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7章 踏踏实实的未来
    我还是去找了朱华华,告诉了朱华华,汪蓉根本不愿意加入我们这边,问她有什么办法没。

    朱华华说道:“我可以找她谈谈。”

    我说道:“难道你又能有说服她的办法?”

    朱华华说道:“不知道,我尽量试试。哦,我现在忙,要不下班后一起吃饭再聊。”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一起出去吃饭?”

    朱华华说道:“不然呢?你喜欢在监狱饭店吃?我不喜欢。”

    我说道:“我可以当做这是你在约我吗。”

    朱华华说道:“是啊,是我在约你。”

    我说道:“约会的约?”

    朱华华说道:“约吃饭。”

    我说道:“谈什么,谈感情。”

    朱华华说道:“我家人一直说请你吃饭,我也没有空,就今天吧。”

    我说道:“你家人约我吃饭?”

    朱华华说道:“为了感谢你。”

    我说道:“谢就算了,我不想和你家人吃饭,太那个啥了。太压抑了。要不你自己请我吃就得了。”

    确实如此,和朱华华家人吃饭,唉,是不是军人都那么的刻板,这么板着脸,一点也不轻松,饭都咽不下去。

    朱华华说道:“那好吧。”

    可是,贺芷灵又让我不能出去外面去乱窜。

    特别是和别的女人。

    我说道:“我觉得还是不行。”

    朱华华说道:“你有约了?”

    我说道:“不是的,而是出去了有危险,你想想看,那监狱长能咽下这口气吗?上次对付你,对付我们,这一次,我又这么对待她,她还巴不得赶紧找人除掉我。”

    朱华华说道:“这也是。可是在监狱饭店吃饭,也担心隔墙有耳。”

    我说道:“那就在你办公室吃。打包来!”

    朱华华说道:“那也算是我请你吃饭了吗。”

    我说道:“算了。谢谢了。”

    朱华华说道:“七点后过来吧。”

    我说好。

    在汪蓉的安排下,我让路唯和程澄澄过来了我的监区,我的心理辅导室。

    两人看起来,都带有伤,脸上都有,不过已经在愈合的状态了。

    我问候了一下她们。

    她们说没事了。

    程澄澄头发更长了一些,美少女味十足。

    她真的是一个漂亮的大美女。

    她们两个和我聊了一下,两人也都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监狱长还能涉险过关,不过她们也都深知监狱长有后台,现在还不是胜利的时候,想要完全的夺得胜利,也不是赶走监狱长而已,那只是一个重要的阶段。

    不过只要赶走了监狱长,那即使上面再派什么人下来,我们也不怕了,因为新来的空降监狱长,能有什么根基呢?

    所以,现在最先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赶走旧监狱长。

    只是,有什么办法呢。

    我问她们,她们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我便让她们先回去了。

    和朱华华在朱华华的办公室吃饭。

    很有意思。

    打包来的饭菜,还有一瓶白酒。

    白酒不知道她从哪儿弄来的,牛栏山二锅头。

    我看着这瓶二锅头,我说道:“该不是真的要喝这个吧。”

    她却倒了下去:“喝就喝吧。”

    她来真的。

    一瓶牛栏山二锅头倒下去,这两个杯子,太大了,一个杯子装了半瓶,一瓶牛栏山二锅头,一人一半。

    我说道:“真喝啊?”

    她举起酒杯,说道:“将就吧。”

    我说道:“这也不是这么个将就法子啊,要不我去找两瓶红酒也浪漫一点嘛。”

    朱华华说道:“你喝不喝!”

    她来真的。

    说着,她碰杯后,就喝了。

    我鼓掌,说道:“厉害了。”

    接着,我也浅抿了一口,这味道。

    闻起来是香,但是喝下去是个难题。

    咽下去了一点,朱华华看我这么个小心翼翼的样子,她竟然伸手过来,用力举起了我的酒杯,一下子酒杯里面的酒灌进我嘴里,我猝不及防,直接咕咚咕咚连喝下去两大口。

    我把酒杯砰一声放在桌上,然后跑过去倒水,漱口喝水,咳嗽。

    我骂道:“你有病吧!会玩死人的!”

    那大酒杯里面的二锅头,喝了一大半了。

    朱华华说道:“还是个男人呢,喝点白酒都喝不了。”

    我说道:“这种东西是男人就能喝了吗?你什么时候学来的这种强人所难的事的啊。”

    朱华华说道:“对你我就喜欢这样。”

    她扬起下巴。

    我说道:“是,我就知道你喜欢欺负我啊。”

    朱华华举起了酒杯,一口气喝到了和我一样的酒杯的位置,然后说道:“公平了!”

    女中豪杰啊。

    我喝下去咳嗽得个半死不活的,她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坐了回去,问道:“你这么逼迫我喝酒,该不是心里有什么想法吧。”

    朱华华问:“什么想法。”

    我说道:“你把我灌醉,然后陪我睡。”

    朱华华说道:“想多了你。”

    我说道:“首先声明,等下喝多了我做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要怪我啊。”

    朱华华说道:“不会怪你,大家都成年人了。”

    她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不过朱华华可不会开玩笑,她永远都是一副很正经正派的模样。

    这样的女人,其实娶到手的话,真的很好。

    做老婆真的很好。

    她没有黑珍

    珠贺芷灵那么的有个性,但是她有着她自己一套行为准则,一副严格律己的生活作风。

    不用担心她会对不起自己,更不会担心她会做作啊什么什么的。

    因为她不会。

    她是真正的内心的强大。

    我说道:“这可是你说的。”

    朱华华说道:“对,是我说的。”

    我说道:“那你可别怪我啊。”

    朱华华说道:“不会怪你。”

    我问道:“那如果我和你什么了的话,你会怎样。”

    她说道:“我会一辈子跟着你。”

    我一下子心都凉了,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只是想玩玩而已,你又何必如此认真。

    我说:“那么认真吗?”

    朱华华说道:“别人认不认真我不知道,我就这么认真。”

    我说道:“那我玩完了我就跑。”

    朱华华说道:“跑不了。”

    靠。

    好狠。

    怕了你了。

    不过喝下去了这一大半杯白酒,整个人的确是晕飘飘的。

    最主要是,酒是色媒。

    看着朱华华,怎么看就怎么的漂亮,怎么看就怎么的性感。

    她的性感和其他的人的性感完全是不同的。

    人家那洋妞的性感,直接显露出来的,但是朱华华的性感,是内敛的,骨子里的,她身材是很好的,但是她从来不会穿着很暴路的衣服,也没有穿很显示身材的衣服,甚至是裙子,似乎我都没见过。

    她都是一本正经的,牛仔裤,一身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

    她喝了下去之后,眼神也变得些许温柔。

    我说道:“那我还是老老实实的了。”

    朱华华说道:“没人逼你。”

    我说道:“好吧,说正经点的事。那个汪蓉我搞定不了啊。”

    朱华华说道:“我可以去试试。”

    我说道:“你又有什么把握她会让你搞定?”

    朱华华说道:“我觉得我可以说服。”

    我说道:“呵呵,感觉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喝完了这一人一大杯酒,我有些移动不开脚步,这时候,似醉非醉,更还想喝。

    但是我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浴望,因为如果一会儿真的要喝了多了,我真的可能伸手向了朱华华,那么,她以后肯定是真的缠着我的了。

    她问我道:“还喝吗。”

    我说道:“不喝了。”

    她站起来,有些摇摇晃晃,她还是去收拾了,看着她收拾的身影,有种温暖的感觉。

    收拾了干净,她提着垃圾袋,关了办公室的灯,走出来,问我:“还不走。”

    我说道:“我担心你呢。”

    朱华华走了出来,关上门,说道:“走吧。”

    和她一起回去了宿舍。

    站在宿舍楼下,她看了看我,想要说什么。

    我也想说什么。

    就这么在夜风中,两人面对面离着三米远,互相看着对方许久,却都沉默着。

    我期待着她说什么,她似乎也在期待着我说什么。

    可是,最终两个人什么也没说。

    她先转身走了。

    我也转身走了。

    她是在等待我的告白,等待我的行动,等待我的拥抱。

    可是我却始终都是在犹豫着,因为我害怕对她的承诺。

    我不敢给她任何诺言,是因为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我追求的只是一种浪漫感觉,还是那种不必负责任的感情。

    她想要的却是踏踏实实的未来。

    次日上班。

    我在办公室里,打着哈欠。

    昨晚喝了一些酒,也许是许久没有喝白酒了,让我有些晕乎乎的,半梦半醒,睡得并不是很好。

    我闭上了眼睛,趴在了桌子上。

    有人走了进来,一下子拍在了桌子上。

    我吓得一跳,醒了。

    看着眼前的贺芷灵。

    我说道:“干什么啊,有毛病吗!会吓死人的!”

    我拿了桌上的纯净水喝。

    贺芷灵走到她办公桌那里坐下来,接着,说道:“上班让你来睡觉的。”

    我说道:“那你告诉我,我该做什么嘛。”

    贺芷灵说道:“我让你做的事,你做了没有?”

    我说道:“在做着。你总以为你发号施令下来,我就能马上去把事情给解决了,你当我是神仙啊。”

    贺芷灵说道:“今天是停业的第几天了。”

    她在问我。

    我说道:“呵呵,今天是你们工厂停工的第几天了?难道就我一个人急,你不急。”

    贺芷灵说道:“那就拖着。”

    我说道:“不是我不想解决,那我现在正在努力的去解决。要不这样子,你用你的美,你的色,勾文浩那家伙出来,骗他说约会啊去睡觉什么的,接着让他出来喝了两杯,给他灌点什么药水,然后我绑了他,事情就基本成了。”

    贺芷灵说道:“办法真是好啊。”

    她似乎不太乐意。

    我说道:“本来就是好啊,难道不好?”

    贺芷灵说道:“让我来做诱饵!”

    她确实不乐意。

    我说道:“那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嘛,而且我觉得挺好的。不是吗。人家念念不忘的是你,如果他喜欢我,我就是献身了我也乐意。”

    贺芷灵说道:“我不去。”

    我说道:“好吧。话说,你怎么舍得来上班啊。”

    贺芷灵说道:“来催你做事。”

    我闭上了眼睛,继续趴在了桌子上:“没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