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8章 钱比命重要
    晚上,我找了陈逊,问陈逊事情进展如何。

    他派出了洋妞去勾黄兆东。

    已经勾到了黄兆东的魂了,可是目前看起来,黄兆东还是没彻底入套啊。

    打电话给的陈逊,陈逊让我过去找他,我去找了陈逊。

    陈逊在一家商场的下面,我上了他停在路边的车子。

    他指了指商场上面,说道:“黄兆东和那洋马正在买东西。”

    我说道:“奢侈品。”

    陈逊说道:“奢侈品包包,首饰,手机,买了七八万块钱了。”

    我说道:“为了泡妞,真是够下血本的。”

    陈逊说道:“如果你那么下血本,我敢说,十个中,没有九个也有七个能让你钓上。”

    我说道:“废话。谁不喜欢钱呢。假如我有黄兆东那么有钱,我也这么去泡妞,泡模特。”

    陈逊说道:“你有钱你不会舍得这么花的。”

    我说道:“是吗。确实可能舍不得。”

    陈逊说道:“挣钱的方式不一样,我们是辛辛苦苦冒着血雨腥风挣来的辛苦钱,人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想要钱,一句话的事。知道吗,这种人,就是家里遭贼了都不敢报警。”

    我说道:“知道,钱是赃物。钱在他手里就是个烫手山芋,他恨不得马上把钱都换了东西,都拿去享受。”

    陈逊说道:“他们在吃饭了。”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

    陈逊拿下了那边耳朵的耳塞,然后拿着手机给我看。

    屏幕上,是个两鬓有些白的男的,陈逊说这就是黄兆东,是藏在洋妞衣服纽扣中的针孔摄像机拍摄的画面。

    我说道:“哟,高科技都用上了。”

    陈逊说道:“吃西餐。”

    我说道:“这黄兆东也真够张扬的,他也不怕别人看到啊。”

    陈逊说道:“说明人家头上有人,背后有人。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天不怕地不怕。”

    我说道:“只不过往往这种膨胀自大的人,都没有自知之明,都不懂得什么叫低调,最后都是死在高调上。”

    陈逊说道:“是,世上这样的人多了去了。控制自己的浴望,是最难的。”

    人最难战胜的,的确就是自己的浴望。

    多少人败在了自己浴望上。

    我问道:“吃完饭了呢。”

    陈逊说道:“看下去嘛。”

    黄兆东和洋妞吃饭,言语中尽是挑豆。

    洋妞看起来也是和他打情骂俏,似乎被他的金钱攻势所打倒了。

    我说道:“这老家伙看起来岁数不小,还能这么玩,心态可真年轻。要是以后我们那么老,还能像他这么玩,那该多好。”

    黄兆东说道:“有钱就好了,就能玩了。这些人泡妞的套路都一样,相比起年轻的小帅哥,他们更加懂得女人需要什么。先彰显自己的财富,开自己豪车去接美女,然后带美女去商场买东西,买奢侈品,请吃饭,然后接下来。”

    接下来就是去酒店了。

    这其实就是泡妞的最简单的套路。

    有钱就行。

    所谓的安全感,不过来源于此。

    无论是平凡美女,还是明星美女,基本差不多。

    有钱,就是有了安全感。

    从一个男人身上看到的安全感,就是金钱所带来的安全感。

    包括我们自己,越有钱,就越有安全感。

    吃了饭后,黄兆东迫不及待的牵着那洋妞的手进了电梯下去停车场。

    在停车场的车里,黄兆东就亲向了洋妞,洋妞应付了一下,说道:“不方便这里。”

    黄兆东笑笑:“我们找个方便地方。”

    黄兆东认为猎物已经得手了。

    我说道:“不错啊这妞的演技,花了多少钱请来的。”

    陈逊说道:“六十万。”

    我说道:“舍得下血本了。”

    陈逊说道:“我们停业几天也就这个数了。”

    我说道:“过了这个坎,也不知道文浩这家伙还能给我们创造什么坎。”

    想到我本来说的利用贺芷灵把文浩整出来,然后再整文浩,她不愿意的事。

    她的确不会愿意的,让她做诱饵,她这种人,又怎么可能愿意。

    黄兆东搭着洋妞,开车去了喜来x酒店。

    一家五星酒店。

    而且还挺远,估计是觉得去那里比较安全。

    接着,两人在酒店的室外停车场下了车。

    一起上去了酒店。

    到了房间后,黄兆东等不及了,就要动洋妞。

    洋妞推着他让他先去洗澡,说他脏。

    黄兆东只好脱了鞋子袜子跑进去洗澡。

    看起来,猴急得跟个年轻人一样。

    我和陈逊跟到了酒店的不远处,我问道:“接下来呢。”

    陈逊说道:“那妞偷偷放了那东西在他车上,没有任何人的指纹,做的很干净。接下来,有人匿名报警了,说有人进行毒品交易,毒品在黄兆东那车上,黄兆东贩卖毒品。”

    我问:“报警了。”

    陈逊说道:“已经有警察过来了。”

    那洋妞趁着黄兆东去洗澡的时候,马上离开。

    我们看着她出了酒店外面,打车离开。

    果真是个尤物,这么个女人如果陪着我几天,可能要了我的命。

    这有些外国女人,到底是怎么长的,能长成这个性感的样子。

    远远的看到警车来了,有警察对黄兆东的车子撬锁进行检查。

    他们已经发现了情况。

    车上有他们发现的危险品。

    我问陈逊:“那洋妞要离开了吗。”

    陈逊说道:“现在去坐飞机。”

    我说道:“来得及吧。”

    陈逊说道:“来得及。一切都在安排之内。这时候,黄兆东应该联系洋妞联系不上了。”

    警察们在发现了危险品之后,马上打电话联系上面,要增援。

    接着,又有三部警车过来了。

    有几个警察已经进去大厅问了情况。

    警察也很谨慎,因为毒贩都是亡命之徒,不同于别的偷盗团伙,他们可能随身携带杀伤力很大的杀伤性武器。

    之后,他们开始实施抓捕了。

    很多警察都埋伏好。

    却看到黄兆东懊恼的走出了酒店,走向室外停车场自己的车子。

    当他走到车子旁,被布下天罗地网的警察抓了个正着,直接押着他在自己车上,然后搜身,接着铐起来,让他蹲着,马上问车子是不是他的。

    陈逊说道:“走吧。”

    司机开车走了。

    我说道:“这种大戏,看起来比看电影要刺激多了。”

    陈逊说道:“真实的抓捕,肯定是比演戏好看。”

    我问:“那现在他肯定说是怀疑那个洋妞放的,怎么办。”

    陈逊说道:“他连洋妞名字都不知道,怎么查?”

    我问道:“这倒也是,等他们查到洋妞行踪,都不知道在哪儿了。死无对证,这黄兆东有嘴说不清。”

    陈逊说道:“那么一大包东西,他说不清楚来源,没有故意栽赃陷害的证据,他怎么澄清都澄清不了。即使只是涉嫌非持有毒品刑事犯罪,他这个年纪,够他蹲到死了。”

    我说道:“我们这算不算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

    陈逊说道:“他干的难道就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吗。”

    我说道:“这倒也是。活该了。”

    洋妞离开了。

    不知去向。

    黄兆东被抓的事,整个城市都传了,什么版本的都有。

    有的说是被栽赃,有的说是本身就是麦毒品的,不然怎么有那么多钱。

    有的说是和自己泡的洋妞去做事,刚好洋妞是麦毒品的,自己就被卷进去了。

    可是,问题是他自己本身就有问题,经不起查,上面一查下来,什么问题都出来了。

    包括他之前自己在某县担任站长开始就对电表动手脚的事。

    而在这个过程中,因为经不起压力,这家伙因为长年累月喝酒积累下来的疾病,突然爆发,心肌梗塞挂掉了。

    这下子挂了还算好,因为他的很多经济问题都无法查了。

    也算是为家人积福。

    不过,他是死了,但人们认为正义却还是得不到伸张。

    那被他动了电表卷走的钱,怎么算?

    只能是住户们自己继续担着了。

    黄兆东挂掉,我们马上打听到了新上任的供电老总,让人送钱过去让他开电了。

    他查清楚了原因之后,钱也没要,就给我们这边线路装好了变压器,开了电。

    这家伙不敢收钱,因为看到前任老总倒了下去,他刚上来,不敢乱来,也有可能他本身就是个守法的人,所以不要。

    我,强子,陈逊,几个人一起坐在珍珠酒店喝着红酒。

    我看着灯火辉煌的珍珠酒店,感慨道:“有电,真好啊。不然感觉像是回到了原始社会一样。”

    珍珠酒店已经正常运转起来。

    贺芷灵那边清江啤酒厂也运转起来。

    值得庆贺。

    陈逊说道:“这新上来的供电老总不敢要我们的钱,但是有可能会去要别人的钱。因为别人会逼他。”

    我想到了监狱里的监狱长汪蓉,其实我们在监狱,也是遇到的一样的情况。

    我说道:“如果是被逼迫,他要是从了文浩那边,我们也只能继续对付他。”

    陈逊说道:“根源还是这个根源,依我看,斩草除根了才行。否则就算不能让供电的停电,也能让供水的停水,或者像你之前说的,让人来把地给征了赔一点钱,拆了我们酒店,这片清吧街,作为他用,建个什么公园的。”

    我说道:“我也想除掉这人啊。可是我们现在的能力,还不行。黑珍珠在就好了,黑珍珠出马就容易,可是她到底躲到什么时候。”

    陈逊说道:“主要是她爷爷不让她碰这些生意。”

    我说道:“如果我家庭条件有她那么好,我也真的不会碰这些生意。”

    陈逊说道:“我也不会,搞不好是要把命搭进去的。”

    我说道:“谁都知道危险,但是在利益面前,很多人无法拒绝,尤其是穷人。”

    陈逊说道:“因为对于穷人来说,钱比命重要。”

    这倒是,一语中的。

    对很多穷人来说,钱的确比命重要。

    如果我有贺芷灵,黑珍珠那么好的家庭条件,我也不会走上今天这条无法回头的路。

    人家黑珍珠走了不要紧,她有背景,可以脱身出来。

    我可能就不行了。

    而现在遇到什么事,她们都让我来解决,都让我上,她们都站在了旁边看。

    假如要是出事了,出了问题,那也是我去扛雷。

    之前贺芷灵都说了要我们给她一千万,她能帮我们解决了文浩给我们制造的这些麻烦事,可是贺芷灵后面遇到什么破事,全都一股脑扔给我让我去解决,为了解决这个停电小问题,我连这种犯法的手段都上了,假如被查出来,我们也没有好果子吃。

    好在陈逊做事也利落干净,把人家栽赃陷害了也没能查出个所以然来。

    幸运的是我身边有陈逊强子这样的猛人在,否则,真的要被文浩他们给玩死。

    因为这事,彩姐也出了一些力的,我让陈逊给她打个红包谢谢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