    进去了之后,我马上去了她宿舍。

    不知道为什么,生命中,好像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尽管不是真正的情侣,不是真正的夫妻,但是我们有着夫妻之间的一点点默契,也许是我自己多情了吧。

    真正的原因,其实是我担心失去她。

    失去别的人都可以,失去贺芷灵不行,我早就习惯了她的存在,不仅仅是习惯,而且是一种依赖,说来可笑,这是一种被保护的感觉,是一种妥妥的安全感。

    因为她有钱,有势力,是我的依赖,我的依靠。

    敲门。

    贺芷灵开了门。

    和平时不同,她今天却是一身的紫色睡衣,质地十分的好,绸缎那一类,看起来,贵气端庄。

    她开门后,走回去,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有一杯红酒。

    一边喝红酒一边看书,真有品位。

    我走了过去,说道:“真有品位啊。”

    她说道:“打发时间。”

    坐下来后,我看着她,她的身段很好,双脚白皙,伸出睡衣下来,放在沙发上。

    我自己去倒了一杯红酒,然后喝了一口,靠在了沙发上。

    我没话找话:“你穿睡衣真好看。”

    贺芷灵没答话。

    我说道:“你们厂里有电了,你也不感谢感谢我。”

    贺芷灵说道:“想让我给你钱?”

    我说道:“睡一觉也可以啊。”

    贺芷灵说道:“可以。”

    我说道:“我指的意思是说,是可以这样,这样。”

    我做了几个动作。

    贺芷灵说道:“想想就好。”

    现在的贺芷灵,和我说话算多的了,想起以前,我们就是纯粹的敌人关系,别说讲话,见面都恨不得弄死我。

    我说道:“那至少亲我一下嘛。”

    她合上了书本,然后坐了起来,看着我。

    她已经洗澡洗头洗脸,尽管是素颜,她的脸,白皙光洁,肌肤润滑。

    那双眼睛,还是那么夺人魂魄。

    接着,对我说道,“闭上眼睛。”

    我说道:“我不相信你真的会亲我。”

    她说道:“不信算了。睡觉。”

    说完她站了起来,走去了房间。

    我跟着她进去了她的房间。

    她钻进了被窝里,我走过去。

    她说道:“去洗澡!”

    命令我。

    好吧,我去洗澡。

    冲洗了一下,马上回来了。

    我说道:“抱着睡也可以吧。”

    贺芷灵起来,从柜子里拿了一床被子扔到床上来给我说道:“不要钻过来!”

    我说道:“是,不敢,会被枪杀。”

    她上了床,我自己在我自己的这床被子里,她自己在她的那边那床被子里。

    她关了灯,房间一片漆黑。

    我说道:“老夫老妻了,还不给碰,何必呢。”

    她不说话。

    我说道:“对了,说点正事,我找了汪蓉了,她不愿意加入我们,也不愿意加入她们。”

    贺芷灵说道:“她只能辞职了。”

    我说道:“是的,她就是这么说的。”

    贺芷灵说道:“她辞职了的话,也好。”

    我说道:“好吗?我看不到什么好的。我觉得她们会安排另外的自己人上去当监狱长。”

    贺芷灵说道:“她们可以,我们也可以。”

    我说道:“呵呵,就怕你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贺芷灵说道:“试试了才知道。”

    我说道:“这种事,都是上面说了算,你说可以就可以吗。”

    贺芷灵说道:“我不可以,你可以。睡觉,不要再说话!”

    她不说话了,要睡觉,也不让我说话。

    翻来覆去一会儿,睡不着。

    她也是睡不着,翻了两下。

    我说道:“你也没睡着。”

    她没说话。

    我说道:“我这被子太厚了,我过你那里去可以吗。”

    她说:“不行。”

    我说道:“好吧,我问你,你到底怎样,才会让我那个啊。”

    贺芷灵说道:“结婚。”

    我说道:“结婚?”

    贺芷灵说道:“你和我结婚,随便你怎样。”

    我说道:“呵呵,你开什么玩笑。”

    贺芷灵说道:“真。”

    我说道:“问题是你敢和我结婚吗,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贺芷灵说道:“你改了就敢。”

    我问:“改什么。”

    贺芷灵说道:“不到处鬼混。”

    我说道:“真话假话?”

    贺芷灵说道:“真话。”

    我说道:“你家人会骂死你,你家人会拦着。”

    贺芷灵说道:“不信算了。”

    我想了想,贺芷灵这家伙,有可能说的是真话呢,她这样我行我素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听家人的话?她即使和我结婚,她家人能把她怎么着?

    我正要继续问什么,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她睡着了。

    我想了一会儿事,也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