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9章 被人惦记的感觉
    朱华华邀请了汪蓉一起吃饭,朱华华和汪蓉以前有过交情,况且朱华华还是防暴队的头目,汪蓉不能不给朱华华面子。

    朱华华告诉我,这一次,我也要一起去吃饭。

    一起出去吃饭。

    我说有危险。

    其实是借口。

    朱华华说多大危险也要出去,她让她弟弟带人来保护她。

    我说那行啊。

    和朱华华,汪蓉出去吃饭,也不算什么泡妞,贺芷灵说不了我什么,那些人盯着我也不会有什么疑心。

    下班后,我让我们的人远远跟着,我和朱华华出去后,朱华华的弟弟带着人也开车跟着了后面。

    去的是沙镇的一家饭店吃饭的,毕竟这里离监狱近一些。

    朱华华她们都不知道,沙镇这里有我们集团的一些饭店等产业,集团还是我管着的。

    做人要低调,低调。

    难怪王普和安百井会羡慕我的生活,我每天基本都是混在女人堆里,他们怎么能不羡慕。

    不管是出来吃饭,还是工作,还是会朋友,基本除了女人,就是女人。

    不过我也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幸福的。

    汪蓉还带了一个助理,一共四个人。

    因为是朱华华请客,她是主角,我自然是不能抢风头的,不过我也想看看,极少看到朱华华是怎么做应酬的。

    应酬该做的她都知道。

    倒酒,说客套话,虽然简短,但也很在行。

    这么年轻能混到防暴队队长,她也不简单。

    而且,还是喝的烈酒,五粮液。

    我并不想喝这么烈的酒,可是她们两个都在喝,我总不能不喝。

    喝了一人几小杯后,就聊得起来了。

    朱华华对汪蓉说道:“监狱长,你知道我和张河他们是一起的吧。”

    汪蓉看着我两。

    朱华华说道:“我是说我和张河他们,是一个团队的。”

    汪蓉说道:“知道,知道。”

    朱华华说道:“同进同退,监狱里我们就是一个团队的。对付前任监狱长,我也出了力了。我不喜欢张河这种油腔滑调的人,他刚一开始拉着我入伙,我很抗拒。可是他对女囚好,他没有剥削女囚,他没有压榨女囚,他讲道义。盗亦有道,他在监狱里捞钱,是用的和前任监狱长不一样的手段。前任监狱长干的什么事,我想你也知道。她以前所作所为,就算没有亲眼所见,也有听过。只是因为她权力大有后台,没人敢干涉,就算知道了也假装不知道。可我知道你也没有加入其中。在我来监狱的时候,你就已经在监狱做事了,一步一步走上来,后来有了新监区,你又到了新监区那边,你始终没有加入她们,为什么呢。”

    汪蓉说道:“犯法的事,谁也不敢轻易去碰,担心有一天会被查出来。”

    朱华华说道:“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评判是非的标准,她们这么做,是犯法,是错误的。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都能看得出来。我跟着张河他们,不是因为想着要钱,要上去,只是想为女囚做一些事,公道的事。”

    汪蓉说道:“朱队长,我没有你那么伟大,我只是不想做错事,走错路而已。我们的目标是不同的,你们很高尚伟大,我不行,我只想平平安安度过这几年,然后好好退休,我上来当监狱长,本来就不是我所乐意的,我也和张河说了,如果有得选择,我宁可不做这个监狱长。”

    朱华华说道:“那你只有辞职这条路可走。”

    汪蓉说道:“我还真这么想过。”

    朱华华说道:“辞职了就没有烦恼了,不需要加入哪边,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可如果你不辞职,我们这边叫你加入,你不加入没事,但是他们那边叫你加入,你不愿意,他们会对付你,如果你愿意,你就必须要做伤天害理的事,犯法的事,对付我们的事,他们是喂不饱的狼,你同流合污之后会被他们所利用,一步一步走进深渊,万劫不复,最后,如果你没有了利用价值,或者是如果出了事,你就会像张玫那样,被踢出去背黑锅。”

    汪蓉说道:“那我只能辞职了。”

    朱华华说道:“那还不如好好跟着我们做一场,赶走了监狱长?”

    汪蓉说道:“我怕还没成功,就已经被她们给解决了。”

    朱华华说道:“她有背景,我们也有,虽然没有那么深,可她想要一下子消灭我们,哪有那么容易。不论怎么样,我们和她都是要分出胜负,有你的帮忙,胜算才更大。”

    汪蓉说道:“就算胜利了又怎么样,以她的能力,我就是出去外面她分分钟找人暗算我。能不能体面退休不算什么,能活着到老才最重要。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胜负。”

    朱华华说道:“那好吧,那我们也尊重你的选择,今天就不谈这些事了。喝酒。”

    又喝了一会儿,汪蓉借口有事先离开了。

    就我和朱华华两个人坐在餐桌前。

    我对朱华华说道:“我就说吧,没用吧,你自己出马又怎样?就算是贺芷灵亲自出马都不能怎样。”

    朱华华看了看我,若有所思。

    我说道:“说不定已经接受了那边的钱,跟了那边了,成了那边的人,我们还想着搞定她,搞不定了。还想拿着什么道义什么的说服她,呵呵,异想天开。”

    朱华华说道:“那你认为她这样的人,会跟了她们做坏事吗。”

    我说道:“她胆小,不敢。”

    朱华华说道:“那是不是

    只能辞职了。”

    我说道:“辞职了,上面下来,又找一个人上去,上面还是向着旧监狱长那边,提上去的可能还是旧监狱长的人,或许直接就是旧监狱长推荐的人。”

    朱华华说道:“那我们又要继续对付下一任的新监狱长。反反复复,没有结果。”

    我说道:“结果可能就是我们被扫出去。反正,贺芷灵和我说过了,实在不行,我们一起撤了,全身而退。”

    朱华华问我道:“退去哪。”

    我说道:“出去外面找份工作,也好过在这里等着被人害死。”

    朱华华沉默了。

    突然,有人敲门,朱华华的弟弟推门进来了。

    对这个家伙,我向来没有什么好感,对我十分的没礼貌。

    他对朱华华说道:“姐,到点了,回家吧。”

    朱华华说好。

    我站了起来,伸伸懒腰:“到点了,回家吧。”

    朱华华对他弟弟说道:“你送送他回去。”

    我说道:“不用了,送你姐姐回去吧。”

    他都懒得看我。

    我走到他身旁,问道:“以后如果我追求你姐姐到手了,然后我们谈恋爱,你是不是也要在这个点窜出来,说一句姐到点了回家吧?”

    他盯着我,说道:“她不可能会喜欢你。”

    我说道:“对,你姐喜欢的男人,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是个盖世英雄。走了,拜拜。”

    对朱华华招招手走了。

    朱华华却跟着我出来了,问我道:“那你怎么回去呢。”

    我说道:“打车。”

    她说道:“不安全。”

    我问道:“那怎么办。”

    她说道:“我们一起回去吧,先送你回去。”

    我对她跟着上来的弟弟说道:“弟弟你看,你姐多关心我,我觉得她还是挺喜欢挺在乎我的嘛。”

    她弟弟脸色不好看。

    愣头青一个。

    我倒是很喜欢逗他。

    其实,我真的很想让自己的手下来欺负欺负他。

    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

    朱华华对我说道:“你就别激他了。”

    我说道:“哦,好。那好吧,谢谢你们了,送我回去。”

    于是,我上了他弟弟开的车。

    身后是他弟弟叫来的几个朋友。

    朱华华觉得没有什么事了,反正都要回去,让他弟弟的朋友这么跟着,也挺不好意思,就说让他弟弟叫他朋友们先回去了。

    他弟弟原本不愿意,朱华华说他几句他只能让朋友先回去。

    于是,我们三人,我,朱华华,一个车上,他弟弟开车。

    我拿出手机,偷偷给手下们发了信息。

    我要继续逗一逗这小子。

    他按着我说的地址,往后街方向开。

    一会儿后,开到了桥头那里。

    这时候,我说道:“我有点内急,不行,我要下车方便一下。”

    她弟弟说道:“都快到了!”

    我说道:“我忍不住了嘛。”

    她弟弟本来也不愿意停车,但是朱华华说要他停车,他还是只能停车了。

    停车后,我溜到了车后,假装放水。

    这时候,两辆无牌的车子开了过来,停在了后面,车上一些戴口罩的人下车过来了。

    他们就是我让吴凯他们叫来的手下,从珍珠酒店过来的。

    手下们看到了我后,我对他们轻轻一挥手,示意前面。

    他们飞奔过去,直接到了车旁,接着就是一下子打开车门拖着朱华华弟弟下车。

    朱华华弟弟万万没想到被袭击,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拖下车。

    不过他还是有几下功夫的,他抽出随身携带的军用的刀,但已经被我们的人打在地上。

    一个手下上去和他单挑打了起来。

    这小子还是挺厉害的,打了好几十个回合。

    朱华华那边,看到自己的弟弟突然被拉下车打,她急忙掏出手机,但是,我们的人从那边打开了车门,把她手机抢走,接着,她下了车,和我们的人打了起来。

    只不过,才没几下,朱华华已经被制服了。

    她朱华华虽然厉害,也只是能和我打个平手,毕竟都是男的,而且手下都是训练出身。

    朱华华的弟弟又撑了一会儿,顶不住了,被制服了,按倒了在地上,他们两个都被拉着到了桥底下边。

    朱华华弟弟喊着:“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我姐姐!”

    这下子虽然没礼貌,心高气傲自以为是,不过对她姐姐朱华华还是挺好的。

    只听到朱华华大喊:“张河快跑!快跑。”

    她还以为我在哪儿放水呢,实际上我就在车后躲着,她没发现,急忙喊着让我快跑。

    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尤其是这个时候,那么危险的时候,她还惦记着我的安全,真的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