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6章 麻烦叠着麻烦过
    旧监狱长已经威胁过了汪蓉,如果汪蓉不假如她们,她们就要对付汪蓉。

    而我这边如果也这么威胁汪蓉,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旧监狱长这么干,已经让汪蓉很反感了。

    我们不能这么干。

    我们不能让汪蓉反感。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汪蓉。

    汪蓉继续发着怨气:“她们逼过我,你们也要逼我,尽管这么做!大不了我辞职了跑了就是了。”

    看来,要换一个战略才行。

    我说道:“汪姐啊,我以前说了,我们不会逼你,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那时候和你说清楚了,要你自愿加入进来。那时候我拿出钱来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诉你了吧,钱在这里,你要加入就加入,不加入我们不逼你。现在也是,钱在这里。”

    汪蓉打断我的话:“小张多少钱我都不做,我都不会愿意做了。”

    我说道:“行,不愿意那就算了,可是你要知道,如果你不对付我们,监狱长那边可是会对付你的。”

    汪蓉低着头,想着。

    一会儿后,她说道:“我辞职。”

    我说道:“其实我有个办法,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也不算是个办法,只能说是一个建议。”

    汪蓉说道:“你说。”

    我说道:“你可以收下我们这边的钱,你可以和我开一个价格,然后你也答应了监狱长那边。那边的钱,你也收。”

    汪蓉问:“然后让我偷偷对付她们?那样子我更死无全尸!”

    我说道:“对。”

    汪蓉摇头。

    我说道:“呵呵,汪姐,她们是真正要害你的人,你可要知道,你真正面临的敌人是谁!我们不是你的敌人,让你选择一个队友,你宁愿选择谁。”

    汪蓉说道:“不选择你们,选择她们,胜算会更大。选择了你们,可能会输掉,而且可能会被害没命,你说我该选择谁。”

    我说道:“就算是你选择了她们,害了我们,胜利了,到时候的结局还不是一样被一脚踢开。跟着监狱长混,又有多少人有好下场的。为什么那么多人趋之若鹜,都是为了利益。既然跟着她也有利益,跟着我们也有利益,那不如跟着我们。至少,我们还讲道义,还谈感情。她可是个冷血动物。想必你也早就看清楚她是什么样子的人了。”

    汪蓉还是摇头,说道:“小张你也别说了,可以吗。我是不可能帮着你,或者帮着她的,我谁都不帮,或许还有个好下场,我帮了谁,可能我要付出失去生命的代价。在监狱里,如果不涉及这些事,你尽管找我,我尽量安排,好吧。”

    我点了点头,话说到了这份上,关于劝她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我说道:“谢谢汪姐。那我想跟汪姐说一下,关于新监区的程澄澄和路唯,能不能特殊照顾一下。”

    汪蓉说道:“可以的。”

    我问道:“那如果她们要你来害我们呢。”

    汪蓉说道:“我不会会帮着她们,同时,也不会帮着她们对程澄澄,路唯这些你们自己人下手。我也希望你能让女囚们淡定,安静,听话,只有你能做得到,可以吧。”

    我说道:“可以。”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她回去了。

    我则是过去了强子的酒店。

    在酒店的高层的阳台,可以遥望看到灭了灯黑暗的珍珠酒店。

    那里没有电。

    我抽着烟,无奈的看着。

    这时候,突然,有个人走到我的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嗨你好。”

    你好这两个字,她说的并不是很标准。

    我一转身过来看着她。

    一个外国的美女。

    洋妞。

    一件黑色的若现若隐的连衣裙,双腿很长,个子很高,胸很高,一头的褐色长发,一双夺人魂魄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异域风情十足。

    这,洋马。

    长得比看过的欧美的那种片子中的女主可要性感太多倍了。

    我看着她,不禁咽口水。

    这女的比我长得还要高,估计要有个一米八这样子,加上高跟鞋,完了,太他娘性感了。

    她问我道:“可以给我一支烟吗?”

    不过我有了警惕之心。

    我看了看她,问道:“谁派你来的。”

    她说道:“我只要烟抽。”

    她说的普通话虽然不地道,但是基本沟通没问题。

    我知道她是谁。

    她就是我让陈逊找的洋妞。

    不然,她怎么轻易上来这里。

    我拿了一根烟给她。

    她要我给她点上。

    我给她点上了。

    她对我媚笑:“你一个人嘛。”

    我说道:“陈逊,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陈逊拍拍手,走了出来。

    我说道:“其实没看到你,但是我知道她是你派来的。”

    陈逊说道:“不是我也上来不了这里,你都让他们守着了。”

    我顺便给了陈逊一根烟。

    陈逊指了指这个女孩,说道:“怎样,漂亮吧。”

    &n

    bsp;我说道:“非常不错。”

    陈逊说道:“已经安排了和黄兆东的邂逅。”

    我说道:“安排了?”

    陈逊说道:“黄兆东应邀去吃饭的时候,故意安排她去那酒店做礼仪,喝酒的时候黄兆东就已经两眼都直了,之后让她假装不小心碰倒酒杯,酒水溅到了黄兆东身上,接着,她上去擦拭,然后黄兆东就情不自禁,抓着了她的手。黄兆东拿了她号码,自以为自己财大气粗,好不容易邂逅这么个自己心仪的大美女,怎么能不好好把握,这两天就一直联系她。为了钓着他的胃口,我让美女先不要着急赴约。黄兆东开口就是带她去万象买东西,那里都是奢侈品啊。上钩了。”

    我说道:“嗯,很好。这妞从哪里弄来的,彩姐?”

    陈逊说道:“对,特地从东欧请来,那种片的明星,在她们那边,有些名气。”

    我说道:“她会说普通话啊?”

    陈逊说道:“以前就是跟着彩姐的了!来了两年,对这里不陌生。这个好,漂亮,有身材,迷得了黄兆东,事成之后让她马上离开。”

    我说道:“很好。确实漂亮啊,我自己都被迷住了。”

    陈逊笑笑,说道:“拿去用。”

    我说道:“如果不说她是出来卖过,我的确想着会拿去试试。算了,担心不干净。”

    陈逊对那个女孩子说道:“你先回去吧。”

    那女的点头,离开了。

    陈逊和我遥望着珍珠酒店,说道:“看着珍珠酒店灭着灯,心里是很不舒服啊。”

    我说道:“是特别的不舒服。我倒不是恨这个黄兆东,恨的是文浩,可是啊,没办法啊我们。”

    陈逊说道:“你不也说过,日子本来就是麻烦叠着麻烦过,一个一个麻烦的处理。”

    我说道:“其实我觉得黑珍珠也好,贺芷灵也好,她们都能解决掉这些麻烦。”

    陈逊说道:“我也觉得。”

    我看着陈逊,那为什么她们非要让我去解决。

    陈逊说道:“假如我们能给你解决,你还要自己亲自去解决吗。”

    我笑道:“这倒也是。”

    陈逊说道:“有些人是不配活在世上,想要好好的发展下去,就必须要干掉他们,不除掉的话,他们始终都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发展路上的绊脚石。”

    我说道:“除掉文浩,他爸跳出来和我们开干,除掉他爸,他爸的利益集团和我们开干,有些人我们得罪不起,打不赢啊。他们天生本身就比我们强大。”

    陈逊说道:“有时候我也是在想,这世上的利益也就那么多,就好像一块蛋糕,那么多人争抢,你抢到了多的,别人就得到的少,得到了少的也好,多的也好,你都是他的敌人,他都会对你下手。如果不想要树敌,那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去抢这块蛋糕。”

    我说道:“这可能吗。我们一生出来,就要和别人争夺资源了,不论是读书时候的班长,组长,学习委员,出来社会时要干的工作,酒店做经理,做领班,我这边做的什么队长,监区长,还是做什么事业,都是要和人争夺的。你得到了,别人就得不到了,别人不恨你是不可能的。”

    陈逊说道:“那就一路上不停的对付敌人,不停的消灭敌人,想要得到的更多,就要消灭掉更多的敌人。”

    我说道:“是了,只能是把自身变得无比的强大。才能对抗的住更多的敌人。可惜,有些人天生就是很强大,我们怎么磨炼自己,都难以变得和他们一样强,例如文浩。”

    陈逊说道:“所以,靠自身的智慧来巧妙的生存下去。”

    我说道:“智慧不足。”

    陈逊说道:“你自己也说了,智慧不足,那就找智慧足够的人来帮忙。就像刘备一样,自己智慧不足曹操,就找智慧足的人对付曹操。”

    我说道:“你们都很不错,最好的最厉害,是贺芷灵和黑珍珠,可是你看黑珍珠,唉,我都不想说了。”

    陈逊说道:“她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就发现,很多时候,她都推你出来帮她解决问题。”

    我说道:“是,刚才你说的,如果我能解决得了,干嘛她要亲自动手。”

    陈逊说道:“还是那句话,为了磨练你。”

    我说道:“呵呵,算了吧,磨炼我,我已经被磨得快扛不住了都。”

    陈逊说道:“相信我们能走过这一关的。”

    我说道:“你有没有和黑珍珠联系过。”

    我心里不相信陈逊和黑珍珠没有联系过。

    作为黑珍珠手下最信任的手下之一,黑珍珠和陈逊的关系向来是十分密切,不仅仅是两人上下属的关系,黑珍珠对陈逊关于工作的方面,也是十分的信任,因为陈逊的工作能力很强。

    陈逊说道:“偶尔会给我打电话。”

    这还好,他没骗我。

    我说道:“聊的基本是工作吧。”

    陈逊说道:“也聊你。”

    我问道:“说说看。”

    陈逊说道:“我和她说过你的一些对我说的话,还有一些想法。珍珠姐还是那个说法,让你管着集团。就是那样。”

    我说道:“心真大,就不怕我玩垮了。”

    陈逊说道:“她还真不怕你玩垮了。”

    我说道:“为什么。”

    陈逊说道:“我认为如果真到了那一刻,她一定跳出来的。”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她给我那么一点点的时间,让我解决了这个问题,看你的了。”

    陈逊说道:“尽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