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5章 利诱加威逼
    晚上睡觉的时候,脑海里都是一个梦。

    关于文浩抢走贺芷灵的梦。

    很奇怪,梦见我和贺芷灵结婚,结果文浩带着一大群人,冲进婚礼现场,我怎么叫唤朋友们,他们都冷漠的看着。

    就这么眼睁睁被文浩抢走了贺芷灵,然后,还开走了婚车跑车,临走的时候,却看到贺芷灵很高兴的抱着文浩亲了一口,然后车子迅速消失在我的面前。

    从梦中醒来。

    已经天亮了。

    这什么破梦啊!

    可是,梦就是潜意识的延续。

    现实中,难道我潜意识就是担心失去贺芷灵?

    更可怕的是贺芷灵会和文浩旧情复燃?

    我深呼吸一下,坐了起来,抽着烟,其实,如果贺芷灵真的和文浩好上,我又能怎样呢。

    我还能拦着吗?

    他们的确是门当户对。

    不过,原本一段好好的姻缘,全让文浩那个沙比活活作死了。

    先是出外面乱来,然后情深专一的贺芷灵气了,直接在婚礼前取笑了,分手了。

    接着,文浩向贺芷灵道歉,原本贺芷灵可能都消气了一些,结果又发现他出外面乱来,那还是我打小报告的,接着贺芷灵骗他说我是贺芷灵男朋友,那家伙就发疯了一样的对我们进行攻击。

    这更是贺芷灵瞧不起他,没人喜欢一个气量狭窄的人,更不会喜欢一个总是会欺骗的人。

    现在的文浩,想要挽回贺芷灵,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事了,他现在已经是用暴力来对付我和贺芷灵,这样的人基本算是懦夫。

    前女友于晶晶被有钱人抢走,我也没有让人对付过那个男人,这无非是泄私愤,获得一丝丝的可怜的所谓的心里安慰的快乐的感觉而已。

    文浩是要毁灭我们,不单单是想着要泄私愤而已。

    这种人,活该去死了。

    我不需要担心贺芷灵被文浩带走,因为贺芷灵永远不可能再跟了文浩,可是,我担心的是贺芷灵被其他的优秀的男人带走了。

    可这样的担心,也没有什么用,没用。

    因为我知道,无论我怎么担心,这也是迟早发生的事情。

    我和她,不现实的。

    每次这么一想,心都要痛一下。

    不舍得,可是自己怎么努力,却都够不上。

    不完美的,才叫人生。

    努力去创造完美了,但还是得不到完美。

    谁的一辈子,没有一些让自己心里感到遗憾的恨事。

    人生,的确是这样子的了。

    汪蓉来巡视了。

    来监区巡视。

    作为一个新监狱长,这也是分内工作之一。

    不过这也不关我什么事,是徐男去接待,我作为心理咨询室的心理辅导师,接待这方面,轮不上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狱警。

    贺芷灵今天没来,以她的身份,想来就来,无所谓。

    我在办公室看着书。

    有人敲门。

    我说请进。

    是汪蓉。

    没想到她来了我办公室。

    我站了起来,急忙打招呼给她端茶倒水。

    汪蓉进来了之后坐下,问我道:“小张,工作环境不错呀。”

    我说道:“呵呵,挺好挺好。”

    汪蓉拿着我敬过去的水杯喝水。

    我不知道她找我何事,作为一个监狱长,她比我高出太多级别。

    我只能站着。

    汪蓉让我坐下聊。

    我才坐下来了。

    汪蓉说道:“那晚喝酒,我实在太忙了,没有能和你喝上一杯,希望你不要见怪。”

    我笑笑,说道:“汪姐,我哪是那么小气的人啊。”

    汪蓉说道:“晚上一起吃饭,白天我比较忙,刚上任,很多工作要做。”

    我有些受宠若惊,她干嘛邀约我晚上吃饭,估计是觉得对不起我,那晚和旧监狱长一直聊着,就没有能和我喝上一杯,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想要请我吃饭的。

    我说道:“监狱长,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是了。”

    汪蓉说道:“小张,别拿我来开玩笑,你比我更清楚,我为什么能上来的。”

    我说道:“那都是汪姐您自己有能力啊。”

    汪蓉说道:“我有没有能力,我自己也很清楚的,都是你们抬举我。小张,就这么说定了,下班后,我们出外面吃。”

    我说道:“那行吧,不过地点让我来定,我来请。”

    汪蓉说道:“这不行不行。”

    我说道:“汪姐,太客气了,就这么说定了。”

    汪蓉拗不过我,说好吧。

    下班后,我先出去了,去了强子的那饭店。

    给汪蓉发了信息。她来了。

    落座后,汪蓉先是说一些客气话,我也和她客气着。

    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即使上去了,她也没有敢膨胀自大。

    不过也的确是如此,她虽然上去了,但是她的根基十分的浅,十分的脆弱,在监狱里的影响力,她只有她一部分自己人,而几乎大多数的女囚是向着我们的,就是狱警,在新监区一部分人是跟着旧监狱长,一部分人跟着我们,而旧监区,几乎都是我们的人,各个部门中,又是大多是向着旧监狱长,部分向着我们。

    更不用说监狱之外的后台的力量了,副监狱长贺芷灵虽然下台了,是个狱警,但是后台背景深,而旧监狱长,就更深了。

    汪蓉实际上就如同汪洋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我们和旧监狱长虽然没有多大的权力,但是无论旧监狱长和贺芷灵,都能轻易掀翻汪蓉,包括我,发动女囚和狱警对付汪蓉,都能把她拉下来,所以,她很怕我们,她不能得罪我们,可是她想下来又不行,对她来说,真是煎熬。

    汪蓉也想只是好好的把工作做好就行,可是她没上去,就知道她这个位子不好坐,暗流涌动,我们和旧监狱长都在拉她入伙,她现在是谁都不敢得罪。

    贺芷灵也要我必须争取到她,先是利诱,不行再来硬的。

    利诱永远没有威逼有效。

    可是来硬的,她难道就听话了吗?

    我觉得要一个人诚心诚意跟着自己,必须是让她佩服佩服这个人。

    可是贺芷灵要我最短时间,搞定她,我想让她诚心诚意佩服我,跟着我,难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汪蓉直接跟我诉苦了,说她如何如何不想上来当这个监狱长,如何如何想推掉,但是又推不掉,因为她知道她自己没这个管好监狱的本事,她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她没有那么好的头脑,光是处理人际关系,她就没有搞好了。

    说完这个,她盯着了我。

    我笑笑,说道:“汪姐,我觉得,你处理人际关系挺好的,你看,谁都向着你,很多人都向着你啊。”

    汪蓉说道:“小张,我直接说了吧,之前把上任监狱长拉下去,是你让我传话的,我知道你和监狱长的矛盾。监狱里,大家都知道副监狱长和监狱长的矛盾,互相闹的你死我活,我现在上来了,你们谁都想让我站在你们这一边。可是,你让我怎么选择。我站在哪一边,都得罪人,下场都会很惨!如果我不帮监狱长,她就会找人整我我,把我弄下来,弄出监狱,甚至在外面暗算我。我不帮你这边,又得罪了你,你也可能会,对付我。”

    汪蓉声音小了下去。

    她继续说道:“这些天,我都很烦恼,想得很多,想着怎么处理好我和你们之间的关系。”

    我说道:“汪姐,之前你就是帮着我,所以搞定了监狱长下来。”

    汪蓉低声道:“我当时以为也能拉着她下来的,完全把她拉下来,打倒她让她没有还手的余地。可是你们这么做,她却只降级了而已,这说明一个问题,她很有背景。这个背景对付你们可能有点难度,对付我就容易了,想要把我拉下去,就是一句话的事。我确实是很担心我帮你们的这些事会被捅出去,她肯定会对付我的。”

    我说道:“其实即使你不对付她,她到时候也是把你拉下来,她重新上去。”

    汪蓉说道:“那我老老实实回来当我的监区教导员就好。”

    我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假如她找个理由弄你下来,一定是抓着了你一个问题处分你,你想好好回来当监区教导员,没那么简单。怕是被搞出去了,翻身都翻不了,更不要说什么在这里好好过几年等退休了。这样子吧,汪姐,我这边给你钱,你开个价,帮着我们就是了。”

    汪蓉双目无神,说道:“当我知道自己被任命为代理监狱长的那时刻起,我就知道你们和她们都会拉拢我,然后来对付你们双方。小张,那边也答应给我钱,可是现在真不是钱的问题。你上次给了我的那些,那几十万,够我孩子读书的了,可是我用着一点都不安心,谁知道哪天被捅出去了?现在监狱长也说给我钱,我敢要吗。我要是要了她的钱来对付你,那你要是整我的话,我完了,而且这么做也不讲道义。可是你们这边的钱,我又敢要吗?如果我要了,对付监狱长,就怕是监狱长还没下去,我就被她整死了。”

    汪蓉声音中,甚至带着绝望。

    她很怕监狱长,因为她也目睹了监狱长这么风雨飘摇中,居然相安无事。

    她深知监狱长后台多么的硬,所以她怕。

    我说道:“你怕监狱长,你就不怕我。”

    汪蓉说道:“我当然也怕你,如果你拿着上次我收了你们的钱去传话去对付监狱长的那事告诉她们,我也可能遭受报复。你们这么做我也没办法,可是你们怎么逼迫威胁我,我也不能再帮着你们了。你们比她们有人性,你至少不会弄死我,她会。”

    我说道:“假如我也会弄死你呢。”

    汪蓉说道:“小张你就真的非要这么逼我吗!”

    她语气有些生气。

    好吧,看来监狱长也威胁过她了。

    看来监狱长也拿了钱来给汪蓉了,汪蓉不敢要,她再威逼汪蓉干掉汪蓉,这招叫先利诱再威逼,因为现在掌握监狱大权的是汪蓉,监狱长想要在监狱里平安度过,不靠汪蓉不行。

    那如果我们还去威胁她,有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